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边疆文学的一抹亮丽色彩

近年来,黑龙江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欣欣向荣,涌现出蒙古族作家黑鹤、徐海丹,朝鲜族作家全勇先、李云迪,赫哲族作家孙玉民,壮族作家陆少平,满族作家闫泰友、吴继善,回族作家杨知寒、杨美宇,鄂伦春族作家侯波等一批在全国具有影响力的少数民族作家,相继在小说、儿童文学、剧本、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网络文学等方面取得了不俗成绩,收获了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白玉兰奖”最佳编剧奖、比安基国际文学奖等多项大奖。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与主体民族创作共同构筑了黑龙江省文学创作的壮美画卷,在近期召开的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上,黑龙江省代表团5位作家参会并做了发言,让边疆地区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在全国引起了广泛关注。

五年来,中国作协和各团体会员单位认真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及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精神,大力扶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努力使优秀少数民族文学成为传承和弘扬中华各民族优秀文化的火炬,成为促进民族团结进步的号角,成为中华各族儿女的精神家园。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1

少数民族作家群体壮大成绩斐然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少数民族文学的内生动力进一步激发

楚雄作家创作的佳作结集出版。

黑龙江省作协创研室主任詹丽辉介绍说,目前黑龙江省共有中国作协少数民族会员17名,省级少数民族会员229名,此外还有众多市及市以下级作协会员,都是长期工作、生活在基层的少数民族业余作家和文学爱好者,为繁荣少数民族文学发挥着重要作用。在众多的少数民族中,满族和朝鲜族的文学创作队伍人数众多。满族作家的文学创作在黑龙江省文学发展史上取得了不凡成绩,如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的关沫南、中流,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的陈玉谦、王治普等,是黑龙江少数民族作家的优秀代表;黑龙江省朝鲜族作家创作委员会是一支十分活跃的创作力量,很多人以母语进行创作。

中国作协和各团体会员积极研究探索促进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的长效机制。
2012年被确定为少数民族文学年,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成功召开,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不断加强,少数民族文学的内生动力得到激发。

8月12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民族文学》杂志社、云南省作家协会共同主办,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文联、楚雄州作家协会协办的“楚雄作家群”暨余继聪、段海珍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文学界专家学者对以余继聪、段海珍为代表的“楚雄作家群”的作品进行了解析、探索和研讨。

黑龙江省对少数民族文学工作非常重视,2004年组建了黑龙江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专业委员会,并设立黑龙江省少数民族文学奖,至今已举办五届,为发现和培养少数民族文学人才、促进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发挥了积极作用。

少数民族重点作品扶持成果丰硕。2013年以来,每年遴选确定近百部年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发挥了示范引导作用。截至2016年4月底,重点扶持作品应结项选题218部,实际结项167部。2016年审批通过扶持项目95个。作协所属报刊社网开辟栏目,推介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展示研究成果,激励了创作。从2013年至今,鲁迅文学院共举办26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五年间,中国作协新发展会员中,少数民族会员占到13%。

“通过这样的集体亮相,让更多的云南作家走向全国,从而开拓视野,对作品加以审视和反思,是云南省作协不遗余力扶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体现。”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表示,在党的十九大之前召开少数民族创作研讨会,正是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的具体体现。

黑龙江省作协积极扩大少数民族作家队伍,为少数民族作家加入省作协提供更多的机会。努力培养少数民族代表作家,采取“送出去”战略,选送优秀少数民族作家到鲁迅文学院等高等文学殿堂深造。十八大以来,黑龙江省共推荐20多名少数民族作家到鲁迅文学院学习。

理论评论和评奖引导机制得到积极发挥。中国作协组织针对内蒙古当代诗人、云南少数民族作家作品、新疆当代少数民族作家作品、少数民族青年作家、藏族中青年作家作品的专家研讨,探讨规律,褒优指谬,弘扬潜心创作、勇于创新的精神。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举办了和晓梅长篇小说《宾玛拉焚烧的心》、夏鲁平短篇小说集《风在吹》、郑文秀诗集《梦染黎乡》等作品的研讨会,并参与组织了“中国南方少数民族文学首届陵水论坛”。贵州作协召开全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举办首届贵州少数民族文学“金贵奖”和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改稿班;青海作协设立“野牦牛”藏语文学奖,翻译出版《野牦牛》藏语文学翻译丛书;内蒙古作协精心实施草原文学精品工程;广西作协积极推出新人并承办南宁第一期少数民族文学培训班,编辑出版《广西少数民族新锐作家丛书》;新疆作协与中国作协联合召开了新疆少数民族作家作品研讨会,并举办哈萨克族中青年作家培训班;西藏作协为多位青年作家召开研讨会,与鲁院合办第三期少数民族创作培训班;四川作协举办“康巴作家群作品研讨暨新作发布会”;宁夏作协召开基层文学会议;延边作协举办第九届和第十届延边民族文学院文学讲习班,设立了“檀君文学奖”;云南作协召开了“倾听红土地的声音·新时期云南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状况研讨会”;重庆、四川、西藏、云南、贵州、广西作协在西南六省文学工作协作方面形成了很好的机制,促进了出作品出人才。

扎根彝乡大地,开出绚丽文学之花

为加强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扶持力度,自中国作协设立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以来,黑龙江省共推荐24部少数民族作家作品,其中5部作品获得扶持;此外还推荐了3部作品参加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作品出版扶持专项,有2部作品获得扶持。与此同时,黑龙江省作协还聘任法律顾问,使少数民族作家权益保障问题得到落实。

第十届、十一届“骏马奖”评选优化机制,分别奖励的29位和27位作家和翻译家代表了创作翻译的突出成就,体现了近年来少数民族文学主旋律高昂、题材风格多样的喜人局面,显示出薪火相传、人才辈出的局面,很好发挥了“骏马奖”在促进民族团结、繁荣少数民族文学方面的积极作用。

楚雄在历史上曾是云南文化交流和民族融合的核心区域,具有丰厚的历史文化、民族文化底蕴。楚雄拥有“世界恐龙之乡”“东方人类故乡”“中国彝族文化大观园”3张世界级名片,为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字里行间流淌一个民族的心灵

阵地建设加强 交流互动活跃

楚雄这片神奇的土地,培养了一批批优秀作家,形成了门类齐全、数量较多、实力较强、具有显著区域特征的“楚雄作家群”:楚雄现有中国作协会员13人,云南省作协会员104人,州县级作协会员466人。其中,农民作者有170人,彝族作者有159人,女性作者为183人。

在黑龙江省作协副主席中,有位70后作家,他就是在儿童文学创作领域享有盛誉的蒙古族作家黑鹤,其动物小说独树一帜,多次荣获全国奖项,海外译本逐年增多。

阵地是繁荣的重要保障,少数民族文学阵地在坚守中发展,发挥了出作品出人才的突出作用,五年中,有着光荣历史的《民族文学》杂志陆续创刊蒙文、藏文、维吾尔文、朝鲜文、哈萨克文版,并发行到少数民族聚居的边远地区,让刊物进图书馆、进学校、进寺庙,影响越来越大。《民族文学》每年举办多民族作家改稿班、笔会和翻译家座谈会,形成了品牌效应,发现、联络、团结了一大批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和语言翻译人才。在今年召开的“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期刊会议”上,全国30余家少数民族文学期刊的负责人围绕进一步加强少数民族文学阵地,提出了很多建设性意见。

“楚雄州文坛如大青树一般,历数十年而青碧如春,盘根远逾,愈长愈大,如群雕一般,矗立在滇中红土地上!”楚雄州政协原副主席、楚雄州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马旷源说,“楚雄作家群”以彝族为主,数量众多,他们所写的多是本地题材,有浓郁的乡土味、民族味。因其熟悉且融入了自己的血和泪,因而有根、有源。

此次赴京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黑鹤作为领队,第一次将会议所有的议程都参加了,他在发言中总结了自己的创作,特别提到了一直用汉语写作的他,今年在自己的作品中选择了十本书,通过远方出版社和众多翻译家的努力,以蒙古语出版,将创作回归母语。

交流促繁荣,中国作协继续加强东部地区作协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作协的对口交流。上海作协与新疆作协联办少数民族作家创意写作培训班,浙江作协所属文学院连续招收青海学员参加培训,浙江作协还组织作家采风团赴西宁等地采风。江苏作协每年邀请8名宁夏作家参加其举办的作家读书研讨班。广东作协坚持每年向内蒙古作协赠送《作品》杂志等,还多次邀请内蒙古作家参加研修培训。山东作协与西藏作协加强交流合作,对口支援西藏日喀则地区采访创作。“结对子”促进了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和人才培养。

回族评论家马旷源,本身也是楚雄州较有成就的高产作家,著有《春水桃花旧板桥》《老木寒云满故城》《飞红婉转托春波》等作品集50多部。彝族老作家杨永寿也是高产作家,先后出版报告文学、诗集、小说集等25部。女作家黄晓萍的长篇小说《绝代》、报告文学《真爱长歌》等,在文坛都有一定的影响。其中,《真爱长歌》还荣获了2010年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黑鹤在大兴安岭创建了个人写作营地,扎根生活第一线。他说:“我的作品类型应该是以动物为角色的自然文学,其中包括自然散文、小说等。但目前中国的文学分类里尚没有这个分类,又因为我的作品中以动物为题材的小说较多,所以自动把我归为儿童文学作家,这样一来,我倒是拥有了广泛的读者。”

五年来,中国作协多次组织少数民族作家参加多种主题的采访采风活动,如组织人口较少民族作家东部行,组织由56个民族作家参加的“多民族作家红色赣州行”、“丝路文学之旅”采访活动及“少数民族作家赴广西采访”、“革命老区梅州行”、“重走长征路”等活动,效果良好。“中国多民族作家走进广西暨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研讨会”、“中国多民族作家山东行”等活动,以及与国家民委合作组织的作家前往民族院校巡回讲座,推动了不同民族之间文学交流互鉴。

近些年,“楚雄作家群”中涌现出的中青年作家,其创作成就也不容小觑——余继聪、李学智、胡正刚、李夏等人的一批作品,荣获了冰心散文奖、梁斌小说奖、扬子江青年诗人奖、边疆文学奖、滇西文学奖等奖项。彝族作家张永祥(笔名:米切诺张)的长篇小说《建文帝与武定罗婺》,2015年被评选为中国作协重点扶持项目;彝族女作家段海珍的长篇小说《天歌》,2016年被列入中国作协“中国多民族作家丛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李学智的长篇小说《达布的金山》,被评选为2017年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重点扶持项目。另有一批作家的作品,被列入云南省文艺精品创作项目等。

最近,黑鹤出版了摄影绘本《蒙古牧羊犬》,他介绍说:“这是一种特殊的形式,应该可以作为我目前作品的一种补充,甚至可以成为对我的小说的参考性注释。对于我的儿童读者来说,这个摄影绘本更直观地向他们展示了曾经不断地在我的作品中出现的蒙古牧羊犬的形象,它让我的作品更加完善了。”他的小说《我和小狼芬里尔》也将于年底跟读者见面。

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硕果累累

“楚雄作家扎根彝乡大地,坚守文化家园,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在文学的道路上开出了绚丽多彩的民族之花,文学的光芒照亮了彝乡大地。”楚雄州委常委、宣传部长徐晓梅说。

谈到自己的创作与民族身份之间的关系,黑鹤说:“我的民族身份真正于我有意义的,是让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形成了完善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而这些一直流淌在我的作品里。黑龙江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的地区,也相应地拥有众多北方特有的民族和与之相应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传统,如果能将这些曾经的生活记录并再创作,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于2013年正式启动,这项工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涵盖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扶持、翻译出版、作品出版、理论评论等多个方面,其实施与推进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民族文学事业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

贴近时代和民族特色,反映现实火热生活

对于今后的创作,黑鹤坦言,目前他的自然文学作品已经足够多,可以考虑一直酝酿的比较成人化的纯文学作品了。

在作品出版方面,《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的编选出版,动员和集中了全国18个省区市作家协会的力量,总计55卷、60册,是我国第一套以民族立卷、全面展示55个少数民族新时期文学创作发展的丛书,共收录2218位作者的4279篇作品,包括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影视剧本,并将长篇作品存目,很多少数民族从此实现了文学作品选集零的突破,受到海内外关注。

“楚雄作家群”的创作相当注重贴近时代、关注现实。“他们的创作中,有大量的作品是反映现实火热生活和人民的情感与心灵变迁的。”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李朝全说,如黄晓萍的报告文学《真爱长歌》,讲述了感动中国人物罗映珍用爱精心护理600多个日夜,最终唤醒植物人丈夫、缉毒英雄罗金勇的故事。“这是一首爱情的颂歌,也是一曲生命的礼赞!罗映珍这个真实人物的故事,可以感动所有的读者。”

“我个人的文学创作和成长,深深受益于党的民族政策,比如被哈尔滨市作协推荐到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创作培训班学习,使我的文学创作由自发转为自觉,我越来越觉得民族需要书写,民族文化需要传承;再比如出版诗集,也是得益于少数民族作品出版扶持计划。黑龙江省少数民族文学的蓬勃发展,跟国家和省里为我们提供的优厚条件是分不开的。”回族作家杨美宇说。

翻译支持是多向的。在汉译少数民族文字方面,从2013年起,中国作协每年从上年度中国大陆公开发表的中、短篇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中,精选出约200万字汉语作品,翻译成蒙、藏、维、哈、朝五种民族语言。民译汉方面,2013年即出版了10卷本的《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翻译作品选》,2014年起专项针对民族文字作品单行本进行扶持,每年扶持民族文字作品单行本10部。

少数民族文学是楚雄文学创作的优势。彝族作家张永祥的散文集《情感高原》荣获了第七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极大地激励了楚雄少数民族作家。

杨美宇的诗歌和散文见于各大报刊,长篇散文《阿勒楚喀城的新月》获第九届新月文学奖。谈到此次出席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她说:“我更加明确地认识到,少数民族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少数民族作家不但要书写本民族,更要书写中华民族,河流汇入海洋。要书写我们的时代,而不是沉在个人的小世界里。”

为扩大翻译工程影响,中国作协积极开展向新疆、西藏、内蒙古等少数民族地区赠送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成果活动,受到各地群众热烈称赞,周边国家纷纷表达了引进出版的意向。对外翻译方面,2013年至2016年,当代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对外翻译项目共扶持100部作品的对外翻译,涉及15个少数民族、25种语言。

楚雄作家擅长从本地的、本民族的生活习俗中取材,写出了不少具有民族特色和地域风格的作品。对彝族文化、宗教、习俗等的书写,也是他们坚持的创作方向。如李长平的诗歌《毕摩祭》,表现了毕摩日常祭祀活动;胡正刚的散文《梅葛音乐:诗意的生活现场》,为读者介绍了美好而动人的古老彝语音乐梅葛,他还用诗歌和散文诠释了毕摩及其为亡灵祷告的《指路经》……

1984年,16岁的杨美宇被父亲送进了诗歌班。她回忆说,每天晚上六点上课,满屋子的人,学员来自各行各业,有学生、军人、干部、工人……班里最大的学生年近60岁,是个盲人,每天晚上他都探着盲杖“笃笃笃”地走进教室,班里的人望着他,生出由衷的敬意。那一年,杨美宇在《新青年》上发表了第一首诗,稿费寄到学校时,她没舍得取,至今还保留着那张稿费2元的汇款单。

理论扶持方面,2013至2016年,连续四年在各地举办“中国少数民族当代文学论坛”,分别围绕中国梦的多民族文学书写、中国梦的多民族影视文学呈现、“丝路文学”语境下的多民族文学审美、少数民族翻译等主题探讨少数民族文学理论并出版了年度专题论文集。

“70后”彝族女作家段海珍,因出版过短篇小说集《鬼蝴蝶》,给人的印象太深刻,鬼蝴蝶移作了对她的“美称”。任职姚安县文联主席后,人称“鬼主席”。由于熬夜太多,她的一双眼睛经常是红的。但她的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近年来,她出版了小说集《红尘宝贝》、散文集《到梅葛的故乡去》,2016年又出版了长篇小说《天歌》。

杨美宇说:“年轻时,诗是爱好,也是功利。我梦想着名与利垂在诗人的桂冠下一起降临。但现在,诗像衣食一样,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不苛求别人读懂它,更不企望它带给我任何实惠的利益,它就是我的生活本身。”

一系列扎实有效的措施,切实推动了我国少数民族文学事业茁壮成长,形成了多民族文学相互交流共同进步的良好局面,少数民族文学正在迎来新的更大发展的黄金期。

“《天歌》以彝族创世史诗《梅葛》和云南汉族地方戏《花灯》为题材,反映了彝族的民族文化与宗教、爱情、死亡及灵魂的观念,展现了彝汉文化交融的场景,被认为是楚雄题材长篇文学作品的一个新突破。”李朝全说。

新时代新视角讲述新的民族故事

作为“楚雄作家群”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余继聪也创作了不少佳作,出版了散文集《炊烟的味道》《收藏阳光》等。余继聪原是中学老师,因为痴迷于文学,近年来改投文联,主要进行乡土题材散文创作。

赫哲族作家孙玉民说,他是一边劳动一边搜集素材进行文学创作的。1983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的他,迄今己在几十家报刊上发表大量小说、诗歌和散文等,创作了赫哲族非物质文化遗产题材电影文学剧本《赫哲神舞》、中篇小说《回响的枪声》,出版散文集《碧绿的明冰》、诗歌集《赫哲人献你一束花》、中短篇小说集《乌苏里船歌》、专著《中国赫哲族》等。

“割不断的乡思,忘不掉的乡味,诉不完的乡愁,挥不去的乡音,抒不完的乡情,这是读余继聪《乡村记忆》的第一印象。”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秘书长、《民族文学》副主编赵晏彪说,“那浓浓的妈妈的味道、难以割舍的家乡味道,被他写神了,写醉了。好的文章是应该引起读者共鸣的,他的乡土散文做到了。”

孙玉民说:“赫哲族是一个渔猎的民族、歌舞的民族、欢乐的民族,在生产生活中,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产生了灿烂的民族文化。然而,赫哲族有本民族语言,却没有本民族文字,古老的民族文化遗产靠口头流传下来,是那么有限且如过眼烟云,只有文字传承才能永恒。我作为赫哲族作家,深知传承发展赫哲族文化的使命担当,我愿意用自己的笔去赞美日新月异的祖国,歌唱赫哲人长久居住的青山绿水,写出反映赫哲族历史文化生活的佳作,代代传承。”

在著名评论家牛玉秋的眼中,楚雄散文四家(黄晓萍、苏轼冰、张永祥、余继聪)在年龄上形成梯队,已成后浪推前浪之势——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的黄晓萍是社会的歌者,她的社会责任感体现在对楚雄山川万物、风土人情的热爱上;苏轼冰是生活的歌者,他的作品以平易质朴见长,不少作品的内容从题目便可窥一斑,如《喜爱南瓜》《难忘红薯》《看电影》《小人书》等;余继聪是一位文化的歌者,他承继了中国现当代文学乡土的神韵,记录了当下乡村的心灵变迁;张永祥是民族的歌者,由于对民族身份、民族文化的自觉,使得他的散文在平易质朴中有了一种硬度。

哈萨克族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在评论孙玉民的散文时说:“孙玉民不仅写出了赫哲族人独特的生存方式,也写出了他们的思索和情操。我们在阅读孙玉民的作品时,可以获得赫哲族人对于自己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的独特经验、体悟和阐释方式。”

“这种硬度是一种顽强,是一种坚持,是少数民族文化流传至今的基本依据。”牛玉秋说,“对于张永祥来说,威胁来自本民族文化在不知不觉、无声无息中的消亡。他需要在城市与山村、汉族与彝族的双重对比中不断强化、发掘民族文化的滋养,保持一个民族歌者的自觉。”

鄂伦春族作家侯波一直有个愿望,希望写一部描写横切面式的鄂伦春族小说,展现鄂伦春族古老神秘的传统文化,抒写鄂伦春族勇敢勤劳、崇尚自然、豁达乐观、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

强势崛起,希望能够从高原走上高峰

为纪念鄂伦春族下山定居60周年,侯波出版了散文集《雪猎》,她以真诚炽热的情感和清新自然的文笔,慢慢舒展开鄂伦春族的风俗画卷:《绽放的达紫香》《高高的兴安岭》等,通过敏锐的观察、细腻的白描,展示了家乡的四季风光;《雪猎》《传艺》《鄂家葬礼》等,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鄂伦春古老而神秘的民风民俗;《妈妈的回忆》《鄂乡老照片》等,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对祖国的祝福、对党的感激和对家乡的热爱。

在云南,近20年来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出现了以雷平阳、夏天敏、潘灵、胡性能、刘广雄为代表的“昭通作家群”。如今,“楚雄作家群”也在强势崛起,成为文学界需要关注和研究的“楚雄现象”。

侯波说:“作为一名基层少数民族作家,我怀着深厚的民族情描写家乡的自然风光和民俗风情,组成一幅幅俊美的风俗画。民族文化包罗万象,我以鄂伦春人的眼界,反映生产、生活、家庭和社会活动,用灵魂书写文字,给新时代增添一抹独特色彩。”

“这种文学群一旦形成,便会制造出文学的‘马太效应’,从而使该地域的文学创作呈现出全面崛起之势。”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会长、著名评论家尹汉胤说。

壮族作家陆少平1981年开始诗歌创作,作品见于《人民文学》《人民日报》《诗刊》等各大报刊,诗作被收入多种选集,出版诗集《一个女大学生的情思》《有赠》《时光层叠》,散文集《经纬小品》。作品荣获广西首届壮族文学奖、黑龙江省少数民族文学奖一等奖等。哈师大博士生导师、教授陈爱中评价她的作品时说:“如果说早期陆少平的诗映现的细节的丰富,意象的新鲜与亮丽,那么如今所体现的则是深度与开阔,用语素朴而意境深远。”

“楚雄作家群”的强势崛起,不仅得益于楚雄是历史文化、民族文化的沃土和富矿,彝族文化是楚雄的根和魂,而且还得益于这块土地上有着良好的文学生态。

陆少平感慨地说:“作为黑龙江省参加全国少数民族创作会议代表团成员之一,我聆听了茅盾文学奖作家的讲座,国家民委相关负责人讲解民族政策,参加了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分组讨论,出席了茅盾文学奖颁奖典礼……深切感受到党和国家对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关怀和支持。国家级文学期刊《民族文学》自创刊以来,发表了大量的少数民族作者创作的各门类优秀作品,目前拥有汉、蒙、藏、维、哈、朝等6种文版,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文学期刊界的一道独特风景。中国作协每年多次举办少数民族作家培训班为作家‘充电’,《文艺报》每期都拿出版面刊发少数民族作家作品。大批少数民族作家成为该民族文化传承的‘代言’,很多作家不仅把目光投向本民族的历史文化,还把这种文学创作自觉地纳入中华文化的大范围进行思考,涌现出很多优秀的作家作品。本次黑龙江省代表团的5位成员包括蒙、赫哲、鄂伦春、壮、回几个民族,是少数民族作家的代表。黑龙江少数民族是一座富矿,作家只有深入生活,深耕细作,才能创作出无愧时代的作品。”

楚雄州委、州政府历来重视文学创作、文化建设,州级财政每年预算安排100万元文学创作扶持专项资金;楚雄州文联出台了文学创作奖补、公开出版图书奖补、签约创作实施办法、文学创作扶持等9个文件扶持文学创作。

各级作协、著名作家对民族地区的重视、关怀和帮助,对“楚雄作家群”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中国作协长期关注、关心楚雄州的文学创作,给予具体的指导帮助;云南省作协2017年把推介宣传“楚雄作家群”作为重点工作,在资金、项目上给予倾斜;著名作家邓一光,从2014年开始义务指导、帮助楚雄州文学创作……

“在云南这个多民族省份,出现了不同地域的作家群。他们就像多彩土地上出现的一个个小小高原。”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叶梅表示,希望通过各民族作家的共同努力,使中国多民族文学早日从高原走上高峰。

在此次研讨会上,楚雄州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楚雄州作协主席李茂尊也表示,目前,楚雄文学创作还存在一定差距:缺精品力作,缺拔尖人才;原创水平低,虽有丰富的创作资源,但不能很好反映其所蕴含的巨大价值,讲不好楚雄故事;对作者的培养、创作指导、保障等还有差距。他指出,今后,楚雄作家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的要求,进一步增强使命担当,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

令人欣慰的是,在楚雄这片文学高原上,一大批文学新人正满怀自信和锐气呼啸而来。相信在楚雄作家们的共同努力下,楚雄州文学全面崛起的时代即将到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