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队离碎叶古城渐行渐远,夜色若轻纱一层层从天际挂下来。而我心里一直萦绕着这个话题,它启动了我思考的兴趣,我的目光久久羁留在西边地平线的缕缕光彩中。

图片 1

玄奘从印度带回了佛经,但远不止经文。带回的更有佛经中关于生存、生命之梦的哲思和理想,有佛经中执着于在此生的苦行中圆梦于来生的那种美善的追求,那种在有所敬畏中救赎自身的精神。这与入世的儒家、超越的道家区别开来又组合起来,形成中国文化价值观三足鼎立中的一足。这又是对中国精神的一种补充和完善。

李白作为唐代的“诗仙”,在我国文学史上有着非同寻常的地位。在今天大力发展旅游经济的背景下,国内很多的城市为了开拓旅游市场,都在争夺李白故里的身份。参加这场竞争的居然还有一个外国城市,这个城市就是吉尔吉斯斯坦的托克马克。

玄奘从丝路还给我们带回了唯识宗和因明学,并在中国佛教界开宗立派。其实这些学问也远远超出了宗教信仰,它是一种哲学观和思维方法,即唯心论和唯灵论,它与中国固有的唯心主义哲学流派相融汇,在发扬人的主观能动性方面,对中华民族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促进作用。

​这时候一个重要人物登场了,他就是西游记西天取经的唐僧原型玄奘法师。玄奘在《大唐西域记》里,明确记述“出热海西北行五百余里至素叶〔水〕城(碎叶城)。城周长六、七里,诸国商、胡杂居。素叶城西行四百余里至千泉,千泉西行百四五十里至怛罗斯城”。这就说明玄奘法师认为的碎叶城,就是在现在的吉尔吉斯斯坦境内。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吉尔吉斯斯坦的考古工作者相继发现的两块汉文残碑,也更将唐朝安西四镇的碎叶指向中亚的碎叶水之畔,也就是吉尔吉斯斯坦的托克马克。

玄奘在这一带遇到过大雪崩,几乎被埋葬,遇到过高原反应,几度晕厥不醒。到了热海——现在的伊塞克湖,从那里西行一段,便是今天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东北面的托克马克市,也就是中国人熟悉的碎叶城。在那里又遇到了强人的拦截,在强人刀剑的威逼下,他说:你们要财物就拿走吧,只要让我西行,然后便镇定自若闭目念经。他的定力反倒让强人们心虚了,强人们为了争夺分抢他的财物,开始了争执以至于激化到格斗厮杀,这却正好放走了玄奘。在他回国后忆写的《大唐西域记》中,玄奘对伊塞湖作了这样的描述:“周千四五百里,东西长,南北狭,望之森然;无待激风而洪波数丈……山行四百余里,至大清池,或名热海,又谓咸海……色带青黑,味兼咸苦,洪涛浩瀚,故水族虽多,莫敢捕鱼。”

其实关于碎叶城到底在哪里,不仅是今天让人们感到困扰,在唐宋时期就已经让人摸不着头脑了。由于西域的地名相同的比较多,各种史料提及碎叶时都语焉不详,因此三种说法各有各的根据,始终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

此刻,站在托克马克碎叶城遗址的原野上,我们已经很难寻觅到一千四百年前的遗踪了。夕阳在旷野上烧成一个火球,给我们每个人的剪影勾上了金色的轮廓。夕阳下,萋萋荒草若碎金跃动。这块苍凉而辉煌的土地,见证了玄奘与李白给中国人带回来的理想之梦与浪漫诗情,见证了丝路对中华民族精神的滋养与拓展。这才是玄奘、李白带给我们最最重要的东西。

​李白出生于碎叶城是有史料记载的,但是对于碎叶城的具体地理位置,虽然能够明确是在西域,
但具体在哪里却一直众说纷纭,未有定论。一直以来流传着三个看法,一是郭沫若认为的焉耆碎叶,二是张广达考证出来的楚河流域,也就是现在的托克马克。另外还有一个说法认为碎叶城在新疆哈密附近。

这似乎是一个无需问也不需要回答的问题,其实事情并不这么简单。

国人对托克马克可能不是很熟悉,但如果提到碎叶城,知道的人就非常多了。唐朝时国势强大,为了经营西域,唐朝曾在西域设了很多军镇,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安西四镇,分别是龟兹、疏勒、于阗和碎叶。唐朝的边塞诗中,碎叶、轮台、楼兰出现频率非常高,差不多就是西域边塞的代名词。碎叶城作为大唐管控西域的战略节点,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玄奘在伊塞湖畔这里还收了三个徒弟,三个徒弟有点像《西游记》中的原型。一个徒弟是娄沙,替玄奘法师背行囊、办事、牵马,很像是机智的孙悟空;一个徒弟是小沙弥致远,主要照顾高僧的生活起居,类似于沙和尚;另外,叶护可汗还送给他一名向导兼翻译——突厥人比蒙,是个三十多岁的大黑胖子,扛了根七尺长的大铁铲,大大咧咧走在队伍前面,是不是很有点像猪八戒呢?所以吴承恩写《西游记》,恐怕多少也是有一点历史根据的。

​李白在我国的地位特殊,来托克马克寻访李白遗迹的人越来越多,李白成了托克马克的骄傲。吉尔吉斯斯坦很早就想建李白文化公园,不过因为史学争论一直未能实施。不过李白热在吉尔吉斯斯坦长盛不衰,学习汉语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非常喜欢李白的诗歌。

玄奘在离开南疆的龟兹国之后,本来可以朝南直接翻越葱岭,也就是帕米尔高原,进入阿富汗、巴基斯坦而去印度。但是他担心自己私自出境,会被唐朝的附属国扣留,加之还要寻求突厥叶护可汗的庇护,所以就继续西行,兜了一个大圈子再往南走。这样他便来到了现在的吉尔吉斯斯坦地界,在美丽的伊塞克湖边见到了叶护可汗。可汗十分礼遇,赠给他丰厚的旅资,并给通往天竺的沿途各国写了文书,希望他们帮助这位唐朝高僧西行。玄奘感慨地说:成事不在人,在势。要用势——运势、造势,才能取胜。

公元1864年,沙俄逼迫清朝签订了《勘分西北界约》,割走了把外西北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其中就包括托克马克。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苏联解体,吉尔吉斯斯坦独立。作为一个山地小国,吉尔吉斯斯坦的城市并不是很多,托克马克的规模已经不算小了。

在岁月的漫漫长路上,一个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有可能留下好几个层面的积淀:具体事件和故事层面,这是历史与文艺;具体事件背后包含的结构模式和处理这一事件的思维模式层面,这是哲学与逻辑;还有更深层、深到自己都浑然不觉的一个层面,那就是境界与情怀,就是文化记忆的积淀。玄奘和李白在这三个层面上,信息量都十分丰沛!

​碎叶是西域西部的第一大城,水丰草美,又是在原通向欧洲、西亚托克马克、南亚的交通要道。玄奘西行时,就在这里和西突厥的叶护可汗见面,并得到了叶护可汗的资助。碎叶城由于其位置的重要性,一直被各方势力争夺。后来黑汗王朝分裂后,大王子巴扎尔占据了东喀喇汗国,自称狮子汗,就定都在碎叶附近,当时称为八剌沙衮。辽朝被金朝灭亡后,辽朝宗室耶律大石率部西行。耶律大石趁东喀喇汗国内乱,趁机攻占碎叶,
建立了西辽王朝。西辽定都于八剌沙衮,改名为虎思斡耳朵。元朝时,这里又改名为托克摩克,和现在的托克马克已经相差无几了。

玄奘留下的《大唐西域记》较为精准地记录了沿途百十来个国家及二十多处的风习、都邑、山川情况,使印度一部分没有历史记载的邦属,拥有了自己真实确凿的史料,这使得唐僧在印度知名度极大,因为小学课本里提到过他。玄奘这种实实在在的中国作风,是儒家入世实践精神的一种体现,给印度文化提供了营养。

吉尔吉斯斯坦与我国山水相连,再加上李白这条特殊的文化纽带,文化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多。更多历史地理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地图帝

我曾说,中国历史是按四分之二的音乐节奏前进的。中国中、西部物质和文化的交流融汇——包括战争中血的交流融汇,和中部周期性的统一,常常以分——合、分——合的四分之二的节奏,推动着中国历史的进步。丝路的交流,使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从古代开始就相互输钙输血,激发着我们民族的内在力量与理想情怀。玄奘、李白正是这方面筚路蓝缕的前驱人物。

​吉尔吉斯斯坦位于中亚的东南部,吉尔吉斯斯坦与我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为邻,面积19.99万平方公里。吉尔吉斯斯坦是个高山国家,海拔比较高。吉尔吉斯斯坦的首都是比什凯克,就是苏联时期的名城伏龙芝,位于吉尔吉斯斯坦与哈萨克斯坦边界附近。而因李白出名的托克马克,就在比什凯克以东不远的楚河南岸。

李白以大量的诗歌点燃了中国人的浪漫主义情怀。浸渍在他人生和诗歌中的酒神精神,是对杜甫诗歌中日神精神的重大补充。中华民族之所以如此热爱李白的诗,其中一个深层原因,恐怕就是李白的歌吟给世代被礼教束缚的中国人提供了释放真生命、真性情的极新鲜而又极宏大的空间。

如此一来,就可以基本明确认证碎叶镇是大唐在西域最偏西的军镇,当时大唐的安西都护府治所在龟兹,后来由于跟吐蕃作战,在唐高宗咸亨元年迁到碎叶,直到公元692年收复安西。31年后,也就是公元701年,李白出生。

玄奘离开伊塞克湖九十九年之后,相传唐代著名的诗人李白在这块土地上诞生了。有观点认为,李白是随在西域经商的父亲在这里整整度过了他五六岁的童年时代之后,才归返大唐的。他的父亲给自己起了一个域外游子的名字:李客。这名字多少反映了他们一家人漂泊的生存和思乡的情绪。在李白诗歌中,我们能够明显地感受到不同于同代诗人杜甫的性情和情怀,那种浪漫和豪放,也许与这段在丝路上的人生经历和童年记忆有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