滴滴汗水凝结成粒粒金黄的乡愁

  金秋时节,家乡的田野里处处洋溢着丰收的喜悦。硕果累累的果园里,红彤彤的苹果张开了可爱的笑脸,金灿灿的酥梨压得树枝垂下了头。那一望无际的玉米地里,沉甸甸的玉米棒早已褪去翠绿的外衣,露出金黄饱满的玉米粒,等待人们前去采收。

今日去南湖路上,看到黄灿灿的玉米棒在路旁堆成了山,几个中年人坐在那山前剥着玉米。好熟悉的场景,我不由得停下脚步,驻足痴望,思绪飞回了三十多年前。

图片 1

  每年的夏收、秋收时节,我都会返回家乡参与到那热火朝天的劳动中。虽然现今的收获季节,早已没了昔日的繁华场面,但身处田地里,我的心情也是极度舒爽的。只要踏上那块黄土地的瞬间,浑身上下顿时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如今,再逢玉米飘香时,我的思绪早已飘回遥远的家乡,寻觅昔日的足迹。我急切期盼即将到来的双节小长假,更期待再次站在家乡的土地上,仰望蓝天白云,俯瞰黄土田野,胸怀豪情壮志,将心间积攒已久的热情,全部挥洒在脚下的黄土里。往昔岁月里的劳动场景陆续浮现在眼前,惹得我,内心一片沸腾。

那时我们家秋粮基本都会种玉米,因为玉米高产,除了交付公粮,大都充当家里下半年的口粮,再有余下的可以喂头猪,喂几只鸡,虽然赚不到钱,但可以零钱聚整钱,靠一头猪可以办上一件大事,这也马虎不得。玉米虽然高产,但伺候起来不易,从播种开始就要浪费很多人力,用撅头扒成一个个坑穴,把玉米种子丢进去,然后用脚把土覆上踩平,每个环节都必须仔细,否则影响出苗,一旦缺苗就会耽误产量,是万万不可以的,所以每次播种时,必须全家老小一起出动,扒坑的扒坑,丢种子的丢种子,覆土的覆土,从早晨要干到夕阳西下,因为农时不待人,麦收后三天要保证玉米种子下地,否则影响产量。

馓饭,是冬日金黄色的主题,是乡间暖心的美味佳肴,是藏在每个人心底的家乡的念想。一碗馓饭,凝结着父母的心血与汗水,也勾起了无数人浅浅的乡愁。

  每年的夏收后,我们要及时将玉米种下。每每那时,各家各户都是一家老小齐动员。父亲和哥哥手握锄头在前,在高高的麦茬地里,挖出一个个的小坑。我和妹妹手提装有玉米籽的小桶紧跟其后,给每个小坑里点三两颗玉米籽。由于麦茬还在,点下的玉米籽时常点不到小土坑里,对此,我们都很无奈,唯有再次将那些调皮的玉米籽捡起来放入小坑里。祖母和母亲走在最后头,及时将点有玉米籽的小土坑埋起来。就这样,我们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几道高高低低的身影穿梭于田地里。等种完所有的玉米,我们的手腕、脚腕处都有被麦茬划伤的痕迹,由于全身心投入到劳动里,我们竟然感觉不到疼痛。祖母心疼地抚摸着我们兄妹三人的受伤部位,父母不断为我们的勇敢而啧啧称赞。尽管身体受到麦茬的侵害,但我却没有责怪它,因为那些麦茬后续会融入泥土里化作有机肥料,这对玉米的成长是有好处的。我一边回想着刚才的劳动场景,一边望着一望无际的麦茬地,心间甜滋滋的,如同正在啃着香甜的嫩玉米棒似的。只要给地里种下玉米,我就急切期盼着它们早点发芽、长高、拔节、吐穗、扬花,直到玉米杆的腰部长出翠绿的玉米棒子,那时,我就可以实现心中的愿望。

当绿油油的玉米苗盖住麦茬儿地时,大人们就拿着锄头为苗松土除草,大有汗滴禾下土的味道。这时我们小孩子也拿起小锄头在大人身后胡乱地除草,不过闹归闹,幼苗是不能伤到的,否则大人们会骂,我们心里也会不安。大多时间我们是要把除下的杂草运出田地,以防死灰复燃,遇到雨水杂草又会还阳,就会前功尽弃,而杂草又是牲畜绝好的饲料美食。

时光倒退三十年,会是这样的情景。在春日料峭的寒风里,大地渐渐苏醒,杨柳吐绿,桃李芬芳,燕子北归。村里的人不关心桃红柳绿,不关心燕子低徊,更不关心国际国内大事。他们会等一场春雨,这场春雨会滋润干渴的大地,为点种玉米带来墒情,这就是他们的春天。

  盛夏多雨,这对普天之下的劳动人民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一场瓢泼大雨过后,刚刚种下的玉米籽迅速从地下长了出来。雨过天晴,我再次来到地头,眼前早已变得一片嫩绿。一株株玉米苗挥舞着绿油油的叶子,好像欢迎我的到来似的。嫩叶上的雨露,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一道道亮闪闪的光芒,宛若晶莹剔透的珍珠。眼前的这一切,惹得我心潮澎湃。我小心摸了摸那些嫩嫩的叶子,一股滑嫩的感觉瞬间通过指尖渗入心头,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内心激动不已。我怜惜地注视着眼前的玉米苗,在心里默默地说:“你们要快快长大,长得高高的,那样的话,我们的日子就会变得更加甜蜜。”那些玉米苗稍稍抖了抖,好像听懂了我的心里话。

光照和雨水丰沛的盛夏,玉米苗疯长,寂静的夏夜你若在田边静立,会听到啪啪的拔节声。当苗儿长到齐腰深的时候,又要为它们施肥了。记得那时施的肥是尿素,打开袋子,一股刺鼻刺眼的味道铺面而来,熏得睁不开眼睛,但为了好收成,也是必须要做的,用一洗脸盆,盛满再一把把地把肥料丢到扒好的坑穴里,其间最重要的不能把尿素散在绿叶上,否则会烧坏叶子,所以施肥时尽量弯下身子,手几乎触到地皮方好。几亩玉米要在短短几日完成施肥,也是拼命抢时的速度,就又一次全家老小齐出动,来不得一点懈怠。

清晨,春日从东山顶探出额头,天空露出点点鱼白,微风吹拂嫩黄的柳丝,村里人开始紧张的春耕准备。起得最早的张大爷,早已喝完罐罐茶,给那头瘦瘦的蹇驴添上料、饮好水,喊醒家里的所有人,催促他们早起,口里不停的喊:“要抢墒情哩,要抢墒情哩!”喊声响彻半个村子。父亲也起来了,说咱们也要种玉米,墒情一过,就不好下种了!我们一家人赶紧爬下炕,收拾各种农具,吆上骡子,把玉米种子,化肥,铁锹,刨子,耱,铧犁等放在架子车上,奔地里而去。

  玉米苗的生长速度很快,短短个把月的工夫,便长得有一尺高了。那时的玉米苗显得精气神十足,叶子陆续变成深绿色,任谁看了,心里都是高兴的。叶子的颜色越深,说明玉米苗的生长状况越好,带来的收成也越好。到了那时,我们却无暇欣赏眼前的这些美景,而要及时将太过拥挤的苗区的玉米苗连根带土培挖下来,补入太过稀疏的区域。这是一项很简单的农活,我干过很多次,只要保证被移植的玉米苗连带土培挖出来,重新栽好后,再浇点水,便能保证绝对的成活率。将缺苗的区域补完后,再将拥挤区域的多余玉米苗全部拔除,之后再及时喷些灭虫药,就完成了早期的管理工作。

秋风起时,玉米个个荷枪实弹站在田里,粗大饱满的玉米棒子斜挎在玉米杆子的腰间,吐出金黄的须子,叶子也开始变黄,收获的季节到了。繁忙也由此拉开序幕。一个口袋,一个篮子或簸箕拿在手中,一家人都钻进茫茫玉米地里掰玉米棒,先剥下最外面一层皮,然后一掰一拧,一颗硕大的玉米棒便掰下来,放到口袋篮子里,盛满后要背出地放在地头。为了防止漏掰,我们必须一人负责一行,这样平行推进,保证颗粒归仓。虽是入秋时节,但日头还是毒辣辣的,地里更似蒸笼,浑身上下奇痒无比,汗水顺着脊背留下,衣服紧贴在身上,但大家顾不得这些,看到硕大的果实,忍不住一下子运回家。成堆的棒子用板车拉回家,在院子里堆成山。但温度过高,如此多的玉米棒很容易发热霉变,所以顾不上喘口气,我们必须挑灯夜战,把所有的外皮剥掉,剥皮时要留下几个皮作为系儿拴在一起,挂在墙上或立起的柱子上,当第二天黎明的曙光照在院子时,金灿灿的玉米墙,玉米柱直刺你的眼睛,全家人直起快要累断的腰身,沐浴在金灿灿的晨光里,疲惫的脸上泛起幸福的笑容。

路上,都是匆匆去种玉米的人。人们一见面总会说同一句话,这场雨真个好,真个好!老天爷真个好!春风拂过脸颊,喜悦幻化成笑容。驴脖子的铃铛伴着脚步,小白狗跑着碎花步,晨风最解风情,撩乱了女人的花头巾,架子车吱吱呀呀的声响,扰乱了春天的沉思。种玉米的人沿着田埂小路,浩浩荡荡,身后留下凌乱的脚印和深深的车辙。

  玉米只要保证有足够的水源,防止虫害的侵袭,便可以放肆地茁壮成长,如果地里有杂草的话,及时将那些草除掉就行。到了最酷热的三伏天,往往是除草的最佳时期。晨起的太阳犹如金光闪闪的轮子轰隆隆地爬上天空,天地间瞬间充满了热气,只要在太阳坡里稍稍动一动,浑身上下顿时变得大汗淋漓。尽管天气火热无比,但并没有阻挡我们前去除草的决心。等我刚刚步入茂密的玉米丛中,还没开始劳动,我便能感觉到后背的汗水汩汩流淌着,那种感觉如同平躺在河水里,任由水流冲刷着身体。我忙着除草,无暇擦汗,而任由头顶的汗滴顺着脸颊流下来,一滴一滴地滴入脚下的泥土里。直到我的身影与大地呈15度的锐角时,便到了每天最热的时候,农活固然要紧,但身体更加重要。酷热的三伏天,我不敢和炙热的阳光较劲,只能趁着午后稍稍凉快些,再次前往玉米地里除草。

那时的农村劳动是极其辛苦的,但全家一起劳动的情景还是常常温馨地浮现,或闯入我的梦中。而那金灿灿的玉米山越发耀眼亮丽。成了我童年不可或缺的美好回忆。

到地里,人们就开始忙碌的播种。早晨的阳光,穿过薄薄的云层,照在散发着湿气的田地,田地弥漫着冷冷的气息。父亲套好骡子的行头,挽起裤腿,脱下鞋,拿着鞭子,驾,驾的,吆喝着骡子耕种起来。父亲一路耕过,身后犁开的土地,像春天袒露的胸膛,肆意而舒展,他长长的身影像春天的辫子,随风驿动,汗水顺着额头、脖子,湿透了那件发黄的旧衫。他撩起衣襟,边走边擦。母亲顶着绿格头巾,指挥我们施肥的施肥,撒种的撒种,敲土块的敲土块,一家人忙忙碌碌,地里充满播种的希望。天气乍暖还寒,风吹来,丝丝寒意伴着泥土的气息,扑鼻而来,是那样的芬芳。父母东一句西一句说着话,说说东家的孩子,西家的家事,也会说今年雨水好,玉米应该会有好收成,或者随意说一下,要我们好好读书,将来做一个干部呀,或者老师什么的,感叹劳动的艰辛。我们姊妹几个也嗯嗯的应承着,心已经飞到了远方,遐想着将来坐办公室,吃皇粮的美好日子。

  只要有辛勤的付出,就一定有收获。仔细瞅瞅一望无际的玉米地,就可以判断出谁有付出,谁又在偷懒。黄土地就是这般的朴实,只要辛勤经营,它就会拼劲全力给予最好的回报;相反,则是另外一幅颓废的场景。每当那些种了一辈子地的老人看到那几块荒芜的玉米地时,他们都会无奈地长叹几口气。在如今这些年,土地的荒芜现象越来越严重,在很多人眼里,土地是毫无价值的,但对我来说,土地却是人类最珍贵的财富。只要种下玉米籽,辛勤劳动,全力付出,到了金秋时节,它便会给予金灿灿的玉米棒。这就是黄土地的最大魅力,看其表面,不外乎是一粒粒的黄沙,然而却能满足我们的生活需要。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日子一天天流逝,玉米在明媚的春光里,出苗,抽芽,拔节,长高。天气渐渐转暖,玉米苗长得很快,当长到半尺左右时,就得给玉米培土。这时,我们就扛上锄头,去玉米地里,一苗一苗的培土。培土是细数活,重要的是不能伤到玉米苗。这时所有的玉米地里,都是培土的人。人们一边培土,一边隔着很远的地方,互相扯着闲话。张大爷调侃孙子,武大爸教训儿子,陈大妈骂陈大爸没出息。说的说,听的听,玉米一苗苗培,话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当太阳升起一杆高的时候,活干累了,每家每户都会往地里送干粮。干粮一般是一罐汤,烙的油饼,或者花卷,再带些下菜,就已经很丰盛了。大家互相招呼,几家人坐在一起吃,或一家人随地而坐,搓搓手上的泥土,掰一片馍,从泥瓦罐里倒出浆水汤,慢悠悠地吃起来。白云像棉团,在瓦蓝的天空悠闲的飘荡,小鸟在地埂边的树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春风吹着嫩绿的叶子,我的心已经忘了干活,随着天空的云朵飘飘悠悠。这时,在很远的地方,邻村的张大爸,用他一贯的大嗓门,问啥好吃的,我们说烙的油饼,他会凑过来和我们一起吃。他是一个秦腔迷,如果我们说唱一段秦腔吧,他会毫不客气,放下碗筷,来一段秦腔《下河东》,唱到高兴处,他手舞足蹈,在坑坑洼洼的地里,忘情的表演,全然忘了锄苗的事。对他来说,人生如戏,戏就是人生。我们则会沉浸在赵匡胤盘龙棍打天下的情景中。时至今日,他铿锵有力的唱腔和爽朗的笑声,仍然在我耳畔回响。

  在我们的辛勤耕耘下,迎来了玉米苗的最美季节。一株株高大挺拔的玉米杆深深地扎于地下的泥土里,长长的绿叶布满田地,玉米杆腰间的玉米棒纷纷吐出暗红色的胡须,头顶的十字型花穗斑斑点点的,这一切,构成了最美的夏日风景,惹得田间正在劳动的人们不时停下手里的活计品赏一番。微风拂过,玉米叶子的摩擦声传来,仿佛给人们诉说这又是一个好年景。一缕缕清新的香甜借着风动,飘荡在村庄、田野的上空,将大地牢牢笼罩起来。正在地里干活的农人,只要身心疲惫的时候,深吸几口那润心的清香,心头顿时传来一阵舒爽,那爽快直接渗入关节眼里,心间的疲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日子一天天过去,人们忙其它农活,玉米在不知不觉中慢慢长高。忽然有一天,当你路过玉米地时,玉米就像一个个高傲的士兵,挺着坚实的胸膛,绿油油地站在蓝天白云下,清风吹来,噼噼啪啪作响,等人们收割。

  半个月过后,玉米棒的胡须渐渐变成深红色,此时,到了最令孩童快乐的时候。煮一锅嫩玉米,这是当年最香甜的美味。曾经,每年到了这时,我总会手提竹笼,来到玉米地里,扳一些嫩玉米棒煮熟吃。几个月的辛苦终于得到回报,我一边忙着将扳来的嫩玉米棒的外皮全部剥掉,一边回味着挥洒汗水劳动的场景,心里想着即将吃到嘴里的嫩玉米,一阵阵舒爽传遍全身。我将嫩黄的玉米棒放入开水锅里,按动鼓风机的开关,灶膛里迅速燃起熊熊大火,热锅里变得一片沸腾,咕嘟嘟的响声不时传来,待腾空而起的热蒸汽将厨房完全充满时,嫩玉米的香甜紧接着扑鼻而来,馋得我不断吞咽着涎水。我迫不及待地揭开锅,顾不得烫手,直接拿来一根嫩玉米棒,仔细吹一吹,胡乱咬了一口,紧接着,玉米的滚烫和香甜夹杂在一起渗入心头,惹得我一边忙着啃嫩玉米,一边抚摸着胸口。虽然烫心的感觉不时传遍全身,但心里却是极度满足的。那些年里,只要能吃到煮熟的嫩玉米,对我来说,便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掰玉米是快乐的。秋分一过,天气转凉,人们播种好小麦,就开始掰玉米。我们一家人就拉上架子车,背上背斗,钻进玉米地掰玉米。此时的玉米,长得比人的个头高,人钻进去,一眨眼就看不见了,我非常喜欢这种藏起来的感觉。掰玉米的日子,也是秋雨连绵的日子。早晨出门的时候,天空还一片晴朗,掰着掰着,小雨就淅淅沥沥下起来。雨点打在玉米叶上,滴滴答答,四野一片宁静,抬头也看不到天空,只有掰玉米的声音和着雨声,汗水伴着雨水,虽然辛苦,可我的心里却是那样喜悦和高兴,感觉这片天地就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天地,我可以在这片玉米地里自由的穿梭,自由的享受这片刻的宁静与舒畅。当背斗装满后,我就会拨开挡在面前的玉米杆,穿出玉米地,把玉米棒倒在架子车上。

  享受过嫩玉米带来的甜蜜,转眼就到了收玉米的时节。曾经,我独自收了二亩地的玉米,得到父母和全村乡亲的一致好评。那一年的秋收时节,父母交给我一项艰巨的任务,让我收那块地的玉米,而且要独立完成。记得那几日,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我便拉着架子车、手提竹笼向地里走去。我站在地头,看了看眼前那些裸露着金黄外衣的玉米棒,一阵风吹来,它们稍稍晃了晃,好像微笑着为我加油似的。我没有迟疑,直接手提竹笼向地里走去,将那些金灿灿的玉米棒陆续扳下来,直到竹笼满溢后,再提着满笼的玉米棒走出去,将收来的玉米棒全部倒入架子车里,紧接着,胡乱擦擦头顶的汗水,再次走进玉米丛中。就这样,我忙活了小半天,直到架子车的车厢被装满时,我便拉着架子车向家走去。回家的途中,不时遇到前往地里收玉米的老乡,听着老乡的夸赞,尽管累得满头大汗,而且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但我的心里却是甜蜜的。通过收玉米,我获得很多在书本里永远学不到的东西,那是只有通过辛勤劳动之后才会感悟到的生活体验。等我收完所有的玉米,看着堆满院子的玉米棒,再吃着香喷喷的嫩玉米时,我突然明白父母的初衷:那是为了让我懂得珍惜,只有亲身经历过苦难的磨砺,才会懂得珍惜眼前的幸福。

一车一车的玉米棒拉回家,堆在院子里。高高的玉米棒,就像一座小小的山丘,这座山丘,是一年劳作的收获。奶奶会说,今年的番麦真多,我从来没见这么多的番麦,其实玉米每年都那么多,可是奶奶年年会这样说,真有点像鲁迅先生笔下的九斤老太。等晚饭后,全家人就围在一起剥玉米棒。剥玉米的日子,也是中秋前后。若天气晴朗,一轮皓月,像一面大玉盘挂在幽蓝幽蓝的天空,低矮院墙的影子,墙外枣树、楸树的影子,投在高高的玉米堆上,影子随着晚风,在玉米堆上晃来晃去,朦朦胧胧,虚幻了丰收的喜悦。我们一边剥玉米棒,一边听奶奶讲故事。故事的内容,早已经忘记,而奶奶额头的月光却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就像秋天的旋律,舒缓而悠长。

  玉米是除了小麦之外的另一道主粮。等所有的玉米被收完后,再给地里种上新一年的庄稼,我们便会忙着剥玉米。待那些剥下来的玉米粒全部被晒干后,留下一部分作为粮食,其它的都换作钱补贴家用。漫长的冬日里,玉米粥是一道最温暖的美餐。只要喝着香喷喷的玉米粥,身体的寒意顿时烟消云散。我喜欢喝玉米粥,而且一顿能喝两大碗。每次喝粥时,我总会念起在玉米地里的劳动场景。

等到冬天,寒风吹过窗台,白雪覆盖屋顶。妈妈会用玉米面,搅一锅热气腾腾的馓饭。刚出锅的馓饭,香味诱人,金黄厚亮,每个人端一碗,或坐在炕上,或蹲在门槛上,或走出院子,靠在树上,倚在墙根,馓饭散发着热气,人却冻得瑟瑟发抖,脸上留着红二团,鼻涕流得好长好长,在冬天的早晨,是那样的清晰和可爱。

  前几日,我给父亲打电话时,他问我今年双节去哪里旅游,我肯定地答复父亲,我要去家里的玉米地里旅游。父亲听了我的回答,稍稍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乐得哈哈大笑起来。每次我要回来时,父母都很开心。他们期盼着我能回到家里,虽然只是短短的几日,但一家人团聚的欢乐却值得我一生回味。

现在想来,这碗馓饭,散发着妈妈的味道,散发着童年的回忆,像梦里的歌谣,勾起我对自由自在、幸福甜蜜日子的想念。

  只要返回家乡,我总会来到村外的田野里,看看田地里的庄稼、果园里的果树,再寻觅昔日的足迹,并回味曾经的劳动场景。现在,父母通常不让我下地干农活,他们担心将我的新衣服搞得很脏,但我却很固执,依然手握锄头、肩抗铁锹忙活在那块生养我的黄土地里。对于脚下的黄土地,任何时候,我都会铭记于心。昔日的恩情,我不敢忘怀。如果没有那块黄土地,就没有现在的我以及我拥有的一切。

图片 2

  玉米飘香时,我心念家乡。难忘那飘香的玉米地,因为那里有记忆里最美的风景和最真挚的深情。在这个充满诗意的金秋时节,昔日收获时节的幸福和那些甜蜜的往事,构成了一部完美的影视剧,娓娓道来,触动我的心扉。发生在玉米地里的点滴早已融入我的生命里,我要将那些甜蜜种在心里,成为一道挥之不去的印记,与我永远相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