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伏里。天,越来越热。我,越来越凉。

一见容止误终生

★观赏地点:上海大观园之潇湘馆

  喜欢“凉”这个字眼。安静而不张扬,也便有了祥和,而接近了温度。淡淡,雅雅,如水,似竹。

图片 1

古代的文人逸士一般都喜欢竹,其中两个人是最有名的,一个是苏东坡,人家说“不可居无竹”,仿佛没有竹,连住都住不得了。诗人墨客对于竹的吟咏,更不胜枚举,至郑板桥几至巅峰。《红楼梦》里最具诗人气质的林黛玉,就选择了潇湘馆入住,因为她“心里想着潇湘馆好,爱那几竿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处更觉幽静。”贾宝玉听了拍手笑:“正和我的主意一样,我也要叫你住这里呢。我就住怡红院,咱们两个又近,又都清幽。”

  素爱竹。是那种眼里浅心里深的爱。因为爱,所以深植,不予人,独享。一如凉,不过是与人距离与己自醒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是隐藏了温度于内心的。不必将自己的风景,去润别人的双眼,且自己丰盈着内心,这才是一个人独守的清欢。

《凤囚凰》在我还在上高中时就风靡了万千少女,在我高考完看过这部小说之后,也不由得叹一句:容止啊容止
,真是误终生。然而这也只是一部小说,看过之后,印象也就慢慢淡了,因为小说中最不缺的就是风华绝代的男子。近来,《凤囚凰》被改编成电视剧又火了一把,刷微博时,看网友们争得火热:从演员的发型到导演的能力…..撇开这些,演员,演技,摄影
,导演等,单单回到人物的本身,山阴公主刘楚玉这一历史人物出现在众人的视界里。

图片 2

  俗世里没有清欢。为求清欢,种下两簇竹。其实种的时候,倒没有想“不可居无竹”,只是喜欢。于是,新居乔迁,我去济南添置内饰,便颠颠地买了几十本书和二十尾竹,外加两只玻璃瓶。回家,我很是小心地将竹分插瓶中,一掬清水供养。从此,幽篁拂窗,清气盈室。我的欢喜,躲开外面的人海声浪,于自己的小小天地,浅浅绽开。

南北朝时期宋孝武帝刘骏之女,宋前废帝刘子业同母姐,刘宋王朝,皇族第一美人。只可惜,历史上真实的山阴公主名声并不太好,以淫乱放荡闻名于世,历史评价“楚玉淫乱纵慝,义决人经”。究其淫乱之名:求赐面首,与其弟乱伦。若是一个男子,或许后人只是评价一句好美色罢了,可惜她生为女子,又处在男尊女卑的道学家的天下。当然,《凤囚凰》只是立于南朝的背景,以刘楚玉为原型,主人公是刘楚玉又不是她(穿越也好,冒名顶替也罢),在刘楚玉荒淫无度的名声大噪之时,真正的山阴公主就已经死了,接下来的女主就顶着她的身份,开始一段惊险的人生。

于是,有着几竿竹子的潇湘馆里住进了林黛玉,这位《红楼梦》全书的诗魂。我认为黛玉是大观园诸女中最具诗人气质的,虽然宝钗的诗才经常被提到与黛玉不相上下的高度,但宝钗的诗稳重端庄,失了黛玉的风流别致。

  不可一日无此君。不禁问自己:何以独钟竹?竟一时不能对答。一味寻开去,湘妃竹、竹林七贤、易安居、潇湘馆便渐次明朗。始知,爱亦不是三两天!

以南朝为背景,每个时代都有其主流文化元素,如唐朝繁华盛世,有盛唐气度,宋开始弱柳扶风的婉约之风。南朝的大背景下,自然离不开其魏晋风度。在《凤囚凰》中的,上层人物追求着风流潇洒,清峻通脱,随意自然。他们,琴声为伴,曲水流觞,又或是饮酒清谈。有天底下第一风流人物的王意之,出自世家大族“旧时王谢堂前燕”的王家意之。不用太多的笔墨,一个踏着木屐,悠然超脱的风流公子形象便跃然纸上。带了三分佻达,四分洒脱,明明是嚣张,却那样的低调,就像是太阳初升之时竹林间带了薄荷清香的一阵风,沾染了一点初阳的温度,却依旧清凉。朋友,不论身份或是名声,意趣相投便教;钱财,身外之物,无论是豪宅中的王家公子还是贫民巷中以写字为生的意之,他都是天底下第一风流人物;地位,王家家主的地位还是敌不过死海的云游之乐。他可以说是《凤囚凰》中魏晋风度的典型代表了。另外书中,倚马千言的桓远或是千金公子箫别,虽比不上意之的潇洒肆意,但也不失随性风流。魏晋大概是一个批量生产风流公子的年代!

图片 3

  大学里接触中国古代文学,对先秦文学饶有兴趣。读屈原《九歌》里的《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湘君与湘夫人相爱中的死生契阔、会合无缘的痛苦,令人心碎。而由此波及尧帝二女娥皇、女英为追随夫君虞舜,长哭而泪洒湘竹,泪痕不褪,点点成斑,因得名“湘妃竹”。竹写清欢,竹铭爱情。慕竹之情,油然。

历史上,魏晋风度,风流公子或许没有《凤囚凰》中那样,达到极致。因为,现实的额生活和小说
是不同的,生活是无法预测的,不存在上帝的眼睛谁知道,虐到极致之后是天堂还是更深一层的阿鼻地狱。

上海大观园的竹真是有点规模的,但竹林里却少有人走,大概游客们对有凤来仪比较感兴趣,哪怕秀玉轩的盘子里也被扔满了硬币。于是,竹林里就只剩有我们俩,聆听着雨打竹叶的沙沙声,眼前仿佛出现了弱不禁风的黛玉缓缓而行。

  行至魏晋,入眼的竟不是曹操,不是陶渊明,而是竹林七贤。这是一个与“风”字缠绵的时代:风流、风度、风情、风雅、风姿……能称得上真风流的,是魏晋人物晚唐诗。纵情于竹林之间的七贤,身姿修长如竹,气度风雅如竹。云游、隐居、清谈、饮酒,成就了一个被谓之“后英雄时代”的魏晋风度。此竹,超然卓立,一世清欢,惊了一个时代!也让现世的我们,大惊!

提到魏晋,我们或许想到的是竹林七贤。不可否认,或许王意之的原型便来自这竹林七贤吧,又或许是掷果盈车的潘安,珠玉在侧的卫玠…..

图片 4

  路过宋,就不能不说“婉约”,就不能不提李易安。她的婉约,于她的词“一剪梅”“如梦令”“小重山”“菩萨蛮”中漫溢,芬芳了整个宋。谁曾想这样一个纤纤女子,翘兰花玉指,竟甩出一阕《夏日绝句》,其柔中刚毅,若竹!徜徉家乡清照园,竹亭亭,风细细,于墙角,默默。小凉,浅喜,都是清欢。其疏淡虚怀,若易安!

读魏晋文学,总离不开两个词:竹林七贤,魏晋风度。而竹林七贤,魏晋风度,究其根本,还是离不开时代的因素。三国两晋正是政权更迭,社会动荡的时期。

古人把竹和梅、兰、菊并称为“四君子”,可见其高洁的品性。纵无梅之傲雪娇艳、兰之纤秀清雅、菊之临霜怒放,但竹却以其清风朗月般的高风亮节,跻身于四君子之列,毫不逊色,是因其挺拔的身姿、常翠的坚韧。

  驻足清,窥贾府荣衰,醒皇朝兴败。红楼一梦,醒来只记得千万竿竹,摇曳,那是潇湘馆。不慕功名利禄,只求两情久长,是黛玉,是属于她一个人的清欢。而小院闭窗,轻阴嫩寒,不与群芳为伍,永远清雅脱俗,是竹。在潇湘馆,竹与人,互为给养。这给养是空气里氤氲的元素,这元素不是别的,正是清欢。?

如曹操所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魏晋时代长期的战乱,离愁,太轻易的生离死别,妻离子散让他们意识到生命的短暂和可贵。所以当他们意识到生命的长度不可以增加时,他们只能选择追随本心,精彩的活着。这时节,各种张扬的,个性的,甚至夸张的人生态度被重视,被渲染,被接受。于是人们超脱,放纵,一切都直逼本心,超然物外。

图片 5

  这个七月,竹,青翠。生长、拔节,皆在寂寂中,不悲不喜。我,守着一斗室的孤单,浅尝一个人的丰满。与竹对视。与书相伴。不说永远。不期遇见。一个人转身,两个人平安。瞧。茶已沏,且饮下这一季的清欢。

其次,由“孔融死而士气灰,嵇康死而清议绝”。可以看出,魏晋风度是血染的风采。司马氏争势篡权,司马懿宰了何晏,司马师宰了夏侯玄~杀人者这么的振振有词,有恃无恐。信仰失落的痛苦和官方压抑的恐怖使魏晋文人开始精心避分裂祸,仓促之间行为乖张,出现了种种独特的风度。魏晋风度是分裂时期知识分子被迫依附政治集团的散漫心境。

竹,有一种宁折不弯的气质,因而被古代文人反复吟咏,推崇备至。因此,这些文人逸士们在居所栽一片修竹,盈一捧绿意,便不足为奇了。尤其在江南的园林建筑里,也少不了几竿修竹。

最后,魏晋风度的兴起与魏晋时期的玄学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魏晋玄学,是魏晋时期的一种新思潮,它吸收道家精神形态,所讨论的问题,是以老庄思想为骨架,究极宇宙人生的哲理,即“本末有无”的问题,以讲究修辞与技巧的谈说论辩方式而进行的一种学术社交活动。
“竹林七贤”标榜老庄之学,以自然为宗,反对司马氏虚伪的“以孝治天下”的礼法名教。其中,嵇康提倡“越名教而任自然”,强调摆脱名教的束缚,追求精神自由;阮籍提倡“折衷名教与自然”,他反对虚伪的名教而崇尚自然,而内心追求真正的名教。

图片 6

而在文学史上,魏晋也是三古之分的中古期的开始,是乱世中的文学自觉。

红楼里初建大观园时,说“贾赦住的乃是荣府旧园,其中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皆可挪就前来。”可见,竹是构建园林不可或缺的一环,非竹不能成园。然后便“堆山凿池,起楼竖阁,种竹裁花”,建造了连贵为皇妃的元春都叹太奢靡的大观园。

读刘伶病酒,体会刘伶的不羁,读未能免俗,品味阮咸的放达不拘……观魏晋文学,由正始才俊何晏,王弼到竹林名士嵇康、阮籍,中朝隽秀王衍、乐广至江左领袖王导、谢安,莫不是清峻通脱,表现出的那一派“烟云水气”而又“风流自赏”的气度,几追仙姿,为后世景仰。看他们或饮酒或清谈,看他们华丽的文采词章,看他们否定传统,肆意的人生态度,不为物累、任性自恣、风流潇洒,这就是普遍的魏晋名士的风度,那为一杯酒放弃身后名的率真,闻美人殁而往吊之的坦荡,裸形体而法自然的放浪,一任狂澜既倒宠辱不惊的淡定,处世维见幽默对之的旷达,这一切的至情至性正是是魏晋风度。

图片 7

“魏晋风度”的精神实质:对人生自由、人生艺术化的自觉追求,对个性化的向往。魏晋风度大致有三个形式:一·放浪形骸的怪诞显示特立独行;二·一饮酒和服药麻痹自我以求解脱;三·逃避现实,隐居山林。

贾政带着众人初游大观园,“忽抬头看见前面一带粉垣,里面数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众人忍不住赞叹:“好个所在!”我想,潇湘馆之所以在大观园诸馆之中深得清客相公们的赞叹,其后又被元春所喜,亭台楼阁之侧的万竿修竹,应该也是功不可没的。

图片 8

图片 9

宝玉挨打后,遣晴雯送了两块旧帕给黛玉,黛玉领会了宝玉的意思,在旧帕上题诗,有“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识香痕渍也无”之句,可见她对这“千竿竹”是很喜爱的。

图片 10

她“一进院门,只见满地下竹影参差,苔痕浓淡”,难怪住在这里的黛玉能够教她的鹦鹉念诗了。“进了屋子,在月洞窗内坐了。吃毕药,只见窗外竹影映入纱来,满屋内阴阴翠润,几簟生凉。”看到这段,简直想在家里的窗前,也栽几株竹,连夏天的日影都会觉得带上几分清凉了。

图片 11

当大观园里的女子们因起诗社而起号时,黛玉得到了“潇湘妃子”的美称,其由来也是因为“当日娥皇女英洒泪在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黛玉爱哭,偏偏潇湘馆里又有那么多竿竹,所以“潇湘妃子”这个号送给黛玉,是当之无愧的。

图片 12

刘姥姥二进荣府,贾母兴致大好,因此带着她游大观园,第一站就去了潇湘馆。“只见两边翠竹夹路,土地下苍苔布满,中间羊肠一条石子漫的路。”这是诗人的世界,作者就安排乡间村妇的刘姥姥不经意滑了一跤。

图片 13

贾母说:“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黛玉爱竹,却不爱桃杏,因为这些艳丽的花朵并不符合她遗世独立的诗人气质。所以,雪白的梨花和翠绿的竹,就成了最适合黛玉的植物了。

图片 14

下雨的时候,也要写竹:“那天渐渐的黄昏,且阴的沉黑,兼着那雨滴竹梢,更觉凄凉。”于是,黛玉写下了长诗《秋窗风雨夕》,这首诗是继《葬花吟》后的第二首长诗。而全诗三首长诗,都记在黛玉的名下,彻底奠定她作为全书诗魂的不二地位。

图片 15

有人说黛玉太小性,其实黛玉正如古代的隐士那样,有竹子般宁折不弯的脾气。有些事,她是不愿意勉强的。有些人,她是不愿意结交的。有些话,她是需要说的。

图片 16

周瑞家的送宫花,黛玉得知自己的宫花是最后送的,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很多读者都认为这是黛玉的小性子,不饶人处,其实周瑞家的送宫花的顺序明显不对,她先送给了在王夫人处的三春,再送王熙凤,最后才送到贾母处的黛玉,而按照顺序,是应该是送贾母处的,所以黛玉不过是在敲打周瑞家的。

图片 17

如果仔细揣摩就能发现,黛玉都是在与宝玉相关的事情上才会多疑,因此多心。而被大多数人觉得天真活泼的湘云,其实才爱耍小性呢!湘云把黛玉比作戏子,黛玉还没对她说什么呢,湘云就气哼哼地让翠缕收拾行李准备回家:“明儿一早就走。在这里作什么?――看人家的鼻子眼睛,什么意思!”谁听了自己被比成戏子不生气啊?换谁脸色都不会好看,湘云这么敏感,这不是小性子吗?

图片 18

就是被众人称赞端庄大方的宝钗,不过是听到宝玉把她比杨妃,就冷笑着反击,其后还冲小丫头靛儿发火。相比较而言,我觉得黛玉算是够大度的了。

黛玉是绛珠草降世,她来到凡世就是为还泪而来,泪尽而亡,是红楼里最悲情的一幕。而潇湘馆的竹,也失去了它们的主人,从此只能在潇湘馆里呜咽哭泣。

图片 19

走在翠竹丛中,我不由为那个多情真挚又才华横溢的黛玉而伤感。这雨,这竹,大约也是为黛玉的悲惨结局而哭泣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