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渐起,我听到窗外的知了在有气无力的,长一声,短一声的哀鸣,似乎在挣扎于这恐惧的末日。透过窗玻璃远眺,天空不再是低垂的,像升腾的蓝色气球,高高远远的,蓝的又纯净,又无邪。偶尔一朵白云,调皮的跑来,姿态万千的戏耍一番,又飘悠悠走远了,那白衣翩跹的背影,让蓝天更显幽静与凝重,内敛而大气。

秋的原野,高远广袤,凄美而苍凉,但我更爱秋的田野最丰厚的回馈,丰收的喜庆和爱意葱茏。

一场雨,落寞了一季缤纷,催开了一季寒凉。我还在迷茫着炎炎暑日是用怎样的毅力和耐心熬过去的,夏天就这样偷偷的溜走了。仿佛在一夜之间,夏与秋就来了一个轮流替换,夏末最后的一丝热气也随风飘散了。初来乍到的秋,让风儿捎来了清凉的空气,空气中还弥散着夏末的花香,枝头树梢绿色依旧盎然,没有颓废,也就没有荒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惬意而自然。

  楼下绿化带里,树叶依然葱茏,这个夏天,经历了高温的考验,风雨的洗礼,他们更是顽强了,腰杆又直了,身段更高了,层叠的枝叶遮住了骄阳,为下面的花草撑起一片清凉。再长高些吧,希望明年,能透过你的枝叶,筛下斑驳日影,投在我的窗台,给我夕阳的念想,给我远处丛林里,白带似的浓雾缭绕树腰,似血的云霞红上树梢的回忆。啜一口香茗,隔着清香袅袅的茶雾,我看到了那个十岁的女孩,在放学后,便挎了篮子,奔赴那苍翠的田野,沐浴着清凉的风,在玉米地里,在沟渠旁,为她家的猪儿、羊儿拔着那些鲜嫩的青草,地里不时有蛐蛐为她伴奏。当秋阳落下她的最后一抹余晖,当西边的云端,由橘红转为青灰色的时候,她的篮子已是如绿色小山了。于是,提了沉重的快乐,走向等待她的那帮宠物们。无边的田野,在她的记忆里,绿的厚重,绿的温馨。投在她的绿色浓汁里,被初秋的风吹拂着,玉米顶着或红或粉的头缨,大豆鼓胀着滚圆的豆荚,花生在他们的脚旁静默着,其实,她看到了地里的那些精灵。这一切都令她陶醉如痴。在这或青绿或墨绿或淡绿的世界里,演奏着成长的或成熟的快乐,她听到了她们呼朋引伴,你拉我扯的走向成熟的脚步声,那么团结,那么和谐,感动于她们的真诚以待,感动于她们的倾情相助,没有谁愿意自己的同伴被成熟落下,永远止步于那青涩里。

1、秋在田野

初秋的天气,凉凉的、爽爽的。轻微的风穿衣而过,留下心中无限的快意。初秋的阳光,灿灿的、媚媚的。一如风情女子的微笑,亮丽而不耀眼,娇美而不艳俗。天很蓝,是那种澄净的湖蓝色。云很白、很软,大片的棉絮一般,柔软的想让人躺在上面尝试一下在空中虚无失重的快感。

  思绪被楼下收废品的小贩的叫喊声拉回。他们赶在收获季节之前,每天天不亮就老早出发,奔赴到这城里,收取各户的废品。只要每天还此起彼伏的想着他们的吆喝,那就暗示了农村的庄稼还不到收获的时候。

秋的田野,一片繁忙,汗水里流淌着喜悦,忙碌疲惫的脸颊挂着淡淡的笑容。风起时,整个田野不管植物还是野草,还有树叶,都在摇曳,都在微笑,都在低语。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清澈的湖蓝与大片的洁白交织在了一起,就这样轻轻柔柔的影在了眸里,漾开了一圈又一圈的美丽,氤氲着惊喜。如果说春是一个懵懂无知的美丽少女,那么秋就是一个成熟妩媚的优雅少妇了。历尽了似锦繁花的如水岁月,秋变得更饱满,更丰润,更有韵味了。这一刻,她以最优美的舞姿舒展着宽大的衣袖,翩跹在广袤的天地间。

  自从来到城里,每天奔走于水泥林立的建筑物的空间里,已经多年没有看到那层叠有秩的庄稼地,没有闲暇独自去轻享绿色覆盖的宁静。即便有了兴致想出去走走,可是到处是人流,到处是暗礁涌动,不觉的,便可能会被触伤,还不如窝在家里的好。捧一本书,静享一份安闲,再不好,书里也有作者的真言,有作者的真情,情感的弦跃动在字里行间,或悲伤的或快乐的故事,或撩人的美山圣水,就这么追随着作者的脚步,去感受,去体验,不自觉的便游历了人间各种真味。

但我站在田边的风里,看在玉米地里和玉米差不多一样高的姐妹,双手麻利地剥开玉米秸杆上枯黄的皮,将棒槌似的玉米堆积如山时,那个笑容最甜最美最丰腴。我在萧瑟的风中看到了美丽,看到了阳光,看到了醉人的硕果。

秋天,是一个成熟收获的季节。小时候,从不觉得秋是最美的,记忆深处是秋天里那干脆饱满多子的花生,甜美多汁大个的雪花梨,含着泥土芳香的红皮山药,还有嫩甜软糯的熟玉米。能够吃,就是秋留给我最深刻甜美的记忆了。

  一阵惬意的秋风吹来,我似乎嗅到了玉米的甜香。风是斯斯文文的,故而那清凉是缓步轻挪的挨近你。莫非她是来告诉我,是时候出去走走了,要留住这一年的秋啊。明年,自是明年的另一番模样了,日子不总是单调的,谁能预测到下一个秋是浓抹重彩,还是会淡妆呢?来年是未知的,没有人会告诉你,即便有变化,谁会说呢?连老天都不肯打个清单出来,列个计划说说,既然不知道明年的秋是厚重的还是荒芜的,何不早点出游,留住今年的秋呢?

一位老人赶着一群羊在收获过的土地上,羊儿拾起那片片的树叶或是枯萎的玉米叶或许野草咀嚼着欢跳着时,老人晒着暧洋洋的太阳,脸上如菊花样的皱褶里满溢幸福的光彩。

我的儿童时代已经过去,新鲜的花生也不会再勾起我心中的食欲。小院中种着一架葡萄,倒是早早的引出了女儿的口水,馋嘴的女儿从春末夏初就开始对着绿色珍珠般大小的葡萄生出了幻想。夏季充足的雨水,葡萄绿色的藤蔓顺着竹竿爬满了小院,走在葡萄架下,绿色浓密的阴凉从每一片葡萄叶上传递下来,感觉不到一丝暑气。葡萄熟了,一串串绿色的葡萄在太阳的照射下如翡翠晶莹透亮。

  秋是坦诚的,她既不遮掩自己的饱满与绚丽,也不隐匿自己的萧瑟与肃杀,她就这样款步走来,由苍翠到金黄到青灰,没有半句隐语,大方而磊落。只要你愿意,就可以从头到尾品赏她的葱郁与苍凉,喧嚣和寂寥。我早已把我的心我的情交付与秋,树叶翩跹的日子,她会先告诉我天凉要加衣。当秋虫喊尽它最后的乐章,秋便收藏了。风吹来一片云,游走在窗外,她来告诉我,秋与我相约于郊外,她要对我私语她的心事,春的多彩夏的繁郁积淀了秋的浓重,可是,秋无法让情感走到今年的春今年的夏,她要带着感谢走向明年的繁盛。

一阵风将树上的枣哗啦啦地摇落,刹时地上红彤彤的一片,大妈提着篮子急匆匆地奔跑到树下,仿佛枣会被风带走一样地令她不安,大妈不停地念道:“往常是枣先熟,怎么今年玉米早早地黄了,都赶在这几天,掉地上收不了,可就糟蹋了。”。吃着枣的人不一定会明白,那枣子是如何从树枝上一颗一颗地走进你的手心,那甜润里满是汗水和辛苦,你也许能咀嚼出其中的甘甜和苦涩。

今年的雨水颇多,熟透了的葡萄有些经不起风雨的洗礼,过早的发霉烂掉在了地上。虽然损坏了不少,这也不影响今年葡萄的收成,剩下的葡萄还是采摘了一箩一筐,足够我们一家人酿葡萄酒喝了。经过发酵的葡萄再加上白色的砂糖就会成为浓郁芳香甜甜的的葡萄酒了。大雪飘舞的冬季里,喝上一杯香醇的葡萄酒,那感觉,是人生最美的享受了。

秋的田野苍凉而丰硕,仿若农妇忙碌一年那华发下的笑容,皱褶深处不只是喜悦,其实是写满忧伤的,站在田野的边缘,看着那些已经采摘完玉米穗而黄透了的玉米秸干在风中抖落辛苦,却笑不出来的薄凉和凌乱。仿若农妇凌乱的发丝在风中飞舞,不管怎样的萧洒都藏着几份失意和落寞。

葡萄架的旁边种了几棵冬瓜,顺着绳子,冬瓜绿色的蔓爬上了房顶,每一张宽大厚绿的叶片都能够盖住我的脸,灰色的屋顶被绿叶掩盖了,微风吹过,掀起一片绿色的波浪,绿叶起伏间隐隐的露出下面一颗颗硕大的冬瓜,绿色无公害纯天然的蔬菜,是秋季里一家人饭桌上的佳肴。

陀螺似的他们忙碌一年,期盼一年,从发着芽开着花的春天,走过绿意葱葱郁郁的夏季,就等秋的丰硕,美好与丰裕就在眼前,是秋的田野兑现给他们最忠实的承诺。一阵秋风,如蝴蝶样翻飞的树叶,飘飘洒洒,荡漾着欢快轻轻地落下,而那些果实鼓鼓地装进了农人的腰包里,他们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安安稳稳地睡了,一年里田野给了他们最丰盛最开心最满足的回报,梦里笑醒,星辰闪烁,树梢头,月如钩,月色下是安祥宁静的秋的田野。

家的前面是一片大块儿的田地,浓密的玉米遮挡了远处的视野,近距离的田地里却隐藏着别样的天地。广阔绿色的田野里生长了许多可爱的小精灵,天才的音乐家,蝈蝈。天生的圣斗士,蟋蟀。还有数不尽的蚂蚱和螳螂。每到夜晚降临,蟋蟀的叫声就会从玉米地里清晰的传到耳边,如悠扬的催眠曲伴着我进入梦乡。

2、秋在沙漠

还记得小时候陪着妈妈去田里,蝈蝈动听的歌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循着蝈蝈的叫声,我悄悄走过去,杂乱的豆地里好不容易看到一只蝈蝈翠绿色的影子,伸手扑捉的刹那却被它的嘴咬住了手指,我不知道蝈蝈的牙齿能有多大,但是尖尖的利齿还是咬破了我的皮肤,刺痛的感觉让我快速的放开了它,家里的丝瓜藤上由此也少了一位美丽的歌唱家。那时候,好战的蟋蟀也是我手中的玩物,跟着它轻快蹦跳的脚步,轻轻的弯曲手掌,把它扣在手心里,感觉它在手中无助而莽撞的跳动,心中是一阵阵窃喜。

那一片黄灿灿亮晶晶在秋韵里最迷人美丽的森林,我深爱的胡杨林,就在沙漠深处尽燃秋色,绚烂无比。

走过田地,是一道高高的堤坝路,站在上面,你就会看到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是一片绿色的海洋,那是即将成熟的大豆和玉米,灿烂的白昼,绵长的夜里,玉米和大豆伸展着强壮的身躯,吸允着泥土里的营养,吸收着空气中的阳光,以饱满的颗粒迎接即将到来丰收的甜蜜。秋天的风掠过绿色的海平线,一道道绿色的海浪随风起伏,宽厚肥大的绿色叶子啪啪的拍打着身体,仿佛你真的置身在海边,听到了波涛拍岸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每到这个季节,我都会十分想念那片沙漠和它最美的胡杨,那一片一片的叶儿仿佛秋衣透着诱人的质感和光泽,婆娑生姿,细细唆唆地舞动着身影,嘻嘻哈哈地彼此拍打着嬉闹着,熙熙攘攘地随风儿欢欢跃跃,阳光照在叶片上或透过树叶的缝隙星星点点地在沙漠上摇滚。我想到最美的往事,就是躺在树下,透过枝叶看太阳,我的目光因透射的光芒羞羞答答,而那一缕缕光躲躲闪闪忽明忽暗摇摇摆摆好不自在,那叶儿的金黄油亮亮地发着柔软的光,诉说着千年胡杨在干涸的沙漠不老的传说,展显着胡杨最美的卓越风姿。

秋天,是一年之中最美丽的季节。明朗的天、缥缈的云、清爽的空气、恬静的日子。秋高气爽的季节里,收获的不仅仅是那一箩箩的果实,更是一筐筐的恬淡安谧。

胡杨,千年不老,万年不倒,倒下后万年不朽。

春天的萌发到秋天的收获,是一段短暂而美丽的日子,在这段日子里,我们付出了,我们收获了,我们快乐了,我们欣慰了。其实人的一生不就像这一年的四季吗?春天就是一个可爱无知的孩子,一切都是那么娇嫩弱小,对未知充满了好奇。夏天则是一段飞扬的青春,绽开的花瓣下,心中跋扈着不羁的理想,狂野而张扬。秋天是一段平淡美好的过程,宁和,平静与高雅都在中年人身上体现,沉淀了锋芒,淡泊了名利,同时也收获了幸福。

人们不知是否发现,胡杨千年的爱情,在胡杨粗壮高大的树身上滋生着胡枊,根扎在胡杨的身体里,紧紧依偎,缠缠绵绵,如醉如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张扬,不粉饰,不虚华,胡枊如藤蔓一样缠绕着胡杨,胡杨千年胡枊千年,同呼吸共命运,真正是生死相依,无悔前世今生。

秋意渐浓,秋色渐重,茂盛也会逐渐走向凋零,然而这并不影响秋的美丽,金黄的落叶,纷飞的蝴蝶,合奏的虫鸣,广阔的田野,这都是秋最美丽的自然风景。自然规律不能违背,有凋零就会有重生,秋会慢慢走向冬。在每一个季节里用心聆听大自然的声音,去享受大自然赐予的美景。

这爱,在沙漠,在秋里,在风中歌唱,一首不老的情歌,牵动你我。

过去的不是结束,开始的也不会是结局。秋季的画卷才刚展开,让我们舒展身体,打开毛孔,闭上眼睛,用身,用心,去感受妩媚多情的秋吧!

3、秋在水波之上

秋在湿地的水波上荡漾,芦苇花儿像开到最灿烂的蒲公英一样,仿佛快要随风而散,而那些如锋利的刀片一样的苇叶渐渐的枯黄,阳光下他们披挂着秋的色彩。

春江水暧鸭先知,想必这秋的薄凉,水中的鸭儿早已察觉,轻曼地游移,拖着长长的涟漪。风起处,吹皱一池宁静的水面,微浪翻滚。

那一排白杨在远处已经瘦成秋的模样,叶儿也如老人的头发稀稀疏疏,它们实在不适合在水波里滋养,因而早早地枯燥,可喜鹊依旧,不嫌枝条干瘦苦闷,还是鸣叫着回到老巢,守望那片风中不停地摇曳的芦苇,不定那天它们会被收割,风依旧,树依旧,喜鹊儿依旧。

水波荡漾着秋的姿影,倒影在水中的秋色摇摇晃晃。

水波上下秋意尽燃,浓浓地旋舞一场秋的凄美。

爱,这水波上的秋,被风吹皱的样子,那是我和你老了的身影在水波间留恋。

4、秋在风吹过的地方

秋因着风而起舞,风给了万物最灵动的美丽,不信,那你看看一辆车风驰电掣般地越过满地落叶时的景,那些叶片在风中飞舞的美姿,那是万千只蝴蝶翩翩起舞最壮丽的景色。

万物的呢喃是风的絮语,它在静静地深情地告慰大地丰硕过后,莫过于在雪花的覆盖下静静地长眠,沉积最厚重的力量,等待春的来临,蓄势待发。

风用最轻柔的抚摸慰藉秋被迫割舍的爱,如母亲阵痛分娩,疼痛过后是轻松欣慰而欢快幸福的微笑。

秋风吹过,如老人絮絮叨叨的牵念,挂满心头的是颗粒归仓,树梢上的一颗果,秸干上的一粒子,都是老人最牵挂的,粒粒皆辛苦,无一不是汗水的结晶。在许多人的眼里那点滴的遗漏不值一提,值不了几个钱,尤其是生在如今丰衣足食年代的人,想象不到六十年代吃着野菜的日子有多苦,对于他们没有饥饿的体会,但是,颗粒归仓,不是一粒粮的价值问题,而是对劳动者的尊重。

生活在城市的人,也许在秋叶的凋零里悲叹秋的萧条,一阵秋风裹卷着落叶飞旋,带着莫名的忧伤。而一位农人却牵挂着风中摇摆的丰硕果实,怕它们被风撕扯着掉落在地上,或卷入低凹处隐没。

如我陪同母亲回老家打枣,我确实没有力量将树上的枣打落得干干净净,回头凝望高高的树梢上那稀稀啦啦的几粒枣,望着它我很无奈,我举起木棍怎么也够不着它,心想算了。可一阵风后母亲不甘,提着篮子又去捡拾风吹落的枣。母亲有工资,足够她舒舒服服的生活,七十岁的人,本不该再牵挂那值不了几个钱的枣,可母亲就是不舍。在我们干到十分疲累,埋怨母亲不该扯着我们来为几颗枣这般辛劳。我也知道,那一刻比我们还累的母亲很是辛酸,我理解她的不舍,从小在那片土地上生活,每年的秋天,她会在红透的枣树下灿笑着收获,如今,我们却怕摇落一地丰硕时的艰辛。我们变了,变得让母亲心寒,奢侈而贪图享受,而我的孩子,还嫌这枣不好吃。

养育我们的土地,是否也很悲怆,我们怎么能不为它的丰硕而喜悦,却悲悲切切地凄怆一片树叶的零落,我应该用尽所有的力量收回大树春天开花,夏日育果,秋韵里熟透的每一颗果实,它是树的孩子,如母亲永远护着我们一样,我们永远是她的孩子,那怕我们多么不懂事地戳伤她的心,她依然疼爱着长大了的我们。

天凉,好个秋,好个秋里满满荡荡是丰硕是喜悦是爱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