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广记忆中的经典秋风味!微甜带着酒香,煲饭好吃得不得了!

  一

熹微的晨曦推开夜色,大雾弥漫在冬日的黎明,飘飘渺渺裹挟着城中的一切,于是,雾中的人、雾中的楼、雾中的车、……便成了海市蜃楼中的靓景。

图片 1

  中秋过后已属晚秋,这时的秋如在北国已是枯草丛杂万物凋敝,清晨的薄雾如纱袅袅笼罩着一切,光秃秃的树梢子上沾染着细细的霜花,似在说着叶子跟枝条已做了最后的告别。

湿漉漉的雾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悠荡着、忙碌着,仿佛一双轻快的巧手。渐渐的,渐渐的,你所能看到的,全都变成了一片银白色,晶莹剔透的银白色。马路上是滑溜溜的银色,楼台上是瑟瑟发光的银色;走在雾中的人不管你是男的、女的、老的还是少的,便成了哈着白气,白头白眉的圣诞老人,……当然,这里最好看的,当属那枝枝桠桠的雾凇,一株株满身和田碧玉串成的珠佩,宛若新婚殿堂上熠熠生辉的新娘子,又恰似童话中快乐的白雪公主。柳树的雾凇是婀娜的、飘逸的;银杏树的雾凇是盎然的、傲立的;而松树的雾凇则是蓬松的、颤微微的。一排排、一簇簇、一串串千奇百怪衔珠叼翠的纤臂玉手,令人啧啧赞叹,流连忘返。

在广东,有一种情怀叫做:“秋风起,吃腊味”

  但在有火炉着称的山城却是另外的一番景象,街头闹市上短裤薄纱依旧,蕾丝镂花仍是惹眼,似乎盛夏就这么一直顽强地延续着他的生命,把秋天拒在了门外。

一夜雾锁山城,山城便梨花盛开。一个人独自穿行在暖湿的雾气中,拖着纤长朦朦胧胧的身影,雾气亲吻着你的面庞,粘湿了你的眼睛。朦胧中看着一个个陌生抑或似曾相识的面孔在眼前影影绰绰走过,一辆辆小汽车张着朦朦的雾灯慢腾腾驰过。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似梦、似幻,心中顿时空灵起来,就有了一种脱离了红尘的感觉。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我不知是不是真的有前世,但我相信佛说的万发缘生,皆系缘分!偶然的相遇,蓦然回首,注定了彼此的一生,只为了眼光交会的刹那。那种感觉是颤抖的、美妙的、幸福的、难忘的,也伴随着痛苦和折磨。即便是痛苦和折磨,也有古往今来许许多多尘世的男男女女为此心甘情愿,赴汤蹈火。就如这雾凇,虽美,毕竟也是昙花一现。但只要有过这一现,也不枉此生,心足矣!

从感受到第一阵瑟瑟秋风起,老广的味蕾就在寻找那道熟悉又温暖的“腊味”。

  到了午后日头并不像夏天里那样的猛烈,但不温不火的脾气却如绵里藏了的针,丝毫不逊于两三个月前的光景。

阳光穿出了阴霾,大雾渐渐地淡了,散了。雾中的人也就回到了尘世。我感叹大自然的神奇,感喟人世的多变。所以啊,即时的美景要即时欣赏,在手的幸福,要倍加珍惜。莫等失去再追寻,后悔晚矣!

这时候,小v也想起小时候,当第一阵秋风吹过,各家各户的阳台,就都挂满了一排排、一串串正在风干的腊肠、腊肉、腊鸭……

  傍晚天黑得比前两个月早许多,早早暗淡下来的天空却并未让余温消减太多,于是晚饭间不管是空调还是风扇都在尽力地扭动着。

雾锁山城绣可餐,天与美景在人间。倾心醉意羡骚客,雪域北疆做上仙。来吧来吧,来北方看雪,来北方看雾凇,来北方过真正意义上的冬天!

玛瑙般的鲜亮,流光溢彩,浓浓的腊肉香味,吸引着路过的行人都垂涎欲滴~差点想组队去偷腊肠了。

  只有再晚些时候,夜将近午时天气才有了入秋的感觉,你觉着有些凉了于是便扯上一床薄被覆在身上,不一会儿的功夫却又焐出一身的细汗。

在今年秋初,腊味也频繁登上热搜新闻,却并不是它的美味,而是因为许多人在家自制腊味腊肠,导致中毒,引起呕吐腹痛。

  在这样的夜晚我当然是入眠得极晚,有时候过了午夜心里仍旧是躁动着的,这躁动的心思又让整个人像中午的知了是疲倦着的精神。

其实呢,自制腊肠腊肉的确会存在不小的风险呢~医生指出,自制腊肠时食材用料的搭配不当,很容易引起亚硝酸银中毒。

  这时的我极盼望能有一场夜雨,这雨可以连预示的兆头都免了去,像山城人的性子一样直愣愣的来吧。

如果怀念小时候家乡的味道怎么办呢?不用担心,我们《DV现场》的记者给大家找到了一家“传统手工技艺制作,和现代科学技术相结合”的腊味制作公司~能清楚地看到整个腊肠的制作过程

  二

每年秋天开始,广州的腊味店前总会排起长龙,这种火爆的情况可以一直延续到春节前后,老广对腊味的喜爱,从抢购可见一斑。

  在冬季的山城有两样是你无法回避的,其一是山城的雾气,自从入冬开始山城便少有晴朗的时候,从你睁开眼的那一刻起眼前便是朦胧了。

走亲访友也总不忘带上一盒腊肠,煲饭时也要放入几块腊味,老广对于腊味的感情,深深根植于童年就开始养成的饮食习惯~

  这朦胧蔓延到山城的每一个角落,从早到晚的一整天里都环围着你,任你如何也无法避回他的存在。

但你知道吗,广式腊味起源不是广州,而是中山

  居住在山城的人鲜有喜爱这雾气的,大概是因为在冬季雾气带给人的只有湿冷吧,但我这个客居的人却不然,我喜爱这雾,他让整个山城都尽显朦胧婉约。

腊味最初是保存多余肉的一种方法,自给自足为主,岭南各地的腊味都尽显有地方特色风味。但腊味在市场销售的记载,始于中山黄圃。

  在山城的冬季另一件让你无法忽略的便属腊肠了,从进入冬月开始腊肠便在许多人家的窗前或是阳台上招摇了。

关于广式腊肠,黄圃有一段“古”:光绪年间,中山黄圃一名卖粥档主,将卖粥剩下的肉料切成粒状,佐以糖酒味料,装填到猪小肠分离出的薄衣内,吊挂于尚有余热的烧猪炉中烘干,发现别有一番风味。而街坊也竞相效仿,经过后人改良及完善加工工艺,逐渐形成今日的肠衣腊肠。

  山城的冬季又是吃货们的季节,着上臃肿的厚衣大衫不必挂念身材的苗条与否,只尽情享受这美味,至于身材不是还有整个的春天去消瘦吗?

「中山黄圃腊味」更是成为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广式腊味的经典。

  但前不久的新闻里传来讯息,说腊肠的烤制使原本就污浊的空气更是雪上加霜,有人提议取缔这传承了数百年的美味。

中山黄圃腊味的经典便是这款银华广式腊肠,老广吃货眼中必须传承的「非遗」

  眼下腊肠激起的浪头还在释放着一圈圈的涟漪,在这个冬季所有关于腊肠的话题都吸引着吃货们的眼球,看来山城的这个冬季腊肠怕是注定要做当之无愧的话题之王了。

作为中国的大吃货,老广们真的很严格,腊肠有一点点味道不对,或者肥瘦相间不当,他们都会不承认这是经典的广式腊肠。

就算是四川人,吃惯了自己的四川咸辣的腊肠,尝过一遍广式腊肠后,竟觉得百吃不腻。

小v有个四川朋友来广州的时候,就买了10包带回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不买怕以后吃不到这味鲜可口、皮薄脆而甘甜的滋味。”

而黄圃从不怕嘴刁的吃货,他们从光绪年间开始,百年来就只专心做一件事:腊味。

哪怕是这段时间猪肉价猛的飙升,但银华生产的腊肠,在挑选原材料的把关上从不妥协。他们制作腊肠的原材料,都是来自具有出口资质屠宰场的精选猪后腿肉。

这些切好后的肉粒,按照80%瘦肉+20%肥肉的比例,灌进天然的猪肠衣,等待晾晒后就制成了腊肠。

晾晒风干后的银华腊肠细长紧致,色泽比任何腊肠都要光润,切面顺滑无杂质,香味醇厚、皮薄肉嫩,为的就是确保在个个都是灵舌头的老广面前,制作的腊肠都是地地道道的广式腊味。

“片片美味,唇齿留香,是正宗的广式腊味。”小v家族中有在外地生活的长辈,每年回来都必须吃这款腊肠,他小时候就一直吃,“真难得现在还是那个味儿~”

是呀,保留腊肠最初的味道,才是对腊味最大的尊重,也是对非遗传承的最大支持呀。

广东的街头随处可见卖煲仔饭的铺头,“煲仔饭”,外省的朋友听了闻风丧胆,却是黄圃腊肠最经典的吃法之一。

准备一个小瓦煲,在炉火正盛的灶台上煲着,当揭盖涌出一阵白雾香气,藏在腊肠里的肉汁完全渗入米饭后,扑鼻的腊味浓香让吃货站也站不稳了。

小v曾经为了等一锅煲仔饭,被冷风吹了半小时,但吃到的那一刻,感觉一切都值了。

如果不想在街头被冷风吹,自己在家烹饪也是一个好办法,一锅煲仔饭的材料不需要多,一截腊肠,搭配两片腊肉、几条青菜,就足够鲜美,口感醇厚浓郁,口口留香,让这顿饭回味绵长~

其实吃腊肠,有时候一个电饭煲也足以,将几根腊肠切成几块,和大米往锅里一摆,大概半个钟后,米饭变得软糯温香。

吃上一碗,全身都暖了,“腊肠蹭蹭冒出的热气能拂去身上的疲倦,其它菜都成了配角”~

这个冬日,赶紧备着美味的腊味吧,小v家就有最经典的银华广式腊味,囤回家,暖暖又美味的腊肠煲饭做起来~

老广味蕾里的秋风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