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暖冬的午后,打开破旧的留声机,轻快的旋律从窗扉悠扬,悠扬向远方!金色的一缕似孩童般淘气,偷偷溜进我的阁楼,停留在暗格地板,你是被这旋律吸引来的吗?你想和我共舞在这悠扬的旋律吗?你啊,总是如此调皮!却又是如此惹人怜爱!

   DISCMAN总是自动处于REPEAT状态。我总是弄不清在播哪一首。只觉得好听。
    
    BEFORE THE
RAIN。许久以前看过电影。看时似乎并未对其音乐有甚特殊感觉。或许那画面已足够攫人心魄。我依稀看见那女孩在山上,被族人打死。因其爱上了敌族的少年。
    
    种族间的仇恨竟是如此没来由吗?那般绝对。那般盲目。那该是有关信仰的了。除了信仰,还有甚么能有如此大的力量呢?
    
    音乐是阴霾的。提琴的声音略粗砺。没有悠扬。他们的生活该是布满乌云的。充满仇恨的生活。会有幸福吗?
    
    有一些呼啸。似欲振翅飞出。仿佛鸽哨。会很遥远的。但终是飞不出云层。
    
    机械的旋律已经重复三遍了。是我的机器坏了么?应该不是。但我真的有点忍受不了了。我听不到一点希望啊!
    
    我又看见那山石。料峭的岩壁。那个俊俏可爱的年轻修士藏起了异族的少女。哦不。怎么第四遍又来了。我快疯了。
    
    忽然明白是我犯了错误。我随手按下的键是单曲重复的。所以我重复听到的是同一首曲子。我在重复绝望。
    
    年轻的修士。恍惚记得在别的故事里读到过这样一个年轻修士。他的大眼睛那么纯洁,那么善良。那是一个轮回的故事。此生,他是轮回到了遥远的异乡么?他又怎样知道,那个瘦小的异族少女,便是他前世的爱人呢?
    
    少女终是死了。没有倒在敌族的枪口下,却死在自己族人的手里。族人是不忍杀她的。但族人更须捍卫纯洁,更须扼杀任何可能的危险和背叛。
    
    或许是为安全计?种族存续的重要性远远大于个体生命的价值。那她是必须死的。仅仅是背叛的可能性便足以致命。
    
    鼓声在响。黑暗而郁闷的鼓声。还有那民族特有的乐器。曼陀林?本该悠扬、轻松的声音听来却那般遥远,并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男声沉郁得令人喘不过气来。而女声……挣扎的柔曼也终是无法飞扬。
    
    又听到那支熟悉的、被我胡里胡涂重复了N次的曲子了。提琴在挣扎向上。遥远的山林的回声。仿佛吟啸。
    
    该睡了。吉他(?)响起。
    
    安静了……
 
 
2001-05-11

  窗外篱笆栅栏下萎残的花草,是你带给的温暖,枯树桩前瑟瑟发抖的老狗,亦是你带给的温暖。你啊,你怎么就不能温暖一颗孤寂的心呢!你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一句在正常不过的问候,你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一下微不足道的抚摸。你的冷漠让我倍受煎熬,或许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罢了,或许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煮一杯热咖啡,抿上一小口,炙热的苦涩从舌尖蔓延到整个口腔,每一个味蕾都沉浸着苦涩滋味!我是不愿加糖的,喝咖啡就是喝它的苦,就是喝它的本味,前调是稍稍有些苦,但你细细品味也夹杂着一丝浓郁的香甜。

  多少人追求的不正是这一丝香甜吗!也正是因为这一丝香甜,才有足够的勇气面对苦涩,不是吗?问天下多少有情人能得到这一丝浓郁的香甜呢?然而放弃的又有几个人呢?在这里无关值得,这是我对你的信仰!信仰的是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信仰的是你深邃的双眸!天渐渐暗下来,些许光亮穿过云层,栅栏下的花草一如既往萎残,枯树桩前的老狗依然在瑟瑟发抖,我似乎看见了老狗在黑暗中盯着穿过云层的些许光亮!萎残的花草也是!我看见了,我的周围所有生命体都在盯着那些许光亮!满怀期待,望眼欲穿。

  黑暗席卷了我的周围,占据了我的眼球,纵然无边的落寞涌上心头,纵然阵阵凉意扑面而来,我无所畏惧,因为你是我的信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