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天气一直灰蒙蒙的,偶尔夹杂着一场小雨,晾晒外面的衣服已经被淋湿了两次,现在依旧孤零零的挂在屋子的角落里,像一个受了委屈偷偷躲在墙角哭泣孩子,渴望安慰,渴望阳光的温暖。老天似乎也是遇到了一些烦心的事而变得闷闷不乐,连日的沉闷夹杂而来,整个人也随着阴晴不定的天气变的格外烦闷。

 我是一只由无色透明玻璃融成的小猫。

  心里埋了事,再遇到这种天气,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在宿舍呆了一天之后,朋友用愤懑的眼神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你丫就堕落吧,一整天连门都不出从早到晚赖了一天的床丫你要开心老天爷爷都不会开心的。也许是她的话惊醒了梦中沉睡的人,似乎突然想明白了,开心过一天,烦恼也是过一天,何不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呢?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会有很多的烦恼,当快乐找不到家的时候,你要去接它。似乎出去走走,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我被放入火炉的那一刻,我就有了灵魂。火舌在我的身上跳跃,我被融成一团流动的液体,很美,但是很疼。好像我刚形成的灵魂也将要融化了。最后,我被倒进了一个模板里,有了最初的模样,又经过一些调整,最终成了一只玻璃猫。小小的,睁大了眼睛。灯光不经意间照在我的身上,有些耀眼。

  外面刮着风,细细的雨打在脸上,很冷。穿着棉袄戴着厚厚的围巾全身上下裹得像个粽子一般,却依旧阻挡不了属于冬天特有的寒冷。或许,人对大自然从来都是无可奈何的。

 我特别喜欢亮的东西。我喜欢工厂里明亮的灯光,喜欢透过小窗看到的璀璨的星光,喜欢打出一束光的手电筒。而此刻,我被装进的黑黑的箱子里,被软软的泡沫包裹透过一个小小的洞,看着这个未知的世界。

  因为是晚上,空旷的街上只有三两个同学,背着双肩包寂寞的行走,应该是晚上有课吧!女生们彼此挽着手臂取暖,希望能够驱赶冬季的严寒,男同学似乎是不怕冷的,穿着单薄的衣服穿行在匆忙的夜色中只给茫茫黑夜留下一个潇洒孤独的背影。雨就那样不紧不慢的下,无意间把目光投向了细雨笼罩中的灯光,无数细密下落的雨点儿在空中迅速的织成雨帘,透过昏黄的灯光,一种特别的朦胧感涌上心头,淋漓酣畅,如置梦中,让人不愿醒来。

 我到了一家明亮的店。这里似乎卖很多东西,有衣服,也有一些小巧的玩意儿,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店员们商量过后,把我放在了橱窗。我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不起眼,也有灯光洒在我的身上,虽然没有其他的那么亮,但是我很满意。在这里,每天都会有灯光,晴天的晚上还会有星空。在头上,有一件漂亮的裙子,我是经过橱窗的玻璃看到的。很精致,细细的花纹不起眼,但是经过设计师的巧妙构思,让它变得引人注目。但是我并不羡慕它,因为只有我,才有灵魂。

  天气那么冷,连日以来的阴雨,街边的店主们似乎心情也不是很好,很多家的店门都已经悄悄虚掩准备打烊了。在这样的夜里一个人出来散心,似乎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不过既然踏出了这一步,就不应该有回头的理由。

 每天都会有人来看这件裙子,但是很少人会注意到我。我的生活很平静,而他的到来,就像是一颗石头扔进了安静的水潭里,泛起层层涟漪。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一个潇洒的女孩,下雨天从来不喜欢打伞,以前我也问过原因,然而她只是淡淡的笑一下,然后就莫名其妙的给了一句习惯了。

 一天,一个男生来到了橱窗前。他有些高,我努力抬头也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翘起的嘴角。我并不在意,习以为常了,很多人都会来看,但是没有人会真正买下它。“它应该挺贵的吧。”我的思绪飘到很远的地方。男生走了,我回过神来。“大概是想送给别人的吧。”看着他的背影,我在心里偷笑。从那天起,他每天都会来。也许是因为害羞,他从来都不会站太久。可是,每天都会带着愉快的心情离开。我有点明白,又有点不明白。

  一直以来我都不能理解那些奔跑在雨中还能肆意微笑的人,生活给了我们那么多不尽人意的心酸和无奈,为什么还是有人愿意在黑色的夜里奔跑,去寻找那些遥不可及的光明。可是,当我带着丝丝的烦闷站在冷冷的街道时,凛冽的风夹杂着冰冷的雨丝打在脸上,我突然之间明白了那些给黑夜留下一个背影的人,他们的心中有着怎样的坚韧和不愿意屈服。

 他终于注意到我。那是一个晴天,天气很好,蔚蓝的天空飘过白色的云,夕阳斜挂西边。金色的阳光将街道照得金灿灿的,是我喜欢的样子。熙熙攘攘的人群,花花绿绿的衣服就像一幅画一样。不经意间看到他的身影,我算了算时间,他今天似乎来早了。
他来了,浅灰色的衣服衬得他的肤色更白。黑色的头发上染上一层金色。我有点心跳加快。一定是此刻的我一定在发光,不然他怎么会看到我呢?我有点自豪。他蹲下来歪着头,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像我的牙一样尖尖的。这是我第一次看清楚他的模样。白皙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眼睛里似乎住着一片星空。我突然有些脸红了。玻璃猫怎么会脸红呢?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脸上烫烫的。微风吹过他的柔软的头发。他走了,只留下一个深色的背影。

  寥寥的行人中,有人迎着寒风步履匆忙的赶向远方,嘴角却不经意间流露出幸福的微笑,他们笑什么呢?在这样惨烈的天气里都可以人笑出声来,那该是一件多么令人振奋的事啊!无论生活怎样的无情,世界上总会有那么几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却又不得不相信的人或事。生命给予的苦涩,被他们轻松的化作浅笑梨窝,最后变成了一场玩笑,在冷冽的风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不知何时听到的诗在耳畔响起。本是男子写给女子的情话,我却忍不住想对他说。我不知道,夜,原来如此漫长。天气晴朗,布满了闪烁的星星,红灯酒绿,彻夜不停息的灯,让我不自觉地想起他的眼睛。并不是没有见过帅气的男孩子,但是他就是和他们不一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啊——就像是不经意间发现自己最喜欢的棒棒糖一样,甜甜的,爱不释手。而且,好像他一笑,便天地昏暗了。

  这世界上,总有一群人可以透过生命的迷途看到阳光的炙热,他们并没有很坚强的心志,只是明白了那些通俗易懂经常被我们挂在嘴角然而却没有理解的道理。有时候,我们可以理解那些执着的人,他们究竟有怎样的想法。人生已知,只是我们却很难看透答案。

 他又来看那条裙子了。我从未如此抱怨过我所在的位置。他看不见我呀!我在下面,好想看一看他的笑,看一看他那如漩涡一样的眼,让人不由自已地陷进去。我有些嫉妒那条裙子,有些嫉妒“那个人”了。没有什么原因。因为,他是我喜欢的男孩子啊。这样想着,我的脸似乎又红了。

  可是,如果我们也勇敢的前行,透过风雨的流离向世界索求一抹阳光,那么世界会不会放下高贵的姿态给我们一个温暖的拥抱。或许,生命就像三毛所说的,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由去坚强,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现在每天多了一件事,哦,不对,是每天唯一的一件事,就是等他。恋爱的人似乎有一种超能力,就是在人群中能认出那个想见的人。

 可是,现在的我,似乎只是暗恋吧?我不自觉地笑起来。我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玻璃猫了吧。每天都在人群中寻觅他的身影是生活中的一大乐趣,可惜他只在晚上来。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自从他来了之后,我就把以前数的时间给忘了,只是每天都在数他还有多久才来。只愿时光停驻,不再流走。

 我不愿看到一幕终于到来。今天他带了一个女生,很可爱,柔顺的黑发自然地披散在肩上,嘴角微微勾起,恰到好处。穿着很普通,但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他们站在一起,宛如一对璧人。“真好啊。”我心里酸的冒泡,也不知道在掩饰着什么。只见他的嘴在闭闭合合,惹得身旁的女生频频发笑。我想闭上眼睛,可关键时候却不能。心里挥之不去的失落感把我包围,他,终究属于别人。

 到最后,他为女生买下了那条裙子。不是只是看看吗,我有些委屈。果然是一条很漂亮的裙子啊,很配那个女生。那天,他同样帅气。我使劲睁大眼睛,要将他的模样完全印在心里。因为我知道,我的男孩或许再也不会来了。又被天气预报骗了,才不是什么雨天,天气好得出奇,万里无云,晴空蓝兮。可是,为什么会那么刺眼呢?好希望是雨天啊,这样眼睛就不会那么疼,好像都有点红了。他们走了,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他们将会到哪里去呢?舞会,party,或者,订婚晚会?我感觉自己快炸了,就像当初被烈火燃烧,融化。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身影,我才彻底松了一口气。一切,都要结束了啊。

 店里来了一批新货物。已经空了的橱窗换了一件新的晚礼服,比上次那件还要好看,大概是出自什么大师的手吧。我有些兴奋,他会不会再给他的女生买这件晚礼服呢?我等了很久很久,只是橱窗前再也没有他的身影。我蜷缩在灯光最亮的地方,再无流光溢彩。新的货物最终将我这旧货物给取代。

 不知道谁随手把我放在了一排架子上,又不知道是谁陆陆续续地将我堵在黑暗中。以前不喜欢的黑暗,现在似乎特别适合我。

 我不知道何时是早晨何时是傍晚,一天有多少个小时,只是浑浑噩噩地生活。反正我可以长命百岁。眼前的场景不断变化,它们都被买下了。以前也有人曾问过:“我记得有一个挺好看的玻璃猫,放在哪来着?”“不记得了,可能丢在哪个角落了,或者被人买了吧。”大概是因为如今太忙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它们到了新的环境,当价值被利用完,就会被丢弃。而我,只是在黑暗中度过。比它们好多了。我自嘲地笑笑。“我大概是世界上最脏的猫了吧。”我吹掉眼睛上的灰尘。

 每天最幸福的时候,就是想像他的样子。一遍一遍地将他印在脑海里啊。可不知道为何,到了最后,他的容貌渐渐变得模糊,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的。只有那双眼睛依旧璀璨,扣人心弦。再后来,他的样子我都记不清了隐隐约约的一个身影,磨灭不去。而我的身上,已经积上一层厚厚的灰尘。他大概已经结婚生子了吧。可我还是当年的样子。

 终于有一天,一双眼睛,透过林林总总的商品看到我。他的眼神温柔,在深处藏着别人看不到的笑意。我有些恍惚,思绪飘向远处。当时的他,眼睛里也是藏着这样的笑。“咦,这是什么?”他的声音唤回了我。他从怀里拿出一条米白色的手帕。这个年头还有人会用手帕呢?我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嗯,和他不一样,眼前这人带着一股独特的香味,和别人都不一样。他小心地将我身上的灰尘擦拭干净,我看着他的手帕一点一点染黑。“原来是只玻璃猫。”他将我放在掌心上,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看着我的眼睛,我突然有些想笑。

 一个小小的身影撞了过来,我惊呼,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身形一抖,我便从他温热的掌心跌落下来。脆弱的身体和地面接触,支离破碎。灯光从上倾泻而下,照得我闪闪发光,一如当年那人的眼睛。

 模糊间,看到一双带着笑意的,住着一片星光的你的眼睛。

(by:颐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