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读夜之断章,滋滋无声

  夏天,太阳就是燃着的一团火焰!火光照得到的地方,感觉就像被火烧了一样难受。就连前檐下那盆盆钵钵里的种植,一两小时的疏忽,不曾照顾,也就一息奄奄的了,更不用说户外的菜蔬。山地那长得比人高的玉米已经成为干柴。对面土丘,也有几竿楠竹干枯了,枯黄的竹叶,予人衰竭的感受甚于其它枯死的草木。它高高的立着,总会用一种特别的寓意,标记着越来越恶化的境况,或者说是硝烟中残破的欲展不展的旗幡。旗幡之下,无有胜者,亦无有败者;无有得者,亦无有失者,只有漠然的布满尘灰的脸。

月,孤零零的,悬在半空,毫不分神谙读夜的章句。天幕,星,寥落,屈指可数,彼隐此显,彼显此隐的,不像在聆听,如没有休息好的疲惫的眼睛中的光。不过,物之触动,不乏,总见形之者,象之者。至少,墨而冷的叶儿,莫若兰闺女子的情话只在衷肠迂回,到不了齿下唇边,仅在风的微拂下,不乏一些类似光泽的应许。其亲切,却不暧昧;其清冷,却不伤到人心,一切都在月的包容和宠幸之中,月都为之作了适度的修饰。

  气温已近四十摄氏度。诸物皆在烘烤之中。路上没有行人,甚至可以说除了日影的动,再也找不到什么动的东西。狗儿,也不复对陌生的音像敏感,那怕是掷根骨头于其前,也置若罔闻,毫无兴趣。其两颚裂着,舌头斜措,趴在地上,懒懒的,似寐似醒。

无论如何,这有月的夜,寂寞亦是一种粮食,一种可被心灵可以消化的食粮,其因其微苦而甜着。总见得菲菲之凝定,薄薄的沾附于自然物的表面,滋滋无声。也见孱弱缓慢的飞行,本欲稀释夜的微凉,反而成了夜的述说者,带着幽秘的信息,撩动夜埋伏的内容。没有更合理的诠释,也为夜的诸多“不见”画影图形。

  院里,偶尔有一二蚱蜢跳出乱草丛,暴露在鸡的视线里,鸡却窝在树荫下的土灰里赖着不动,亦不视之为美食,懒得伸喙去啄它。

一帧茕茕之影,于消瘦的月下,踯躅。而蘸了月辉的落叶,少有动弹,若旧痕陈迹上的尘污,掩了原有的颜色。季节,已是一道深壑,隔断深壑两侧的呼喊。

  唉!到处都是阳光传递的热。即使室内,你也躲不开它的辐射。坐不是,立也不是。甚至,展开书,黑的字,恍恍惚惚间只是一些零散的无有内容的笔画,夏的热力亦把其储蓄的奥义蒸发殆尽,其反使人头脑昏愦。丢开书本,一种无法稀释的混混的“黏稠”则把心胸的空白变成窒息的匣子,透不出气来。眼睛,也在疲乏中生出异样的“痒”来,揩又揩不去,不揩又不舒服。

一张嘴,因夜色渐浓而缄默,夜中似乎多了更多禁忌,不许出声,更不敢说话。心动着,一些欲语之辞,在心的瓣膜之上游离,然后剥落。

  这时刻,更不宜抬头望那挂在墙壁的时钟,其指针不紧不慢,咔嚓咔嚓的,像是有意放慢的脚步,把人撂在蒸锅里熬煮着。况又有积郁于心,无以消散。疲乏得甚至不愿转动一下身体。舌头不复蠕动,匀出一点水分,湿漉一下干燥的唇。不说话难受,说不得话更难受。

可以说,夜是消声器。夜之物,皆有此功效,其消减了某些紊乱无律的音频,亦传递着和谐的、仅有心灵倾听得到的声息。何况,人的感觉,亦可布置另一番夜的景致,亦可让景致中的颜色发出柔和的光线。相近颜色的呵应,对比颜色的彼此容纳,居然,它们可以激赏生物,而释香之幽微。心里之念念,不再有重量,可以无限的旅行。可以让人之思绪,有一个空茫的容量,而不至于受到阻隔,羁系或者束缚。

  唉!除了热,还是热!这样的天气,甚至可以把人想象中的“风凉水清”蒸馏掉的。

这还算是可堪的夜吧!但,夜不被掌控,仍以巨大的容积,包容万物,甚至万物之性灵。其以无隙之隙,任人有所到达,从而感悟。

  即使,到了晚上,仍不能安枕。地面,仍像被火烘烤的铁板,还是烫人。

月,巨大的眸子,观赏着夜的细节,亦在导演夜的剧目。我不为夜的剧情发言,对于夜中诸物之间的亲疏,我不能合理判断。我只求在夜里,所有的黑,不会成为眼睛的屏障,我仍旧可以行走,可以嗅到黑漆中的芳香,甚至把黑当做可以储存的燃料。对于月深远的演绎,我已经被物化,被它假设,或被其援引为例,以致于我不可以对月长望,否则,我的眼睛就湿漉得失去视觉。我将不能自主,将被月深染,而成为月的道具。

  蓑翁,一仄一仄,挑了两桶山泉,匀匀撒在地表,吱吱冒出热气。

夜的纤翳,轻而无尘,绘画出天穹的冰蓝,齐山脊的一种悬浮,似霭非霭,不知道是因为月光穿透之故,还是其本身就可以发光之故,像是霓裳上的细细的珠子璀璨,婉约地抒情。于月,夜中诸物,可以是经典中的文字,月阅之而尤晶晶生辉,如是空冥中亦有机趣,袅袅而与月的光泽响应。这时候,夜不再是岑寂的,诸处皆是迷宫,你可以随便进入,皆能看见诸多精妙。

  晚间,子夜之前,天空虽有点点繁星,但远不若水珠一般晶莹,可散逸一点微凉。甚至,说它们是灰烬之中,点点火的光亮,绝不为过,你不可以去弄它,否则你就会被灼痛。夜籁,或昆虫,就像被灼热的叶片,或滚烫的枝干,烧痛烧伤一般,咧咧叱叱的嘶叫。

虽然,蓑翁聚精会神也难把断续的方块,拼成一间屋子,生发暖气,却走了一个反向,“轻松”失去了一些恬静,沸乱的元素合成约约的酸涩,开始环行于方块筑成的迷惘。

  像这样的夜,不都有露。似乎所有的水分,都化为腾腾之热气。

这种迷惘,好象一个人找不回折身而返的途径。无论多少的迂回尝试,无论怎样运用记忆的“老马”,得到的却是更大浓度的模糊,难以寻到故事发生的场景。人,总在行走中的人,因为有方向而行走,却在行走中失去方向,最终迷失自己。君不见,一个穷于寻找的人,什么也没找到,最终把自己丢失。走远的人,已经在天涯之远,他们只能凭依心中的思念抚摸往昔,以乡音或方言的方式搜索曾有的失落。

  也许蝉,那无了饮食的蝉,饥饿了的缘故吧,也会发出使人心衰的叫声。蓑翁无可奈何,也把山泉,吸入水筒,然后,对着树枝喷洒水雾。咦!还是有些效果,鸣叫不止的蝉,歇了。尤其是午夜之后,树枝,树叶,开始释放一种香,幽幽的。不晓得蝉睡去了,还是飞走了,反正没有了它们的动静。一、二点荧火,闻香而至,栖息于叶面。其光,极像慈母的喃着呢着的摇篮曲,迷迷糊糊。其也若花瓣,细细弱弱的,散逸于虫子的梦境,听夜之茫昧与夜之浑混。其实,有时候夜色也是光亮的一种形式,即使轮廓不清晰,音像暧昧,皆可陈列诸多人之思维看得见的内容,也让思想拾磴而上,可望到更为深幽虚渺的景况。如是,心灵更加自由,离开樊笼,到达未来,甚至可以享受未知世界的精彩。

人,恶近而好远,厌实而慕虚。不是吗,眼前是景非景,总得去远方,以陌生的环境为风景,浅尝辄止的,何尝是身心的融入呢?

  显然,蓑翁这极平常的行为,水筒喷出的薄薄水雾,不一、二时辰,皆化为树枝发出的香味了。

人,现实中的人,把自己看成风景之外的人,其实人皆在风景之中。眼前诸人诸物,人文自然,皆是风景最最重要的因素。所谓风景,乃是身心与物相协,或心象与物象融而为一之影状。所见皆物与我有缘,有缘之物皆为心着色。

  我搬了竹靠椅,置于树荫。蓑翁,整个身子的重量,也就交把了竹靠椅。如是,夜,不再是蒙昧不清的组织,暗与不暗,明与不明,皆有疏漏,于轻微的“动”与“静”里交流。透过树叶与树叶的间隙,那略略闪烁的,到底是天空中的星呢?还是小小的萤火呢?抑或树新绽的花儿呢?我不作一个肯定的答案,宁愿它们是多选题的答案。取其一而舍其它,反倒无趣了。

蓑翁于日与夜的分野,卸下思虑的辎重,护膝盘坐于含秋忍冬之枯。稀落的行人,高空时掠之飞羽,不懂我的孤僻。野逛的顽童有近我之念,但又怯我之怪异,于不近不远处,投我以惑而不解的目光。

  夜,不再是天的自然,更是心的自然。不是吗?近的诸物,可以忽略,成为飘渺的名片,人人皆可凭神思检索,人人皆可捡拾之,而得心灵指引。远的诸物,可以任发一邀约,其就应约而至,宿于心脉的周际,化为心率的和声。

面对童稚之无邪,蓑翁的心胸开阔。因此,我调好心弦的每一根,把童稚之无邪换成心弦上的词谱,席地仰目,或吟或诵。

  书写,已不是记载的方式。何况,夜的深邃与虚浅,皆有更为实际的表征。一条山径,曲曲折折的,勒在山间,犹如警句的意义。于山径上移动,我可以找到希望的东西,同时也失去希望的东西。到底这山径是山的记忆还是人的记忆呢?

蓑翁可以回答他一千个以上的问题。只要他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这样快活?

  有趣莫过于那萤火,其不惊不慌,落到衣襟,或是手臂,或是发间。伊人的软语一样,迎合了心动之率,素素之虚,酥酥之无,长成蓑翁遐思的薄翳。恍恍惚惚,似醒却醺,我也就化作一点萤火。散漫的萤火,任意恣肆自由,彼此无碍,且又彼此相彰。即使,其无相同的轨迹,不见得一只与另一只相遇,但,相似的光,却又溶而相同。光之翕合,其互应,若回音之于原音。

不甚明朗的星闪烁之辞,似乎不能补全夜的断章。醒,缺失能量的醒,却是没法参透夜之疑惑,稀释夜的浓度。悟,顿然之悟,只是天之额际,飘来的一丝云,倏然,又飘散。其形其色点亮的情绪,不可持久,做就几个时辰的心境。即使,星的光不能成其为一种照耀,不能让我看见纤毫之变化,但,这无机中的有机,似乎比眼睛的睇眄,更能牵引幽思。

  不再摇动老蒲扇,其实,星的光,萤火虫的光,已把一丝一丝凉意,锲入所有的毛孔。物诱而气随,郁郁之痼化去,沉沉之疴已瘳,一种类如向望的思绪亦披了轻羽,欲从夜的空茫之中觅寻性灵。

蓑翁,正是农闲之际的人,所有的农具,汇总于杂沓的茅檐,冷冷之泽,灰灰之色,似乎讥讽我之惰性。

  浅浅眯眼,疲乏逐次松弛,其化为游丝,梦一般的,牵我而入悠远。不知过了多久,我披了一袭清浅的斑斓,似纱网,姗姗而有所游弋。原来,半饼形的月,浮浮于东边的天际,月虽是半边,仍旧很亮,可以通透任何纯净的心思。很亮的月光经过树叶过滤,仿佛是自然之物的呼吸,有弱风的滋味。

老牛偶尔的长吆短喝,似乎在申述它的期待,催促耕作的兴隆。于老牛言,没有“耕作”来活动筋骨,乃是一种折磨。

  啊!这里,一切皆在真实的和谐之中。这点萤火,那点萤火,用柔和高洁的光,互语。彼此不需掩饰,更不需谎言,维持那种平衡,维持那种稳定。

或秕或饱的食粮,于蔬而不荤的餐桌上,相会,喂养总欠丰肥的羹箸。以极其朴素的形式,饷慰饥荒。

  稍稍欠了欠身,睡醒的萤火,从衣袖飞了出来,栖在一片满满月光的樟叶上。月的光,萤火的光,于渺渺之中,融而一,如生命的元素,组织为思想的声音。蓑翁,不愿什么都往深处想,人其实都在一种失落之中,我们越是想适应环境,反而越来越不适应环境。所谓的改造,非改善,当人类毁了林木,建筑挡风避雨的高楼大厦时,我们就失去更多的庇护。高楼大厦,其实也就成了囚笼。尤其,在这酷暑天气,只可以看见那囚笼里,被栅栏分割的无奈的脸。彼此隔绝,互不对应。而所谓的望,只可以看见窄窄的灰蒙蒙的天,甚至,看不见一羽一翎,飞来,唱自己的声音。阳台,所有的植物,也互应了人之娇弱。

风破之纸窗,仍沾满风的印迹,坼裂之痕若弦之张,嘈切附于其上。这窟窟窿窿,接通的内外,已经超过感觉侵略的范畴。枯木之死,在一朵火花的引爆下,呈奉了辉煌。但,蓑翁并不感恩枯木对夜的驱赶,因为它的灰烬,比夜更暗。

  回想,自六月下旬起,到现在,过了立秋,又是八月中旬,我屈指算不出有几个凉爽的日子。白天,太阳,大多日子都是有条不紊的,自东而西,往复滚动。

体验,思考;思考,体验,以及其它任何的手段,都不能逃离夜之封锁。彷徨中求证,似乎不可能抵临本真,何况夜的深浓,遮掩了思维的眼睛,更何况夜的酽凝,也让“体验”结了一层疤,以致微弱的动作也会有一种入髓之痛呢!黑凄之中的触摸,似乎笨拙麻木的十指,不能传真,联络心脑之灵敏。

  于人而言,任何的无以承受,更多是关乎意志的。于四季的更迭,往往人之感觉滞后一些节拍的,应与不应,在乎人之作为。而我于热之被动就是源于我的懒惰。对于锄禾日当午之耕者,热只是蒸发体内之水分,心胸却满满的盛下颗粒归仓的希冀。是啊,诸如石榴之火红,菡萏之香十里八里的,何尝不是夏的炎暑之功?

(原创作者:一蓑松雨)

  也许,我心里纠结太多繁琐之事吧,不然的话,怎么会感觉夏有诸多不堪呢!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