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仪的生存智慧

古人说三不朽,上者立德,中者立功,下者立言。立德,除个人修行,还得靠机缘。颜回若非沾了孔子的光,其修行恐真不易为人所知。立功,则个人努力可致,当然也要靠世乱或御边的机会。只有立言,人人都可做,存世古籍汗牛充栋,每位发言者真能不朽吗?天知道。

众所周知,公主是皇帝的女儿或皇帝的姐妹,俗称为“金枝玉叶”;若公主出嫁,乃称“下嫁”;公婆见了公主媳妇都要称臣下跪,更不要说驸马丈夫了。因此,在中国历史上,敢跟公主老婆叫板的驸马丈夫,简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正因为如此,当出现敢于与公主叫板的驸马后,便有了极妙的戏剧性。由是,人们便添油加醋,编成故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从此流传开来,甚至编成戏曲,流传后世。《醉打金枝》就是这样一出流传了千百年的极有名的戏曲,一直流传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但其后便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郭子仪出身华阴郭氏,武举及第,从左卫长上(《旧唐书》本传作长史,误,此从《郭家庙碑》碑阴题名)做起,快六十岁了,方任九原太守兼朔方节度右兵马使。在十节度中,朔方军实力不在前列。

《醉打金枝》讲的是唐朝名将郭子仪的儿子郭暧在家宴后,借酒壮胆而痛打老婆升平公主的故事。自升平公主下嫁到郭家后,不改往日金枝玉叶的做派,动不动就对丈夫和公婆发脾气。一般说来,在中国古代社会,媳妇见了公婆是要行大礼的,但公主是皇帝女儿,是君,公婆虽是长辈,也是臣,所以那时郭子仪夫妇反过来要向公主下跪行礼,这让郭暧心里很不爽。平日,郭暧在颐指气使的公主面前,倒也不敢造次。这天,郭暧在家宴上多喝了几杯,胆气壮了起来,要求升平公主应该遵守妇道,给自己的父母行下跪礼。

安史之乱给郭子仪带来做梦也想不到的机缘,他被任命为朔方节度使,率军从灵武东讨,出晋北,与河东节度使李光弼联手,扭转唐廷在叛乱初期的不利形势。身陷叛军占据长安城中的杜甫,最初对郭并不看好,《哀王孙》云:“朔方健儿好身手,昔何勇锐今何愚。”后来的变化出乎预料,到乾元元年末,除河北外,叛军仅盘踞邺下一隅。杜甫《洗兵马》:“中兴诸将收山东,捷书夕报清昼同。河广传闻一苇过,胡危命在破竹中。只残邺城不日得,独任朔方无限功。”又说:“成王功大心转小,郭相谋深古来少。”给以充分肯定。即便邺下兵溃,依然信赖郭子仪。《新安吏》云:“况乃王师顺,抚养甚分明。送行勿泣血,仆射如父兄。”仆射就指郭子仪。

结果,被公主严词拒绝并遭到当面训斥。此时,喝高了的郭暧借着酒劲,也不顾昔日情分和君臣名份,把公主拖回卧室实行家暴,饱以一顿老掌,掴得公主满脸桃花开。这可不得了,公主立即回到娘家皇宫大院,找自己的爹爹代宗皇帝哭诉。郭子仪也连忙把儿子捆起来送到皇宫请罪。最后,在皇帝和郭子仪的调停下,升平公主与郭驸马这对小夫妻和好如初。尽管这场家庭纠纷闹腾的动静挺大,结果却皆大欢喜。

代宗初年,叛乱基本敉平,论功以郭子仪、李光弼为最。光弼在乱平次年去世,子仪更显突出。他的功业盈满,引起皇帝身边亲信宦官的猜忌。肃宗后期已有所感,他都躲开了。代宗初年,功髙不赏之恐惧更加强烈。据说宦官害其功,使人盗掘郭家祖坟。当然是奇耻大辱,部将劝子仪辑盗,子仪拒绝,上朝自请有罪:“臣领师徒,出外征伐,动经岁年,害人之兄,杀人之父多矣。其有节夫义士,刃臣于腹中者众。今构隳辱,宜当其辜。但臣为国之心,虽死无悔。”领军打仗多年,无论杀敌或是战亡,父兄死亡怨恨者太多,祖坟被掘,权当赎还自己之罪愆。说得多坦荡。

《醉打金枝》虽然是添枝加叶编成的故事,但所编故事还是有历史依据的。就连正史《资治通鉴》也这样记录了此事:“郭暧尝与公主争言,暧曰:‘汝倚乃父为天子邪?我父薄天子不为!’公主恚,奔车奏之。上曰:‘此非汝所知,彼诚如是,使彼欲为天子,天下岂汝家所有邪?’慰谕令归。子仪闻之,囚暧,入待罪。上曰:‘鄙言有之:‘不痴不聋,不作家翁。’儿女子闺房之言,何足听也!’子仪归,杖暧数十。”下文将讲述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

论赏功业,子仪获赠豪宅,占了京城亲仁里一半。他知功高震主,无端猜忌或传闻都可能给自己和家族带来祸害。他的设计出乎所有人意外,在自家豪宅中通大路,开商店,“里巷负贩之人,上至公子簪缨之士,出入不问。”他家女眷梳洗,路人都可以见到。他家子弟不了解他的苦心,哭着劝谏:“大人功业已成,而不自崇重,以贵以贱,皆游卧内。某等以为虽伊、霍不当如此也。”你老人家功业巍巍,应该森严庄重一些,至少家里应该是一个私密的空间,干嘛让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出入卧室以内,前代伊尹、霍光辅佐人主,也从来并不如此啊。郭子仪答道:“尔曹固非所料。且吾官马食粟者五百匹,官饩者一千人,进无所往,退无所据。向使崇垣扄戸,不通内外,一怨将起,构以不臣。其有贪功害能徒成就其事,则九族韲粉,噬脐莫追。今荡荡无间,四门洞开,虽谗毁是兴,无所加也。吾是以尔。”(引文见《太平广记》卷一七六引胡璩《谭宾录》,胡书内容多取国史实录,相当可靠。)说明白了,我地位高,随从多,马有千匹,从官千人,相随住在京城,如果高宅深院,内外不通,必然引起许多猜恨。贪功害能之人何代不有,但凡有人怀怨,诬告有不臣之心,将何从解释,闹不好会招来株连九族的大祸。现在我四门洞开,示人以坦荡,即便有人诬告,也不会招致祸事。

永泰元年,唐代宗的第四女升平公主下嫁汾阳郡王郭子仪的第六子郭暧,两人成婚时都是十五岁左右光景。婚后,任太常主薄的郭暧,旋即被封为驸马都尉。两年后的大历二年,郭暧和升平公主为公婆要拜公主一事发生了口角。原来按照唐制,公主下嫁,当由公婆拜公主,公主可以拱手不答。升平公主嫁郭暧时,也照此例,郭暧虽然不满,但因唐制如此,不得不免强忍耐。其后,公主未免挟贵自大,驸马实在忍无可忍。一日家宴后,二人又为此事引起争执。

他在功高盖世之际,没有头脑发热,而是周慎惧满,知道自古功高招祸,以盈满为诫。当然,生活奢侈一些,享受一些,皇上都不会计较,将军有疾,将军好色,都是人情之常吧。

借着酒劲,郭驸马叱公主道:“你不就倚仗你父亲是天子吗?我父亲不屑为天子,所以不为。”说着,竟要上前搧公主的嘴巴,幸下人拦阻,巴掌没有掴到公主脸上。公主色变,趁怒驾车奔回宫,向父皇哭诉驸马所言。唐代宗却对女儿说:“你哪里懂得这样的事情。如果他父亲像他所说,想做天子的话,哪里还有我们李家的天下啊!你应该敬事公婆,礼让驸马,切勿持骄,经常惹起争执。”

郭子仪谨慎小心,自污避祸,难向家人透底说穿,家人未必明白。代宗因其功高,将女儿升平公主嫁其次子郭暧。

并由公主母亲崔贵妃劝慰公主回夫家。郭子仪得知后,将郭暧囚禁起来,自己亲自去向皇帝请罪。代宗温言对郭子仪说:“俗话说得好:‘不痴不聋,不做家翁’,小儿女夫妻之间的闺房之言,怎么能当得真。”郭子仪回府后,越想越后怕,将郭暧杖打数十下,以示惩戒。不过,几年后,到了德宗朝,居然将公婆拜公主的礼节,改成了公主拜见公婆,公婆坐受中堂。后来这个故事流传到民间,经过增砖添瓦的改编后,便成为经久不衰的传统戏曲《醉打金枝》。

当了驸马的郭公子,却与公主始终没有协调好,古称“琴瑟不谐”。小两口常吵架,不知什么起因,某次郭暧居然骂公主说:“倚乃父为天子耶?我父嫌天子不作。”你以为你老爹是皇帝,就可以摆公主的架子吗?其实你爹做皇帝,是因为我老子嫌皇帝事烦,不想做,才让你爹做的。

按照常理,任何皇帝都不能容忍郭暧所说的大逆不道的话:“汝倚乃父为天子邪?我父薄天子不为!”这是十恶不赦的死罪,是要千刀万剐的。可唐代宗居然把这样无法容忍的事情,通过“不痴不聋,不作家翁。”一句俗语,化解成了一出喜剧。是唐代宗的心胸真的如此宽阔吗?也是,也不是。因为此时的大唐王朝正处于风雨飘摇的多事之秋,唐代宗意识到郭子仪是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万里长城。公主下嫁郭暧,本身就是一桩典型的政治联姻。唐代宗是个明白人,知道此时稳定是压倒一切的。于是,一句“不痴不聋,不作家翁。”,便为这出喜剧画上了句号。

公主被骂哭了,马上打道回宫,亲口询问乃父。好在这位皇上还算明白,知道是小两口胡闹,劝慰公主:“汝不知,他父实嫌天子不作。使不嫌,社稷岂汝家有也?”说着说着,自己也觉得委曲,“因泣下,但命公主还。”还是让女儿回去委曲吧。郭子仪听闻,知道事情闹大了,于是“拘暧,自诣朝堂待罪”。皇上当然再次大度,劝慰郭子仪:“谚云:‘不痴不聋,不作阿家阿翁。’小儿女子闺帏之言,大臣安用听?”阿家即阿姑,“阿家阿翁”即今所谓公婆。《释名》卷二引‘不瘖不聋,不成姑公’。隋代长孙平也曾引鄙谚作“不痴不聋,未堪作大家翁”。民间处事的基本原则,即小辈的恩爱怨骂,长辈不要过分当真,不然家族恩怨将无穷无尽。看来这位皇上还读过些书。

当然,从代宗的立场说,郭子仪毕竟权重内外,不能轻易动摇,乐得做和事佬。郭子仪明白伴君如伴虎,过了这趟,还不知道以后如何,于是将郭驸马杖打数十,让浑小子长些记性。以上所引皆见唐·赵璘笔记《因话录》卷一,后来戏曲《打金枝》即据此敷衍而成。

《旧唐书》本传说郭子仪:“前后赐良田美器,名园甲馆,声色珍玩,堆积羡溢,不可胜纪。代宗不名,呼为大臣,天下以其身为安危者殆二十年,校中书令考二十有四,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侈穷人欲而君子不之罪,富贵寿考,繁衍安泰,哀荣终始,人道之盛,此无缺焉。”安史乱后,郭子仪活了近二十年,权倾天下,功盖一代,享尽富贵,家族昌盛,很大程度缘于他的惧盈畏祸。他的部将子孙,在中晚唐政治舞台上始终活跃。郭暧与公主所生女后为宪宗妃,生穆宗,尊为郭太后,更被认为穆、敬、文、武四朝大内之实际掌控人。真乃福荫云仍,德泽绵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