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娃娃去海边

  沉醉不眠,昨夜的赤色血月。云霁一瞬,只徒留几朵彩蝶翩跹不断,丝冷沁心,清凉透神。挥手一刃苍穹,万里碧海澄澈,昼中。失去了灰色与青,未尝不孤身愁然,抑或静心独冥。漠漠晨昏,泣欣于此。悠长、悠长的曲调,融入穹里,成迷,传递了几个星系,几个你。紧张的怜儿,泠然等待,等待救赎的宽慰,干涸在无尽大海。

文/夏目若安

图片 1

  顷刻的煎熬,残缺了孤日之光,拥入即夕的温暖。云雾攀缘日中,晕染一身金红。浮生愿景,浓于落日余晖金光洒遍世界之时;心燃冷冰,笑于热泪滂沱脸颊红晕深情之思。火,燃烧着云帷金丝,响彻着赤色艳阳。群雁绕金桥盘旋,落霞映吾之颜色。

我把我们的故事拆开了、揉碎了,写进笔下的每个故事里,人物里。在笔下,我们相爱相杀相忘于江湖。曾经想要记住你给的笑,你给的泪,你给的伤痛……于是,再也无力去爱的我,写起了情感小说。写了30多篇,我们的故事讲完了,再也拆不出,揉不出我想下笔的了。我想写点我们之间欢快的、轻松的、充满青春的文章,可我写不出来。文字从来不会说谎,就像豪放的人装不出文雅,小清新装不了大妈,内心缺乏温暖的人,写不出甜蜜到爆的暖文。

分享一天里经历的有思考价值的三件事

  渐渐,渐渐沉下,遁入深海的锁链。失去之感,涌上心头,新泪与旧痕交织,已不再滚烫,冰冷的眼泪,冰冷的酸楚。仍就我一人。止不住的哭泣,止不住的光与暗。被蒙上双眼的世界陷入悲伤的影子中,走不出,走不动。斟酒与镜匣模样,自欺欺人的满足,寻不得一丝安慰。在深夜里挣扎,抬起头,仰望星辰,泪已成溟。

心痛的不能自已,开始写我们的点点滴滴。写完了,心不痛了,也终于忘记你了。


  曾幻想,也曾迷茫,凝结于寒气混沌的月光。满天星辰大海,映出的是你的眼眸,深邃的瞳色隐藏着千万个秘密,无可捉摸。冷风吹来,不由得寒颤,空然的月折射不出一丝温暖,徒有其表,假借太阳的光芒,可怜的空荡。

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像被掏空内脏的晴天娃娃,孤独的挂在房檐边经受着风的摧残,雨的捶打。无论晴天下雨,始终孤零零的被一根绳子牵绊住,挂在那里。一天,两天,三天……始终得不到把我挂上去的那个人。

1、

12月中旬,我来南京市中心办事,刚下地铁就远远的听到了断断续续的,止不住的痛苦咳嗽声。走了不远,在一条偏僻的过道里我看到了一位蜷缩在地铁过道的,只盖了一条破破烂烂的薄棉被的年老流浪汉。当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还一直在不停咳嗽,我看出了他很痛苦,可生活不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磨难,何况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帮助他的同时又不会伤害到他,我只能叹息一声,心怀怜悯的像路人一样从他身边走过去。我和他不同,却也有些相似,他承受着身体上的物质上的磨难,而我此时也在忍受着内心的和精神上的煎熬。我的内心最近就像一位衰老的流浪汉,很迷茫,无处可栖,也感觉不到温暖,不时地心底就会突然激发出一阵冰凉的寒意,要过一会儿,慢慢的心痛才会渐渐消退。


  冉冉寒烟,星屑银镜,波粼粼。

你像一只知更鸟飞走了,从未对我回眸。轻轻的你走了,没带走一丝牵挂。把我挂在房檐下的那一天,看着我随风飘摇,你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那笑容成了我心头的一缕阳光,温暖和煦而不灼热。

2、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天气有些寒冷,行人大多裹紧了黑色的棉服低着头匆匆走着,所有的颜色似乎都蕴这些许灰度。觉得世界有些灰色可能是因为天气寒冷,小雨下个不停,天空整个都灰蒙蒙的。也可能因为我刚从办事处出来,那儿的服务和周边的顾客让我对生活有些失望。来售后服务的似乎都是有钱人。穿着黑色皮衣,讲话超大声的油腻中年人。浓妆艳抹,烫着波浪形头发的中年妇女,她从我身边袅袅婷婷地走过,那一阵浓香呛的我直想打喷嚏。他们在这里说话都很大声,和店员激烈讨论着新款手机,卖弄着他们的那些平乏浅薄的似乎从广告上得来的手机知识,售后的服务维修人员满脸微笑的附和着,时不时的还装傻问中年男人一些简单的手机问题,此时中年男人就更开心了,满脸堆着笑容,肥胖的五官似乎都要挤到一块去了。他喜闻乐见的继续卖弄他刚刚卖弄过的知识,丝毫没有意识到已经说过了这些。


  残泪饮月,零羽弃翼,停心神之靡。直勾勾地盯着地面的宁静,恍惚了几个世纪,消散了白皙的脸庞。绯色月下,赤色缠绕了一层微青颜色,灰蒙蒙的苍际无边,薄月饮血,朦胧旧时情肠,荒芜了几颗星辰点点。深红,浸黑,凋零,腐朽。月影轻吻夜香,琉璃散形,散却了紫罗兰的梦,夏夜突兀一阵寒冷,伊人不在的世界,寂静无声,黯然无色。

晴天,你笑嘻嘻的叫我“晴天娃娃”,大雨滂沱的日子里,你无法出门,你看着被雨淋湿的我,仰起脸问我:“晴天娃娃,雨什么时候停?”

3、

预约登记完后要等一个半小时,于是我习惯性的走到了咖啡馆来写写东西打发时间。坐在我前面的两位小姑娘很漂亮,眉清目秀,带着书包,应该是学生。可是我突然觉得她俩有些怪异,手舞足蹈的,原来是在用手语交流。正对我的这一位哑女,戴着玫红色的绒球帽,穿着棕色的绒上衣和黑色的紧身裤,一双黑靴子的边沿上有灰色的一圈长毛绒,浑身都散发出一股可爱的味道。另一位身穿黑色羽绒服,黑色裤子,黑色靴子,平平常常,可头上却戴了一顶粉白相间的绒球帽子,确也平添了一丝不同的色彩。她戴着一副精致的黑框眼镜,加上她精致的面容,颇有文静书生的味道。她俩旁若无人地飞快的用手语交流着,我完全看不懂其中的含义,但我能看到她们的表情,她们很开心,那种微笑只有发自内心的喜悦才能展现出来。可爱的女孩突然用手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形,然后两人开始大笑起来,的确是大笑,却没有一丝声音。她们的笑容是那样美好,漂亮的面庞在头顶橘黄色的吊灯的映照下仿佛是那冬日里橘色的温暖阳光。那一瞬间,我冰冷的内心终于清晰的感受到了一丝久违的明媚的温暖。

心底突然响起了一首歌:


  也许,没有那么复杂,没有那么多的情思缱绻,世界即是泡沫,终将溶于镜面水波。

我想说,我希望雨不要停,因为只有雨天你能真诚的注视着我,看着我,仰起脸和我说话。可天总要晴,谁也无法去改变。

《白夜》 人海茫茫,无风起浪 暗潮汹涌,此消彼长 春暖夏凉,别来无恙 谁心中有泪 挣扎于是非 为爱赎罪 谁青春无悔 敬勇敢一杯


一段情,爱了、恨了、散了。你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依旧站在房檐下,一根绳从身体抽出,一端系在了房檐上,一端系留身体里。这跟绳,名叫相思。

生活不易,可我们不能向生活妥协,更不能失去对生活的期待。以光散黑,开往白天的夜,终有终点。

晴天,我想着你风铃般的笑声,雨天,我想着你跟我说话时真挚、焦急的脸。真挚,是你希望我可以给你答案,告诉你什么时候天晴,焦急是因为雨一直下,你想快点出去玩……

你好,生活! 再见,苦难!

我逼着自己去忘记你,放下你,逼着自己去释怀。可有些人来过了,整个心都塞满了,就再也无法忘记。

一年复一年,我站在起点,等你回来。可你,早在已飞出了天际。

春风轻轻抚摸我的身躯,春雨淅淅沥沥的遮住我眺望的眼眸,那是雨,不是相思泪,我这样欺骗自己。冬风无情而凛冽,让我忍不住打了寒颤,冬雪把我整个覆盖,结冰……

后来,我开始在风中跳舞,雨中歌唱。跳着、唱着,回忆着我们的过往,不知不觉中,竟然忘记了你。

有一天,风吹动,狂风带着我的身体摇晃,在飞起时的那一刹那,我看见了屋前的栀子花。又想起了你曾拿着栀子花站在我面前微笑着说:“你看啊,晴天娃娃”。

回忆就像潮水袭来,我清晰的记得曾经的点滴。只是,回忆起来心再也不会痛了而已。

春来秋去,夏来冬往。

风吹淡了对你的思想

雨模糊了记忆中的脸

你说过的永恒

变成了蒲公英

飞走了

……

四季交替,年轮转动。风雨飘摇中我的身躯开始变化,五官渐渐模糊。终于,晴天娃娃等不下去了,变得破旧。

很久后,你回来了。带了一个新的晴天娃娃。你轻轻的把我剪下,就像多年前你轻轻的把我系在房檐下。

相思断。

我被扔在了旧的储蓄柜里,有只老鼠告诉我:“新的晴天娃娃和你很像。他会站在娃娃下和它说话。”老鼠说要带我去外面看看,我只觉得疲惫,哪里也不想去。

幻想着你会回来看我,幻想着,期待着。明明等了好久,才等到你回来。

心在等待中渐渐失去温度。小老鼠说:“跟我走吧,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现在终于从房檐上下来了,难道还要在储蓄柜里孤独终老吗?”

我想起你说,你想去看海,于是展开翅膀离开了家。我想去看看曾经使你迷恋的大海。我对小老鼠说:“我想去看海。离开前,我想看他最后一眼。”

你站在房檐下,对着新的晴天娃娃发呆。它像极了我,可它终究不是我,不是吗?

“晴天娃娃,我回来的太迟了。你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年少时你曾给过我无数的期望。期望有你在就不会下雨……”你喃喃的说着,而我终于从内心深处释怀。

我的青春,也是你年少时的青春。你有了新的晴天娃娃,而我也要和小老鼠踏上后半生的旅程。

爱过、等待过,就没什么好后悔。青春的我们总会迷路,有一天找到了归途,虽然等你的人不在了,可你终于找到了来时的路,不是吗?

我跟着小老鼠经过了小溪,绕过了山岗,在树上睡觉,在蘑菇下避雨。我的身体开始变形,小老鼠找来了针线,开始给我缝补破碎的心。

一路上我们在草丛中看花,在雪地里滑行,在黑夜中迁徙。后来,我们来到了海边。海水不是湛蓝的,是浑浊的颜色。海边没有你说的海龟,只有垃圾。

我和小老鼠离开了海边,住进了深林里。一天,路过河边时,我想洗澡。河水倒映着我的面庞,我才发现一路走来小老鼠一直在替我修补身体。我的外表光鲜亮丽,内心有缝补碎片时留下细细密密的针线,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

一颗支离破碎的心,终于完整了不是吗?爱了、伤了、散了、淡了……终有一天,心不再痛了,伤好了,疤还在。随着时间的流逝,疤会淡化,后来,终究被岁月抚平。

图片 2


我是夏目若安一个爱理财爱码子的90后。原创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