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扇的玻璃窗,大而透明,成了我浏览街景的视窗。


“人行道这么宽,却不见一棵树。”连日来,不少哈尔滨市民来电反映,家门口的绿地或被毁坏,或只剩下空树坑,一些新修的街路甚至连树坑都没有。根据市民者提供的线索,日前,记者对几条街路进行了走访。
天合街、乡里街 宽敞的人行道难见树荫 自兴街 2000平方米绿地少了2/3
17日,记者在道里区天合街和乡里街看到,两条街都只有两排机动车道,人行道却很宽敞,很多车停在人行道上。在这么宽敞的人行道上,却难见树影。
“这条路自从修好了就没种过树。”附近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清河湾棚改项目开工前,天合街是一条崎岖的土路,路面泥泞,两侧却有很多大树。如今这条街变成了柏油路,树却没了。天合街上仅新华小学门前有十几株小树和一株老榆树,老榆树的根须裸露在地面上,树冠枯萎,只有少数树枝长了芽。“我是清河湾的回迁户,这棵榆树在我小时候就有,你说它得多少岁了。”一位老大爷望着这棵树连连叹息:“树根就这样露着,也没人补土,估计也活不长了。”
与天合街垂直的乡里街,同样难觅树影。“这上面都是步道板,哪有地方种树啊。”天河湾一位居民说,“修路的时候就没考虑过种树,要不哪能连个树坑都不留。”记者在新华派出所门前看到,近5米宽的人行道上,除了占道停放的车辆,不见树影。但在机动车道上,却立着几株瘦小的榆树,行经这里的车辆,都要躲避这几株“拦路树”。
在顾新街,记者看到了另一番景色。顾新街通车不到两年,道路两侧和中央绿化带上,整齐地排列着绿树和灌木丛,和较早建成的天合街、乡里街形成鲜明对比。
南岗区自兴街抚顺尚都小区一侧,临街商服门前的人行道十分宽敞,每隔两米就有一个树坑,奇怪的是,里面竟然没有树,有些树坑被砖头填实。人行道上没有树,树坑被填埋,停车倒是更加方便了。记者注意到,这些闲置的树坑几乎成了车位的一部分,因为很多树坑被停放的车辆盖住,也无法数清到底有多少闲置的树坑。
自兴街与康宁路交口的一块绿地仅剩下十余株树木,其他区域却堆满了建筑垃圾和残土。附近居民告诉记者,这片绿地是2008年建成的,但好景不长,绿地面积逐年缩小,现在还不足当年的1/3。
“这个加气站是占了绿地的位置建设的。”一位老人指着不远处的加气站说,这里原本也是绿地,因为建了加气站,绿地的面积缩小了很多。在绿地周围,记者还看到许多深沟,被挖上来的残土堆积在绿地上,一些身材不高的树苗则被残土埋住。记者在绿地上看到一块公示牌,上面写着“保护绿地”,面积“2289平方米”,落款为“哈尔滨市政府”。
记者拨通城管热线询问这处挂牌绿地为何被占用,被告知这片绿地已被列入哈西联络空间的一部分,并对其改造,但是具体改造时间和方案并不清楚。
埃德蒙顿路 部分路段没有树
道里区埃德蒙顿路两侧绿树成排,但在乡里街至乡政街路段,两侧的柏油路人行道上,除了路灯杆,既没有绿树,也不见树坑。埃德蒙顿路67号门前的人行道宽近5米,没有绿树“挡道”,人行道成了停车场,行人被挤到机动车道上。
“虽然人行道窄了点儿,但是弄些小树也是那么回事儿啊。”一位行人告诉记者,埃德蒙顿路是一条景观路,整条街上都是绿树或灌木丛,唯独这里没有种树,影响了整体景观。
;&&

在汉口多福路,一名男子一条腿跨在面包车内吃午餐,不停地向地面扔垃圾。记者金思柳

  窗外,细雨微凉,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的,或撑起了一把伞,或脚步匆匆的。一切都在不经意间,闪过。唯独你,每天都会出在这方视窗里,且日复一日的做着同样的动作,不厌其烦。

新萄京棋牌官网登录,昨天上午9点,汉口中山大道工艺大楼附近,刚清扫过的人行道一尘不染,一男一女并肩行走着,行至工艺大楼,他们分别接过某商店散发的名片大小的传单,女的看了一眼,随手往地下一丢,男的也跟着丢在脚下,扬长而去。而他们身旁不足一米的地方,就是垃圾桶。

  人行道上栽种的行道树,是一种开红色花的槐树。从春天的萌发,到初冬的净叶,树叶都是落得很随意。扫泛黄的落叶,在别的街上,只是秋风乱窜的时候,而你却是家常便饭。你看看浓密的树冠,苦苦的一笑,继续你机械式的动作——扫、收、倒。

昨天上午8点,青山工业一路恩施路路口的几家早餐店前,人头攒动,一名年轻妈妈一边喂孩子吃饭,一边将用过的纸巾随手丢在地上。今年34岁的环卫工叶红霞,是青山城管局清扫二队的环卫工,她说每逢早餐时间,都会守在恩施路的那几家早餐店前,专门清扫过早垃圾,因为随手乱扔的人实在太多了。“在公交车站、超市门前,一些行人明明看到附近就有垃圾桶,但扔垃圾时偏偏不往桶里扔,而是直接丢在路边。有的市民跑很远把垃圾倒在垃圾桶里,我们看了,心里很感动。”叶红霞说。

  大概是风同情你,店门一侧的一颗树被大风拔了出来,死了。这样,人行道上就有了十几米没有了落叶的地段。不久,在树坑的周围就长出了一簇小树苗。你拿来镰刀,蹲下来,把徒长的树苗剪掉。我想,剪了吧,这样会减少一些落叶,你也会省些事。

店内垃圾胡乱扫到街上

  剪掉的枝叶被你放进了垃圾箱。树坑里却仍站立着齐膝的一枝。杂枝乱苗去了,这该算是一棵小树了。此后,我看到你每次经过这里,都会送给小树一点微笑。从俯视到平视,再到仰视,小树已是高于人头,枝繁叶茂。一样的是,叶到地上黄。你说,不在乎多扫一下。

武昌解放路司门口商铺扎堆,昨天上午9点,商铺纷纷开门营业,让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一些商铺员工将店内垃圾扫到卷闸门外的人行道上,就不管了。武昌区城管局负责司门口卫生的清扫队长曹国红,对此有一肚子委屈。

  你是这条街的主角。你的出场,总是一把扫帚,一个袋兜,一辆三轮。初识如此,熟识亦如此。从街东头到我的店门前,你会再从街西头折回店门前,最后来处理我窗外的街道。原因是我的橱窗对面有六七个垃圾箱。

曹国红说,环卫工前脚刚扫干净,垃圾就又扫了出来。遇上下雨天,雨水和着垃圾更难清扫。曹国红有时央求店员:“麻烦你们把垃圾归个堆,放在垃圾箱旁边吧。”有的人听了劝,有的人照样不理。

  你完全进入我的视野,是在几年前的一个下午。许是到了下班的时间,你扫到了我的店门前,像是王婆子画梅,用扫帚点戳了几下,看样子要骑上三轮车离去。看着自家门前与别家门前迥然不同的地面,火气冲到了发稍,我窜到了门外。

还有的店家,多走十米的大垃圾箱不倒,却把垃圾都倒在店门边的小果皮箱里,每天都塞得满满的,环卫工只好每天帮他们掏出再运走。

  眼前,你一只手扶着三轮车,一只手捶打着后腰。见我出来,你歉意地微笑了一下。此情此景,我想到了年迈的母亲。带着火药的话,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回敬的微笑是牵强的。伸手拿起你的扫帚,弓腰扫了起来。你知道我的意思。你说,谢谢你了,扫帚在这吧,一霎来拿。你应该是有事。

油腻腻的烧烤垃圾任意丢

  路灯亮了,你出现在店门前,拿着一把鲜绿的油菜,说,这是我自家种的,给你留了一把。原来你是要赶在天黑前,去卖掉自家地里种的菜。我推托再三,还是留下了菜。菜不值钱,盛情难却。

占道夜市散场后,地面上留下的菜渣子、纸巾团和散发着油腻气息的餐厨垃圾,是汉阳环卫工王云每天凌晨4点大扫时必须面对的。王云负责清扫的汉阳拦江路夜市,分布着20多家夜市餐饮门面。每到晚上,店主们纷纷把桌椅摆到店外。第二天凌晨,地面上到处是塑料布、一次性筷子和烧烤竹签等垃圾。

  不知怎么的,空闲了,我就扫一下自家的门口,以至于养成了开门就拿扫帚的习惯。这种习惯从而影响了左邻右舍,开门后都会各自扫一下自家的门前。这样,你的工作量小了,人行道上扫得更加干净了。你还隔三差五的送给这家或是那家一点,自家地里种的菜。谁家的东西忘了拿,落在街上,你看到后总会给拿到屋里。天热了,大家看到你,总是招呼来喝碗茶;天冷了,就会让你到屋里暖和一下,再去扫。

汉口环卫工陈爱桃面临同样难题。“小吃的垃圾真难扫,天气好还强一些,特别是夏天,气味真难闻。”陈爱桃说,用一般的扫法,根本扫不干净,她只好用强力洗衣粉加上碱,然后用硬刷子使劲刷洗,但过不了多久,地上又脏了。

  人行道上的槐花,粉嘟嘟的,浓郁的槐香扑鼻而来。花,闲情地洒落了一地,铺了一片诗意……

最难捡的马路垃圾是什么?不少环卫工的答案一致:烧烤签子。江汉区水塔旁的环卫工李友红说,烧烤签子又长又细又滑,捡时很不容易,必须弯下腰用手捡。

  于是,在我的窗外,滋生了一种和谐与融洽。

动辄张口骂举手打

被骂,甚至被打,很多环卫工都遇到过。

59岁的成玉梅做了15年环卫工,她说:“以前,只要有人随手乱丢,我会劝阻,但是经常有人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就是扫大街的,我不丢垃圾,你不就失业了吗?”

负责清扫汉口武胜路泰合广场附近公交站的何师傅,直接挨了打。今年端午节,一男子边等车边剥咸蛋。几米远就有垃圾桶,他视若无睹,蛋壳撒了一地。他抠出蛋黄吃掉,蛋白又扔到地上,被人踩了,粘到缝隙里。何师傅走过去扫了,让他别乱丢。他又拿出一个咸蛋开始剥,仍丢地上。何师傅多说了两句,他竟动手打了何师傅两嘴巴。昨天,向记者说起此事,何师傅泪眼婆娑。

记者戴红兵 胡蝶 龚平 王悦生 通讯员顾丹 胡虹 黄红波 王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