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查过的《新华字典》

图片 1

原标题:我们一起查过的《新华字典》:周总理亲自指导修订

图片 2

▲1960年,福绥境人民公社灯具厂的女工们利用休息时间学习汉语拼音。冯文冈/摄

图片 3

《新华字典》,这本中国人最为广泛使用的语言工具书,4月12日,因其以5.67亿本的发行量获得世界“最受欢迎的字典”和“最畅销的书”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消息,再次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从1953年第一版编纂完成至今,《新华字典》已历经11次修订,走过了60余年的历程。尽管这部迄今为止最有影响的工具书已登顶世界最畅销书的宝座,但它仍在紧紧跟随时代的脚步,每5至7年修订一次。京华时报记者从商务印书馆获悉,目前,《新华字典》第12次修订正在进行中,将结合时代发展加注常用网络用语,同时手机版《新华字典》也正在研发中。

图片 4

《新华字典》是国人再熟悉不过的工具书,自1953年出版以来,盈盈一握60余载,其发行量逾5.67亿册,堪称世界之最。近来,伴随着《新华字典》APP上线,人们开始重新关注这小小字典创造的令人惊叹的奇迹。

一年前受吉尼斯纪录关注

▲1990年7月30日,《北京日报》1版

1.周总理亲自指导修订

在中国,很多人的童年都会跟一本巴掌大的小书有过交集,它就是《新华字典》。诞生于1953年的《新华字典》是新中国成立后编写的辞书,作为新中国第一部以白话释义、用白话举例的字典,至今已走过近60余年的历程,为全民教育、文化普及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堪称“国典”。

图片 5

新中国成立之初,语言文字学家魏建功邀请一批专家,共同编写了一本适合大众学习的字典,这就是1953年出版的《新华字典》,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影响最为广泛的一部工具书。

“这本字典销售5亿余册,可谓惊人的成就。人们可以轻易想象出它在推广汉语学习方面所扮演的重要角色。”4月12日,在英国伦敦吉尼斯世界纪录机构总部,吉尼斯高级副总裁马尔科·弗里加迪如是评价道。

▶1993年11月19日,《北京日报》6版

“文革”期间,辞书奇缺,《新华字典》停售,给社会各界带来极大不便,尤其是中小学教育。据说某地一位小学教师,备课中有些字不认得,便跑到附近的公路上,等过路的文化程度较高的人,向他们请教。

《新华字典》获得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消息传来,让字典的出版方商务印书馆颇感惊喜。商务印书馆汉语编辑中心主任余桂林告诉记者,一年前吉尼斯世界纪录方与他们取得联系,并表示出了对《新华字典》的关注,不过并没有明确告知评选的事项。经过吉尼斯世界纪录方面自己的调研,近期他们获知《新华字典》创造纪录的信息。

图片 6

周恩来总理指示有关部门尽快组织人力修订出一本应工农兵和中小学生急需的字典。1970年9月,由北京大学、部分中小学、商务印书馆、科学院等单位调人组成了修订工作小组,开始了《新华字典》的修订工作。(1977年1月11日《北京日报》2版,《为了工农兵
为了下一代》)

对于此次获得“最畅销的书”吉尼斯世界纪录,余桂林坦言,不可否认,全中国使用《新华字典》的人多也是获奖的因素之一。但同时也应看到,《新华字典》在传播知识等方面发挥巨大的作用,成为亿万读者终身相伴的无声的老师。特别对广大中小学生来说,《新华字典》既是提取知识养分的最初起点,也是释疑解惑的良师益友。

▼2004年1月6日,《北京日报》11版

1970年11月,《新华字典》修订二稿完成,周总理亲自进行修改。在字典的出版说明上,他一丝不苟地用铅笔逐句作了圈点。字典《附录》中的《节气表》没有标明表中的月日是阴历还是阳历,不便于查阅,周总理看到后,在“节气表”三字下加了一个括号,括号里写明“按公元月日计算”。

出版界老字号担纲编国典

图片 7

1971年4月,周总理在中南海国务院会议厅听取了《新华字典》的修订情况。当他看到《新华字典》书名是集纳鲁迅的字,便说:“我就不赞成,拼成的字不是艺术。”他指着会议厅里毛主席的题词“为人民服务”“艰苦朴素”说:这些都是完整的布局,随后又说,鲁迅没有给这本字典题过字,这样做是不尊重鲁迅,还是老老实实的好。

第一版《新华字典》编纂完成于1953年。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规范现代汉语和扫除文盲成为中国文化事业的重中之重。因此编一部“不一定要大,但一定要实用”的语文工具书的想法便应运而生。在时任国家出版总署副署长叶圣陶和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魏建功的主持下,由十几位专家组成“新华辞书社”,开始了这一繁琐又庞大的编纂工作。

◀2011年7月6日,《北京日报》13版

在《新华字典》修订者名单中,汇聚了一批声名卓着的学术大家:叶圣陶、魏建功、邵荃麟、陈原、丁声树、金克木、周祖谟……其中,叶圣陶曾以出版总署副署长的身份,亲自担任《新华字典》的终审工作,这在中国辞书史上,应该是唯一的特例。在后来的岁月里,又有很多如雷贯耳的名字加入修订者行列:王力、游国恩、袁家骅、周一良等。能够集中这样多的专家、学者来做一本小字典的校对,堪称世界之最。(2011年7月6日《北京日报》13版,《新版新华字典新增800多字》)

《新华字典》第一版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由于当时人民教育出版社还要承担教材教辅等的出版工作,根据出版主管部门的安排,改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新华字典》。195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新华字典》,被称为“商务新一版”。这一接棒,就是近60年。

图片 8

2.为“脱盲”立下汗马功劳

据了解,作为出版界的老字号,创始于1897年的商务印书馆百年前就开启了对国民教育的“启蒙运动”和辞书的编纂工作。1908年,商务印书馆开始编纂《辞源》;1912年,历经艰辛出版了《新词典》,让字典走进寻常百姓家。其后,商务印书馆又开始从事教材出版。新中国成立后,根据出版社业务划分,辞书编纂传统被继承下来,并相继有《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经典工具书问世。

▲第10版《新华字典》出版后,很多读者前往西单图书大厦购买。 饶强/摄

到1990年前后,《新华字典》一版再版,不仅是中小学生必备的工具书,还在“扫盲”活动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新华字典》是我国迄今为止最有影响、最具权威的一部小型汉语字典,堪称小型汉语语文辞书的典范。它第一次规范了文字和词汇的运用,巩固了新中国白话文取代文言文的运动成果,并以字典的形式使之得以确立、推广和发扬光大。可以说,《新华字典》是我国辞书发展上的一次创新壮举。

图片 9

本报1990年7月30日1版文章《本市二万七千余人脱盲》记载:本市原有文盲3万人,去冬今春一场扎扎实实的“扫盲”,使2.75万人摘下“睁眼瞎”的帽子。目前全市文盲率下降为0.16%,成为基本“无青壮年文盲”市。按照文中所说,那个时候,大多数区县政府都拨了扫盲专款,乡镇和村通过多种渠道筹集落实扫盲经费。延庆县的一位文盲领到政府赠送的《新华字典》和脱盲证书后,含着眼泪说:“党和政府没有忘记我们山里人,社会主义制度好。”

1972年圣马力诺的一位政要来华访问,送来了多卷本的百科辞书,而我国回赠了一本《新华字典》,于是“大国家小字典”的说法一时间广泛流传。

▶2009年4月23日,《北京日报》7版

房山地区的扫盲工作是在1990年4月结束的,有学习条件的2111名文盲和半文盲经考试合格,全部脱盲。到1993年,该地区有2012名脱盲人员参加各种学习,占整个脱盲人员的95.3%,共有学习小组454个,包教教师415名,订阅《北京日报郊区版》近700份,发给《新华字典》2111本。因为有了权威的工具书,80%的脱盲人员书、报读得比较流畅,读错的字较少。(1993年11月19日《北京日报》6版,《房山巩固脱盲成果不松劲》)

11次修订体现时代变迁

图片 10

3.世界发行量最大的工具书

余桂林告诉记者,《新华字典》每5至7年修订一次。自诞生以来,《新华字典》共修订过11次,每一次修订都体现了强烈的时代特征。目前,第12次修订正在进行中。

▶1986年4月8日,《北京日报》3版

据了解,《新华字典》自1953年出版以来,历经10余次修订,重印600多次,总发行量逾5.67亿册,是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工具书。

从1953年的初版,到2011年第11版,不同的版本体现了语言文字的变化,也折射了不同历史时期的社会特征。《新华字典》如同一台影像机,记录、反映了新中国时代的风雨变迁。

图片 11

追溯历史,《新华字典》最初由新华辞书社和人民教育出版社于1953年、1954年出版了两个版次。1957年,《新华字典》改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称新1版。此后,商务印书馆又先后于1959年、1962年、1966年、1971年、1979年、1987年、1990年、1992年、1998年、2004年和2011年推出了多个修订重排本和重排本。(2011年7月6日《北京日报》13版,《新版新华字典新增800多字》)

作为出版方,商务印书馆负责最终的编辑工作。

▲2011年7月28日,《北京日报》12版

社会生活发展日新月异,需要语言这个媒介对生活有快速反应。这部约70万字、用1万个常用汉字记载百姓日常生活的工具书,每一次修订,都体现出对时代变化的敏感与及时跟进的一贯作风。

余桂林亲自参与了第10版和第11版的编辑工作,第12版的修订也参与其中。他说,作为编辑人员,在修订过程中,主要工作是对词语的归纳和概括新意。字典里的例句不能满足当下,就得去实际体验。

图片 12

据本报2004年1月6日11版文章《〈新华字典〉盈盈一握50载》报道,《新华字典》的第10个版本,100多个新词和环保意识的体现成为亮点。增补的新词、新义、新例涉及通讯、计算机、医药、食品、生物技术、法律、经济、管理等当代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如:光纤、光盘、互联网、黑客、软件、硬件、手机、艾滋病、木糖醇、克隆、基因、公诉、公证、听证、投诉、期货交易、盗版、审计、公示、互动、白领、蓝领、绿卡、社区、超市、理念等。而在审查动物和植物条目时,注意了与国家有关的动物、植物保护政策相一致的问题,对于已经被国家定为保护动物和植物的,一般都将“……可食”等语句删掉,避免误导读者。如“鲸”为国家保护动物,原释文中有“肉可吃,脂肪可以做油”的语句,已在这次修订时删去。

“例如对焗油的注解,编者就自己去焗了油。”余桂林说,还有读者来信,字典里一些地方名称的发音与当地发音不同,编者也得自己去实地调研。字典里地方名称,注重学理的同时,也要考虑当地的发音习惯,这些都会在修订中变化。

《新华字典》是国人再熟悉不过的工具书,自1953年出版以来,盈盈一握60余载,其发行量逾5.67亿册,堪称世界之最。近来,伴随着《新华字典》APP上线,人们开始重新关注这小小字典创造的令人惊叹的奇迹。

在第11次修订时,《新华字典》新增了800多个正字头,还增加了1500多个繁体字和500多个异体字。一些与国计民生相关的词语也被增进《新华字典》中。比如“民生”,就是指“人民的生计”。不过,“煤油”“马达”“手机”“飞机”等词,因为在现代社会中的检索频率较低,此次从字典中被删除出去。同样被删除的还有“合作社”一词,有关专家解释说,这是一个“陈旧词”,使用的频率已经非常低了。

余桂林表示,《新华字典》对国家发布的语言文字规范标准及时跟进,维护了国家语言文字规范标准的严肃性,也因此而保持了《新华字典》的规范性。比如:国家1956年公布了《汉字简化方案》,《新华字典》1957年就采用了简化字;国家1958年正式公布《汉语拼音方案》,《新华字典》的字头排序立即改用汉语拼音的字母顺序。这一传统一直延续至今。

1.周总理亲自指导修订

4.查证回应“较真儿”读者挑错

网络流行语将纳入新版本

新中国成立之初,语言文字学家魏建功邀请一批专家,共同编写了一本适合大众学习的字典,这就是1953年出版的《新华字典》,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影响最为广泛的一部工具书。

作为国人最熟悉的工具书,《新华字典》受到关注的同时,也不乏“较真儿”的读者执着挑错。

“修订工作会一直进行下去。”余桂林解释说,社会变化很快,文字的释疑、用法也会发生变化,因此每年的网络流行用语,也是他们关注的内容,连续几年都会出现的网路流行用语,就很有可能通过修订,加入新版的《新华字典》。

“文革”期间,辞书奇缺,《新华字典》停售,给社会各界带来极大不便,尤其是中小学教育。据说某地一位小学教师,备课中有些字不认得,便跑到附近的公路上,等过路的文化程度较高的人,向他们请教。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读者提出,字典、词典在人们特别是青少年眼中是文字的权威,因而编纂字典、词典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每条词义,每个注音都应认真对待,千万来不得半点的马虎。(1986年4月8日《北京日报》3版,《应重视字典中的失误》)

余桂林举例说,第11版的《新华字典》中,就将“晒”字的解释中加入了“晒工资”、“晒照片”这样的注解,还有“车奴”、“房奴”等。“但也很谨慎,通常是最精华、最普遍、最常用的词语。”

周恩来总理指示有关部门尽快组织人力修订出一本应工农兵和中小学生急需的字典。1970年9月,由北京大学、部分中小学、商务印书馆、科学院等单位调人组成了修订工作小组,开始了《新华字典》的修订工作。(1977年1月11日《北京日报》2版,《为了工农兵
为了下一代》)

2006年,本报曾报道了一位上海读者8年挑出《新华字典》4000多种“错误”,并将售书的上海书城告上法庭一案。(2006年3月1日《北京日报》9版,《上海读者挑战权威字典》)

《新华字典》修订永远在路上。因为《新华字典》的字句解释永远比生活滞后一些,需要不断地更新。但同时,修订周期也不能太短,读者需要一个稳定性,不能今年刚出,明年又换了。另外,《新华字典》作为考试的参考标准,也不能频繁变化。因此,修订周期会找一个平衡点。

1970年11月,《新华字典》修订二稿完成,周总理亲自进行修改。在字典的出版说明上,他一丝不苟地用铅笔逐句作了圈点。字典《附录》中的《节气表》没有标明表中的月日是阴历还是阳历,不便于查阅,周总理看到后,在“节气表”三字下加了一个括号,括号里写明“按公元月日计算”。

2009年,有一位曾当过教师的北京读者与《新华字典》的出版商——商务印书馆对簿公堂。这位读者认为,商务印书馆于2004年出版发行的第10版《新华字典》,在体例设置、义项确立、例证选用、标点符号使用等方面都存在差错,总数超过22638个,而且差错率达到万分之五以上,给广大购书者造成了知识性伤害。(2009年4月23日《北京日报》7版,《〈新华字典〉被诉出错两万个》)

手机版字典正在设计之中

1971年4月,周总理在中南海国务院会议厅听取了《新华字典》的修订情况。当他看到《新华字典》书名是集纳鲁迅的字,便说:“我就不赞成,拼成的字不是艺术。”他指着会议厅里毛主席的题词“为人民服务”“艰苦朴素”说:这些都是完整的布局,随后又说,鲁迅没有给这本字典题过字,这样做是不尊重鲁迅,还是老老实实的好。

2011年,又有一位网民在自己的博客中连发8篇博文,指出第11版《新华字典》存在多处错误,其中包括偏旁部首、笔画、字体、字形不一致,声符形体不规范,以及字词自相矛盾不统一等问题。(2011年7月28日《北京日报》12版,《〈新华字典〉被挑错
编纂专家回应质疑》)

余桂林透露,《新华字典》也有多个版本。2012年,国家将《新华字典》纳入政府采购,对中小学生采取了免费发放的政策,这个版本就是大家最常见的64开的小开本。但针对老年读者,2012年出版了32开的大开本,而且还能通过四角号码查字法查字。另外,商务印书馆还出版了115周年纪念版本,针对热爱收藏的读者,价格会高一些。

在《新华字典》修订者名单中,汇聚了一批声名卓著的学术大家:叶圣陶、魏建功、邵荃麟、陈原、丁声树、金克木、周祖谟……其中,叶圣陶曾以出版总署副署长的身份,亲自担任《新华字典》的终审工作,这在中国辞书史上,应该是唯一的特例。在后来的岁月里,又有很多如雷贯耳的名字加入修订者行列:王力、游国恩、袁家骅、周一良等。能够集中这样多的专家、学者来做一本小字典的校对,堪称世界之最。(2011年7月6日《北京日报》13版,《新版新华字典新增800多字》)

对于读者提出来的问题,商务印书馆相关负责人称,由于时代在不断进步,新语汇、新义项不断产生,《新华字典》虽不断修订,也难免有滞后的地方,加上偶尔的编校遗漏和各版本体例的差异,出现一些遗憾或者失误是可能的。针对一些具体问题,商务印书馆也进行了查证、回应和澄清,同时表示,欢迎读者提意见,《新华字典》会在读者的帮助下不断完善。

在互联网迅速发展的当今,《新华字典》也正在设计和研发手机版本,将来读者可以通过下载APP的方式,更方便地使用《新华字典》。手机版本有望提供读音、偏旁注释等功能,与纸质《新华字典》形成互补。

2.为“脱盲”立下汗马功劳

《新华字典》的版本沿革

第一版仅六七千字链

到1990年前后,《新华字典》一版再版,不仅是中小学生必备的工具书,还在“扫盲”活动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我国第一部现代汉语规范字典,由新华辞书社编写,按照民国时期创立的注音字母顺序排列字头。

1953年,《新华字接典》第一版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最早,新《新华字典》的主要功华能是“扫盲”,因为那时字候识字的人不多,编字典典可以方便大家学习。》的最初《新华字典》只收那录有六七千个汉字,释些义也比较简单,其中还事有简单的配图。儿此后,随着百姓文化水平的提高,识字数量增加,《新华字典》收录的汉字数量也逐渐增多。最新修订的第11版《新华字典》中已经收录了一万三千多个汉字。

本报1990年7月30日1版文章《本市二万七千余人脱盲》记载:本市原有文盲3万人,去冬今春一场扎扎实实的“扫盲”,使2.75万人摘下“睁眼瞎”的帽子。目前全市文盲率下降为0.16%,成为基本“无青壮年文盲”市。按照文中所说,那个时候,大多数区县政府都拨了扫盲专款,乡镇和村通过多种渠道筹集落实扫盲经费。延庆县的一位文盲领到政府赠送的《新华字典》和脱盲证书后,含着眼泪说:“党和政府没有忘记我们山里人,社会主义制度好。”

此版第二次印刷时,将魏建功封面题字更换为拼集鲁迅先生字。

字典编纂汇聚名家

房山地区的扫盲工作是在1990年4月结束的,有学习条件的2111名文盲和半文盲经考试合格,全部脱盲。到1993年,该地区有2012名脱盲人员参加各种学习,占整个脱盲人员的95.3%,共有学习小组454个,包教教师415名,订阅《北京日报郊区版》近700份,发给《新华字典》2111本。因为有了权威的工具书,80%的脱盲人员书、报读得比较流畅,读错的字较少。(1993年11月19日《北京日报》6版,《房山巩固脱盲成果不松劲》)

率先贯彻1956年国务院公布的《汉字简化方案》,首次以简化字作为主体字头。

《新华字典》从编纂之日起,这本小字典就蕴集了一种文化理想:为民族的文化普及和知识传播建功。也正因此,在它的旗下,会聚了一批声名卓着的大家,包括叶圣陶、魏建功、邵荃麟、陈原、王力、吕叔湘、金克木、周祖谟等。后来又有很多如雷贯耳的名字加入修订者的行列,如丁声树、游国恩、袁家骅、李长之等等。小字典大学者,《新华字典》的这个特色已保持了60多年。

3.世界发行量最大的工具书

开始把全面推行1958年正式公布的《汉语拼音方案》贯穿于全书,突出了汉语拼音给汉字注音的方式。

另外,周恩来总理也曾指示,让参加全国出版工作座谈会的全体代表分组审阅《新华字典》的修订稿,提出修改和补充意见。动员全国力量会审一本小小的字典,这在中国出版史上还是头一次。

据了解,《新华字典》自1953年出版以来,历经10余次修订,重印600多次,总发行量逾5.67亿册,是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工具书。

对主体字头后所附的那些另立字头的异体字,在左上角添加“△”的标志;并对那些古本字或属古代用法的义项增加了“〈古〉”的标志。

大学者为“癌”定音

追溯历史,《新华字典》最初由新华辞书社和人民教育出版社于1953年、1954年出版了两个版次。1957年,《新华字典》改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称新1版。此后,商务印书馆又先后于1959年、1962年、1966年、1971年、1979年、1987年、1990年、1992年、1998年、2004年和2011年推出了多个修订重排本和重排本。(2011年7月6日《北京日报》13版,《新版新华字典新增800多字》)

主体字头和正文均使用了规范的简化字;字形采用了符合1964年3月公布的《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要求的大号宋体字。

我国现代着名语言学大师丁声树先生曾带领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的学者们,修订了《新华字典》1962年修订重排本和1965年修订重排本。

社会生活发展日新月异,需要语言这个媒介对生活有快速反应。这部约70万字、用1万个常用汉字记载百姓日常生活的工具书,每一次修订,都体现出对时代变化的敏感与及时跟进的一贯作风。

“文革”时期修订本,留下了特殊环境中的特殊痕迹。修订本共改动1100余处,引用《毛主席语录》46条。

1961年初,丁先生曾一度住院,在住院期间,丁先生曾经就“癌”的读音问题详细请教过医护人员。考虑到“癌”如果读yan,会与“炎”同音,这会给医疗工作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不便。因此,丁先生把《新华字典》“癌”的注音从yan改为ai。

据本报2004年1月6日11版文章《〈新华字典〉盈盈一握50载》报道,《新华字典》的第10个版本,100多个新词和环保意识的体现成为亮点。增补的新词、新义、新例涉及通讯、计算机、医药、食品、生物技术、法律、经济、管理等当代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如:光纤、光盘、互联网、黑客、软件、硬件、手机、艾滋病、木糖醇、克隆、基因、公诉、公证、听证、投诉、期货交易、盗版、审计、公示、互动、白领、蓝领、绿卡、社区、超市、理念等。而在审查动物和植物条目时,注意了与国家有关的动物、植物保护政策相一致的问题,对于已经被国家定为保护动物和植物的,一般都将“……可食”等语句删掉,避免误导读者。如“鲸”为国家保护动物,原释文中有“肉可吃,脂肪可以做油”的语句,已在这次修订时删去。

虽然处于拨乱反正时代,但受历史条件和观念制约,一些新的政治套话不知不觉被增加进去。

另外,丁先生在通读《新华字典》时,发现《新华字典》1962年7月版,“土亥”字第一个义项为:“土亥下,在现在安徽省,项羽死在这个地方。”团队成员告知丁先生后,他立刻打电话给印厂,要求马上停机,将“死在这个”改为“被围困的”四字。

在第11次修订时,《新华字典》新增了800多个正字头,还增加了1500多个繁体字和500多个异体字。一些与国计民生相关的词语也被增进《新华字典》中。比如“民生”,就是指“人民的生计”。不过,“煤油”“马达”“手机”“飞机”等词,因为在现代社会中的检索频率较低,此次从字典中被删除出去。同样被删除的还有“合作社”一词,有关专家解释说,这是一个“陈旧词”,使用的频率已经非常低了。

大量收录了经济、法律、技术的词汇。

4.查证回应“较真儿”读者挑错

根据1986年重新发表《简化字总表》时对个别字的调整情况,调整了有关字头,修改了相关内容。

作为国人最熟悉的工具书,《新华字典》受到关注的同时,也不乏“较真儿”的读者执著挑错。

根据1988年国家公布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对个别字头作了调整。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读者提出,字典、词典在人们特别是青少年眼中是文字的权威,因而编纂字典、词典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每条词义,每个注音都应认真对待,千万来不得半点的马虎。(1986年4月8日《北京日报》3版,《应重视字典中的失误》)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历时两年对《新华字典》进行全面修订。修订后的字典收单字1万余个,带注释的词语3500多个。

2006年,本报曾报道了一位上海读者8年挑出《新华字典》4000多种“错误”,并将售书的上海书城告上法庭一案。(2006年3月1日《北京日报》9版,《上海读者挑战权威字典》)

首次在书名后用数字标出新版版次:“第10版”实为“商务新10版”。

2009年,有一位曾当过教师的北京读者与《新华字典》的出版商——商务印书馆对簿公堂。这位读者认为,商务印书馆于2004年出版发行的第10版《新华字典》,在体例设置、义项确立、例证选用、标点符号使用等方面都存在差错,总数超过22638个,而且差错率达到万分之五以上,给广大购书者造成了知识性伤害。(2009年4月23日《北京日报》7版,《〈新华字典〉被诉出错两万个》)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和商务印书馆共同推出。在具体的修订中主要涉及增补字音,增补新义,增删词语,增补人名、地名和姓氏用字,更新附录及改动体例。

2011年,又有一位网民在自己的博客中连发8篇博文,指出第11版《新华字典》存在多处错误,其中包括偏旁部首、笔画、字体、字形不一致,声符形体不规范,以及字词自相矛盾不统一等问题。(2011年7月28日《北京日报》12版,《〈新华字典〉被挑错
编纂专家回应质疑》)

对于读者提出来的问题,商务印书馆相关负责人称,由于时代在不断进步,新语汇、新义项不断产生,《新华字典》虽不断修订,也难免有滞后的地方,加上偶尔的编校遗漏和各版本体例的差异,出现一些遗憾或者失误是可能的。针对一些具体问题,商务印书馆也进行了查证、回应和澄清,同时表示,欢迎读者提意见,《新华字典》会在读者的帮助下不断完善。

《新华字典》的版本沿革

1953年版

我国第一部现代汉语规范字典,由新华辞书社编写,按照民国时期创立的注音字母顺序排列字头。

1954年版

此版第二次印刷(1954年12月)时,将魏建功封面题字更换为拼集鲁迅先生字。

1957年版

率先贯彻1956年国务院公布的《汉字简化方案》,首次以简化字作为主体字头。

1959年版

开始把全面推行1958年正式公布的《汉语拼音方案》贯穿于全书,突出了汉语拼音给汉字注音的方式。

1962年版

对主体字头后所附的那些另立字头的异体字,在左上角添加“△”的标志;并对那些古本字或属古代用法的义项增加了“〈古〉”的标志。

1966年版

主体字头和正文均使用了规范的简化字;字形采用了符合1964年3月公布的《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要求的大号宋体字。

1971年版

“文革”时期修订本,留下了特殊环境中的特殊痕迹。修订本共改动1100余处,引用《毛主席语录》46条。

1979年版

虽然处于拨乱反正时代,但受历史条件和观念制约,一些新的政治套话不知不觉被增加进去。

1987年版

大量收录了经济、法律、技术的词汇。

1990年版

根据1986年重新发表《简化字总表》时对个别字的调整情况,调整了有关字头,修改了相关内容。

1992年版

根据1988年国家公布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对个别字头作了调整。

1998年版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历时两年对《新华字典》进行全面修订。修订后的字典收单字(包括繁体字、异体字)1万余个,带注释的词语3500多个。

2004年版

首次在书名后用数字标出新版版次:“第10版”实为“商务新10版”。

2011年版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和商务印书馆共同推出。在具体的修订中主要涉及增补字音,增补新义,增删词语,增补人名、地名和姓氏用字,更新附录及改动体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