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饮独酌茶百味,人间漫步梦千回

  深夜静谧,临笺思量,百里山河回转,相识过客渐远。秋风起,寒意升,烟雨锁城,不知何时湿了黛瓦,老了青砖。前路杳杳,余生漫漫,尝遍苦涩,终有回甘。一场微雨湿帘,梦醒人间,宿醉江山。

编辑荐:借一盏茶的时间,换取一段安禅心境的修行,往后的日子,刹那芳华也好,淡雅无奇也罢,自当好好珍惜。

编辑荐:这短短一生所历之事,是人情世故,亦是文情诗料,化于这盏灯下余温的茶中,君自倾杯,我倾怀,可好?

  记得苏轼的词里那句:“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却不道流年暗中偷换。”夜间执笔临帖,当写到第三十二帘,便搁笔去沏一盏茶。在一首熟悉的曲子中,落几份遐想,半醒半醉。人的一生是百里山河,来往无数过客;亦是数载春秋,满目流转星辰。万物沉浮,归去来兮,繁华深处,可是人间归途?

断云含雨,暮色倾城。晚来凉风拂袖,独步柳塘,笛传音,一曲《如意玉儿曲》缭缭随风远去。倦鸟归林,鸣蛩织语,我自人间漫步,只待月色倾城,仰望万古流转的星辰,重温那未曾完结的人间尘梦。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看过人间火树银花的烟火,望过天上万古流转的星辰。余生遥遥,天命昭昭。谁一生淡泊,泛舟江海,吟唱那一句:“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谁看淡聚散,临歧饮饯,道出那一语:“风吹百里,再无归期,情若络绎,茕茕孑立。”

  四年前我走在长江边上,折取一缕柳枝,植于滨江。身前是顾盼绥步的故人,身后是云霞凋色的余晖。而今只身一人他乡流转,故人却已辞别人间,坟没蒹葭。从前觉得生死离自己是那么的遥远,当其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又是那么的猝不及防。人终究会离散于时间的尽头,但是我不会忘记在这条路上那些温暖的岁月。未来的某一天如果你的朋友对你说:“怎么感觉你越来越来冷漠了。”你可能觉得自己成长了,其实不是。真正的成长应该是无论世界怎么变化,我对它越来越温柔。

历千般事,行万里路,仿佛每一处风景,都会生出一种心情;每一处旧址,都曾有过一段往事。人海泛舟的你我,也曾于某处景致前驻足,在那摩肩接踵的人群中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完完全全的忘怀了自己,将所有的神思凝聚于那深邃的眼神中,那短短的几秒于你我而言,却好似过了许久,想了许多的往事,抑或短暂的回忆了自己的一生,待自己突然间惊醒,不过悄悄的转身,默默的归葬人海。也许你曾于某处古老的城墙前指尖划过那粗糙厚重的铜门环,不善登高怀古,那心中所有的感慨,都在那转身轻轻的一叹间。

记得许嵩的歌词里有过这么一句:“昨夜同门云集推杯又换盏,今朝茶凉酒寒,豪言成笑谈。”和朋友相聚的时候,更倾情于酒一些,再多难以说出口的话,也可以借着微熏的醉意在其间侃侃而谈。而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更喜欢一盏清茶相伴,静守良夜,听一段叩人心扉的简宁小曲,执笔写下几行灵思短句。

  都说诗人多愁,一语泪双流;都说戏子多秋,一处情深旧。我本闲庭散人,他乡求学,眉挑烟火过一生可否?曾行迹于雪域高原,一顾艽野尘踪。只是一望青山长相待,不是故人踏雪来。曾驻足南桥街头,红尘客摩肩接踵,只是归人辞过客,秋风难掩留。曾执笔千年古樟树下,许余生一诺,只是风雨染墨,与君难以再聚首。你我沉浮一生,行迹数载,走了那么远,一定很累吧。故友相辞,此去经年,一定很想念吧。只愿淤泥染夏荷,秋叶堆离散,举杯当月饮,凉风扫酒凋,冬又逢故人。还记得唐温如的满船清梦满眼星河吗?还记得李白的月光赵师秀的灯花吗?山有峰顶,海有彼岸,漫漫长路,终有回转。终有一天你会踏上那条归家的青石路,旧雪烹茶相与留客,闲庭共赏三分月色。

还记得顾城的那首《小巷》吗?小巷 /又弯又长/没有门 /
没有窗/你拿把旧钥匙/敲着厚厚的墙。那种触及灵魂深处的感动化于文字之间,给人别样的温暖。希望正在浏览此文的你,亦有那么一天,能够寻找到自己心中的那把钥匙,敲着厚厚的墙,走过那条记忆里的小巷。

人世往来,几经离合聚散,几经沉浮风雨,这短短的一生便这样悄然走完。很多人和事我们甚至来不及说一声再见。都说后会有期,其实更多的时候是后会无期。看过太多离别的背影,自己还是会选择做最后转身的那一个。而面对离别,我没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般的豁达,亦不会有“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般的缱绻。只是那“同心一人去,坐觉长安空。”般的寂寥深深的刻在了心间。

  都说往事如烟,可我记忆犹新。我将曾经推杯换盏的友藏于撰写的文,子夜执卷,消减孤单。我将难以忘怀的情谊,藏于缭缭远去的笛音,黄昏玉,如斯释怀。寻常日子里自有清欢可寻,一如冯唐《可以不可求的事》里所述:“后海有树的院子,夏代有工的玉,此时此刻的云,二十来岁的你。”我们能说服别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坚持在原来一直在做的事上。若如素日用心去听一首歌,用心去看一本书,甚至用心去爱一个人。将每一件至简的事都反复用心的去做,找到那份难得的温暖,珍藏一生。

茶有百味,酒韵千回。若非世事羁绊,我更倾情于茶一些。记得儿时饮茶,跟着父辈们端着偌大的搪瓷碗,咕咚咕咚就一饮而尽,因为怕苦故而喝得很快。而今到了及冠之年,却习惯于那一盏清茗之间,慢慢的品出世味百态。时常良夜执笔,一盏清茶相伴,飞宣染墨,待一篇文章写完,杯盏尚留余温。我自是爱茶之人,却又不甚讲究。这世间名茶千万,名杯万盏,待你我去一一细细的品完,又知该是何年何月了?

我愿意去等待下一次相逢,满怀期许,哪怕是在骗自己。就像我等尘埃飘落,岁月迢迢将黛瓦青墙雕琢,终有一天你会从那条青石小巷走过;就像我等断雁归来,叠嶂茫茫将孤孑征雁泯没,那一笺尺素终会有你的落墨;就像我等雨雪倾城,白梅夭夭将薄凉寒香附着,林间传来你旧时所唱的歌。岁月于你我,无常亦无恙,在这世间默默前行的每一分每一秒,要么深情如许,要么淡然如初。

  儿时喜欢抱着一本破旧的读者杂志闲,独坐于密雨斜倾的窗边。而今习惯沏一盏含烟氤氲的茶,执笔于微风挑帘的案前。幸得风雨如故,江山温柔,盛世长安,与君共鉴。

至今我的书桌前还有几件没有喝完的茶叶,是陈年普洱,也有武夷岩茶,是庐山毛尖,亦留茗媛红袍。时常所用沏茶的杯盏,亦不过是小集市里寻得的一两寻常小物。记得白落梅的书里提到过,一首歌可以听到无韵,一个人可以爱到无心,一盏茶可以喝到无味。只是当那盏茶喝到无味的时候,人生也就有了别样的味道。

今夜无月,不见风过柳塘涟漪是何影;今夜无友,且任灯花渐落黑白棋子零乱;素日里斑杂琐事绸缪,往来奔波。夜里偷得片刻等闲时光,于那卷卷方册间寻得片刻心境安禅,于那一盏清茗间品出些许清欢,已然知足了。记得琼瑶的小说里说过,夜里万家灯火,每一盏灯下都有一个故事。谁不想生活得如一副简明靓丽的画卷,亦或如一首婉约灵巧的宋词,只是尘世种种,又岂是每一样你我都可以自己选择的。

若如等闲时刻谂思故人,白居易执笔的:“吟咏霜毛句,闲尝雪水茶。”若如良夜静守文心剪烛,贯休染墨的:“帘卷茶烟萦堕叶,月明棋子落深苔。”若如宿酲微带蒿目江南,陆游结思的:“更作茶瓯清绝梦,小窗横幅画江南。”人生如萍,浮沉往来,秋心叠愁之时,何不借一盏茶的时间安禅心境,做个清明简宁之人。

人生五味七苦,你我都得去一一尝遍,数载修行,方悟得几语人生偈语。若如隐逸山林的高士,且以梅妻鹤子作拟,独赏“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景致;若如行迹天涯的僧人,习惯餐风露宿的作息,执节“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的修行;若如寒窗蛰守的学子,梦怀春风长安游的理想,执笔:“洗砚染,池梅香,墨痕长留。”的年华。

红尘流转,世事如梦,这梦是八百里羌塘的《艽野尘梦》呢,还是许嵩《千百度》里所寻得伊人之梦,抑或是秦汉里的风景,唐宋里的人物,明清里的一场淡淡烟雨?这些年在别人的诗句里唱尽平平写尽仄仄,在别人的故事里写尽分分合合,在自己的梦里寻寻觅觅,走走停停,只为寻找一个答案,这个答案也许很长,或许一寻觅就是一生。这个答案很短,也许天明就有了结果。

喝过许多的酒,写过风月间的诗,走过百座古城,看过千般风景,失去过念念不谖的人,有过推心置腹的友。这短短一生所历之事,是人情世故,亦是文情诗料,化于这盏灯下余温的茶中,君自倾杯,我倾怀,可好?

在遥遥无期的岁月里,一个人的一生又是那么的短暂。若如初春里的一朵花,几经风雨,便又是一层新的红泥更替;若如盛夏里的一只蝉,几夜鸣织,便又是十七年的轮回往来;若如霜秋里的一片叶,转蓬不定,便又是一个人的川眉展聚;如若寒冬里的一场雪,点滴消融,便随了绵延的江水而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而今盛世繁华,现实安稳,任窗外风雨琳琅,山河沉浮起落,借一盏茶的时间,换取一段安禅心境的修行,往后的日子,刹那芳华也好,淡雅无奇也罢,自当好好珍惜。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