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着名画家戴嵩作品中最着名的是是哪一幅

图片 1

对画图指错 罗沧
明代李日华《六研斋二笔卷一》云:戴嵩放牧图,作三子母牛,一牧儿踞其背,一壮者牵牯。笔墨极草草,得简古之趣。衰柳四五树,尤横斜纵恣。有态固知象物者不在工谨,贵得其神而捷取之耳。题记
我们如今针对他人的大作,尤其是领导或尊长的作品,无论好坏优劣都奉为至宝,通常是赞叹不已,更不敢指错挑刺了。正如安徒生在《皇帝的新装》中所言因为这样就会暴露自己不称职的身份,只有有识之士才会道出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的真相。
中国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在九岁时阅读经学家颜师古所著《汉书注》,由于发现对东汉班固《汉书》中所注有错误,于是写了《指瑕》一文对其勘误。正如北宋欧阳修与宋祁在其《新唐书文艺上》里所云:王勃字子安,绛州龙门人。六岁善文辞,九岁得颜师古注《汉书》读之,作《指瑕》以擿其失。
古代关于童叟对名画的指瑕,在北宋苏轼《东坡题跋》和南宋曾敏行《独醒杂志》两部书中,均记载了童叟对唐朝戴嵩所画《斗牛图》,进行实事求是地指出其中错误。只是两书记载略有不同之处,一是杜处士,一是马正惠。画虽相同,可是人物各异了。
唐朝戴嵩所画《斗牛图》,为国画作品册页,绢本水墨画,长为44厘米,宽为40.8厘米,现被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所收藏。
戴嵩是何许人也?唐朝画家,生卒年不详。韩干所画马与戴嵩所画牛,并称为韩马戴牛。戴嵩擅长于画田家和川原之景,以写意水牛尤为著名。相传戴嵩曾画饮水之牛,水中倒影,唇鼻相连,可见观察得十分仔细。正如唐代朱景玄在其《唐朝名画录妙品下十人》中评价云:戴嵩尝画山泽水牛之状,穷其野性筋骨之妙,故居妙品。
北宋苏东坡《东坡题跋书戴嵩画牛》云:蜀中有杜处士好书画,所宝以百数。有戴嵩画牛一轴尤所爱,锦囊玉轴,常以自随,一日曝书画。有一牧童见之,拊掌大笑曰:此画斗牛也,牛斗力再角,尾插入两股间,今乃掉尾而斗谬矣。处士笑而然之,古语有云:耕当问奴,织当问婢。不可改也。
南宋曾敏行《独醒杂志卷一》云:马正惠公尝珍其所藏戴嵩《斗牛图》,暇日展曝于厅前。有输租氓见而窃笑,公疑之,问其故。对曰:农非知画,乃识真牛。方其斗时,夹尾于髀间,虽壮夫膂力不能出之。此图皆举其尾,似不类矣。公为之叹服。
据这两篇短文所记载,戴嵩《斗牛图》两头牛在角斗之时,尾巴不是紧夹于两腿之间,而是翘起得很高。虽然戴嵩画牛惟妙惟肖,但是也有粗心大意之时。后来《斗牛图》被杜处士与马正惠在一日曝书画,暇日展曝于厅前时,则被一个牧童和农夫指出此画斗牛也,牛斗力再角,尾插入两股间,今乃掉尾而斗谬矣,农非知画,乃识真牛。方其斗时,夹尾于髀间,虽壮夫膂力不能出之。此图皆举其尾,似不类矣的错误。正所谓是入山问樵,入水问渔,反映了实践出真知和艺术源于生活的深刻道理。
我们从牧童和农夫对《斗牛图》指错可知,做事一定要从实际出发,必须遵循客观事实,不可以凭空想象。既不要盲目相信权威人士,又要敢于指出名人的某些错误。不但人们要乐于接受他人提出的正确意见,而且要做到任何事情都应该去细心观察,从而才有真实源于对生活积累的集中体现。
如今人们对他人作品进行品评,多是溢美之词,在古时则有实事求是地指出画家作品,存在错误的具体实例。有道是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童叟对画指错是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同样掌握着一些他人不知道的真理。
关于直言不讳地评述他人图画,另有元朝岳柱对何澄的画进行品评。在明朝李诩《戒庵老人漫笔》一书中有记载,与北宋苏轼《东坡题跋》和南宋曾敏行《独醒杂志》的记载有类似之处。
明朝李诩《戒庵老人漫笔八岁知画》云:元岳柱,字止所。八岁观画师何澄画《陶母剪发图》,柱指母腕上金钏,诘之曰:金钏可易酒,何用剪发为也?何大惊异,观此可以知画理矣。
元朝岳柱在八岁时,观察何澄画《陶母剪发图》,就有独到的见解。让我们从中明白了一个道理:做什么事情应当从不同方面去思考,不要只因一个人的名声地位高低,就阿谀奉承地判断一个人的作品好坏优劣。我们做事情更要仔细观察,做学问要在细微处求甚解,切莫不能人云亦云,绝不可沽名钓誉,真正做到实事求是的对事物进行客观评判。

图片 2

牛尾巴的问题来自戴嵩的《斗牛图》。

在这个故事中,有一个人物是杜处士,他是四川人士。这一人物生平很是喜爱收藏书画,被他珍藏的书画就有好几百件。其中就有一副着名画家戴嵩所画的牛,杜处士对这幅画很是珍爱。为此他还为这幅画缝制了一个画套,并且还用精美的玉石做成了画轴,还将这幅画经常戴在身边。直到有一天,他出门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牧童。这个牧童看见他手中的画,不禁大笑了起来,并说道:“这画的是斗牛啊!可是在现实生活中,牛在争斗的时候,通常会把力气用在牛角上,而他的尾巴也尝尝是会夹在大腿之间。可是在这幅图中,这只牛的尾巴却不是这样,而是将自己的尾巴翘得老高了,这实在是太可笑了。”杜处士斟酌了一番这个牧童所说的话,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于是也不禁的笑了出来。

戴嵩是唐代著名画家,擅长描绘田园、山川之景。画牛尤为著名,与韩干画马齐名于当时,并称
“韩马戴牛”。然而,他的一幅 《斗牛图》,却引发了一桩艺坛公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3

在唐代时期有一位很着名的画家叫做戴嵩,在他的生平中以画牛着称于世。而《戴嵩画牛》则是出自于作者苏轼的手中。其中主要讲述了文章中着名的画家戴嵩遭到牧童的批评,其实际上却暗藏了真知和艺术源于生活的深刻道理。那《戴嵩画牛》的故事里究竟讲了什么呢?

戴嵩长期受到误解,我很同情他,所以今天我愿为他作一番辩护。

其次两幅就是他的作品《三牛》、《归牧》了。相比之下,这两幅画却没有《斗牛图》来的着名些,虽然在画中都画了牛,但是还远远不及《斗牛图》的影响。

河南新郑汉画像砖

图片 4

乾隆在戴嵩另一幅双牛垂尾的 《斗牛图》上题诗曰:
“角尖项强力相持,蹴踏腾轰各出奇。想是牧童指点后,股间微露尾垂垂。”

古人也曾说过:“耕种的事应该去问农民,织布的事应该去问婢女。”而在《戴嵩画牛》的这个故事中,作者苏轼运用特殊的写作方法,向我们说明了对于任何一切的客观事物要有细心观察的心态。

牧童似乎一下子成了打假英雄,揪出了制作劣质产品的戴嵩。

相传他画的水牛图很是传神,如果能够仔细观看,肯定能看出其中的精妙之处。他的画牛图还曾与韩干的画马图,合称为“韩马戴牛”。其中关于戴嵩的传世作品中就包括了《斗牛图》。

实际情况是:牛在角斗时,尾巴的姿势各式各样,并不统一。可以将尾巴缩入两股间,也可以摇尾,还可以时而缩尾时而摇尾。摇尾的方式也多样,可以下垂左右摇摆,也可以翘起来上下左右摇摆,还可以像蛇一样卷曲翻滚,姿态纷繁。

在他在世的时候,就以画牛而闻名于世。据说还有一个关于他《斗牛图》的典故。记得戴嵩画的一幅“斗牛图”曾被宋朝的大臣马知节所收藏并且还十分珍视这幅图。记得有一天,天气很爽朗,到了中午十分,马知杰便把这副斗牛图拿出来边晒太阳边欣赏着。这时有一位农夫前来缴纳租税,看见了马知杰正在欣赏这幅画。谁知农夫看了一会不禁笑了出来,马志杰感到很奇怪,于是问农夫:“这幅画有这么可笑吗?”农夫回答道:“我只是一介草夫,并不懂得如何欣赏画。但是我却对牛很是了解,每当牛在打架的时候,尾巴肯定是紧紧地夹在大腿中间,即使人去拉它也没有办法将它拉出来。可是对于这张‘斗牛图’来说,两只牛气打斗,而它们的尾巴却很高。这根本就不符实啊。”马知节听了这番话后,对这农夫很是佩服。

大家可能会记得,很多年前有一部电影叫
《决裂》,其中有个情节,讽刺挖苦孙教授 (葛存壮饰)在课堂上讲什么
“马尾巴的功能”。如今,我也遇到一个关于尾巴的问题,不过不是马尾巴,而是牛尾巴。

众所周知,牛在我们的心目中,是十二个命运守护神之一。其中对于牛图腾的喜爱和崇拜,足以以追溯到四千年前的大禹治水时期。另外,世界上也有不少民族中都有“斗牛”的风俗传统。而我国的斗牛历史悠久,曾在编纂的《太平广记》中就记载汉晋之后蜀地已流行《斗牛》之戏。而在画家戴嵩所画的《斗牛图》影响深远,现在被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中。在戴嵩的《斗牛图》中,画了两只健硕的公牛在那里相互打斗,其中一只牛用自己的两个角抵住另一只公牛的肚子。整个图画采用的是水墨,牛的全身染成墨色,而以墨色的深淡变化,这里就能够体现出牛身的结构以及运动时肌肉的紧张。而在这幅图中两头牛的形象、动态,无论是头、身体和四肢,以及彼此间相互协调,都画得非常准确,神态生动,场景激烈。

我作了一次调查研究。我的调查方法很简单,就是在电脑和电视上观看各种斗牛比赛。我看过西班牙斗牛、泰国斗牛、越南斗牛、云南石林彝族斗牛、贵州斗牛、浙闽斗牛、凯里斗牛城比赛、枫香斗牛大赛、雷山斗牛大赛等等。我在观看时眼睛紧紧聚焦在牛尾巴上,收获颇大。

关于“牛”这这名词,我们最先知道的牛,就是来源于生活中,而在课本上,我想应该是从着名画家戴嵩所画的斗牛画中所知道。对戴嵩来说他是当时唐代着名的画家,关于戴嵩的作品当然是数不胜数,其中在戴嵩的作品中最着名的就是《斗牛图》,《三牛》,《归牧》这三幅图了。

戴嵩不愧是杰出艺术家,对牛的习性,观察十分深入细致。他画过多幅《斗牛图》,有的牛摇尾
(如杜处士所藏的),有的牛缩尾
(如乾隆题跋的),都是正确的,有根据的。而那位牧童只见过缩尾的斗牛,没有见过摇尾的斗牛,见闻不广、少见多怪,误批了戴嵩。他随口说的
“谬矣”二字,给戴嵩带来了负面影响,有损其声誉。

图片 5

戴嵩真的
“谬矣”了吗?说画牛名家戴嵩把牛尾巴画错了,犹如当今说画马名家徐悲鸿把马尾巴画错了。艺术大师真的犯低级错误了吗?我心中升起大大的问号。

戴嵩是唐代着名的画家,同时也是韩滉的弟子。当初韩滉任职镇守浙西时,戴嵩担任巡官一职。对于戴嵩来说他最擅长得就是画一些关于田家、川原的景色,其中他画的水牛最为着名,后人还曾夸赞他说“野性筋骨之妙”。

河南南阳汉画像石

图片 6

据宋代苏轼 《东坡志林》说:

看来,杜处士和苏学士都信了牧童的话。甚至清代的乾隆皇帝也信了牧童的话,他还臆想戴嵩也采纳了牧童的意见。

上面观察到的事实已经可以证明,那位牧童的意见有片面性,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我找到以下三幅表现斗牛场景的汉画可作补充证明。

蜀中有杜处士,好书画,所宝以百数。有戴嵩
《牛》一轴,尤所爱,锦囊玉轴,常以自随。一日曝书画,有一牧童见之,拊掌大笑曰:
‘此画斗牛也。牛斗力在角,尾搐 (缩)入两股间,今乃掉
(摇)尾而斗,谬矣!’处士笑而然之。古语有云:
‘耕当问奴,织当问婢。’不可改也。

河南郑州汉画像砖

汉画是珍贵的艺术品,形象生动,魅力无穷,极富审美价值。鲁迅说:“惟汉人石刻,气魄深沉雄大。”画家林风眠也说:“汉画像石是中国绘画之大宗也,……是中国艺术的主流。”今有古老而珍稀的汉画出来作证,证明戴嵩画的
“掉尾”的斗牛一点也不 “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