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微凉,一名在读研究生,没事儿写写随笔。文章来源,公众号:漫谈paradise(id:mtan-33),已获作者授权转载。】

电影主题:爱,跨越空间和时间的救赎之爱。
电影的key:充满爱、保护、羁绊的结绳贯穿始终。
结绳的魔力是通过奶奶说出来:“结,连接绳线的是结,连接人与人是结,时间的流动也是结,全都是神的力量,我们的结绳也是神的作品,正是时间流动的体现,聚在一起,成型、扭曲、缠绕、有时又还原、断裂、再次连接、这就是结,这就是时间。”

宫水神社的女主三叶死亡前有一段时间经常和三年后的男主泷交换灵魂,据说作为宫水神社的继承人,睡觉后会发生和别人交换灵魂的情况。但每次交换灵魂所干事情,本体恢复后时常不记得。

经历了多次的灵魂交换后,男女双方对对方都有了感觉,只是对方还不清楚这种感觉。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泷的灵魂进入三年前的三叶体内,使用三叶的身体,和妹妹、奶奶一起来到了隐世
——“那个世界”,奶奶说:要回到这个世界,必须用你最重要的东西交换,那就是口嚼酒。口嚼酒里寄存着三叶的半身。

而三叶却阴差阳错地促成了泷和奥寺学姐的约会,但因为泷已心有所属,约会途中时常漫不经心,学姐知道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此时,三叶对着镜子不自觉地落下了眼泪。

三叶为了确认自己的感觉,独自一人去了东京。车站上,三叶遇到了泷,此时的泷还不认识三叶,离别时,泷问了三叶的名字,而三叶则将灵魂信物结绳交给了泷。这个结绳成了三叶和泷之间的羁绊。

失恋的三叶回到家后,请求奶奶把自己的头发剪掉,和两位好友一起参加祭典,散步途中,三叶亲眼见到彗星分裂,之后,分裂的彗星碎片落到三叶所在的城镇发生大爆炸,整个城镇一瞬间被毁灭,镇上的500多户全部遇难,包括三叶。

那次事件之后,泷再也没有和三叶发生灵魂交换,泷根据记忆、材料画出了当时在三叶身上经历的地点,并和两位好友踏上了寻找三叶的道路。一无所获的寻找之后,在一家拉面店找到了线索,泷所找的糸守镇就是三年前发生彗星爆炸被毁灭的城镇。

泷来到了三叶所在的城镇,发现这个地方已经被彗星所毁灭,这时泷手机上有关三叶的数据全部消失了,泷他们回资料所查找资料时,在遇难者名单上看到了宫水三叶。

学姐聊到泷手上的绳结,泷说:“绳就是时间流动的体现,扭曲、缠绕、还原、连接,这就是时间”。他由此想到,如果去“那个世界”,可能会再一次与三叶相遇。

“聚在一起、成型、扭曲、缠绕、有时又还原、再次连接,这就是结,这就是时间”。泷来到了隐世,喝下了当初他供奉给神的口嚼酒,神的力量将泷和三叶的半身联系在一起,泷由此了解了三叶的过去,知道了三叶曾经到过东京和他见过面。

泷想要拯救三叶的强烈意志以及绳结的力量,让泷和三叶的灵魂再一次发生了交换。时间回到了三年前彗星降落前的那天清晨,泷(使用三叶的身体)很庆幸回来了,他决定拯救这个城镇。拯救计划:勅使负责炸弹电力系统,泷负责说服三叶的镇长父亲做好避难工作,早耶香负责播放避难通知。

泷没有说服三叶的父亲,他觉得如果是三叶可能有办法。回来的途中泷想到如果这时候去隐世可能会见到三叶,就独自骑着脚踏车前往。而在隐世醒来的三叶,走到边界发现自己的城镇已经被毁灭,意识到自己可能也已经死了。

泷去隐世的途中想起了当初三叶来东京找他的场景。到了隐世,神的力量,结绳的力量,两人的强烈意志,让时间发生了错乱,他们在隐世意识到对方的存在,听到了对方的声音,黄昏时刻,时间彻底错乱,两人终于见面了。

此时,他们的灵魂返回到各自的身体。泷把结绳交还给三叶,告诉她要拯救这个城镇。黄昏时刻结束,泷与三叶的见面时间结束,泷也渐渐忘记了三叶的名字。另一方面,结的力量成了三叶前进的动力,三叶最终说服了他的父亲,以避难演戏的名义让城镇的500多户全部撤离了遇难地点,没有任何人伤亡,包括三叶。

历史被改写了。

那之后过了5年,这时的泷即将踏进职场,虽然面试暂时不尽如人意。这5年间,泷一直很在意糸守的彗星事件,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在意这个事。他觉得,这5年间,自己好像一直在寻找着什么,寻找着谁。

桥上,两人无意识地擦肩而过。

列车的一次偶然擦肩,让他们发现了彼此。两人都在下一站下车,拼命往回走。这一次,他们见面了。泷的转身终于弥补了秒速五厘米的遗憾。

绳结的力量让他们找到了对方,并紧紧联系在一起。

《你的名字》的剧尾,大家都庆幸没有重复《秒五》的无奈,大家都为泷和三叶的相遇而感到欣慰。但是,大家是否有发觉,剧中有两个泷和两个三叶,相遇的只是其中的一个泷和三叶。而另外的泷和三叶的故事,却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曾以为,有趣的灵魂一定会相遇,如同《你的名字》中的三叶和泷。后来才发现,彼此相同的灵魂相遇之后的情形却不尽然,相见的并非梦幻的人,梦幻的人也不是眼前的人。一切,如同一块巨大的玻璃摔碎在水泥地上,落地有声,却也只能无声地承受碎成渣的支离,或者,倘若当初没有心有感知,也就不会有这般心碎。

和老公去看《你的名字》。看完后他问我:“这部戏是讲那个男的穿越到那个女的时间去了?”我说:“不是。是那个男的穿越到那个女的世界去了。”然后我跟老公解释了很久关于多重平行世界的理论。

  夏日和冬天是注定要见面的,在虚拟网络上的多次沟通后,夏日觉得他们肯定会见面的,也是坚定,为着彼此“心有灵犀”的懂,为着透过冰冷的手机屏幕能感受到的温度,感受到对方的灵魂。

要理解多重平行世界理论,首先要接受几个基本条件:1)时间是不可穿越的(历史也不可改变的),能穿越的只有平行世界。2)宇宙是由无数个平行世界组成的。3)平行世界的时间不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有些世界快一点,有些世界慢一点。4)平行世界之间的联系不是单线的,可能是圆环的,甚至是更复杂的其它形式。正如剧中外婆所说的:“聚拢,成形,捻转,回绕,时而返回,暂歇,再联结。这就是扭结。这就是时间。”

  但是,往往想得越多,期待的越多,带回来的附加值也会越多,负加值也同样会越多。

好了,在确定这几个基本条件后,我们尝试在无数个平行世界中选取其中两个,暂定为A世界和B世界。那么A世界的立花泷和宫水三叶就称为A泷和A三叶,同理,B世界的就是B泷和B三叶。

  夏日和冬天是在一个老乡群认识的,身处异乡的两个人互加好友,聊到现在的城市,聊到家乡的城市;聊到现在的食物,聊到家乡的食物;聊到现在所处的地方的天气,聊到家乡的天气;聊到彼此的学校,竟有相同熟知的朋友,感慨世界之小的同时,也为能在异乡遇到一个老乡而欣喜,一样的语言,你说,他能懂,他乡与故乡的合宜感从手机屏幕上溢出来。

首先,有几点我们是可以确认的:1)A世界与B世界之中,必定有一个世界的三叶是死于陨石坠落的,我们暂时假定为:A三叶死于陨石坠落。2)最后相遇的泷和三叶必定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基于我们已经暂定A三叶死于陨石坠落,那么能在剧尾相遇的就只有B泷和B三叶。

  初春,校园满眼的绿,一场接着一场的春雨毫无违和感,嫩绿越发的绿,仿佛要将它所有的活力与青春释放出来,夏日也在这蔓延的绿中愈发平和,好的坏的心情在草木蔓发的季节平静下来,她认为,这是她最好的状态,仿佛回到曾经某个时刻,朝着某个方向前行,毫无顾忌,只为前方,不为过去遗憾忧虑,不因前方未知迷茫。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到底是哪个世界的泷救了B三叶?

  冬天感谢遇到夏日,夏日庆幸遇到冬天,是在他懂她后。

是A世界的泷!

  简单的熟知,才发现两人可以一起聊沈从文的《边城》,聊翠翠和傩送,聊远方小城那条小溪上的故事,悲戚的命运是夏日不喜欢的,夏日说她一点也不喜欢翠翠与天保或者傩送之间的关系纠葛,如果不是最后的结局,翠翠和其中任何一人在一起都不会幸福。附加上兄弟骨亲和挚爱之间的纠结,从来都是一个难题。冬日会说翠翠与傩送尽管既没有海誓山盟也没有卿卿我我,平淡不轰烈,不夹杂充满铜臭味的金钱和权势交易,有的只是最自然的感情,如同阳光下的花朵,清新而健康,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结局悲凉却无奈。

正因为A三叶死于2013年的陨石坠落,所以A泷才会想尽办法要改变三叶的命运。但如果A泷救的是A三叶,那么历史就会改变,基于历史是不能改变的原因,那么A泷救的就只有B三叶,也就是说在“黄昏之时”见面的,是A泷和B三叶;交换灵魂的也是2016年的A泷与2013年的B三叶。

  会聊木心先生的《从前慢》,“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会就房价问题聊到社会资源分配的“二八理论”,会聊史记。也会聊彼此的心情,小学,初中,高中过程中发生的点点滴滴,会聊男女性格行事风格的不同,也会聊彼此不熟知的内容,如陶杰的《杀鹌鹑的少女》,冬日说“生活不是一道数学题会有固定的标准答案,没有完美的选择,对生活,怀着最大的善意面对命运的考研,不求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三叶分别存在于A、B世界还有一个证据:死于2013年的A三叶,她剪头发后第一次见沙耶香是在秋祭开始的傍晚;而B三叶剪头发后第一次见沙耶香是在秋祭当日的白天——也就是说这并不是单纯的时间倒流,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而且平行世界之间虽然非常相似,但其实也有轻微的区别。

  夏日忐忑却也心安的接受着两人的这种沟通,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夏日和冬天的联系不仅限于手机屏幕上有温度的文字,他开始想要听听她的声音,而她也期待他的声音。

文章写到这儿,我们就基本可以认为是A泷和B三叶、B泷和A三叶互相交换了灵魂。

  冬天几乎会每天和夏日通话,夏日会用迟疑,这一切是否来的太快,感情以及感觉往往像是在一瞬间打开阀门收也收不住,却从来不是一瞬间的事情,冬天的文艺而不矫作,傲骨而又平近给夏日带来好感,冬天毫不保留的在夏日问他在干什么的时候说在想你,他会在深夜或者午后发过来一段沁人心脾打动她的言语,她知道,她已经默默地在心里圈起他的位置,一份特殊的情感,一个特殊的地位。

如果有人要问:B泷知不知道A三叶死了?我相信B泷是不知道的,因为在A三叶死亡之前,他们已经没有再交换灵魂。而当B泷知道陨石坠落,已经是B世界2016年的事,而那个时候的B三叶已经得救,而B泷看到的也是糸守镇人民平安的消息。所以,B泷是不知道A三叶的死亡,而且一直希望能找到那个忘了名字的人。

  冬天对夏日的关心,夏日全部存放,他寄予她的情感,她也悉数给予他。

不过,还有一个可能:跟B泷交换灵魂的不是A三叶,而是C三叶、甚至是D三叶……因为,平行世界是多重的。

  冬天很早和夏日说会见面,有趣的灵魂的相遇会变得更有意义,这是冬天的原话,倒计时一天时,夏日内心涌现无数的悸动,想要时间快些,却又想要他慢慢的来,冬天说他要来和夏日说件事,有些事需要当面说,夏日期待着冬天的到来,但总觉得冬天要当面说的那件事情让她隐隐不安。

不管怎么说,还有一点我们是可以确定的:虽然B泷和B三叶在剧尾相遇了,但是,A三叶确确实实是死了,A泷不管多么努力地救了B三叶,但是在A世界里,已经没有三叶了。

  两小时,一小时,三十分钟,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冬天的来电提醒,他来了,她等待着,等待着那个“有趣的灵魂”,等待着那份隐隐的不安。两人的见面并没有局促,聊着家乡话,聊着彼此,然后冬天很慎重地对夏日说“看你挺激动,先平和一下,你现在看到的我,情况并不如眼前的这么好,表面完好,内里破碎……”,夏日不想去想冬天说了多久,只是不停地听着冬天讲着自己的故事,自己的经历,自己的心态,以及他忘不了的前女友,如坐针毡的感觉和想要那手中的饮品的冲动被夏日压制下去,她开始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她通话快一个月的人,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也像一个带着面具的冬天,夏日认识的冬天不是这样的,那个一起谈天说地的冬天此刻在夏日的脑海中“面目全非”,所有契合都化为愤怒,曾经有多欣赏,此刻就有多愤怒,但夏日并没有甩手离去,也没有大发雷霆,只是静静的坐在冬天对面,听他继续讲着他的经历,他说因为不想伤害夏日,所以一切都得让夏日明了,明了之后才能做出最好的选择,看着眼前的人,夏日想再一次确认,可是还是相同的结果,终于她说“就这样吧,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照顾一个不确定的人和一颗不确定的心”。冬天流露出歉意,抱歉没有提前告诉你,总觉得要见面才能说清楚。夏日无言,倘若在最初聊到柏拉图的爱情的时冬天说曾经有个灵魂想通的人,但想通一段之后就越走越远的时候追问下去,倘若最开始不曾期待,那么此刻也就不会难受吧,倘若冬天一开始就告诉她,也不就不会有后来了吧,但始终夏日是贪恋冬天的,贪恋和他聊天的感觉,贪恋那种精神沟通的愉悦,她只是太孤独,太久没有遇到一个这么“聊得来”的人了,她太贪恋这种懂得的感觉。

  海棠、杜鹃、桃花、杏花、梨花、兰花、紫罗兰、樱花花瓣慢慢地远离自己生存的树枝,青青草坪铺上一层淡粉色花瓣,粉红与绿色构成独具一格的风景,没了花瓣的衬托,树叶更绿了,嫩绿变为翠绿,向着黛绿,夏日也曾迷恋这凋零的花朵,绽放在树枝上的他们是游人眼中美丽的风景,人们总是想将美占为己有,夏日也是,曾想将与冬天的那种“灵魂相通”占为己有。终究,像他们的名字一样,夏日和冬天从来都不是契合的一对,夏的热烈遇上冬的凛冽的一刻就偃旗息鼓,夏温暖不了冬,也未曾努力耗尽精力去温暖整个冬天,他们中间始终隔了一个春秋。

图片 1

  此刻,夏日才看懂冬天推荐的《你的名字》,三叶和泷了解彼此,中间却隔了一个光年,见的是灵魂,却也永世不得相见。她想起木心先生的诗:

  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脸。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

  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

  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借我一场秋啊,

  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如若这样,那便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