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不落泪》

  已是最炎热的时刻,大地让太阳烤出了缕缕烟云,树木让它催歪了枝娅,随处可见穿着单薄的女子,幽幽的炫耀着属于自身的风景线,收获羡慕的眼神,满足的在人群消失了。

在那处灯光昏暗的路口,他们最后一次同走,没有牵手,也没有挽留。
俊懿沉默着,他双手插袋,眼神黯淡的垂下头,看似平静的脸庞跟在女孩身后走。
露灵走在前头,她紧握着颤抖的双手,嘴角划过的那丝失落,像是把一切都看透。
停下脚步,他们沉默的站在路口,露灵没有继续往前走,她微微撇过头,最后一次端倪,良久,她淡淡的笑了,看着俊懿说,是我太过天真,终究还是没能把你看透。
俊懿附和着浅浅一笑,一句话没说,表示认同。
最后一次,不过一米的距离,却让两颗心无法再紧凑,那种遥远,就像被隔离到世界的两个尽头。
冰冷的语气,淡漠的神情,都将气氛冻结,把过去伤透。
曾经多少次,多么相爱的镜头,在这个充满回忆的街口,曾经多少次,他们幸福的牵着手,走过这个甜蜜的路口。
露灵缓缓的转过身,望着微弱的街灯抬起头,轻轻的说,就到这里,你走吧!
她努力的让眼泪不要往下流,尤其是在俊懿的面前,她不希望,他会嘲笑,或是内疚。
望着露灵的背影,明知她看不见,俊懿还是微笑着点点头,依旧平静的,转身而走。
那个瞬间褪色的十字路口,留下了最凄美的伤口。
这是一场最安静的和平分手,没有吵闹,也没有挽留。
回到一年前,他们匆匆邂逅,在这嘈杂凌乱的街头。
那时候的俊懿像只无缰的野马,游荡街头,聚殴闹事,没有理想,没有抱负,也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当俊懿冲出人群,转进十字路口,撞倒露灵的那一刻,他们的命运就从平行线走到交集的一瞬间。
那一刻,露灵跌坐在地,望着面前那张俊秀的脸庞上流淌着鲜血,一半是心疼,一半是心动。
她甚至想都没有想,为他不顾一切的挡下了身后砸来的木棍,然后倒进他的胸膛。
那一刻,俊懿望着臂弯中柔弱却坚强的身影,仿佛忘了身上的伤痛,一半是感动,一半是心动。
幸好,俊懿的同盟及时赶到,才幸免了一场不敢想象的血腥画面,他没有丢下她,而是把她送到附近的医院,然后一直忐忑不安的守在病床头。
也许没有多少邂逅会如此惊心动魄,但缘分还是让他们走进了彼此的心里,很快,很突然。
出院之后,他们成为朋友。
那是一种不易看懂的缘分,但他们相信缘分,相信感觉,更相信自己的心。
当俊懿再一次陪着她走到这熟悉的十字路口,他停住脚步,轻轻握起她颤抖的小手,认真的望着她说,我想做你男朋友。
她的小鹿乱窜,她的脸颊通红,她只是微微的抿着嘴角,轻轻的点点头。
那时候,露灵还在念高中,是个心事纯洁可爱聪慧的小女生,而俊懿,虽然比她只大一岁,却步入社会已很久,在众人眼中,他就是个不务正业的问题少年,而他不时增添的大小伤痕也证明了这一点。
他是个街头喽啰,有一大帮的兄弟和一大把的义气,他重情义,无论是谁出事,无论多大的危险,他从不肯置身事外,更不曾退缩。
他的身边没有安宁,甚至不够安全。
几乎没有人看好他们,也没有人祝福他们走到最后。
每次,当俊懿为了兄弟打抱不平出手相助的时候,露灵在电话的那天,总是心惊胆战,总是吓到泪流。

风,好大。

  心雨初来,尽是需求或者纳凉的愿望,在繁华的街道,不安的走过,又无力的躲进了屋檐,那里旋转的风,带走了酷热的影子,恩惠的将些许凉爽,吹凉出汗的皮肤。

我行走在人群中,静默地走着,独自地想着心事,想着你。

  可惜,我们常常让挺拔的高楼,遮了遥望的眼神,把随意的风雨,当做是恶意的福报,就像久久期盼的缘分,你不知她看着你,只因一时的疏忽,错过了最美的邂逅。

街市上冷冷清清,冷冷的风肆无忌惮地吹刮着,阵阵凉意扑面而来,吹动着我凌乱的脚步。

  所有的悠闲是否都要一段特殊的经历,是否需要年华苍老方才知道青春的美好,有时,悠扬的路过,是一种甜蜜的享受。

记得那年的这个时候,你还在我身边。

  停步于郊区的湖面旁,不去思索未知的将来,不去在乎错过的遗憾,只那么轻轻的走着,让柔柔的青草不情愿的弯下身躯,让耳边的落叶翩翩随舞,捡起一枚写满心事,投进湖水的波心,安静的腐化在稀泥里,从此无声无息的不存在了。

而今,我们却是阴阳两隔。

  农闲之余,几位老者默然坐在绿茵下,默默的望着垂在水里的钓勾,像一个深情的男子,目不转睛的望着爱恋的女郎,只怕一眼的刹那瞬间,把情缘错过,把美景错失。

一任岁月荏苒,无法回首。

  水面波心,荡漾着层层涟漪,消逝又不断的递进,像理不清的心事,一波又一波的扰乱平静的神情。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现实是伟大的魔术师,纯洁的人因它变了本性,厌倦世俗的人,心甘情愿的投入它的怀抱,从此,变得没了特点,甚至失了最原始的天真。

从清晨,从年少,从离开你,这一路走来,我会时常想起你和你的笑脸,恍然如梦。

  临湖而坐,没有喧闹的声音打破静谧的光阴,没有刺鼻的香味刺疼触觉,唯有鱼儿的味道,和着泥土的气息,铺进你无法安放的内心。

上个月,我去了清水湖,湖水碧蓝,像天空一样的颜色。

  微风轻袭,心事悄悄,像一个玩累的孩子,静静地伏在桌上睡着一般,所有的顾虑,瞬间融入水里,蜻蜓吻上一嘴,带着寂寞的惆怅飞走了。

我从湖边静静地走过,湖水倒影着我的整个人儿。

  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不打扰既不伤怀,仿佛被一湖的清水,罩住了欲望的神经,已不能欣起许多风浪。

可是,你却不在我身边。

  日暮近昏,劳作的人已扛锄而归,悠闲的问候,优雅的走过,不带任何情绪,不染风霜浓雾。

你,还记得我们曾经说过的话吗?我们要一起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一起去看世间的美景,一起坐着摇椅,慢慢地变老。

  有时,简单却意外的深动人心,似乎,我们苦苦追逐的所有,都抵不过一幕温馨的画面,所有的陌生,一席话语已解了心结,入了归心。

月光如水,湖水澄蓝。

  或许,一份简单的幸福,是携手相依的淡然,唯你是眼中的风景,唯我是风中的希望,可惜,想要云淡风轻的度过一生,却发觉很难很难。

心,却如刀割一般。

  云水禅心,一湖清水,有时,我们寻找的不过是一份淡雅的缘分,浅浅的,不着色素,也无关几多风云。

往事一幕幕,如潮水般,将我掩埋。我在记忆的小镇等你,等着你。

你不来,我怎敢老去?!

青丝,如瀑布,一泻而下,却有了白发。

多情应笑我早生花发,无怨无悔。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今年的清明节,阳城没有下雨,却是出奇般的干冷。

风,一直在吹,吹动着路边的杂草叶儿,漫天飞舞,一刻也不肯停留下来。

走在风中,我的长发飞扬着,如我的思念一样绵长。

富乐山上的那棵银杏树,冒出浅绿色的枝叶。嫩嫩的,像新生的婴儿,伸出小手来拥抱着这个世界。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们在树下游玩着。

细碎的光影透过密密的叶子,悄然地滑落下来,落在你的发梢上,还有你青春的脸。

斑驳的光阴是溪边的流水,潺潺地流过,划过我悲伤的河流。

等你,在小桥边,河水涨了;等你,在风中,悄悄地来了,又去了;等你,在岁月的每一个角落里,站立成一棵树的模样,等你走过来。

等你,亦在我的心中。

昨夜,风很大,你随风潜入夜,来到我的梦中,微笑地看着我。

我泪眼朦胧地望着你,轻轻地唤着你,别走,别走……

清明,有风,没有雨。

我仰望着天空,天是灰濛濛的。

我想,我是想你了!

清明,我不落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