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中国·台儿庄运河国家湿地荷花节将于7月6日盛大开幕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大明湖的春色醉了历代文人墨客,而今,小泉城章丘的荷香亦让清照园的倩影倒映在思乡游子的眼眸,一梦,一袖荷香,一醉,一缕诗魂!

江南水乡,是我梦中的向往,如今终于成行。身未动,心先行。那水乡的风景,便如烟雨中的石板桥上,撑着油纸伞站立的女子,在怅怅地等我。

图片 1

  小泉城,小字二解,一是章丘隶属济南辖区,面积虽小,却与济南灵泉地脉息息相通,虽不如济南泉眼众多,分布广泛,但却泉群集中,独具韵味;二来章丘泉群均以小巧秀雅出名,灵秀清雅的漱玉泉,梅花泉,串串珍珠的百脉泉,都让游人流连忘返,梦绕魂牵。独特的地理环境,孕育出的一草一木充盈着灵秀之气,其中又以百脉泉源头盛产的明水白莲为最。据史书记载,白莲早在战国初期便与灵泉相伴,距今已有3000余年的历史,曾有诗为证:“绣江之水清如许,荷花香接稻花香”。水流石上,花露凝香,本身就是一段美丽的故事,一阙婉约的古风吧。

然而,最先打动我心扉的,不是江南,不是水乡,却是莲。

第六届中国·台儿庄运河湿地荷花节

  荷,又名芙蓉,菡萏,亦称水华,而在很多文人墨客的笔下,荷不再是草木之花,而是化为水之灵秀,水之精魂,可如谦谦君子,亦可若凌波伊人。无论是在北方,还是在江南,只要有一泓碧水,就会有一片随风摇曳的碧绿,凝结成一段诗情画意般的故事来,故事中有青春年少的女儿家误入藕花深处的旖旎,也有夜半临窗留得残荷听雨声的清冷与无奈。“荷叶五寸荷花娇,贴波不碍画船摇;相到薰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杏花春雨之后,青青池塘便绽放出点点嫩绿的荷钱,轻盈,娇嫩,浮在水面上,等到了四五月间,清翠荷伞已亭亭,莲的心中也开始悄悄的孕育着一个个旖旎的梦境。清风过处,间或有晶莹的露珠从玉盘样的叶上滴落在刚刚绽放的莲瓣中,也落在古诗里采莲女子蕴含着淡淡馨香的心事里。

莲。一路之上,满目是莲。因了你,莲便再不会淡出我的视线。油城至济南铁路沿线旁的荷塘,南京玄武湖边,无锡”吴王宫”的花园,苏州木渎古镇虹饮山房的园林里——八月的莲花,繁盛、高洁、美丽,恣意纯情地绽放。也绽放在我的心中!

将于7月6日盛大开幕

  周敦颐在爱莲说中曾云,“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在诗人的眼中,荷是无欲无求的,简简单单的一湾清水,便足以盛开满塘的凝翠,绽放如雪的圣洁。不需要殷勤地看护,更不需要费心机滤的的遮风蔽日,就在时光无声的流淌中,一支荷悄然的绽放,或独自摇曳,寒露清姿,在水中留下一抹孤寒的倩影,或莲开并蒂,卿卿相语,任风儿轻拂,蜂蝶嘤嘤其间。那脱俗的模样,那嫩黄的蕊,那轻盈如玉的芳瓣,偶尔会如惊鸿一瞥般的出现在你的视线中,就是那一丝淡雅的香,也在风中若有若无,而此时,你却再也挪不动脚步了,只愿沉醉其间。

但是不到西湖,不知莲的美丽,到得西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莲。不是因为西子。虽西子西湖曾采莲,但西子赋予了太多的国恨家仇,包含了太多的离愁别绪,那深锁在吴宫的,是惆怅凄美的身影。而西湖的莲,是亭亭玉立的,是洋洋洒洒的,是陽光灿烂的,没有一丝的病态与愁容。

中国台儿庄运河湿地荷花

  “藕田成片傍湖边,隐约花红点点连。三五小船撑将去,歌声嘹亮赋采莲。”百脉泉畔的万泉湖是适合赏荷的,寻一个无风,阳光淡淡的午后,撑一柄伞,独自一人走进荷的世界。听一曲远处小楼上传来的曲院风荷,漫步曲径染上一袖淡淡熏风,看远处三五小船荡舟碧波间,虽无嘹亮渔歌,却有着声声清脆的鸟鸣,那是雨后的紫燕,穿过婆娑的烟柳,在翩然荷影间做着最美的舞蹈。偶有微风拂来,在叶的缝隙间,会露出娇羞若女子玉面的荷花,在你惊喜时,却又盈盈然躲在叶子织就的翠绿屏障后面了。

曲院风荷。康熙御笔亲题的碑亭犹在。湖边,迤逦数里的,是白莲、红莲、重台莲、洒金莲、并蒂莲——莲叶田田,菡萏妖娆,清波照红湛碧。水面上,荷花间,人从桥上过,如在荷中行。且行且看,人倚花姿,花映人面,花人两相恋。天与水,水与莲,莲与人,天、水、人、花相融、相亲、相悦,融景、夺情、悦目、赏心、销魂。

进入盛花期静待游客观赏

  如果走得累了,那就坐在湖边的青石凳上吧!阳光下,但见一只红色蜻蜓,转动着圆圆的大眼睛,轻轻落在那鼓胀的花苞上,如薄纱若盈玉的花瓣上,点点露珠,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美得令人顿忘凡尘俗世,不由得想起北宋诗人周邦彦的名句“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面对这般的美景,怎能不让人产生无限遐思呢?在徐徐的清风里,在弥漫着淡淡清香的空气里,人的思绪也会变得淡然而超脱的。

沿苏堤北端,经西泠桥,过孤山,踏白堤,行锦带桥,至断桥,一路而来,尽管早出曲院,而风荷不绝。那硕大的荷叶,高过人头的莲花,密密匝匝,汪洋恣肆,与远山、夕照、碧水相映成辉,绰约多姿。想那八百年来的荷塘,依然氤氲着南宋酒坊的曲香,使得夏日清风徐来,荷香酒香四下飘逸,沁人心脾,骚人墨客身心俱爽,不饮亦醉。南宋诗人王洧便醉了:”避暑人归自冷泉,埠头云锦晚凉天。爱渠香阵随人远,行过高桥方买船。”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迎面西湖大片的莲荷,不禁赞曰:”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若不到西湖,怎能感受此情此景?就是那乾隆皇帝,天下什么美景没有见过?必是因这无穷碧的接天莲叶、别样红的映日荷花,也不禁在圆明园仿制的”曲院风荷”景观诗云:”香远风清谁解图,亭亭花底睡双凫。停桡堤畔饶真赏,那数馀杭西子湖。”恍惚间,如见南宋四大画家之一马远的”曲院风荷图”,大幅素宣之上,大片的水墨莲荷,呼之欲出。画外,大碗的曲酒飘香,大风吹过,一大片莲花飘然落入碗中,顿时荷香酒香四溢——

诗人于坚在《黄果树瀑布》一文中写道:“但我抚摸了黄果树瀑布,我周身湿透,我有湿透的话要说。”此时,我想说:“但我周游了台儿庄运河湿地,我全心湿透,我有湿透的话要说。”

  此时,你是否会觉得自己就是几百年前,那轻着罗衫,漫挽翠袖,撑一只小小的蚱蜢舟的女子呢?与荷相伴,与泉比邻的日子是会让你忘记若流水一般的时光,甚至会忘记碌碌红尘里那些浮华旧梦的,如若不舍,那就低吟着婉约的词句,沉醉在一池荷香中吧。

风荷,风荷。不禁感叹古人用词的传神,一个”风”字,使”荷”由静而动,由梦而醒,一下子便活了。更妙的,那一个”风”字,使荷由淡而娇,由凡而神,随风而来的,是荷的风采,风度,风貌,风姿,风味,风骨,风韵,风情——当然,或许还有点儿,风月。有例为证:西湖湖心亭中,至今尚立”虫二”石碑一块,乃清乾隆手书,意为”风月无边”。那白娘子与许仙,或许就经过断桥,直走到这莲荷边,去漫步苏堤春晓;那梁山伯与祝英台,或许就步出万松书院,经此赏过平湖秋月;那梅花傲骨般的钱塘名妓苏小小,或许就在这西泠桥头眼望风荷,对阮郁吟出”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的定情诗句——绰约多姿的风荷,不知寄情了多少才子文人的风流梦。

图片 2

  好文当荐:荷,根深蒂固在心里的样子,是位超了凡脱了俗的素衣天使。我喜欢荷,不惹尘埃一粒,内心纯净,无欲无求。在看到箫的文章之前,曾拟搜肠刮肚拽上几句来赞荷美莲,然而,荷所有的特质都让箫一笔画尽,出落成一位倾国倾城让人倾了心的难得的灵秀女子,不觉一喜。——指尖沙

所以我说,天下之莲,莫过江南。江南之莲,莫过西湖。然而,西湖之莲,又莫过莲女。”六月荷花香满湖,红衣绿扇映清波。木兰舟上如花女,采得莲房爱子多”。古来多少文人墨客的采莲曲,诗句间都是如莲的女子。”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的《江南曲》自不必说了。南朝梁代刘孝威有”金桨木兰船,戏采江南莲。莲香隔浦渡,荷叶满江鲜”。李白诗有”渌水明秋月,南湖采白苹。荷花娇欲语,愁杀荡舟人。”五代李珣有”乘彩舫,过莲塘,棹歌惊起睡鸳鸯。游女带香偎伴笑,争窈窕,兢折团荷遮晚照”。王昌龄有”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清代石涛说”荷叶五寸荷花娇,贴波不碍画船摇。相到薰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隋时殷英童诗云:”荡舟无数伴,解缆自相催。汗粉无庸拭,风裙随意开。棹移浮荇乱,船进倚荷来。藕丝牵作缕,莲叶捧成杯”。现代扬州派画家李亚如:”藕田成片傍湖边,隐约花红点点连。三五小船撑将去,歌声嘹亮赋采莲”——瞧,徜徉碧水上、莲荷间,总会依稀可见,一群妙龄女子泛轻舟,涉江采芙蓉的情景。而那女子也多是挽双髻,着绿衫,美目盼兮,巧笑倩兮。”摘取芙蓉花,莫摘芙蓉叶。将归问夫婿,颜色何如妾?””郎去采莲花,侬去收莲子。莲子同心共一房,侬可知莲子?”郎欢女悦,尽在曲中,莲香荷艳,似在笔墨间流淌。

图片 3

人们爱把美貌女子比喻为莲。清朱彝尊诗”一自西施采莲后,越中生女尽如花”。也难怪,原来莲花竟是王母娘娘身边的一个美貌侍女——玉姬的化身。当初玉姬看见人间双双对对,男耕女织,十分羡慕,于是偷偷来到杭州。西湖秀丽的风光使玉姬流连忘返,忘情地在湖中嬉戏,以致天亮都忘记离开。王母娘娘知道后用莲花宝座将玉姬打入湖中,并让她”打入淤泥,永世不得再登南天”。从此,天宫中少了一位美貌的侍女,人世间多了一种玉肌水灵的鲜花。当然更多是把莲比喻为貌美女子。隋代杜公瞻诗莲曰:”色夺歌人脸,香乱舞衣风”。宋代杨万里《莲花》诗中也有”恰如汉殿三千女,半是浓妆半淡妆”的句子。朱自清《荷塘月色》中也把莲花喻为刚出浴的美人。但唐朝李璟对莲花的比喻则显得惊憟而恐怖了,”孙武已斩吴宫女,琉璃池上佳人头”。把莲花比为佳人人头,佳人人头虽美,却未免显得血淋淋的凄艳——说不清到底是女子因了莲美,还是莲因了女子而美。也或者,女子一经取名为莲,便貌美如花了。只是不知,哪一朵莲花是我手中那颗失落于五百年前的莲子而开,一年一季的花开,是否只为等我来采?上一页12下一页

一方面运河湿地诗如画,另一方面运河湿地画入诗。这,就是运河湿地的风采。

图片 4

图片 5

夏季是孕育的季节,注定丰满。千顷碧波,万亩荷塘,那韵味,寻梦者的雅兴。我情不自禁想起了那“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曼妙诗句。今年夏到湿地,人到湿地。湿地里必有一颗诗心,诗心里必有一朵画意。芬芳,是源于灵魂深处的微笑。这,就是运河湿地的美丽。

图片 6

图片 7

“十里汪塘飞白鹭,古运河畔风荷香”,我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出自何人的圣手,只是感觉着,它在我的脑海泛游。睡莲是荷中的睡美人,在好色的画笔下,它是最温柔的色调。一袭精致的罗裙,平铺在水质的温床上,只等着花儿一笑,就幸福成了迷人的眼。我看到的睡莲,有一朵“女儿红”,分明比美酒还要陶醉,比好梦还要清幽。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如果说睡莲是美女的肤色,那么醒莲就必然是帅哥的特质。睡莲是恋着水床不起,而醒莲呢?决不贪恋水性。渴望独树一帜,不是树胜似树:“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莲,花之君子之者”,它必定是有品格的。宋代词人周邦彦在《苏幕遮》中写道:“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你看,那高傲的叶子,多像是一个倒立的斗笠,似乎随时准备接受阳光的挑战或露珠的调戏。其实我知道,他是一个护花使者。那含苞欲放的神物,在他的绿荫里,宛如少女的羞涩。而一旦绽放,她就会超越荷叶的头顶,秀丽端庄。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花中不可能没有仙子,仙子不可能没有行船。这真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呀!当然,行船是从行人开始的。徜徉在十里荷花廊,惬意的心,不由地举机相机,与天籁之姿合影留恋。这,就是运河湿地的魅力。不经意间,唐代诗人王昌龄的《采莲曲》穿越到了我们的身边:“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图片 17

图片 18

不知是谁,采用航拍的模式,把两艘画舫船定格在了荷香的韵味里。我定睛一看,水道犹如干净的玻璃栈道,荷塘俨然就是绿色的氧吧。那画舫船里的才子或佳人呢?想必不是热情的阳光,就是温柔的月色!

图片 19

图片 20

融媒体中心编辑 宋妍姿

文丨 贺承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