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往事 | 简单快乐的童年,上世纪70年代的儿时记忆

  夜晚伴河流声入睡,早晨随鸟叫声醒来。听不到机械的喧嚣、看不到高耸的大楼、吃的是野菜、住的是木楼。儿时的我就生长在这样一个被群山环绕、群树簇拥偏僻的小镇里。

原标题:山城往事 | 简单快乐的童年,上世纪70年代的儿时记忆

1、包谷酒小镇的的东端,是一家包谷酒厂。距离小镇一千米左右,就会闻到了一股包谷酒的香味。空气中充满了时光沉淀的醇厚,以及玉米从土地中汲取的精气。离小镇越近,酒香越浓烈,让人不禁地醉了。那种感觉,带着一丝迷离,带着一丝火热,从鼻孔进去,一路侵袭,弥漫到全身,让人舒坦得昏昏欲睡。与市场上那些动辄几百元上千元的名酒不同,包谷酒的味道是不加掩饰的,就像山野女子灿烂的笑声,不加一丝掩饰,没有丝毫做作,带着来自大山深处的野性。烤酒的大多是男子,也许只有男性才能承受住这无尽的野性吧。他们把金黄的玉米用水浸泡,蒸熟之后,加入酒曲,发酵几天,然后上炉蒸馏,繁杂的工序在他们的手中异常娴熟。整套程序容不得丝毫马虎,稍有一点差错,酒的质量就会大打折扣,于是,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小心翼翼。我想,对于那些烤了很多年酒的烤酒人,这些程序就像是爱人的脾气,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从一定的程度上来说,烤酒的过程,也是一个男人成长的过程。终于等到蒸馏的时候,当滴一滴酒流出来的时候,浓烈的酒香瞬间在空气中爆炸开来,带着来自山野的野性,也带着一些欲说害羞的羞涩,就像刚出嫁的女子,有着对未来幸福生活的向往,也带着女性与生俱来的娇羞。烤酒人小心翼翼地把这些还未勾兑的酒放在专用的容器里面,就像第一次握住妻子的手,生怕弄疼了对方。一位朋友说,对酒进行勾兑的过程,就像是两口子过日子,总是不停地寻找最佳的平衡点,就像新婚燕尔的父亲,洞房的喜悦过后,还是要面对柴米油盐的日子。我是本地人,是在包谷酒的香气中长大的。对于像我父亲一样的农人来说,瓶装白酒无疑是一种奢侈,至于啤酒、红酒则根本无法满足农人劳作一天之后解乏的需要。于是,物美价廉的包谷酒就成了最好的选择。喝苞谷酒的时间,最好是在冬天,把酒从塑料酒桶里倒入酒壶里面,加入蜂蜜,在火炉上煨一会,让蜂蜜的甜与酒的香味彻底融合,然后再喝。这时候的包谷酒,就像是历经了岁月沧桑的老妪,平淡而醇和。不过,这种酒不可多喝,因为蜂蜜的遮掩,喝的时候根本没有感觉,等你感觉到的时候,你就已经醉了。随着时代的发展,已经很少有人愿意喝苞谷酒了,尤其是年轻人。很多时候,人们宁愿去用啤酒塞满自己的胃,也不愿意去感受包谷酒那种充满乡土气息的野性。2、汽车站汽车站早已成了历史,一个只有一两万人的小镇,是没有必要设立一个车站的。汽车站是我们对那个区域的习惯性称呼。小时候,所有需要乘车的人都在那儿等车,因为那时候车特别少,是典型的买方市场,所以没有哪一位司机会在街上招徕客人,他们就把车停在那个地方,你爱坐不坐,你不坐别人可是等着的。于是,每年正月,汽车站是整条街最为热闹的地方,出外务工的农人,外出求学的学子,大家挨挨挤挤地站在一起,等着风尘仆仆的客车,带着风尘仆仆的自己,去远方寻找希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镇的客车多了起来,买方市场逐渐向卖方市场倾斜,司机们的服务态度好了许多,开始在街上争抢客人,汽车站也渐渐地废弃了。后来有人在那儿开了一家小型的汽车、摩托车修理厂,那儿的车也渐渐多了起来,只是再也没有坐车的人在那儿等车了。3、赶场小镇人口较少,不可能像城市那样每天都是人来人往,于是,人们约定俗成的规定,每月的一四七三天逢集(小镇的人叫逢场),每逢一四七的时候,人们都会到街上赶集(小镇的人叫赶场),那一天,街上的人比平时多的多,有买卖货物的,也有没事到街上闲逛的。所有赶集的人,都会穿上最好的衣服,把自己收拾地干干净净的,就像是参加酒会一样正式。小镇逢集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特殊的小商贩,他们早上坐第一班车来,下午坐最后一班车走。所卖的货物不多,一口袋就可以装下。小镇上做生意的人把他们恨得要死,因为小镇本就不大,客源有限,他们的出现抢走了本土商家的生意。可是赶场的人却很喜欢他们,因为他们卖的东西虽然不多,却是老百姓尤其是农人最需要的,比如各种菜种、针线、小型农具——如果你注意观察,你会发现,每次逢场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另类,一般都是年轻的小伙子,从他们身上看不到丝毫农村的气息,油光可鉴的头发,笔直的西服,锃亮的皮鞋,在这个农村小镇上,他们的出现,无疑让小镇多了几分现代的气息。他们不买东西,也不卖东西,可是他们比谁都忙。一道街上,他们的眼睛都会特别亮,专往年轻姑娘身上瞄,一旦被发现,就急忙把眼神移走。一旦发现那个姑娘比较顺眼,他们不会走上去搭讪,而是千方百计,旁敲侧击打击那个姑娘是谁家的,嫁人没有,如果没有嫁人,就会回家和父母商量,找人去帮忙提亲。逢场的时候,最高兴的就是街上的那些小食堂了。因为平时,他们基本上没有生意,可是一到逢场,他们的生意就会特别好。那些平时恨不得把一分钱拆成两半来花的农人们,到了街上,也会奢侈一下,享受一下跟自己家里不一样的,调味料放得更加齐全的美食。只是,现在赶场的人越来越少了,随着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人们更愿意到县城去买东西,因为县城的货物很多都比小镇便宜,也更齐全,而且,随着客车的日益增多,人们到县城也比以前方便的多了。4、农贸市场在小镇的所有功能建筑中,农贸市场是最年轻的。几年前,为了统一规划,人们把街上摆摊卖菜的小贩们统一安置在了农贸市场里面,市场的摊位费不高,小贩们也乐意接受。泛着光芒的蔬菜瓜果。颤巍巍的豆腐。新鲜的猪肉。在水池中游来游去的鱼。小镇的农贸市场是最富有生活气息的地方。行走在农贸市场,鼻孔充满了各种气息,鱼的腥味,白菜的清香,还有其他各种气味混在了一起。相比小镇的其他地方,农贸市场每天都热闹非凡,也许是民以食为天的缘故吧。在农贸市场,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人们都斤斤计较,为一毛钱两毛钱吵得面红耳赤,不过吵完之后,无论生意又没有谈成,没有一个人生气,毕竟生意不成仁义在。在我的印象里面,农村人与小镇的居民是有明显的差距的,有很多小镇上的人对农民是不屑一顾的。可是到了农贸市场,这一切都变了,它不仅接纳了小镇上居民,也接纳了七里八村的农民。毕竟,在农贸市场中,我们过的都是相似的日常生活。5、商品房就在那么一两年时间,作为现代文明的产物的商品房也在小镇出现了。最先在小镇修建商品房的是一位姚姓的先生,他把自己原先的住房拆掉,建起了商品房。当他刚开始修建的时候,很多人都替他担心,毕竟在小镇这样一个封闭的地方,人们的思想还很传统,人们还是习惯住那种从地下室到顶楼都属于自己的房屋。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到目前为止,他所开发的房屋大多已经卖掉了,而且,还有人租下了房屋的一楼,建起了小镇第一家真正的超市。自他之后,又有几位先生有了自己开发商品房的打算。随着商品房的出现,我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小镇居民的思乡也在慢慢转变着,对于自己的居所,大家既不像以前那样拼命追求面积有多大,也不像以前那样跟风似的进程,越来越多的人都原因在小镇拥有一套二居室或者三居室的房屋。曾经跟一位前辈聊过这种现象,他帮我解开了心底的谜团。他说,其实这种现象的出现是非常正常的,因为人们逐渐意识到,面积过大的房屋不再是身份的象征,而是一种生活的累赘;再加之,小镇的空气比城市清新得多,房价也低得多,在这种情况下,又何必一定要在城市里面买下一年都住不了几回的”高价宾馆”呢?6、二路多么富有戏剧性,二路的存在与汽车站刚好相反,以前小镇没有二路,只有一条街,所谓二街不过是人们自我安慰的称呼罢了。几周前,我才听到二路这个说法,说是为了扩大小镇的规模,zheng府决定把原来的二街建设得跟一街一样繁华,于是二路就应运而生。跟同事聊起过二路,大家都充满了期待,毕竟对小镇来说,这是一个绝对新鲜的名字。在将来的二路,也就是现在的二街,有三座建筑的布局非常有意思。在二街的中段,有一家茶厂,在茶厂的背后,是一家幼儿园,幼儿园的旁边就是镇中心小学。现在的农民也开始对孩子的教育重视起来,很多来自农村的家长纷纷在街上租房子照顾孩子上学,在这样的布局下,对他们来说,显得特别方便:平时在茶厂做工,放学的时候就去接孩子回家。既挣了钱,也照顾了孩子。对孩子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踏出幼儿园的大门,就可以踏进小学的大门,根本不需要重新熟悉环境。这几天,二路的施工进行的如火如荼,经常有工程车从我的办公室的外面呼啸而过,于是,我每一天都会不由自主地好几次想象未来二路的样子。7、中学小镇的最西端,是我工作的初级中学。对我这样一个不愿意外出的人来说,在这个小镇上,我最熟悉的就是这片空间了。每年九月,总有一群孩子带着对未来的憧憬进入这片空间,从进入这片空间的那天开始,很多孩子都要面临一种全新的生活。每个黄昏,站在校门上,看着一样缓缓落下,给这个校园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宁静而有安详。在校园里面,最为显眼的建筑就是校园中间的教学楼。每天早上六点之后,九点之前,都有大批少男少女身处其中,他们或认真听课,或窃窃私语,或忙碌着写作业,有时也会痛苦地想着另外一个少女或者少男。很多时候,他们又和小学生没什么两样,时而放肆地打闹着,时而做出一种深沉的姿态,殊不知,他们的所作所为,正是他们身上最明显的标签。每一个夜晚,所以的孩子都已安睡的时候,我总爱一个人在校园走走,看看头顶的月亮是否依旧和十几年前我在中学时代所看到的月亮一样明亮,每次我都会发现,月亮依旧和十几年前一样,圆了又缺,缺了又圆。宿舍里的孩子,大多都已安睡,有的甚至发出轻微的鼾声。所有的一切,都和十几年前一模一样。那些孩子现在所经历的生活,和我曾经经历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不同。十几年前的我,也曾经像他们一样幼稚过、可爱过、天真过,也一样无忧无虑地沉睡过。只是每次回头望去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校园里面,所有的等都已熄灭,除了我的那盏。调入这个学校,到今天为止,已经五年零两个月了。在逝去的日子里,我亲眼目睹了学校的一切变化。因为学校正在修建新的膳食中心,原先的操场上面堆满了大量的各种建筑器械,我没办法在校园里面完整地转一圈,打发掉又一个夜晚。就站在教学楼的旁边,看着操场上堆积的物件,想象着未来膳食中心的样子;而后把目光转过来,看到学校刚刚争取到准备用作操场的土地,忽的开心起来,因为这一切都建好以后,陪妻在校园里面完整地转一圈,也需要半个小时。

  一

简单快乐的童年,上世纪70年代的儿时记忆

  包谷花是我们冬天的小吃,每到冬天,同学们都会拎着一个小火笼上学,队伍就像一条火龙盘旋山间,凌晨的山路显得格外壮观。火笼说是用来取暖,其实我们主要用来爆米花吃的,下课后,同学们会赶快提着火笼到外面,蹲好“马步”,使劲将火笼360度地甩起来,火苗就呼呼地燃烧起来,从兜里掏一把包谷甩到烫灰里,几秒钟后,“澎”、澎”、澎”,雪白的包谷花尤如一朵朵绽放的棉花,我们赶快用木棒夹起来放在手心里,左右手交替抬起来吹掉上面的柴灰,再潇洒地抛到嘴里美美地吃起来,上课后又赶快回到教室,有时,那该死的包谷会调皮地在上课时发出“澎”、澎”、澎”的声音,使老师迅速停止在黑板写字的动作,转过身来用严厉的眼光搜寻每一个可疑的角落,我们会蹬大眼睛四处瞅,看是谁又中了老师的大“讲”喽!

楼主:@liangxin67

  二

图片 1

  吃零食不是我们去选择,而是有机会才能吃。儿时吃冰棒是冬天不是夏天,冬季下雪了,小伙伴们总会用土碗端着糖精水(当时也买不到白糖)到菜地里,一手从菜叶上抓起覆盖在上面的雪粘点糖精水,这样就可以吃到“天然”牌的甜甜的冰棒了,直到小嘴冻得直哆嗦才回家去。儿时喝的饮料要到秋天,等玉米成熟了,收玉米后才可以把玉米杆砍下来吃杆汁,一看玉米杆是纤细的腰板和青翠的皮儿保证那汁就很甜。儿时吃肉要每周等大人赶集后用肉票买回来,炒熟后分成14顿(一个星期)吃,每顿只能放几片肉,几姊妹抢肉吃,儿时总听爸妈说这肉只是炒半熟不能吃,后来才知道是怕我们偷吃了有客人来家没有肉配菜一起炒来招待。

光阴似箭,日月如飙!!感觉飙比梭更快一点!只能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五张,五张!意味着年过半百了!

  三

年纪大了,就喜欢回忆和怀旧,尤其是看见现在的孩子们虽然吃穿不愁,确实负担沉重,感觉自己儿时生活,那是简单和快乐!

  看电影是我们全镇老小最开心的事情。每年能看上一两次,听到那高挂在在木柱子上的大喇叭里通知要到我们镇上放电影了,家家户户的小孩会急忙抬着小凳子到场坝上去占位置,用树枝在地面上画出自己占的圈,然后早早吃晚饭赶快去找到自己占的位置,坐在小凳子上看着大饭店前白白的大屏幕,心里甭提有多激动。家里的大人也会在播影前到来,那时我们还可以向大人讨上5分钱,跑到人群后面,顺着光亮处找到点着煤油灯卖瓜子的奶奶那买上一大碗瓜子,再回到自己位置边吃边看,从电影开始播放到结束我们是不会离开半步,即使想大小便了都忍到结束了才起身。电影结束后要大便就在自己家茅房前随手摘下几片叶子便是手纸、蹲在那两根木头上就可以了。

对比今天,现在就准备对难以忘怀的儿时快乐回顾一下。

  四

图片 2

  赶集天是周日,每个星期天才会有几辆拖拉机和一辆大货车到我们小镇上装上很多要到县城赶集的人,所以每到这天,天还没亮场坝上会聚集许多从四面八方甚至更偏僻的寨子里赶来等车坐的人,都是走了几十里路才能到我们小镇上等车坐,与其说坐车不如说站车,其实哪有座位坐,一辆车上要一个挤一个地站它个上百人,人们总会穿着平时舍不得穿的卡基布做的衣服和三五三七厂的解放鞋(当时最高级的服装)进城,有的提着用草捆绑好的鸡鸭蛋、有的怀里抱着喂养的鸡鸭到县城换钱。车来以后,驾驶员总会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最后一个爬到顶蓬上,用竹竿把上车的100来人一排一排地分开,收好一排车费就往前赶成一堆,倒像是赶一群鸭子。驾驶员拿着铁手柄走到车头处使劲摇几转,随着轰隆隆的发动机的响声车起动了,车一巅一簸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开起来,人们的头上还不时传来头天用洗衣粉洗头的余香,被风吹乱的头发尤如一朵朵盛开的野菊。经过3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县城,这时驾驶员总是第一个下来把后车门打开,就会下来一车“白眉大侠”,人们的整个头都全被灰尘裹满,尤其眉毛最白,一个看着一个笑,只看见一个个的眼珠子在转和一排不用高级牙膏也超白的牙齿。大家总会先拍掉全身的灰尘,然后精神抖擞地带着一周的希望赶集去了,直到天黑了才不得不回到等车那里。那时偶尔争取到1次随大人赶场的机会,前一晚上定会乐得睡不着觉。当时多希望有一个城里的亲威啊!这样就能在城里多呆上一天,享受在小镇上的未见未闻,多踩踩几下脚下的水泥路、多瞧瞧那些2层楼的大平房、多看看晚上的电灯电条的光亮、多听听汽车轰隆隆的声音。

本人出生于六十年代末近郊,那时特别的时期。记忆的开始就是住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大宅院里面,有十几户人家共50多人,前面就是两口大堰塘了。十几户人家的大院肯定闹热哦!不同年龄小孩也有近20个,非常闹热哦!

  现在富人养的狗是穿着衣裳“坐”在轿车副驾驶上,现在出门坐车是车等人,每天都可以躺在沙发上用“画中画”同时任选电影,出门都是水泥路,听着从自家阳台上鸟笼里发出的鸟叫声,每天打的猪菜也摇身变了“灰姑娘”的身份,成了餐厅高级特色菜,穿的是纯棉面料,每顿吃着不用拿粮票排队买的大米,住的是“宫殿”,交通是在地底下(轻轨)。回想那个年代,不知道是环境变了还是心境变了,现在没有童年那看电影的激情,进城的欲望,吃不出那包谷饭的香甜味儿,房间里闻不到纯天然的气息……

图片 3

  我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了,如今的我,时常穿梭于童年的小径,偶然俯拾几片滴落的花瓣,却不失昔日的芬芳!

十几家人,但也就四个姓,房屋都是父辈或祖上在解放后土改时分的,所以基本上都是穷苦人家或佃户,经济条件一般,没有谁多富或多穷,都是劳动人民或贫下中农,所以,家家户户都相处融洽。

捉泥鳅黄鳝

每年的这个时候立秋了,孩子们的主要活动除了帮衬家务,就是捉鱼鳅黄鳝、打缺块、砍甜水子高粱。尤其是捉鱼鳅黄鳝,基本上每一个男孩都参与,尤其是这个天,连中午都在田间,累了竹林歇个凉,当然每一次收获有大小。

捉泥鳅黄鳝,一般父亲都会给孩子准备一个巴篓,好处是捉到的泥鳅直接放进去,随时有水的地方浸一下,防止泥鳅黄鳝时间长了不遇水就死了。

那时没有什么尼龙背心袋什么的。捉泥鳅,都是水田,人小就家园附近农田,大一点的哥哥们就走几个队或几个村,甚至附近几个乡。不论多与少,有水的农田都有,可能当时的自然条件好,几乎水田就没有干过,农药使用少,总有收获,就是一个人刚捉了一遍,后面来的人任然有收获,第二天来,还是有!好像源源不断的在长出来似的。

图片 4

捉泥鳅黄鳝也是技术活,有技巧的。水田里,泥鳅黄鳝都有自己的空间,有一个露出的开孔,高手凭经验就可以判定是泥鳅还是黄鳝,经验也是慢慢积累,面对一个机会,大的哥哥们十拿九稳,年纪小的就要浪费好多机会,泥鳅黄鳝在淤泥里面是非常难以控制的,所以收获也小很多。

捉到的泥鳅黄鳝拿回家,少量最直接的就是土灶里烧来吃,也根本不处理就扔进炤堂里,烧的黄鳝就是正宗盘龙黄鳝,吃得津津有味的,天然本味!呵呵

如果多一点,父母就给你锅里面弄,那时没有什么调料,就是盐和泡椒,随意煮一锅,很好吃,那个鲜,美味啊!但是,总不明白父母他们说腥臭,也不愿意弄,但我也老听我爷爷说,鸡鱼面蛋,抵不过火烧的泥鳅黄鳝。但是,大人们真的不太喜欢,那时候肉食紧张,难得吃一次猪肉,那么好的天然泥鳅黄鳝也不喜欢吃,真不明白,可能感觉吃泥鳅黄鳝,有点嘴馋不好意思吧!

图片 5

捉泥鳅黄鳝也有危险的时候,因为田里水蛇。记得一次,我就从一个小孔慢慢掏到水田壁捉出一条小蛇,拉出来一看,天啊是蛇,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都后怕,可见当时我心里那个阴影啊,那是无法算出来的大!

如果捉的更多一点,也吃不了就积攒起来,比如一家里有几兄弟的。那个时候真的好捉,水平高的大哥哥,上下午运气好,一天捉5-6斤很容易的。一般积攒的泥鳅黄鳝都是放在一个大小合适的瓮缸或砙坛里面,再灌注一些清水,定期更换水。要吃,取一部分。

图片 6

积攒到一定时候,父母就会帮忙拿去集市卖,那时一周才一次周日上午赶集,所以卖泥鳅黄鳝的人也多,而且记忆中的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物资流通不多,没有贩子收,就是场镇的城镇居民和经济条件好的个别人家买,所以严重的供大于求,卖的那是相当的便宜,小学跟父母一起去集市,黄鳝泥鳅通价5毛左右,高低差几分钱而已,不过当时猪肉凭票供应一斤才7毛。

卖泥鳅黄鳝的钱补贴家用,或秋后的上学学费,小学一期需要2.8元(如果困难可以适当减免一部分)。偶尔父母会给两毛或五毛钱给小孩作为犒劳,那可是一大笔钱,自己的零花钱啊!可以自主支配,一般多买点学习用品,本子或铅笔,偶尔每一支冰糕奢侈一下。但是每次花了多少都会不由自主给父母汇报如何花的花了多少。

所以,多年前就养成了一辈子都节约的习惯,现在每一次工资涨了,也只是银行卡里的数字变了,舍不得乱花,哎!一言难尽

现在的父母都喜欢给孩子整点土猪肉、土鸡蛋、土鲫鱼和土黄鳝等等,保证孩子营养需要和安全。小时候的父母一天到晚忙,也没什么文化,不知道给自己孩子多吃点泥鳅黄鳝补充营养,那可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食品啊!可惜哟!

说了捉秋后泥鳅黄鳝,顺便说一下钓黄鳝吧!

钓黄鳝

钓黄鳝技术含量更高一些。那时找的是一更钢丝,直径1毫米,饵料也是蚯蚓主要是五六月水稻种植后,农田肯定不能下了,容易损坏庄稼。

图片 7

就在田埂上寻找黄鳝洞出口,需要经验辨认,有时洞口多有泡子,所以又叫钓泡子黄鳝,要么在水塘边的石缝间钓黄鳝,总之钓的黄鳝个头都大。

黄鳝真的黄,一看就是土黄鳝,不像现在的黄鳝多是人工养殖的,颜色有点黄黑黄黑的。那一般都是大哥哥些的技术活,当时我们小家伙只有羡慕啊!

回忆过去的简单而又快乐的童年,其实也有生活的艰辛,会一一道来。当然现在回想,那时确实物质匮乏艰辛和生活不容易,对照今天丰富的物质生活,才能真正感受实实在在的幸福,所以也能真正体会艰辛的经历其实也是人生的一笔财富。一句话,尝过苦的人才明白甜!

图片 8

七十年代,当时我们的小学暑期生活,可以说学习作业相当少,没有暑假生活习题册。只有班主任布置的一个习字本的书写(可能有个别调皮的学生把三十页的本子撕掉一部分,这样可以少写),我的班主任发几张油印的数学题卷子需要在假期做,上学的时候一一检查。其他就没有了,美其名曰就是扯称了耍,或做家务和其他的!

不像现在老家镇上孩子的各种作业和暑期补习班,各种特长爱好培训,一个字累,还需要父母花钱!

暑期的家务

暑期除了捉泥鳅黄鳝等玩乐,还是要帮做家务和农活的,七月的假期开始就是农村扳包谷(玉米)、麻包谷、晒包谷和收包谷杆。

那时很少种糯玉米,偶尔种一点猪儿糯包谷,那是土货糯玉米,很好吃的。其他的都是黄包谷,既可以养猪还可以人吃,黄包谷粉碎成玉米粉,七十年代主要人吃就是玉米糊糊、玉米疙瘩、蒸玉米窝窝头或烙玉米饼子,很多种吃法,做饲料最简单和青饲料拌在一起煮熟喂猪,不过玉米面喂猪都是在包产到户后了,前面多是粮食人吃,都是土品种,杂交玉米也是七十年代末开始的,叫中单杂交玉米。可见七十年代生活确实不易,农业科技普及不高,才开始种植的杂交品种。

图片 9

扳包谷,都是黄包谷成熟干了采收,扳包谷都是七月中旬了,非常热,不过都不多,每一家人的自留地很少,当然很快就收回来了;扳回家就是麻包谷先要吊起来风干或者及时脱粒,简单说就是棒子脱粒,没机械脱粒,都是手工麻,大人要上班,安排小孩白天在家麻,中午和晚上大人要加班麻,不及时麻要霉烂发芽。

麻好的玉米粒就是晾晒,这时午后经常是雷阵雨,午后太阳打阴就要随时准备收,不然要被雨淋,淋了就容易生霉。当时,几乎每天都会落暴雨!收包谷杆作为材火烧饭用的,又热又累,接触包谷杆还非常的使人皮肤稍恙,总之,做了才会体验,真的粒粒皆辛苦……

(图片来源网络,与本文无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