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是我们的博友,但不是普通的博友,她是与我们相识相交四十五年的挚友,也是此次南下金陵与老友聚会的最热心的东道主之一,是聚会活动安排的总策划人。

  乐呵与金陵群友谱首篇的主角燕子一样,既是我们进入博客世界的良师,更是相识、相交四十余年的老友,她也是我们这次金陵老友聚会最热心的策划者和东道主。

“三绝诗书画,一官归去来。”很多人都知道,这副被称颂一时的绝对写的是郑板桥。但很少有人知道,它的作者是和郑板桥同为扬州八怪之一的李�x。
中国论文网
李�x自幼颖异,闻名乡里,年少时参加县里的童子试就拔得头筹。当时的巡按见他文思迅捷,有意考考他,没想到,他居然立成七律30首。一时间,李�x名动皖南。
等高凤翰县做县丞时,听闻李�x的才情,特意前去结识,并把他举荐给了自己的上司卢见曾。
六安的知州府内,李�x、高凤翰和卢见曾饮酒联诗,兴之所至,李�x拔剑而舞,飘逸的身形和俊雅的容貌令高凤翰和卢见曾称羡不已。因李�x和卢见曾年纪相仿,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卢见曾每次因公去安庆的时候,总会约上李�x和高凤翰相聚,他们常常吟诗、饮酒,直至通宵。
如此惬意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之后,卢见曾被调任到更远的地方去做官,李�x也开始了仗剑天涯的生活。凭着“却从书剑觅封侯”的豪情,他先是去了铜陵,经过芜湖,又到了当涂,一路写诗、鬻画来赚取云游的费用。他曾写过“入市卖钱书画贱,沿门投刺姓名轻”的诗句,透露了其中的艰难。
即便如此,他也甘之如饴。“带月出村店,凌晨望眼悬”是他路上的常态。就这样,他一路奔波,来到了南京。
玄武湖的清波濯去了他的征尘,秦淮河的脂粉妩媚了他的诗行,被称为“金陵帝王州”的南京城以它厚重的文化底蕴和倾世的美丽容颜牵绊住了李�x的脚步。他在这里逗留了很长时间,也结识了袁枚、吴敬梓等一众友人。平时,他们一起在园林中谈诗论画、唱和酬答,兴致高的时候就游燕子矶、访栖霞寺,所到之处,必吟诗记之。
不过,无论是出于现实的考虑还是出于内心的追求,游走天涯似乎已成为李�x的习惯。所以,他又背起行囊,开始羁旅生涯。吴敬梓依依不舍地为他送别:“君思我,在秦淮十里,杨柳千条。”
带着友人的惦念,李�x游历了镇江、苏州和杭州。途中,他得知卢见曾在扬州出任两淮盐运使的消息,想念老友的他立刻调整了行程,赶往扬州。
故友重逢,喜悦自不必言说。此时的李�x45岁,开始有些厌倦了漂泊的日子,卢见曾又殷勤挽留,于是,李�x决定留在扬州常住。
虽然他依然以鬻画为业,日子过得却很惬意。卢见曾常常邀约他一起吟诗纵酒,参加各类雅集,他也因此认识了郑板桥等扬州八怪的众人,志趣相投的他们很快成为好友。
可惜,好景总是不能长久。一些盐商因为不满卢见曾对盐政积弊的整顿,一起诬告他结党贪污,致使他丢官入狱,被关押在与盐运司一墙之隔的董子祠。高凤翰也受到了牵连。但李�x并没有怕被连累的顾忌,他决定留在扬州,陪伴卢见曾。
作为诗人,李�x把探望和开解老友也做成了一件风雅事。春天,他扛了桐树和竹子种在董子祠,精心培育,并写诗说:“翠掩祠门雨后开,客从看竹爱新栽。主人今是江都相,不问休教竞入来。”可以看出,在李�x心里,卢见曾依然是扬州的主人,而非阶下囚,李�x始终坚信卢见曾的人品如竹般高洁。
四年过去,董子祠的桐竹已经枝繁叶茂,老友间的暧心情谊也历久弥坚,但是久久悬着的判决还是下达了:卢见曾被流放到了塞外。李�x与高凤翰等人只能把祈望平安的心意写入诗画相赠。
为了能方便得到好友的消息,李�x没有离开扬州。他时时都在打听卢见曾的消息,但是塞外闭塞,音信不通,一直到两年之后,他才得知卢见曾平安无虞的消息,焦急的心总算安定了下来。扬州城的风月依旧,没有了好友相伴,李�x消沉了一些。好在几年下来,
链接
总有关于卢见曾的好消息传来――他不但洗清罪名、重回官场,还在步步升迁。李�x自然也为之欣喜。
到了乾隆十六年,花甲之年的李�x迎来了皇帝的点赞。乾隆南巡,李�x有幸在江宁龙潭接驾。江南春三月,正是柳含烟、杏吐蕊的好季节,以诗名于世的李�x向乾隆献了诗赋,获赠宫缎两匹、荷包一对。回来后,他兴奋地写了两首诗。不过,到这个年纪,他已没有了入仕的心,所以记录完自己的心情,他又回到了诗画相伴的日子。
乾隆十八年,李葱收到了一个大喜讯:卢见曾又被委任为两淮盐运使,重回扬州。故友在故地重逢,李�x喜不自胜,挥毫而就两首诗:“绣旗迢递指淮扬,走马真如入故乡。”的确,扬州对于李�x和卢见曾就如第二故乡一样,这里有太多熟悉的景、牵挂的人。
此后,依旧虹桥泛舟,平山雅集,他们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的时光。但是,岁月毕竟不饶人,高凤翰已经辞世,李�x和卢见曾也垂垂老矣,欢颜虽然如旧,心境却已然不同。
年事渐高的李�x也常常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此时,他想做的就是结集出版一本诗集。他请卢见曾为他的诗集写了一篇序,自己也开始整理之前写过的诗。
然而,岁华老去,不可挽留。整理诗作的工作繁重又琐碎,不久,李�x就抱病在身。年迈的他历经多年羁旅,起了乡愁,想在有生之年回到故乡。因此,他不顾身体的病痛,踏上了返乡的扁舟。可是,终,他也没能踏上故土,就在当年李白捉月溺亡的采石矶,李�x也以同样的方式离去了。
消息传回扬州,伤心悲痛的卢见曾决定替好友完成他的遗愿。他花了许多精力收集李�x的诗,编撰出版了《啸村近体诗》,将他们一世的友谊化入油墨,流传后世。平生作画无数、笔墨浩瀚的李�x终于在这绵长的情谊中安然长眠。
编辑/葡萄
逗留南京期间,除了袁枚的“随园”,吴敬梓的“秦淮水亭”更是李�x经常留恋的地方。两人都是落第的秀才,比常人更多了几分惺惺相惜的情谊。他们常常一只板鸭、一壶家酿,对空廊散锦,邀江月春风,把一段年华装点得光风霁月。
正是因为这一段相知的岁月使李�x走进了吴敬梓的《儒林外史》:书中的童子试榜首季萑就是吴敬梓以李�x为原型创作的人物。季萑样貌风流俊雅,性格洒脱风趣,正是李�x的样子。

  我们与燕子相识相交于四十多年前。那时,我们与她同在苏北水乡金湖实验小学任教。她作为一个南京城里的女娃,晓庄师范毕业,一下子从大都市,来到烟波浩淼的白马湖畔,成为一名乡村女教师,其生活的反差,是可想而知的。在四十五年前,一个偶然的机遇,使我们相识。当时正值珍宝岛事件之后,军分区举办了名为《打倒新沙皇》图片展览。我作为美工,燕子作为讲解员,同时抽调至展览筹备地——六合。展览结束后,燕子便从白马湖调入县实验小学,此后二十余年的朝夕相处,我们与燕子便成了相交甚笃的朋友与同事。

  乐呵,从她的网名便可看出她是个笑口常开的乐天派。她的老家在山东济南,在大明湖边度过了童年,后随父迁至南京。北方姑娘的爽朗,南方女子的灵秀,在她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结合,造就了她乐呵的天性。

  在我们的眼中,燕子是个才女,她不仅教学的功夫非常了得,且拉得一手好二胡,也能弹上一曲月琴,吹上一段笛子,可以说,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这在当时的实验小学教师中是独一无二的。

  四十多年前,她作为一名品学兼优的六七届高中毕业生,本应考入一个令人羡慕的大学。然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大潮,却将她送到了苏北的水乡农村。而她未来的老公,当时在校时就曾暗恋她的一位老师马大哥,也随着她下放到了金湖,成了一位乡村中学的老师。谢谢老人家,成就了这对好姻缘。

  燕子一直是个热心肠,她比我老伴年长三岁,因此,在我老伴心目中,燕子一直是她的大姐。我们都曾去过她当年在南京中华门外的旧居,那时,她父母尚健在,她那老实厚道的父母把我们当作贵客热情地接待我们,燕子陪着我老伴,游览了雨花台、玄武湖、莫愁湖等名胜,留下了一张张珍贵的黑白照片,那照片上燕子与我老伴,当年正值豆蔻年华,天真无邪的面孔上露出浅浅的笑靥。那些照片至今我们依然珍藏着。

  三年后,她就进入了我们所在的县实验小学,担任了高年级的语文教师,而她的老公也调入县中学任教。才华横溢的夫妇俩,都事业有成,乐呵老公马大哥后来成了省重点中学金湖县中学的校长,而乐呵这位才女也成了实验小学高年级语文教学水平响当当的骨干教师。

  几年后,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她老公当时是县里的经委主任,也是我的扬州老乡,性情爽直,我们两家一前一后住着,常听到燕子老公宏亮的嗓门和郎朗的大笑声。后来我们都有了独生女儿,在学校,她们也是非常要好的好朋友。

  乐呵在学校中人缘极好,对同事,对孩子都是笑容可掬,加上人也长得端庄、秀气,是实小公认的美女老师。?在一起共事的近二十年中,我们相处得十分融洽,关系极好,乐呵长我老伴三岁,都有过知青生活经历的她们天天亲亲热热,犹如姐妹一般。一九八八年,乐呵两口子为了照料年迈的双亲,携一双儿女,告别了工作、生活了二十年的金湖,回到了南京。乐呵夫妇的才华,自然受到调进学校的赏识,老马大哥,依然担任了南京某中学的校长。四年后,我们也离开金湖,调到了北京,遗憾的是,自此,我们一南一北,与乐呵便失去了联系,虽常常想起乐呵一家,苦于相距遥远,又不知对方电话号码,只能翘首遥望南方,送去对乐呵的思念。

  八十年代末,燕子夫妇调离金湖回到了她老公的老家扬州。正巧,我们的住房需维修,正愁没处安家,燕子闻讯就将她的住房借给我们住了一段时日,给我们解了燃眉之急,遗憾的是,此后一别二十六年,就再也未与燕子夫妇相见。

  直到那年夏日的一天,我们与老友燕子在网上聊天时,视屏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笑脸,她大笑着问我们:你们认出我是谁了吗?没等她说完,我们便齐声道:你不就是已二十六年未曾谋面的乐呵老友吗?原来,乐呵等朋友受燕子之邀,前往燕子在山东威海的海景房度假去了。乐呵笑起来,依然那么甜、那么美。感谢神奇的网络给我们送来了惊喜,我们与乐呵终于又见面了!

  后来,我们又调到了北京,离燕子更远了,我们只有时常翻看着当年合影的老照片,默默地在心中想念着燕子和她的一家。

  与乐呵在视屏聊天中巧遇之后,她便鼓动我俩赶快走进博客世界,更方便与乐呵、燕子一帮老友每日串门聊天。在乐呵的精心指点下,我这个博客的门外汉,试着在网易上建起了自己的博客。说来还真是有缘,在建了博客之后,我们通过找朋友的方式,输入乐呵的名字,不料,竟出现了来自天南海北的近二百多个网名为乐呵的博友的图标,这其中,哪个是我们要寻找的乐呵老友呢?我尝试着点开排在第一个的乐呵的图标,哈,真是太巧了,那博客显示的照片中,正是那张再熟悉不过的笑脸。说真的,这就是缘分!通过乐呵的博客,我们也自然很顺利地上了燕子的博客。

  感谢网络,不久前,在网上,我们终于与燕子又取得了联系,燕子又教我们做了博客。此后,我们便每天在博客上见面聊天,最终促成了这次期盼已久的金陵老友聚会。

  ?自此,我们这博客世界中的“三家村”,便开始了每天的串门聊天,最终相约十月初,在南京相聚,以了却二十六年的思念之情。

  在桂花飘香的时节,盼了二十六年的老友聚会的时刻终于来到。十月三日清晨,我们从扬州驱车赶往南京,在老友海姐的陪伴下,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推开了燕子的家门,燕子和先来一步的乐呵等老友,扑了上来,几位姐妹眼噙热泪,紧紧抱在了一起。此刻,她们都像个孩子一样,抱着,跳着,笑着,眼角迸着泪花。燕子把她家的主卧让出来,作为我们在宁的下榻之处。细心的燕子知道我颈椎不好,还专门为我准备了专用枕头,燕子的老公,我的扬州老乡,长我两岁的大哥,操着一口乡音,也和我聊起分别多年的往事。

  ?待到相聚之日,我们跨进了燕子的家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乐呵的那张笑脸,老伴与乐呵、燕子等老友紧紧拥抱在一起。乐呵不断按下照相机的快门,拍下了一个个老友聚会的热情洋溢的镜头。

  那几天,燕子夫妇把我们的聚会日程安排得井井有条、有声有色,让我们有幸见到了近二十位多年没见的老朋友、老同事。燕子夫妇为了摸清聚会地点的交通,步行好几里地,绕着鼓楼走了一大圈,终于找着了那个蓝湾咖啡馆。每天清晨,燕子早早起来,为我们现榨五黑豆浆,大哥买来南京有名的牛肉锅贴。除了集体聚会,大哥都系上围裙,亲自下厨,为我们准备丰盛的佳肴美味,还特地买来应时的大闸蟹招待我们,真让我们受宠若惊。

  ?在南京的四天,乐呵也整整陪了我们四天,她以她经典的笑容,让我们度过了分别二十多年来最难忘最快乐的四天。我们在一起回忆当年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中的件件往事,敞开心扉,披露青春年少时爱情、家庭许多有趣的“花絮”和“轶事”,在一起兴致勃勃地玩起了“掼蛋”,她还亲手做了时兴的凉拌秋葵,捧上一杯飘着浓浓清香的秋葵汁让我们品尝,从中感受到老友们的深情厚谊。

  燕子夫妇十分恩爱,大哥在我们面前,自豪地宣称:燕子是他心中的一轮太阳。逗得众人哈哈大笑。在闲聊中,我们得知,燕子自调入扬州教师进修学校之后,通过个人不懈的努力,取得了大本学历,通过了日语考试,最终获得中教高级职称。如今,虽已退休,但学习的劲头依然不减当年,参加了金陵老年大学的二胡班、电脑班、摄影班的学习,且学业有成。不然,也成不了我们进入网络世界的导师啊!

  ?在结束了蓝湾咖啡屋的十几人的老友大聚会之后,乐呵和马大哥又盛情邀请我们去她位于梅花山下的家中作客。走进乐呵家门,我们十分敬重的马大哥正在厨房中忙乎着,他闻声系着围裙迎了上来,老友见面,问长问短,有说不完的话。乐呵担心我累着再犯头晕病,招呼我快在沙发上休息片刻,还给我垫上脚凳,乐呵的心多细啊!

  住在燕子家的四天,我们有说不完的话,一边学着打“掼蛋”,一边聊着别后二十多年的往事。原定两天的聚会,延长到三天,直至四天。原定好第四天早饭后就赶回扬州,不料,主人盛情挽留,加上“掼蛋”的吸引,众人一致决定,吃完中饭再走,吃完中饭,众人依然恋恋不舍,决定再打一局“掼蛋”再撤。热心的大哥又提议,干脆明日再走吧。其实,姐妹们心里都明白,“掼蛋”的吸引只是个借口,不愿分别才是姐妹们的心声。我们怕再打扰燕子一家,只得和燕子夫妇告别。要知道,燕子夫妇为接待我们,国庆期间还没顾上与女儿一家团聚呢,她们也十分思念可爱的阳阳小外孙呢。

  ?晚餐十分丰盛,乐呵两口子包了饺子,端上了南京桂花盐水鸭,自然又少不了保健食品秋葵。我们以秋葵汁代酒,举杯庆贺这二十六年后的相聚。我们通过乐呵的博客,也得知马大哥八年前不幸患结肠癌,见马大哥如今精神抖擞,我作为曾患直肠癌十多年的病友,自然忘不了向马大哥祝贺,共祝我们这对抗癌战士,健康、快乐。

  燕子、乐呵和海姐执意要送我们去车站,在公交车上,四姐妹挤坐在一起,一路说个不停。当我们与燕子等三位好友在南京汽车站检票口告别时,四位好姐妹又紧紧拥抱在了一起,我看见,她们的眼角都飞出了泪花。

  ?四天的聚会,乐呵的笑声在我们耳畔飘了四天。正如她在博客中所说的乐呵找乐呵,她退休之后,不甘寂寞,先后参加了金陵老年大学的钢琴班、电脑班、摄影班的学习,她的生活依然是那么充实,她对父母、对兄弟姐妹、对爱人、对儿孙、对当年的同学、同事、朋友乃至对身边的那只流浪猫“小媳妇”都充满了浓浓的爱。这些年来,乐呵也曾遭遇父母离世、爱人患病等种种磨难,但她都坦然以对,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心态,令老友们钦佩不已。???

  汽车开动了,我们望着窗外,只见眼含泪水的燕子、乐呵、海姐三位好友,还在久久地挥动着双手,我老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双眼泪水直流。再见了,燕子、乐呵、海姐三位好友,再见了,南京的诸位老友们!我们盼着来年此时再相聚!

  ?分别的时刻到了,乐呵、燕子、海姐执意送我俩去车站,临别时,乐呵她们与我老伴四位姐妹紧紧地相拥在一起,难舍难分。我发现连笑口常开的乐呵,此时眼角也迸出了泪花。

  ?祝愿乐呵及她的家人和朋友们永远乐乐呵呵!健康!幸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