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朱熹是宋代理学的集大成者?

图片 1

内容摘要:理学的本意是发展出一套无所不包的抽象体系,从宇宙论到心性论,以便在各个方面展开与佛教的文化竞争。成为家读户诵的准则或许正因为理学如此重视教育,因此在走向社会化的过程中,理学先与科举制度有了深入的结合。而搭乘“科举之舟”的理学,由此成为家读户诵的文化准则。如同理学一样,虽然科举的作用一直饱受争议,但就促进社会流动性而言,其功效已为社会史研究所证实。在最后一次撰写奏疏时,虽然“灯下微闻鬼声”,仿佛有先人暗中劝阻,但蒋钦依然表示“此稿不可易”,表现出极大的道德勇气,其中不难看到理学的影响。大理的石宝山石窟兴建于9至12世纪,绵延三百年,恰好印证了当地深受佛教影响的地方文化传统。

问:为什么说朱熹是宋代理学的集大成者?

资料图片

关键词:理学;科举;儒学;佛教;石窟;进士;文化;美感;蒋钦;道德

图片 2

■对传统中国人来说,历史并不仅是客观认知的对象,而且是超越感、道德感以及美感的重要来源。历史充满了意义和价值。所以,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之中,历史事实的所谓确定性,并没有占据压倒性的位置。即便如
《史记》这样的经典作品,其中的历史叙述也不乏饱满的文学激情

作者简介:

有诗为证;

■我们今天谈论历史,固然应当关注纷繁复杂的历史事象,探究事象背后各种支配性的利益原则,但也应该关注历史情境中人们对于自身状况的理解,以及对于意义的追寻。这样,即便快速变化的现代生活会削弱“以史为鉴”的功效,但历史本身所包含的美感,还是始终会吸引人们的目光

  对传统中国人来说,历史并不仅是客观认知的对象,而且是超越感、道德感以及美感的重要来源。历史充满了意义和价值。所以,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之中,历史事实的所谓确定性,并没有占据压倒性的位置。即便如 《史记》这样的经典作品,其中的历史叙述也不乏饱满的文学激情

長江滚滚诉朱熹,

  深入历史现场

  我们今天谈论历史,固然应当关注纷繁复杂的历史事象,探究事象背后各种支配性的利益原则,但也应该关注历史情境中人们对于自身状况的理解,以及对于意义的追寻。这样,即便快速变化的现代生活会削弱“以史为鉴”的功效,但历史本身所包含的美感,还是始终会吸引人们的目光

阴阳两面愚后人。

  会产生不同的批判

  深入历史现场会产生不同的批判

枉法惩情千夫指,

我们今天对于历史的认识与历史学科的建立关系很大,实际上是近代的产物,与中国的文化传统颇有不同。今天的历史学者往往重视新史料的发现,强调新方法和工具的运用,认为由此展开研究,就能得到新知,从而推动历史学的发展。这些研究成果通过学校教育和大众传媒,又渐渐转化为公众视野中的历史知识。

  我们今天对于历史的认识与历史学科的建立关系很大,实际上是近代的产物,与中国的文化传统颇有不同。今天的历史学者往往重视新史料的发现,强调新方法和工具的运用,认为由此展开研究,就能得到新知,从而推动历史学的发展。这些研究成果通过学校教育和大众传媒,又渐渐转化为公众视野中的历史知识。

勾尼为妾怒鬼神!

这样一条产生历史知识的线索当然很完整,但也产生了一个结果,那就是历史越来越成为一个“客观”的对象,仿佛与人们的生活没有多少内在的关联。事实上,历史并不完全是客观性的,而跟我们的主观认同也密切相关。同样一个历史事象,如果站在不同的视角去观察,使用不同的文字去表达,所产生的结果可能就会有所不同。

  这样一条产生历史知识的线索当然很完整,但也产生了一个结果,那就是历史越来越成为一个“客观”的对象,仿佛与人们的生活没有多少内在的关联。事实上,历史并不完全是客观性的,而跟我们的主观认同也密切相关。同样一个历史事象,如果站在不同的视角去观察,使用不同的文字去表达,所产生的结果可能就会有所不同。

朱熹,南宋龌龊肮脏的理学家,其邪说大成,成为了帝王巩固统治,愚民的不二宝典,阉割民族精神的法器?

具体到中国历史,这个矛盾可能更加突出一些。因为在传统中国文化中,历史扮演着更加紧要的角色。

  具体到中国历史,这个矛盾可能更加突出一些。因为在传统中国文化中,历史扮演着更加紧要的角色。

被定为官方正统学说,变成了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国策统治思想。。。

孔子在《论语》中说:“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这是把周代当作一种文明的类型,来对现实进行反观和批判。在这里,历史就有了一种超越性的意义。唐代诗人杜甫在《蜀相》一诗中赞颂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是把历史人物当作了一种道德的典型。罗贯中在《三国演义》的开篇写道,“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这是在历史变迁之中看到了美感。

  孔子在《论语》中说:“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这是把周代当作一种文明的类型,来对现实进行反观和批判。在这里,历史就有了一种超越性的意义。唐代诗人杜甫在《蜀相》一诗中赞颂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是把历史人物当作了一种道德的典型。罗贯中在《三国演义》的开篇写道,“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这是在历史变迁之中看到了美感。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观书有感二首》

由此可见,对传统中国人来说,历史并不仅是客观认知的对象,而且是超越感、道德感以及美感的重要来源。历史充满了意义和价值。所以,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之中,历史事实的所谓确定性,并没有占据压倒性的位置。即便如《史记》这样的经典作品,其中的历史叙述也不乏饱满的文学激情。

  由此可见,对传统中国人来说,历史并不仅是客观认知的对象,而且是超越感、道德感以及美感的重要来源。历史充满了意义和价值。所以,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之中,历史事实的所谓确定性,并没有占据压倒性的位置。即便如《史记》这样的经典作品,其中的历史叙述也不乏饱满的文学激情。

这是一首读书后抒发心中感慨的诗句,今天读起,仍可感受到作者发自内心的喜悦:在苦读、掩卷、长思之后,他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仿佛找到了那一池清水的源头,之前苦苦思索的一些问题也有了清晰的答案。这首诗的作者正是宋代著名学者朱熹(1130
—1200)。

  “为己之学”延续文脉

朱熹是中国历史上自孔子后对儒家学说影响最大的思想家,是宋代以来形成的儒家哲学思想体系—理学的集大成者。他在学术上的成就,除了他本身的悟性和努力外,还与其所在时代的因缘际会有一定的关联。

  意在恢复人们的良善本性

朱熹的父亲朱松也研究理学,是理学家罗从彦的弟子。朱松中进士后在朝中做官,后因与秦桧政见不合被排挤出朝廷,在朱熹十几岁时就过世了。朱松临终前,把朱熹托付给友人刘子翚。刘子翚也是一位理学家,同时也喜欢佛学。少年朱熹跟随刘子翚、胡宪等人学习理学,同时也和当地的僧人一起研习佛学。也许是因为朱熹通佛学,在科考时正对了当时喜欢佛学的考官的“胃口”,他的科考一路顺利,19岁时即中进士。这对于朱熹来说意义重大,不仅可由此进入仕途,而且得以摆脱大多数士子为“备战”科考而终日寒窗苦读的困扰,可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研究学问上。

具体再来看宋明时期,理学正是接近这段历史的重要思想资源。理学一词,西方汉学界的翻译是新儒学。所谓“新”,是针对孔子已降以及两汉的旧儒学而言的。新旧之间,则是长达数百年的儒学衰落期,此时风靡的是自印度入华的佛教。正如宋儒朱熹所言,“有国家者虽隆重儒学”,但“道之要妙无越于释老之中”。在朱熹看来,虽然不能够说当时的国家不重视儒学,但在那些高妙的义理方面,儒学是没有办法与佛教竞争的。

朱熹中进士之后,在著名学者李侗门下问学,李侗非常欣赏这位年轻人,觉得他可以把自己的学问发扬光大。在李侗门下,朱熹进步不俗,他渐渐远离之前所学的禅学,更精深地研习理学,并开办书院收徒讲学。他修复了白鹿洞书院,亲自制定书院学规,指导学生读书,白鹿洞书院成为当时中国研习理学的重要学府,朱熹也由此逐渐成为理学界的知名代表人物。宋朝有崇文的传统,有良好的研究氛围,是一个造就大师的时代。当时学界群星璀璨,常和朱熹互相讨论学问的张栻、吕祖谦、陆九渊、陈亮、叶适等人,都是学问大家,他们之间的互相切磋,也促进了朱熹对理学体系的整合与发展。

大约从中唐的韩愈开始,不断有学者致力于重新阐明儒学的义理,使之能够包容并超越佛教。宋代理学的形成,正是这一文化脉络的自然延伸。从宋初的周敦颐起,两宋理学人物涌现,其中朱熹是集大成者。《宋史》中记载,熹登第五十年,仕于外者仅九考,立朝才四十日。意思大致是:自从入科举中进士之后,朱熹任地方官只有九年、任京官只有四十天,其余的时间都在讲学、著述,因此是一位比较纯粹的学者。

朱熹也曾有过在仕途上施展的机会。因为上奏议论国事,他曾得到宋孝宗的召见,但孝宗并没有完全采纳他的建议。宋宁宗初期,朱熹还曾奉召给皇帝讲习经典。朱熹对此十分高兴,觉得自己得到施展政治抱负、辅佐君王治国平天下的良机。实际上,在当时宋廷,无论是皇帝还是当权大臣,对朱熹的学问都不怎么感兴趣。宋宁宗很快就厌倦了朱熹的讲读,朱熹进京仅仅46天,就被打发回去了。

理解朱熹的思想,比较困难的不是理学体系本身,而是他把“理”(一种包含了至善特性的抽象原则)置于宇宙本源地位的思维方式。对于今天的人来说,近代物理学早已指明,宇宙的运行遵循机械论的物理规则,不可能跟人的情感、社会的原则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朱熹认为,这种“天”和“人”之间的互通是真实存在的。因此,他才会说:只是这理,在天则曰“命”,在人则曰“性”。人的纯良心性,正是来源于至善的宇宙秩序。不过,朱熹同时也承认,不同人的禀赋是各有差异的,“就人之所禀而言,又有昏明清浊之异”。有些人资质极佳,“无一毫昏浊”,因此“不学而能”,即不用学习就能达到“清明纯粹”的境界。但更多的人则是“资禀既偏,又有所蔽”,因此需要“痛加工夫”,百倍用功且“进而不已”,才能最终有所成就。

虽然朱熹在政治上未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但在学术道路上仍矢志不渝,他继续收徒讲学,致力于理学的研究和传播。朱熹的晚年生活并不平静,权臣韩侂胄与右相赵汝愚交恶,赵汝愚受到残酷打击,由于赵当年十分欣赏朱熹,这场政治斗争也祸及朱熹,理学一度被贬为“伪学”,朝廷甚至颁布命令,科考中不录取研修理学的学生。朱熹最后郁郁而终,生前也未看到为理学正名的一天。

朱熹还对这个下功夫的过程作了形象的比喻:“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现在解释这首诗,通常是把“源头活水”理解为喻指学习,这当然是对的。但对于“渠”字,人们往往有错解的地方。这里的“渠”并不是“水渠”,而是作为代词指称“方塘”。朱熹的本意是用“方塘”来比喻人的内心。方塘看上去清澈透明,是因为有“源头活水”,就像人的内心,若要保持清明,则必须不断对其下功夫。

虽然朱熹的学说对宋代社会没有产生特别大的影响,但在其身后,理学不但得到平反,而且逐渐成为“官学”,被尊为儒学正宗。至明清时期,朱熹的一些著作甚至列入科举考试的必考内容,朱熹渐渐被抬上学术的神坛。但当权者所崇奉的朱子学说和朱熹本来的学术主张并不完全一致,毕竟,他们是有选择的,只会采纳理学中有利于维护其统治的内容。

理学的本意是发展出一套无所不包的抽象体系,从宇宙论到心性论,以便在各个方面展开与佛教的文化竞争。但最终的结果是,它落实在了儒者的“格物致知”实践之中,成为一套极为注重学习和教育的思想。朱熹最负盛名的著作《四书章句集注》,其首篇《大学章句》的序言中就指出,设立学校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复性”,恢复人们被遮蔽了的良善本性。由此,这样的学习是“为己之学”,而不是一种功利的手段。

朱熹著述丰富,作为宋代理学的集大成者,他对儒家经典进行解释、重构,建立了属于他自己的理学体系,对我国及东亚地区的政治和学术思想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搭乘“科举之舟”

一、朱熹(1130~1200年)简介

  成为家读户诵的准则

字元晦,一字仲晦,号晦庵,又号晦翁,徽州骛源人(今属江西),生于南剑州尤溪(今属福建)。绍兴十年(1148)进士,卒后追谥“文”。朱熹早年受业于理学大师李侗,师承二程学说,兼采周敦颐、张载的思想,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哲学思想体系,是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影响最大的思想家,世称宋代理学集大成者。

或许正因为理学如此重视教育,因此在走向社会化的过程中,理学先与科举制度有了深入的结合。在南宋理宗年间,“四书”被立于学宫,获得了官方教科书的地位。元代仁宗年间,科举恢复,朱熹的集注成了标准科举用书,且直至清末,沿袭不改。而搭乘“科举之舟”的理学,由此成为家读户诵的文化准则。

二、朱熹的主要著作
《四书章句集注》、《伊洛渊源录》、《八朝名臣言行录》、《资治通鉴纲目》、《楚辞集注》、《诗集传》、《韩文考异》等,后人编纂有《朱子语录》和《朱文公文集》等。

如同理学一样,虽然科举的作用一直饱受争议,但就促进社会流动性而言,其功效已为社会史研究所证实。明代是科举全面推行的时代,历史学家何炳棣曾对明代进士做过比较周详的研究。他从明代90次科举中选取了17次进行统计,涉及25000多名进士中的4700多人。按照家庭有无功名的标准,将这些进士分为四类,结果发现:这些进士大约50%来自于“白丁”家庭,即三代之内没有人获得过任何功名;
而三品及以上高官家庭出身的子弟,在进士中的比例平均不过5%。显然,这个科举系统一定程度上有着“锄强扶弱”的功能,对社会阶层的流动是有利的。

三、朱熹的理学思想体系 大体由理气论、心性论和格物致知论3部分组成。

正是这些科举出身的读书人,在入仕之后,常常会发展出强烈的正义感。海瑞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其他相关的事例也不罕见。《明史》中记载,正德元年,宦官刘瑾弄权,蒋钦身为南京御史而“切谏”,结果“逮下诏狱,廷杖为民”。但在随后的一旬之内,蒋钦又两次“具疏”,最终竟被杖而亡。在最后一次撰写奏疏时,虽然“灯下微闻鬼声”,仿佛有先人暗中劝阻,但蒋钦依然表示“此稿不可易”,表现出极大的道德勇气,其中不难看到理学的影响。

理气论。朱熹认为各种事物都具有两个方面,即性和形,而其来源则在于理和气,理是“生物之本”,是超越世间一切事物的绝对本体;气是“生物之具”,是形成万物的质料。理和气浑然一体,从宇宙生成的角度来讲二者不分先后,而从形而上的角度来讲,理在气先,理是宇宙的最高实体,即“天理”也。朱熹特别强调“天理”的普遍绝对的客观存在的伦理意蕴,阐释说:“天理只是仁、义、礼、智之总名,仁、义、礼、智便是天理之件数。”“天理”是一种最高的道德原理,具有永恒性和绝对性。

理学社会化的另一个表现是,明显促成了基层宗族社会的发展。《家礼》是朱熹的著作之一,所论主要是士大夫的居家礼仪,涉及冠婚丧祭等日常活动。其中,尤为强调宗祠的重要性,“君子将营宫室,先立祠堂于正寝之东”。此外,记录宗族活动的“谱牒”,也被认为不可或缺。

心性论
朱熹认为“性只是理,万物之总名。此理亦是天地间公共之理,禀得来便为我所有。”人性就是天地之性、本然之性,是纯善的,而情是性的发用。朱熹说:“有这性,便发出这情;因这情,便见得这性。”因为性是善的,所以情也是善的,但实际上情却常常发为邪恶,朱喜认为这是“情迁之于物”的结果,而心则能够管摄性情,心之全体湛然虚明,通过心可以致知穷理。

这些产生于南宋的理念和规划,到了元明时代都逐步有了落实。现存最早的谱牒于元代形成,《汪氏渊源录》
就是其中比较知名的一种。到了明代中后期,则出现了宗祠遍东南的局面。宗族固然是一种基层社会组织,但对理学家来讲,其意义并不完全是对地方社会的整顿和治理,还隐含着用自治的方式限制皇权的意图。

格物致知论
这是朱熹认识论的核心内容,其要领是,物格而知至,则知所止,而所止之处,即至善之境界,也就是《大学》中所言的“止于至善”。

理学社会化并不仅是纵向的涓滴渗透,还表现为横向的融合。元代之前,云南地区有着独特的区域文化传统乃至地方政权。我们去参观大理剑川县的石宝山石窟群,就可以很直观地看到这一点。石窟造像基本上是佛教的概念,北方多有石窟,如云冈石窟、龙门石窟等,但南方其实并不多见。大理的石宝山石窟兴建于9至12世纪,绵延三百年,恰好印证了当地深受佛教影响的地方文化传统。

朱熹在其身后不断被追封,他的学说最终确立了在思想界的统治地位,一直延续到清末,前后长达六、七百年之久。即使现在,他的理学思想,也给人以启迪。

不过,进入明代之后,石窟内的造像逐渐为碑刻和题诗取代。其中,知名的《万古胜境》
诗碑即出自当地士大夫李元阳之手。他是嘉靖五年的翰林庶吉士,也是云南最早的地方志编纂人,更是理学著作《心性图说》的作者。正是这些士大夫用另一种标准重新塑造了石宝山石窟。

【1】朱熹不但全面系统整理宋代理学,而且,将《大学》、《中庸》与《论语》、《孟子》并称“四书”,同列为儒学必修。此后千年时间内,朱熹的《四书集注》一直是科举考试的指定教材,并刻印发行。这是教育史上的一件大事。“四书影响深远,后来成为封建教育的教科书,使儒家思想成为全面控制中国封建社会的思想。

最后,还是回到历史意识本身。我们今天谈论历史,固然应当关注纷繁复杂的历史事象,探究事象背后各种支配性的利益原则,但也应该关注历史情境中人们对于自身状况的理解,以及对于意义的追寻。这样,即便快速变化的现代生活会削弱“以史为鉴”的功效,但历史本身所包含的美感,还是始终会吸引人们的目光。

【2】朱熹拥有广博的学问和探究事理的“穷理”精神。他不仅总结了北宋以来各派学说并融会贯通,同时也吸取改造了某些唯物主义思想。

(作者单位: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本文根据“东方讲坛·回首向来处——历史上的民众生活”系列讲座的演讲速记稿整理)  

【3】朱熹对佛、道思想也是剔除其有悖于封建伦理的观念,吸取其哲理的部分;对自然科学知识也表示了一定的尊重,认为它虽是“小道”,却不是“异端”。朱熹思想的深度和广度,在理学家中是无人能及的。

【4】朱熹的学说可以说集理学之大成。他一生著作丰富,对理学的基本问题几乎都有论述,他是理学的最后完成者,也是孔子以后对儒学贡献最大的思想家,他创立了一整套完整、精密、独特的理学思想体系,成了元、明、清时代占统治地位的官方哲学,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不觉得是。他的“存天理灭人欲”本身就是悖论。

(咏饕餮之徒)

君要臣死,

父要子亡,

逼迫女子束胸裹脚贱!

如此饕餮,

白骨妖精,

名曰灭欲存天良!

母病需卧冰,

打雷趴坟上。

埋子养母,

贞节牌坊!

饕餮!

愚民至何年?

天下有谁堪?

如今改头换面,

邪说伪学,

跳出来装大尾巴狼?

脸皮厚颜,

尤赛城墙!

因为他註解了四书,把四书中疑难释开了。

朱熹深入研究了中国历史文化,对儒家、道家、佛教思想都有极深造脂。融合儒释道哲理,三教合一!独创出宋理学之说,承前继后奠定新儒学!对中国传统文化形成深远影响,所以说朱熹是个集大成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