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闪的红星》:幕后故事其实比电影本身更精彩

图片 1

1973年。“样板戏”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无论是普通观众还是创作人员都对“样板戏”产生厌倦心理,因为群众的要求和电影工作者的拥护,停顿了7年之久的故事片创作逐渐恢复起来。拍摄故事片是让当时的不少电影厂和电影导演颇为兴奋的事情,因为较之拍“样板戏”的“不走样”来,故事片的创作自由度大了很多。

就是这样一部好戏,又有谁知道这部戏也经历了多少风雨才展现到了观众的面前呢,下面影人来给你揭晓它的台前与幕后。当时了为响应号召:给孩子们拍电影。1972年10月,中央文化组在京召开“拍摄革命样板戏影片座谈会”。来自八一、长影、北影、上影、新影等制片

图片 2

“潘冬子”与一部戏的传奇原著小说《战斗的童年》1961年作家李心田出版了《两个小八路》很受孩子们的欢迎,三年后《战斗的童年》完成。故事讲的是江西根据地的一位红军,长征时给家中留了一顶帽子,帽子里有他的名字,后来这位红军的儿子拿着帽子找到了他的父亲,帽子上有一颗红星。李心田留下的誊清稿得以在1970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恢复出版工作后出版,最后更名为《闪闪的红星》。小说流传开来,八一厂很快把它拍成电影。

导读:新浪娱乐讯八一电影制片厂著名电影导演李俊于2013年1月7日上午10时因病逝世,享年91岁。生前曾先后指导了故事片《回民支队》、《农奴》、《闪闪的红星》、《归心似箭》和《大决战》影片,其中《闪闪的红星》中塑造的潘冬子形象是几代少年儿童的英雄偶像。《大决战》获得第十五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第十二届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美术奖、最佳剪辑奖、最佳道具奖和最佳烟火奖。李俊曾获中国电影世纪奖导演奖。
在那个年代,影人从小就是看着战争片过来的,在七十年代可以说在银幕中大部分全是红色经典影片,在众多的红色经典中最令影人印象深刻的就有这部《闪闪的红星》可以说太经典了,在那个时代火爆一时。主角都是天真活泼的小男孩,故事反映了他们在战争时期遭受的伤痛与成长。《闪闪的红星》这部充满了一股浓浓的感伤。多少年过去,不能忘怀的是儿童团员潘冬子的眼神,小小年纪竹排上凝视红星,饱含对理想的向往与热情。而在大土豪胡汉三的家里,准备烧死胡汉三时,潘冬子眼睛里的火焰,不仅仅是仇恨的火焰,更是大义凛然的火焰。
就是这样一部好戏,又有谁知道这部戏也经历了多少风雨才展现到了观众的面前呢,下面影人来给你揭晓它的台前与幕后。当时了为响应号召:给孩子们拍电影。1972年10月,中央文化组在京召开拍摄革命样板戏影片座谈会。来自八一、长影、北影、上影、新影等制片厂的样板戏摄制组主创人员和负责人,汇聚开会。会上江青突然想起刚刚看过的南斯拉夫儿童片《铁道儿童》,兴之所至,说了一句:你们要为孩子们着想,为孩子们服务。我向你们呼吁,给孩子们拍些电影吧!八一电影制片厂革委会主任彭波回到八一厂后,即刻召集创作人员,琢磨创作事宜。很荣兴当时中央广播电台正在播小说连播《闪闪的红星》,众人听了一遍,觉得很有改编电影的基础,便向彭波作了汇报,建议拍成电影。
当时,选演员最费功夫的是寻找扮演冬子和椿伢子的演员。李俊导演在精心构思剧本的同时,也非常关注少年演员的筛选工作。为了能够选到满意的少年演员,李俊把选拔和培训冬子演员的任务交给演员出身的副导演师伟去做。师伟为了寻找两个小演员几乎跑遍了整个北京城,好不容易找到了祝新运。
祝新运是北京市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因为他1962年出生的时候正好赶上亚洲新兴力量运动会召开,就取名新运。祝新运到了八一厂,摄制组领导让他表演一个节目。祝新运开口便朗诵了一首儿歌,题目叫《小蜡笔》。小蜡笔,手中拿;小弟弟,会画画;红的画太阳,黄的画葵花;棕的画土地,绿的画庄稼;画出未来的新农民,建设我们的大中华!祝新运边朗诵,边表演,惹得大家掌声不断。李俊导演看后,觉得这个孩子正是他心目中的冬子形象,便当场敲定下来。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部戏拍出后竟然大火,演员火了,导演火了,最有意思的是戏中的经典台词竟然火了数十年,一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至今仍被大家熟知,李导的一个《闪闪的红星》作品影响了一代人,流传了半个世纪,主题曲唱响了大江南北。没有想到李导也离开了我们,在这里影人向前辈祝福愿天堂之路一路走好!

图片 3

《闪闪的红星》拍摄于1974年,与另一部经典儿童影片《小兵张嘎》的拍摄相隔11年,比较起60年代故事片的创作空气,《闪闪的红星》的拍摄是在“文革”时期,这部彩色的儿童影片对于八一厂,对于整个摄制组来说都更像一项政治任务。当年的电影界很流行的一个口号是“上不上是个立场问题,拍得好不好是水平问题。”水平低、功力不够都可以谅解,但是政治立场却一定要站稳、站高。于是在接到拍摄任务后,1973年的9月下旬,摄制组就点齐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奔赴江西外景地。

《红孩子》中的儿童团员都是北京的小学生

妙手偶得潘冬子一部儿童电影的成败,小演员的表演成功与否是最为重要的因素。

1958年2月,《红孩子》摄制组正在长影摄影棚内拍摄内景戏。毛泽东主席在长影厂厂长亚马的陪同下,走进摄影棚。毛主席问:“这场戏怎么不到实景中去拍……这要好多钱啊?”

就像当年北影厂拍摄《小兵张嘎》时选择“嘎子”一样让导演伤透了脑筋。

1957年秋天,故事片《红色少年行》(后改名《红孩子》)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投入拍摄。影片根据时佑平的小说《苏区小司令》改编,描写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苏区红色儿童团对敌斗争的故事。编剧:时佑平、乔羽;导演:苏里。影片中的小演员,除了16岁的陈克然(饰演苏保)来自辽宁省话剧团,其余都是来自北京的学生:宁和(饰演细妹)、陆贞冀(饰演金根)、王和永(饰演虎崽)、刘春申(饰演水生)、关敬熙(饰演冬伢子)。在江西外景地,导演苏里让他们住在农民家,换上破衣烂衫,打赤脚、穿草鞋。孩子们脚被磨破了,流了不少泪,吃了不少苦。几个月下来,这些小演员们真像当年瑞金的儿童团员了。

但是《闪闪的红星》情况有很大不同,那些孩子身上十分宝贵的调皮和捣蛋不可能在“文革”时期紧张的氛围下重现,而十分幸运的一点是,“潘冬子”浓眉大眼、胖胖脸蛋的可爱形象实在给观众留下太深的印象。

1958年2月,摄制组结束江西外景地的拍摄,回到长影拍摄内景戏。2月14日,气温零下十五摄氏度。长影厂第六摄影棚里,却是一片秋夜景象。一条羊肠小道,两旁绿树成荫,青草满地,珠露欲滴,虫声唧唧。《红孩子》摄制组正在拍的场景是:孩子们为了夺取武器,黑夜埋伏在树丛中,勒死敌人哨兵,获得了第一支步枪。中午12点刚过,摄影棚的门开了,毛泽东主席在长影厂厂长亚马的陪同下,走进摄影棚。大家都愣住了,激动得不知应该怎样才好。厂长亚马指着小演员对毛主席说:“这些就是我们的红色儿童团员,请主席看看像不像当年瑞金的孩子?”毛主席和摄影棚所有的工作人员一一握手,小演员们围住毛主席,有的拉着毛主席的手,有的使劲鼓掌,有的还高兴地跳起来。毛主席亲切地问孩子们:“你们是长春人吗?”“我们是北京人。”孩子们回答着。毛主席笑了,问孩子们是哪个剧团的,在哪个学校上学。这时,拍摄新闻纪录片的摄影师开动了机器,被毛主席发现了,笑着说:“不要把我当戏拍了进去。”在场的人也都笑了起来。毛主席在摄影棚里走了一圈,仔细地看着,指着一些油纸做的树叶和麻做的青草问:“真的能不能用?”厂长亚马回答说:“能用。”毛主席问:“这场戏怎么不到实景中去拍?”导演苏里说:“因为季节关系,所以在棚里搭了景。”毛主席又问:“这要好多钱啊?”导演回答:“大约一分钱一片树叶。”吉林省委书记吴德补充说:“这里是容许弄虚作假的。”毛主席笑了。

副导演师玮由导演李俊安排为负责挑选和指导小演员的工作。师玮在五六十年代就活跃在影坛上,出演过《不夜城》、《秘密图纸》等影片,这次选“潘冬子”由于剧本已经定位成塑造小英雄,并按照“三突出”的原则全片几乎所有情节都要围绕他展开,小演员成为矛盾与剧情的中心,这给选角带来很大的压力。

1958年5月,毛主席视察长影厂时与影片《红孩子》中饰演细妹的小演员宁和的合影上了《大众电影》的封面。

师玮与几位副导演在北京市内的一些小学看了一百多个孩子。但是一无所获。正巧当时赶上劳动节各校文艺活动汇演,年仅9岁的三年级学生祝新运在学校演出让电视台看中,在电视里播放时引起摄制组注意-这个孩子给人的感觉从形象和气质上都非常符合剧情中的“潘冬子”,总导演李俊更是当即拍板,就是他了!“潘冬子”笑场挨训对于一个刚刚9岁的孩子来说,离开父母身边跟随一些不熟悉的人跑到很远的地方拍电影的确是一件很害怕的事情。而拍儿童影片最难的也是引导小演员进入规定情景,让孩子们相信剧中的故事是真实的,才可能投入进入。但是一进入拍摄现场,祝新运却总入不了戏。在拍冬子妈被胡汉三率领的白狗子还乡团烧死在草房中的重头戏时,要求潘冬子望着熊熊烈火,流着眼泪阻止试图冲进去救妈妈的乡亲们。师玮启发他:因为这场戏他成了没爹没妈的孤儿,剩下一个人怎么办?说到伤心处,师玮不禁哽咽起来,没想到9岁的祝新运却觉得挺好玩,一下子笑出声来,全场顿时哗然。散场后导演李俊十分严肃地训了小家伙一顿,自那以后,祝新运再也不敢走神了。

1958年7月,影片《红孩子》公映,观众争相观看。影片的主题歌《共产儿童团团歌》传唱至今:“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着!我们都是共产儿童团……”

潘冬子的“不惑之年”少年得志的祝新运因为《闪闪的红星》一举成名,虽然当时得到的“报酬”只有一本影集,上面写着:“祝新运同志留念,八一电影制片厂《闪闪的红星》摄制组赠,1975年9月11日”,但是“无形资产”却是无法用钱来衡量的,这就是家喻户晓的知名度。

《闪闪的红星》最初拍摄时有两个“潘冬子”

那时祝新运最大的愿望就是当解放军,后来他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后,果然进入八一厂,从场记,到副导演再到导演。面对过去的辉煌,祝新运说:“人们对于潘冬子,忘掉也好,不忘掉也好,我觉得都是我的幸运。”或许所有的童星在走过少年、走过青年时代后都会有相似的困惑,正如祝新运所说:“当你再朝你的人生道路上往下走的时候,就有了一种束缚,就是这种东西,成了制约自己发展的障碍。”

影片《闪闪的红星》根据小说《战斗的童年》改编。原著中的年度跨度是从1934年写到1949年,潘冬子从一个7岁的儿童成长为一个青年,当了一名解放军战士。所以,影片最初拍摄时,潘冬子由两个演员分别饰演……

1964年,济南军区文化部干事李心田创作完成小说《战斗的童年》。1971年,李心田对小说修改后,改名《闪闪的红星》。1972年5月,《闪闪的红星》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小说连续广播节目很快播出了这部小说。八一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八一厂”)导演郝光当时正在筹拍根据李心田同名话剧《再战孟良崮》改编的同名电影。他与李心田商定,下一部就拍摄《闪闪的红星》。与此同时,北京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北影厂”)也想拍摄《闪闪的红星》,并向解放军总政治部打招呼:如果八一厂不拍,北影厂就拍。八一厂得知消息后,决定《闪闪的红星》立刻上马。导演改由李俊和李昂担任。《闪闪的红星》电影剧本由济南军区和八一厂集体研究、集体改编,王愿坚和陆柱国执笔。1973年7月底,电影剧本完成。9月,摄制组赴江西鹅湖拍外景戏。《闪闪的红星》是八一厂在“文革”时期正式拍摄的第一部故事片,上上下下格外重视,所有演员精挑细选:高宝成饰演宋大爹、赵汝平饰演冬子爸、郑振瑶饰演冬子妈、刘江饰演胡汉三、13岁的刘继忠饰演椿伢子、11岁的祝新运和另一位演员分别饰演小潘冬子和大潘冬子。潘冬子为何由两个演员分别饰演?因为小说《闪闪的红星》的故事从1934年写到1949年,潘冬子从一个七岁的儿童,成长为一个青年,当了一名解放军战士。《闪闪的红星》最初拍摄时,基本按照小说的结构顺序,时间跨度大,因此潘冬子由两个演员分别饰演。饰演胡汉三的老演员刘江老师告诉笔者:“影片第一次拍摄时,演大冬子的演员还跟着我们一起去江西外景地。第二次拍摄时,剧本做了大的改动,大冬子的戏被全部取消了。”

1973年11月,《闪闪的红星》摄制组拍摄了100多个外景戏镜头后,从江西外景地返回北京。八一厂领导审看样片后,认为拍得不好,“有些戏不完整,演员表演问题较多。”八一厂领导研究决定,影片重新拍摄,分镜头台本重新写,调导演王苹进入摄制组,撤换饰演冬子妈和饰演吴修竹的演员,冬子妈改由总政话剧团的李雪红饰演。重新改写的分镜头台本,故事内容只截取了小说的前半部分,从1931年起,到1936年止,取消了大潘冬子的戏。因此,祝新运饰演的潘冬子成为唯一的主演。
1974年3月底,《闪闪的红星》摄制组再次赴江西鹅湖外景地,开始第二次拍摄。导演组有三位导演:李俊、李昂、王苹。王苹“文革”前因拍摄《柳堡的故事》、《永不消逝的电波》等影片而蜚声影坛。《闪闪的红星》第二次拍摄时,王苹刚从“牛棚”里出来。王苹担心出来工作会遭到江青的嫉恨,因此主动向八一厂领导提出:影片完成后不要属自己的名字。根据《闪闪的红星》主创人员的回忆,王苹为这部影片付出了巨大心血,许多经典的段落都是王苹指挥拍摄的。有一场戏,灯下,冬子和椿伢子趴在米店阁楼的地铺上说话。冬子:“老板为什么有米不卖?”椿伢子:“哼,准保又要抬高米价了!”冬子:“这个老板真坏!”椿伢子:“在这里真憋屈得慌。看不到自己人,看不到红星,不能唱歌,还不能玩‘打土豪’。什么时候跟吴大叔一块打白狗子,那才好呢!”导演李俊回忆,拍摄这场戏时,王苹提出孩子说话时,应该一边说话一边把腿翘在空中晃动,这样更加真实自然。

王苹对《闪闪的红星》最大的贡献,是将清新抒情的艺术风格带到了影片中。小说《闪闪的红星》原稿中,有些细腻的感情描写,但改稿时,作者李心田担心这些内容不健康,就删去了。八一厂拍摄《闪闪的红星》时,增加了一场戏,弥补了小说的缺憾:茅屋里,冬子抱着草走到母亲身旁,把草放在地上。母亲在整理草铺。冬子:“妈妈,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母亲沉思。冬子:“妈妈。”母亲:“孩子,你记得歌儿里是怎么说来着?等到春天满山的映山红开了,你爸爸他们就该回来了!”母亲低声唱:“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闪闪的红星》第二次拍摄时,还增加了“小小竹排”这个优美段落:“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革命重担挑肩上,党的教导记心头……”那优美的歌声至今仍广为传唱……

1973年6月,摄制组完成外景戏拍摄,回到八一厂拍内景戏。小说作者李心田回忆说,有一天晚上正赶上拍火烧胡汉三那场戏,祝新运演得极其投入,导演王苹对他说:“这孩子演戏太灵了,拍摄前把规定情景给他讲了,他很快就能酝酿出情绪来,该哭的时候,眼泪自然就流出来了,根本不用眼药水。你再给这孩子写部电影吧,有两部电影一撑,这个童星就亮了。”

1974年10月,《闪闪的红星》在全国上映,引起巨大轰动,毛泽东主席还派身边工作人员给祝新运送去了芒果。《闪闪的红星》之后,祝新运和刘继忠被特招入伍,几个月后又特招进入八一厂。后来成为八一厂演员剧团的正副团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