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间有日月,人世晨与昏。曾向往久居山林,修仙悟道。却逃不出现实的枷锁和牢笼,原来是我自己上了这把锁。杯中尚有余温,倒影人事了无痕。回忆如同昨日重现,好让我记得哪一场梦中梦。人生如戏,草木浮生。走了更远又如何?不过失了本心。又或者何为心,一切不过大势所趋。不是我的选择的从来做不了选择,又若是所谓命中注定,冥冥之中那么契合。手握苍凉,不知是喜是悲。归去来兮,胡不归?归去来兮,胡不为?

归去来,归去来,放歌一曲到东海。

枯藤老树昏鸦,

难酬奔波人间道,胡不归去作渔柴。

小桥流水人家,

归去来,归去来,来去两岸声欸乃。

古道西风瘦马。

白云一片浮生梦,昔日青山久俳徊。

夕阳西下,

归去来,归去来,何人可懂我情怀。

断肠人在天涯。

黄鹤早已凌霄上,凌霄千丈到天台。

渐渐沉落的夕阳里,伫立着伤透了心的人。此时此刻,对于他而言,脚下的任何地方都是遥远的天涯,因为,亲人的印象是那么的模糊,而家乡的记忆,早已消失在梦不能醒的地方。

归去来,归去来,何处烟尘雾霭霭。

冷冷的秋风吹乱了他的发,陪伴他的唯有那匹瘦弱的老马,一人一马,踟蹰而行于荒凉古道。路旁的枯树上,立着几只昏睡的寒鸦;一座小桥,一弯流水,一户人家,此情此景,只能令他格外感怀悲伤。

一壶浊酒饮千山,千山独自醉蓬莱。

天地何其大,却没有真正属于他的家。昏鸦尚有老树可归,而身为游子的他,却漂泊无着,有家难回;眼前的那户人家,缕缕炊烟,引出他悲凉的回忆;孤独的小桥与流水,仿佛是在向他诉说着内心的凄婉。

寒雨流离今朝落,天涯明月冷云霾。

那记忆中的温暖,母亲的笑容,何处再去找寻?不知这多年的等待后,年老的母亲是否安然?那曾经的爱意,让他痴迷的女子,此时又在何方?或许苍白与皱纹已将她曾经光滑的面容写满,但她的气息却依然迷漫在他的胸膛。却是因这不能忘却的往事,才格外令他痛彻心房。

君莫悲,君不见,江河流尽终归海。

遥远的地方,一抹暗淡,几许牵挂。

人间利禄去无多,苦心到头终忘怀。

年少时的梦想与流浪,已成了岁月流去后苦涩的心酸。

渔歌又起悠然乐,何不随我归去来。

当夜幕从天而降,可知它来自何方?当点点繁星闪烁,是否能实现梦中所期许的愿望?当乡愁化作一支清笛在静夜里飘扬,没有人了解他所有的渴盼。

【2009年6月24日·大一】

归去来兮,走不尽的天涯路,独自彷徨;归去来兮,忘不了的思乡情,浓郁惆怅;归去来兮,愁思不过是一件寒冷的衣裳,更添凄凉;归去来兮,寻一片暖暖的阳光,给心疗伤。

归去来兮,游子的泪,只能滴在有爱的的土壤;

归去来兮,断肠的人,已找不到魂归的地方……

后记:《天净沙秋思》乃元代著名戏剧家、散曲家马致远所作,短短二十八字,却写尽天涯沦落人的凄苦之情,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漂泊者的游子之心,被誉为“秋思之祖”。读后心有所触,任思绪随之游走于天地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