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远嫁他乡,最放不下心的一件事是什么?

身为女子既不幸,庶出的女子就更低下。旧社会尊嫡卑庶,《春秋公羊传》:“适(嫡),谓适夫人之子,尊无与敌。”谓正室之子地位最为崇高,而庶出子女则相对非常低卑,很受世人轻视。这点从书中骂人的话便可窥一斑——第九回顽童闹学堂时,宝玉的小厮见茗烟挨了打,都嚷着骂:“小妇养的!动了兵器了!”用“小妇养的”来做辱人之语,可见当时人们对“小妇”及“小妇”子女的态度。

又说:谁是我舅舅?我舅舅早升了九省的检点了!哪里又跑来一个舅舅来?我倒素昔按礼尊敬,怎么敬出这些亲戚来了!既这么说,每日环儿出去,为什么赵国基又站出来?又跟他上学?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来?何苦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彻底倒腾一阵,怕人不知道,故意表白表白!

问:探春远嫁他乡,最放不下心的一件事是什么?

在《红楼梦》的女儿花谱中,贾探春是朵玫瑰花,虽有刺扎手,但“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现在且不必聚焦于她的炫彩,只分花拂叶,单向花下探看其花根土壤。

赵姨娘育有探春和贾环,贾环在玩的不高兴的时候向人哭诉道都欺负他是姨娘生的!

她在家里,尚且有小戏子敢打赵姨娘,敢骂她“梅香拜把子”是奴才,如果探春走了,留下赵姨娘,探春会担心亲娘被人欺负。所以探春放心不下的是赵姨娘。

这样自尊,在某种角度上也许正表明了她心底强烈的自卑,耿耿于自己只是“老爷跟前人养的”。也许正是为了消弭这自卑,她才处处要强,处处强调自己主子的身份、捍卫自己的尊严和权利,容不得别人因庶出身份而小看自己、欺负自己。

周围那些看不起赵姨娘的哪个不想做姨娘?凤姐看不起固然有王夫人的成分,但凤姐的丈夫贾琏不也是姨娘所生,自己又是什么高贵身份?王夫人的女儿元春在宫里又是正宫?香菱.平儿.鸳鸯.啨雯他她们的命运自己能掌握吗?赵姨娘又怎么能左右自己的命运呢?命也?运也?情也?势也?

探春对赵姨娘还蛮关心。

与此相承,探春与亲弟也不交接,对贾环的疏远冷漠,与对宝玉的亲热成鲜明对比。对赵姨娘的外戚,探春更是划清界限。第五十五回里,赵姨娘指责探春连舅舅死了也不肯多给银子,斥她“没有长羽毛,就忘了根本,只拣高枝儿飞去了!”探春“气的脸白气噎”,说:“谁是我的舅舅?我舅舅去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那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我倒素习按理尊敬,越发敬出这些亲戚来了。”固然也是急怒之下拿礼教规则说事的负气语,但只认王夫人的兄弟为舅却不认可亲舅的心态,也是有的。李纨劝赵姨娘说探春也有拉扯他们之心时,探春又忙撇清:“这大嫂子也糊涂了。我拉扯谁?谁家姑娘们拉扯奴才了?他们的好歹,你们该知道,与我什么相干。”这话越发把自己是“姑娘”、亲母亲舅是不相干的“奴才”明搬上台面了。不但撇清,更以主子对奴才的态度相待,如此,与偏房才更疏得彻底。

妾或者是重要的丫鬟是有非常明确的标准的,有两条标准。29回张道士对贾母说起,给宝玉提亲的时候,贾母有一段话非常重要,她说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她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得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她几两银子罢了,只要模样性格难得好的。我们注意到了,两条标准,第一是模样,第二是性格。贾母这一段话里头两次提到模样,一次提到性格。模样可就是用咱们现在话来说艺术标准第一,性格有点像政治标准,这性格应该比模样重要,但是贾府挑选男主子的妻子的时候,妾的时候都是这样,模样第一,性格第二。为什么模样是第一?因为这是天生的,改不了,那会儿还没有美容院,没有什么人造美女。性格是可以调教的,尤其在贾府这种环境当中,礼制非常严格,你很多地方你不改也得改,那么是不是光是对主子的妻子,给宝玉找一个妻子是这种标准呢?不是。包括妾,包括通房大丫头在内,都是这个标准。比如说贾赦要强娶鸳鸯,邢夫人给她做工作不是讲嘛。贾赦另外想买一个,找了不少,不是模样不好,就是性子不好,你看模样性子两个标准。模样在前头,性子第二,再比如说李纨她们、王夫人她们谈到这几个大丫头的时候,比如说平儿,贾母就说平儿是什么,美人胚子。39回李纨说平儿这么个好体面模样。而且平儿呢为人善良,脾气平和,处事公道,善解人意,贾府上下有口皆碑。为什么这些妾,这些大丫头模样也那么重要呢?因为贾府有一个规矩,这是兴儿在和尤二姐讲的时候曾经谈到的。就是贾府的主子只要大一点,年龄稍微大一点的,懂男女之情的情况下,就要放一两个人在屋里,就不让他在外头走邪的。也就是说,放一两个漂亮的丫头在他屋里头。这样的话呢,就能够拢住这个少年主子的心,要不然他在外头万一弄出什么事来,弄个病的,弄得影响不好了。所以这种重要丫头,她首先是必须非常漂亮,第二个性格比较好。另外一个像贾府这样的,经常有达官贵人拜访,有时候还要进宫,女眷她也要和别的那些达官贵人的女眷交往,他的这些夫人和重要的妾有时候参加一些活动,你必须模样好看,要不然会有失身份。至于性格那更重要了,因为不要说是夫人了,有些重要的大丫头,比如说像平儿,她有时候要代主子行使某些权力,如果她缺乏修养,她就处理不好那么复杂的人际关系,所以模样好性格好,是贾府给男主子挑选妻子妾和重要丫头的两大标准。

润杨阆苑恭候您多时了,欢迎关注@润杨阆苑 !欢迎关注探讨!

探春是贾府的三小姐,她也是贾府元春外余下的三春中最为优秀的一个,当南安太妃到贾府来相看各位小姐想要选择一位远嫁和亲,在场的五个女孩李探春和宝钗她尤为喜欢,最后综合抉择还是探春比较合适,所以她选择了探春作为远嫁和亲的人选。

探春不愿意远嫁可是她却不得不答应,身为贾府的女儿这是她必须要承受的命运。探春远嫁他乡,拜别家人回眸的那一刹那,探春泪眼朦胧,此时她最放心不下的一件事是什么?

旧社会里,女性社会地位低下,处处低男人一等。对此探春深有痛触:“我一个女孩儿家,自己还闹得没人疼没人顾的,我那里还有好处去待人。”(第五十六回)“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有我乱说的。”(第五十五回)听这声气,不是不为自己没生作男人而悲慨的,甚至把女儿身份看作自身发展的最大阻碍因素。

赵姨娘与周姨娘不同,她应该是贾政的至爱,否则她在大观园那么大吼小叫应该早就被撵出来啦!

润杨总觉得,赵姨娘在探春管家时,要求探春多赏赵国基丧葬费,是甘当靶子,让探春杀鸡儆猴,立威管家。

然而探春也了解赵姨娘的不易,“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只是个苦瓠子罢了。探春对这苦命的母亲并非没有感情,看第六十回里她对尤氏李纨抱怨赵姨娘就知道了:“耳朵又软,心里又没有计算。这又是那起没脸面的奴才们的调停,作弄出个呆人替他们出气。”表面是在责备赵姨娘,其实是为她辩护。可知探春对赵姨娘,怒其不争里亦是有是爱的。只是并不太亲厚的母女亲情终究让位于她的私心,她到底还是选择以远离赵姨娘来远离贾府掌权者的鄙夷、厌恶和排斥。

赵姨娘赵姨娘是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里的一个人物。她是贾政的妾、贾探春和贾环的母亲。赵姨娘作为红楼梦里唯一彻底的丑角,女儿不认她,唯一守着的儿子又不成器,芳官作为丫鬟敢公然跟她打架,在下人里没有主子样,在主子里想摆主子款又明显矮人一截,红楼梦里众多女性角色中,赵姨娘确实是最失败的一个。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红楼梦里的赵姨娘吗?

第一,赵姨娘在贾府会被被人当枪使,会受到欺负

探春的生母是赵姨娘,虽然在贾府的时候探春没有办法直接称呼赵姨娘一句“母亲”,可是探春的心中对赵姨娘有很多的怜惜,探春远嫁哭的最伤心的人也是赵姨娘。“儿行千里母担忧”,探春远嫁基本上母女二人就是生离死别,所以赵姨娘心中充满了悲伤,可是因为身份所限她连正大光明为探春哭泣的资格都没有。

赵姨娘虽然是贾政的小妾,可是在贾府她的身份依旧只是半主半仆,她的生活本来就被王夫人和王熙凤明里暗里的苛刻,再加上赵姨娘时常会被别人当枪使,就好像吴新登家的前脚受了探春的气后脚就让赵姨娘来找探春的麻烦,或者是赵姨娘听信了别人的挑唆没事找事和小丫头们打做一团,或者受到马道婆等人的欺骗白白花钱害人,这些方面的都是赵姨娘糊涂的方面。

探春忙道:“姨娘这话说谁,我竟不解。谁踩姨娘的头?说出来我替姨娘出气。”

如果探春在家还能够从中为赵姨娘化解一些矛盾,甚至也能够规劝赵姨娘不要惹事,可是如今她走了无人在赵姨娘身边,不知道赵姨娘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模样?探春最不放心的人就是她。

常把“主子”和“奴才”放在嘴边,简直已成了探春在相关场合讲话的特点之一。如第六十回里她劝赵姨娘自重,不要亲与奴才吵闹,“那些小丫头子们原是些顽意儿……便他不好了,也如同猫儿狗儿抓咬了一下子,可恕就恕,不恕时也该叫了管家媳妇们去说给他去责罚,何苦自己不尊重,大吆小喝失了体统。”这番话里,轻描淡写地把奴才比猫儿狗儿,力表主子在奴才面前的高等尊贵。第七十三回里迎春乳母的媳妇和丫头在迎春房中大吵,迎春不能辖治,是探春来拿出小姐的款,以主子派头压制了刁奴。更有第七十四回检抄大观园时,王善保家的掀探春衣襟,探春即刻甩了她一大耳光,为“奴才来翻我身上”而大怒,以剧烈的回击来捍卫自己身为主子的尊严。

探春说:我只认得老爷太太,别的我一概不管。

第二,探春担心贾环会得不到好教导,会不成才

贾环是探春的亲弟弟,可是他因为从小在赵姨娘身边长大,探春在贾母和王夫人身边长大,因为接触的少所以他们之间并不亲近,可是探春对弟弟的担忧也不会比赵姨娘少。

贾环是贾府的三少爷,所以很也多时候下人都会因此宠着他,很多他做错的事情也不会惩罚他,而且赵姨娘并不会教育孩子、贾环在贾府会受到很多不公平的对待所以他的性格就比较自卑,很多时候也会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向贾政告黑状让宝玉挨打,以至于当王夫人知道真相的时候就会记恨他,贾环的坏脾气是探春担心他的地方。

贾环听了,不免又愧又急,又不敢去,只摔手说道:“你这么会说,你又不敢去,指使了我去闹。……你不怕三姐姐,你敢去,我就伏你。”

贾环是赵姨娘唯一的指望,如果贾环成器将来长大开府就能把赵姨娘接出去在身边照顾。如果探春在贾府的话,一方面是可以照顾贾环,让他可以和宝玉享受同样的待遇;另一方面也可以对贾环约束和教导,让贾环不会朝坏的方向走。可是现在探春要远嫁,照顾不了他了,所以探春会很担心他的成长和未来。

对此,探春尽管表示自己不管嫡庶——“谁和我好,我就和谁好,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第二十七回),也在《簪菊》诗中说“高情不入时人眼,拍手凭他笑路旁”(第三十八回),何等洒脱大气。然而事实上呢?她最在意的,正是这“偏的庶的”。

图片 1

其实,我们冤枉探春了。在那个年代,庶出的孩子属于嫡母,不属于姨娘。探春只能认王夫人为母亲,认王子腾为舅舅。探春不叫赵姨娘为母亲是封建伦理的要求。

她自强。本就秀外慧中,又有“心里嘴里都也来的”的精明大气,行事不落俗套。组诗社,作诗词,清雅风流;除宿弊,兴新利,理家有方。就连闺房都布置得阔朗高雅,全无脂粉俗味。如此出类拔萃,赢得了贾府上下交口称赞,连心怀嫉意的邢夫人也说迎春较之探春,“不及他一半”。

为了自己的儿子贾环,她与宝玉争,争的是儿子的地位和利益。宗法制度,继承家产是嫡是长,庶出只能靠边站。当时的宗法制度是:嫡庶不分则氏族乱。贾环是她的亲生子,是庶出,无法与活龙一样的宝玉相比。怪就怪在,贾环也是一个猥琐不堪的人,也是一个尴尬人,上不是下不是,凤姐说他是个燎毛的小冻猫,上不了高台盘的人,出不了大场面;贾政也说他发言吐气,总属邪派,书不好好读。他与自己的生母赵姨娘一样,在贾府里被边缘化了。喜庆场面很少见贾环的影子,像元春省亲这样的大场面,宝玉出尽了风头,而贾环却是年内染病未痊,没有出来露面。在他母亲赵姨娘的眼里,他没有一点儿刚性,贾环无法与宝玉比,在外受气了,回家只会跟自己的娘扭头暴筋,瞪着眼蹾摔娘,对外却是一个窝囊废。大正月里,贾环与莺儿玩,贾环输了,赖了莺儿的钱,莺儿不服气,说宝玉如何大度,玩输了不着急,还把下剩的钱给小丫头们抢了,宝玉只是一笑就罢了,埋怨说贾环是个作爷的,还赖一点小钱。受了宝玉的气回来,赵姨娘责备贾环是个下流没脸的东西,又到哪里去讨没趣了?赵姨娘怒其不争,于是,他所受的气,他的娘只好替他出气,打抱不平。她为自己的儿子与宝玉争,争地位,争面子,争将来的利益得失,她要把儿子在外受的气和得不到的,要争回来。于是孤注一掷,在马道婆的调唆下,她采用了魇魔法,加害宝玉,把他两个绝了,明日家私不怕不是我环儿的。为了将来的家族利益继承权,她差点要了宝玉的命。宝玉是嫡出,贾环是庶出,两者一个是活龙,一个是冻猫,按照当时的宗法制度,一是天上,一个是地下,赵姨娘再怎么争,最终还是失败了。

探春走后,赵姨娘没有了她的照应,在荣国府里会更加艰难。

“生于末世运偏消”的探春,莫说后来“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的悲惨远嫁,只她庶女的出身,便已是她自在永恒的劫与痛。如同原罪,无论她怎样努力怎样挣扎,究竟也无法摆脱。她负着这沉重的十字架,进也三思,退也三思,不反抗不堪,反抗亦不堪,连得到一点纯粹的关爱,亦是奢侈。呜呼,我亦为探春一悲!

与王夫人争,她争的是地位。赵姨娘,是家生子,一生下来,就注定是奴,世代为奴,但她偏又是半个主子,被贾政纳为妾,地位不上不下,这就是她的悲剧。于是,她不甘心。她与王夫人争,但是她注定要失败。因为,她是妾,她的地位无法与王夫人这个正室争,更不能僭越。这就是在当时的等级制度、妻妾制度和宗法制度下,早就规定了的。当时的妻妾制度是:妻妾不分则宗室乱。在这样的枷锁中,赵姨娘,反抗也是徒劳,即使徒劳,她也不屈服地去争。明里不敢怎样,暗里也要算计,可仍然是处处碰壁。赵姨娘不像娇杏那侥幸,娇杏在贾雨村的正室去世后,还有机会被晋升为正室。但是,在贾府里,赵姨娘恐怕难有这样的机会。这正是她的悲剧所在,娇杏的侥幸,正是对像赵姨娘这样处于妾的地位和身份的人的反讽。

赵姨娘和小丫头打架,探春急忙来救驾。她对李纨说,赵姨娘没心机,肯定是被人当枪使了。

这花根土壤,比起那枝上鲜花却极不如意,不但不光彩,甚至可以说是种不幸。

与自己的亲生女儿探春争,她争的是亲情和利益。她的亲生女儿是探春,她认为只要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就是自己的,不管宗法制度里讲的什么嫡的和庶的。可是,由于她是贾政的妾,这是她永远无法抹去的耻辱的印记,她的亲生女儿探春感到因为是她生的,总是觉得脸上无光,只认王夫人是自己的母亲。赵姨娘认为探春对王夫人处处坦护,为王夫人说话,但是对自己,却处处作践,刻薄寡情。她觉得探春不认贾环是自己的兄弟,只与宝玉好,不认自己的兄弟赵国基作舅舅,而是认王夫人的哥哥王子腾作舅舅。赵姨娘埋怨探春有钱不给她与贾环使,埋怨探春不给贾环做鞋祙。探春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不为自己着想,赵姨娘不甘心。别人对自己这样也就罢了,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这样,她死也不甘心。女儿是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胳膊往外拐?但她不知道这是宗法制度造的孽,她只认亲情,但是在那个时代,亲情也变得寡淡如水,薄弱如纸。探春也是不得已,赵姨娘同样也是不得已。自己的兄弟赵国基死了,亲生女儿探春理家,想多沾点恩,多得点葬送的银子,但是探春铁面无私,按例只给了二十四两银子。她不服,于是去论理,最终还是碰了一鼻子灰,受到了冷遇,遭到了数落。她又失败了。

第三,探春单线前路漫漫无知己,她的未来不知道要面对何种风风雨雨

远嫁对于女子而言从来都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因为对于未来的事情一无所知,面对不知道是何种模样和性情的未来的婆家和丈夫,迎春是前车之鉴多多少少会让探春对婚姻产生恐惧。而且探春的婚姻还是政治联姻,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可能悔婚,探春还不得不为了两国邦交努力的做好和平大使,其中的艰难不言而喻。

探春远嫁前路漫漫都要她一人独自承受,家人无法为她分担,也不能为她筹谋划策,前面的路只有她一个人独立前行,探春很优秀可是当突然要像一个大人一般承受所有的事情,她心中不害怕是假的,可是因为这事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她只能带着眼里一路向前。

总的来说,探春远嫁最为担心的事情有三件,一是担忧赵姨娘未来的生活是否安好,二是担心将来贾环是否能够成才,三是担心自己未知的命运,这三件事情里探春最担心还是赵姨娘,因为她和贾环能够保护好自己,可是赵姨娘却很难讲。探春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在家中的时候她没有办法正大光明的对赵姨娘好,所以离别之际她只能更加的遗憾和担心。


作者:陌游常乐,欢迎关注:小说红楼,一起找寻红楼梦中有趣的人和事儿!

谢谢邀请。探春远嫁他乡,最放不下心的一件事,应该从探春思想性格上去分析,探讨。她在贾府四姐妹中虽是趙姨娘所生,但在她的思想观念中,区分主仆尊卑的封建等级观念却特别深刻牢固而又特别计较。她精明能干,有心机,能决断,就是大权在握的王熙凤和王夫人都畏她几分。因此她也最瞧不起地位卑微的生身之母趙姨娘,也不承认是自己的生身之母。用她的原话“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别人我一概不管”(老爷太太系指贾政王夫人)并针对生母“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论理,我不该说他(指趙姨娘),但他忒昏愦的不象了!”。(二十七回)

一般而言,女儿远嫁,最放不下心的,当然应该是父母。《红楼梦曲》“分骨肉”就是最好证明“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不同的是纵观《红楼梦》全书,探春远嫁,放心不下的,并不是生母趙姨娘,而是其父贾政和王夫人。

作为一名资深《红楼梦》粉丝,看了十一遍《红楼梦》,尤其又看了几遍电视剧,对于探春远嫁的场景记忆深刻。探春远嫁他乡,临别时依依不舍,我觉得她最放不下的人是她的生母赵姨娘和弟弟贾环,尤其是赵姨娘。不管是小说还是电视剧中,探春和生母赵姨娘表面的关系不太好,探春给贾宝玉做鞋,而没有给贾环做鞋,引起了赵姨娘的不满,在探春暂时打理荣国府的时候,也没有给赵姨娘特殊的照顾,等等类似的事情很多。按照封建社会的制度,探春是庶出,王夫人是嫡母,自己的母亲不能称之为母亲,要称王夫人为母亲,贾环都比赵姨娘的地位高。探春亲王夫人远赵姨娘的行为得到的王夫人的认可和喜爱。个人觉得探春未必是真的亲王夫人远赵姨娘,在那样一个社会环境和家庭环境,探春这样的选择更像是对自己和赵姨娘的一种保护,试想如果探春和赵姨娘过于亲近,得不到王夫人和贾家众人的认可,庶出的身份将使她和赵姨娘及贾环的生存更加艰难。对赵姨娘的真情实感在远嫁时再也掩饰不住而流露出来,毕竟是生母和亲弟弟,怎么能轻易割舍得下!探春是个有大智慧的人!

我认为探春远嫁他乡,最放心不下的是生身母亲赵姨娘与亲弟弟贾环将来的生活与命运。

探春的生母赵姨娘,是家奴的女儿,她地位低下甚至不如买来的丫头,自己性情又粗俗无赖,她与泼皮招人烦的儿子贾环,在贾府是很不受人待见与尊重的存在。

所幸探春从小在老太太与王夫人这边长大,未多受母亲调教与影响,长大后才情过人,有理想、有抱负,她办事利落,敢说敢为。在贾府的上上下下,探春与母亲及弟弟的地位有着天壤之别。

聪明懂事的探春,从小就明白自己的身份,比母亲和弟弟多了几分乖巧与自知之明,对他们母子其实是恨铁不成钢,并非真实的藐视。但从面儿上,对他们不是轻视,就是训斥,俨然是一副主子对待奴才的做派,对亲娘的态度甚至还不如一些丫环。

“庶出、姨娘养的”这个标签,是探春深藏心底的最痛处,但母亲偏偏不明事理,总伤及女儿软肋,自己的兄弟去世,她想以女儿舅舅的名义找探春多要些抚恤银子,结果招来女儿一通训斥。在当时封建制度下,探春只能尊王夫人为母亲,她只能认王夫人的兄弟为舅舅,虽然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赵姨娘的兄弟,自己的亲舅舅,是不能承认的,他只是个奴才而已。探春当时身为管家,也只能这么做,赵姨娘只是为女儿在添乱。

探春因为是姨娘生的,哪怕自己再优秀,再志高才精,也是无法摆脱庶出的身份,自己是没有资格像元春一样入选皇宫,只能作为家族的牺牲品去和亲远嫁外蕃。

探春远嫁时,她枉费心机一直讨好的、平时看似很看重自己、
疼爱自己的王夫人,表现得冷漠无情,而真正悲痛欲绝的还是自己的生身母亲赵姨娘……

在这生离死别的时刻,探春才体会到了什么是骨肉连心,什么是撕心裂肺,什么是悔恨内疚。哀痛之余,她心里最最放心不下的肯定不是贾母,不是王夫人,也不是贾宝玉,更不是王熙凤,而是一直备受欺压、苟且偷生、低三下四的亲娘与弟弟,自己若在,或许还能想办法拽一拽,拉一拉,保一保。可是,也许已没有也许……

而此时,探春也只能把“分骨肉”来唱:

一帆风雨路三千

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

恐哭损残年

告爹娘

休把儿悬念

自古穷通皆有定

离合岂无缘

从今分两地

各自保平安

奴去也

莫牵连

奴去也 莫牵连

奴去也 莫牵连

……

探春是贾府的三小姐,是贾政和赵姨娘所生,用那个社会里的话来说就是庶出。虽然探春是个庶出的姑娘,但是却是整个贾府最有见识的姑娘,凤姐儿都知道她是与众不同的,连平儿都说“二奶奶这些大姑子小姑子里头就只单畏惧这个三姑娘。探春“才自精明志自高”,最后作为王妃远嫁他乡,避免了看到贾府一败涂地的惨剧。那么探春远嫁他乡,像断线的风筝一去不复返,贾府里面谁才是探春最放心不下的人呢?其实,这个问题在她的判词里写得很清楚了,“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探春最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爹娘,即自己的父亲贾政和生母赵姨娘和王夫人,在这三人中,父亲贾政又是探春最牵挂的人。

首先,探春非常明白自己家当时的处境,经过了抄检大观园,贾府的下坡路越来越明显,当时探春的告诫就是警语: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着,不觉流下泪来。自己家是大族人家父亲贾政虽然不具体管家,却是整个荣国府名正言顺的当家人,而且还是朝廷命官。虽然有大姐姐在皇宫里是靠山,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就能万无一失,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贾政首当其冲,是第一个受到冲击的人。而如果贾政受到冲击,那么接下来整个家族就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受到牵连。这样的道理只有探春懂得,贾府里的其他太太小姐们直到现在都还被歌舞升平的表面现象所迷惑,在私下里为自己的那点利益斤斤计较。

其次,自己的生母赵姨娘也是探春牵挂的人,赵姨娘不受人待见,见识短,经常被人当枪使,惹出事端,但是探春深知只要自己的父亲贾政还在,就没有人敢对赵姨娘太出格。就像自己在贾府,很多人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和她计较一样。同样,贾母王夫人凤姐等看在贾政的面子上也不至于太难为了赵姨娘。也就是说,只要贾政平安无恙,赵姨娘在贾府就有立足之地,自己就不用担心。

再次,探春牵挂的还有自己的弟弟贾环,虽然现在还不太成器,但是,只要有父亲贾政在,贾环就不敢做为非作歹的事情。在书中,贾环见了他父亲就唬得筋骨酥软,就说明贾政对儿子的管教还是非常严厉的,这点探春看的还是相当明白的。所以,只要父亲在,弟弟贾环就是贾府正牌的三爷,虽然不敢指望他将来拜相封侯,也不至于走上邪路,守住这一份家业还是能够的。

综上所述,以探春的见识和对自己家族的认知,生母赵姨娘和同母弟弟贾环并不是她最放心不下的人,那个庇护着生母和胞弟的父亲才是自己最牵挂的人。

探春远嫁他乡,最放不下心的她的曾经。也只有在回忆里,她才有家,有诗社,有理家,有欢乐,有责任……

探春是个有远见的女子,她早已看岀贾府早就岌岌可危。

抄捡大观园时,探春便说:

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如今日真的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家族,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就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贾府内部的矛盾无法协调,早就使人与人之间像乌眼的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贾府的主人阶层堕落、腐化、淫荡,每天乌烟瘴气地活着,没有人关心这大家族的未来将走向何方?

贾敬这位长房长孙,自己当不起这样的责任,干脆躲进道士堆里去了!留下宁国府给贾珍、贾蓉这样的无耻之徒,不孝子孙!

贾赦也是个花天酒地的败家之子。贾政呢?偏又几分书生气,理不清这些俗务。

探春是贾府不多的真正有家族担当的人!她精明能干,极有才华,人称玫瑰花。

可惜,探春的肩膀太嫩!这样一个腐朽的大家族,利益和人际关系都太杂,她真的无力支撑!


在贾母和王夫人那里,贾府的每位姑娘都被精心培养,然后待价而沽。

为了家族利益,优秀的嫡岀姑娘贾元春被送进皇宫。这等于牺牲了她一生的自由和幸福来换取贾府可能的繁华,对此无人心疼!

贾元春可是王夫人的亲女儿,王夫人都舍得!探春,算什么?不过是赵姨娘的女儿。庶出,是她一生跨不过的一道沟!

迎春已嫁人,在探春和惜春间选一个去和亲,去的当然是探春。

用一个庶女封郡主去和亲,留下来嫡女惜春可以继续攀高枝。这样才能利益最大化!


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探春,谁会在乎她的眼泪,谁会在乎她的幸福,谁会在乎她的生命!探春,自己尚无人疼无人顾,哪里还能有好处去待人?探春,一嫁几千里外,可会有人陪她吗?平日里说亲道热的宝哥哥不会,她生母赵姨娘和亲弟弟贾环也一定不会!

贾政,这位父亲,可会想起还有探春这个女儿?王夫人平日里让探春理家这种假意对探春的看中,不过是为自己外甥女嫁到荣国府铺路。探春远嫁,也不过会假意流几滴眼泪,然后享受着探春和亲为贾府带来的虚荣和浮华!

贾母,会想起探春吗?宝玉、黛玉、湘云、李纨、贾兰、凤姐、巧姐,她身边的孙辈太多了,少一个探春沒关系!

那就都忘了吧。探春带着对少女时代的眷恋远嫁了。她会恋着记忆中的贾府,期望家人平安。

只有记忆里,探春才能骗自己说贾府有自己亲爱的家人。她也只会放不下记忆中的荣国府……

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

可实际上,分别后,再无相见的可能。可实际上沒有一个人深爱探春,会为她说句话!贾府既舍了探春,探春也只能舍去家,从此再无牵连……

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很高兴可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探春是贾府的几个孙女里面,最有才华和担当的,她虽然是偏房赵姨娘所生,地位不如元春,宝玉,但是,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主见还有才能,深得贾母,王夫人和凤姐的喜欢。

让探春最失望的就是自己的亲身母亲赵姨娘,还有亲弟弟贾环,这两个人是探春最亲近的人,但是没有什么大局观念,经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搞的鸡飞狗跳,让探春下不了台。简直堪称“最损亲友团”。

探春是一个将局势看得非常清楚明白的人。在协理大观园的时候,她就看出贾府开支太大,收入减少,所以做了一些改革。抄检大观园,探春更是觉得家族的衰落已成定势——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家族都是从自家内部开始败的,开始自己人整自己人开始的。

探春远嫁是迫于无奈,但是她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探春远嫁最担心的事情应该有两件。第一件就是自己的母亲赵姨娘和贾环。探春在身边,有时还可以给他们提醒一下,不受下人或者小人唆使,惹祸生事。自己不在身边,赵姨娘和贾环只会被人当枪使,前程堪忧。

第二件事情,贾府的管理会陷入困境。探春在时,凤姐就身体不好,探春还帮忙管理过一段时间。放眼贾府,出了凤姐,没有人再能管理贾府(虽然凤姐也是自身难保)。当家才知当家的难处。

探春非常懂事,则很有管理才能。做人有担当,很大气。也很关心家族的兴衰存亡。贾母中秋节赏月,陪在身边最后剩下来的孙子辈的,就是探春。只是她也无能为力,回天无术。只能远嫁,空叹息。

远嫁女儿,远离关心养育之恩父母,对不起父母,最不放心父母,岁月不饶人,父母会老的,岁数大了会孤独的,要人陪伴,关爱的,多陪伴,远嫁女最不放心的事情,也是心里最牵挂的,儿女总嫁的和分开的,痛心的,最不放心的。

我认为探春远嫁他乡,最放心不下的是生身母亲赵姨娘与亲弟弟贾环将来的生活与命运。

探春的生母赵姨娘,是家奴的女儿,她地位低下甚至不如买来的丫头,自己性情又粗俗无赖,她与泼皮招人烦的儿子贾环,在贾府是很不受人待见与尊重的存在。

姨娘生的、庶出的探春与嫡出的迎春、惜春天生就有了差别。所幸探春从小在老太太与王夫人这边长大,未多受母亲调教与影响,长大后才情过人,有理想、有抱负,她办事利落,敢说敢为。在贾府的上上下下,探春与母亲及弟弟的地位有着天壤之别。

聪明懂事的探春,从小就明白自己的身份,比母亲和弟弟多了几分乖巧与自知之明,对他们母子其实是恨铁不成钢,并非真实的藐视。但从面儿上,对他们不是轻视,就是训斥,俨然是一副主子对待奴才的做派,对亲娘的态度甚至还不如一些丫环。

“庶出、姨娘养的”这个标签,是探春深藏心底的最痛处,但母亲偏偏不明事理,总伤及女儿软肋,自己的兄弟去世,她想以女儿舅舅的名义找探春多要些抚恤银子,结果招来女儿一通训斥。在当时封建制度下,探春只能尊王夫人为母亲,她只能认王夫人的兄弟为舅舅,虽然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赵姨娘的兄弟,自己的亲舅舅,是不能承认的,他只是个奴才而已。探春当时身为管家,也只能这么做,赵姨娘只是为女儿在添乱。

探春因为是姨娘生的,哪怕自己再优秀,再志高才精,也是无法摆脱庶出的身份,自己是没有资格像元春一样入选皇宫,只能作为家族的牺牲品去和亲远嫁外蕃。

探春远嫁时,她枉费心机一直讨好的、平时看似很看重自己、
疼爱自己的王夫人,表现得冷漠无情,而真正悲痛欲绝的还是自己的生身母亲赵姨娘……

在这生离死别的时刻,探春才体会到了什么是骨肉连心,什么是撕心裂肺,什么是悔恨内疚。哀痛之余,她心里最最放心不下的肯定不是贾母,不是王夫人,也不是贾宝玉,更不是王熙凤,而是一直备受欺压、苟且偷生、低三下四的亲娘与弟弟,自己若在,或许还能想办法拽一拽,拉一拉,保一保。可是,也许已没有也许……

谢谢您的邀请!

探春远嫁他乡,最放心不下是赵姨娘和她弟弟贾环,因为赵姨娘是偏房说话没有份量,弟弟贾环又爱生事端,让姐姐探春在贾府中活人艰难。

探春是在清明时分远嫁,出嫁时满心悲戚,一个“涕送”可以看出探春远嫁的不得已,悲戚之人除了探春,像贾母、王夫人、赵姨娘等人对探春远嫁心里无比沉重与不舍。

由此可见,从古至今女人的命运由不得自己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挂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各分两地,都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固然赵姨娘也是卑劣可厌的。她是奴婢出身,在那主仆之分极严的制度里,奴才纵然被主子收了房做了妾,也还是奴才。更何况她为人亦卑微猥琐,为家族上下所不齿。探春不与之亲近,实在也是两人的性格人品皆格格不入。

当然赵姨娘魇魔法害凤姐和宝玉也是挺讨人厌的!与丫头们挣闹也挺不聪明的!但正因为这样子,曹公笔下的赵姨娘性格更丰满了!

赵姨娘和探春的关系不错。一次赵姨娘来看黛玉,黛玉心里核计:一定是赵姨娘去看探春,顺道来看看她。

她处处殷勤尽心。第四十六回贾母因贾赦讨鸳鸯为妾一事迁怒王夫人,骂她“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时,众女儿中唯探春进来为王夫人辩解;第七十六回里贾母在中秋夜赏月至四更天,“姊妹们熬不过,都去睡了”,唯探春还在旁陪侍,“可怜见的,尚还等着”;下人面前也自重,吃个三二十个钱的油盐炒枸杞芽儿,也要拿五百个钱交给厨房(第六十一回),不肯落人口实;第五十五回里代凤姐理家,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探春按旧例给了赵姨娘二十两赏银,连凤姐都做人情表示“请姑娘裁夺着,再添些也使得”,她独不看生母面上多给一星半点儿。她要自尊、要公正,不容别人说她徇私、抓她的把柄。当然她的努力也没有白费,到底搏取了掌权者的认可、下人的敬服。

从文本的细读,和曹雪芹的写作思想来分析,我要为赵姨娘说几句好话。

赵姨娘让彩霞偷玫瑰露,平儿把事情压下来,就是看在探春的面子上。

有了这么块大心病,探春便不得不采取种种措施来给自己“治病”,最大程度地让自己少受庶出毒瘤的戕害。

红楼梦赵姨娘贾政之妾、贾环和探春之母

探春为了家族远嫁,她最放心不下的人是生母赵姨娘。

而哪怕是王夫人对探春的好,只怕也是打着其它算盘的。从王夫人的角度看,赵姨娘和贾环这辈子都脱不了贾府,这对母子注定要和王夫人母子作一辈子的嫡庶对立。而探春身为姑娘家本就和气庄重,一旦出嫁离了贾府,就更对王夫人母子构不成威胁。况且,王夫人未必不衡量过,这般出挑的三姑娘若与赵姨娘联合起来对抗自己,那才是个大敌呢!横竖现在探春既表现良好——既疏离生母,又恭谨侍奉自己,更品行端正能力出超——又深得贾母爱悦,倒不如表示信任她、喜爱她、重用她,一可去树敌之忧,二可顺贾母之心,三也乐得对外表示自己的贤惠、公平和容人之量。如此看来,探春竟连苦苦争取得来的“宠爱”,也难说是纯净的、真挚的爱悦。

其次她也应该很有文采的!贾政文采那么好,赵姨娘又会逊色到哪里?

因为探春不管赵姨娘叫妈,不认赵国基为舅舅,只认没有血缘关系的王子腾为舅舅。所以认为探春冷血,没有亲情,对生母不好。

要对正室亲近靠拢,自然就要对“偏房”冷漠疏离。首先是与生母的明分泾渭。探春日常只在贾母王夫人跟前伺候,不与赵姨娘亲近。第二十七回里,宝玉说赵姨娘心里“自然有个想头”,探春便动了气:“连你也糊涂了!他那想头自然是有的,不过是那阴微鄙贱的见识。”赵姨娘那想头,不外是指探春是贾环的亲姊、自己的亲骨肉,这是事实,探春却说这是“阴微鄙贱的见识”。若说称母亲为“姨娘”是礼教规矩的要求,那么否认自己是姨娘的女儿,说“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的我一概不管”,那就是她自己的选择了。第五十二回里亦有个细节:赵姨娘来瞧黛玉,黛玉便知她是从探春处来,从门前过,顺路的人情。淡淡写来的细节,可堪细味——向来只有子女到父母房中请安的理,比如书中都是宝玉过王夫人处请安谈笑,唯赵姨娘是不得女儿晨昏定省反而自己往女儿房中看探的,并且看那语气,竟是如此惯了的。这似乎侧写了探春对赵姨娘的“拿大”,对生母摆出主子小姐的款来,若她能亲热厚待赵姨娘,赵姨娘又何至于此?

生活中我们挺讨厌赵姨娘这样的人的!但是我们生活中许多人不都是由姨娘熬成正房的吗?职场中又由姨娘熬成正房的少吗?难道都没有干过讨人厌的事情吗?估计都不说吧?

平儿说:“我只怕又伤着一个好人的体面。别人都别管,这一个人岂不又生气?我可怜的是她,不肯为打老鼠伤了玉瓶”。于是宝玉瞒赃,保全了赵姨娘。

然而,尽管她作出如此种种的努力,得到如此种种的回报,她还是不能摆脱庶出的阴影。第六十五回兴儿夸赞探春“又红又香,无人不爱”、“是一位神道”时,仍不忘感叹“可惜不是太太养的,‘老鸹窝里出凤凰’”;王善保家的敢当众掀探春的衣襟,就是认为她“又是庶出,他敢怎么”;第五十五回凤姐在连赞探春“好”后,仍不禁惋惜“只可惜她命薄,没托生在太太肚里”……可见,尽管探春的为人和能力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但整个贾府,从奴才到主子,其实都仍时时记着她这只“凤凰”是从“老鸹窝里”飞出的,时时记着她卑微的庶出身份。

与戏子争,她争的是面子。那时的戏子地位是非常低下的,没有人身自由,也是受害者。按照龄官的话说,当时她们在贾家的处境是如在牢坑里一样。但是,戏子还能在元春省亲时,演戏露脸,在中秋夜、元宵节,戏子还能吹奏演唱,受到主子的赏赐。但是赵姨娘在一些喜庆的场面,连出场的机会都很少有,似乎比戏子还没脸子,难怪戏子都看不起她,比她还有面子。芳官敢在赵姨娘的面前说: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几呢!地位低下的戏子,都不把她当着半个主子来看,只是与自己一样的地位和身份。因此,赵姨娘也与他们争,争回自己的面子。自己的儿子贾环在外受了戏子芳官的气,她认为是芳官对贾环掂人分量放小菜碟儿了。不把她娘儿两个放在眼里,用茉莉粉来代替蔷薇硝,骗了贾环。再加上夏婆子下些话,她不甘心,于是她到怡红院去找芳官算账,结果被芳官等一帮戏子缠着打着闹着,最终是面子没有争回来,自己反倒出了大丑,还受了自己女儿探春的训斥。她又失败了。

探春应该明白赵姨娘的苦心,她以自己的方式爱护赵姨娘。

探春的出身,有不幸者三:旧社会男尊女卑,生为女子,是一不幸;是女子也罢了,还是偏房所出,庶出更无地位,是二不幸;母亲是偏房还罢了,偏生还卑劣猥琐、神憎鬼厌,令人不堪,是三不幸。

与凤姐争,她争的是利益。凤姐作为荣国府的大管家,她有才能,但是德不行,在艰难地支撑着贾府这座大厦的同时,她又不断地侵蚀着这座大厦。凤姐利用手中的权力,或克扣下人的月例去放高利贷,或延压着时间,不按时发放月钱。像赵姨娘这样地位和处境的人,在经济利益上,更是处于困苦不堪的处境,用她的话说是:明儿这一分家私要不都教他搬送了娘家去。贾家,就是一个争斗的漩涡,为了地位和利益,人人都要争。凤姐不例外,贾赦和邢夫人也不例外,贾琏和凤姐也不例外,那些地位低下的管家婆、陪房都不例外,同样赵姨娘也不例外。但她的地位和身份已把她限制死了,她最终是无法得到。她在贾府里,经济上的窘迫,连一块小小的像样的鞋面子零碎缎子都没有,她对马道婆说了:你瞧睢那里头,还有那一块是成样的?成了样的东西,也到不了我的手里来。其他东西不用说,就是这样细小的,在贾府那些主子眼里,看起来根本不起眼的东西,对于赵姨娘来说,都成为一种奢侈品,可见她在贾府里经济上的困苦和拮据。作为半个主子,她在经济上的待遇,都无法跟袭人比。王夫人从自己的月例中,拿出二两一吊的银子给袭人,赵姨娘的月例与周姨娘的一样,都是二两,还时不时被凤姐克扣,又不按时发放。被王夫人知道了,盘问凤姐,凤姐还放狠话说:明儿一裹脑子扣的日子还有呢。在利益的纷争上,凤姐注定是赵姨娘的死对头,凤姐不断地用言语弹压她,把她当作脚下泥来踩,指桑骂槐,使她喘不过气来,使她敛翅收羽,明着不敢出大气。于是,赵姨娘明不敢怎么样,暗里也就算计了。他利用马道婆的魇魔法,对凤姐下毒手,差点要了凤姐的命!可是,她又失败了,但她仍不甘心,她还要争!

图片 2

赵姨娘就是个“小妇”。作为“小妇”养的女儿,探春尽管在贾府也是个主子姑娘,可按宗法规矩,庶出身份仍使她的地位比宝玉等嫡出的低了一等。

赵姨娘争的手段和方式,是有点阴微卑贱,甚至不择手段,但是她也是不得已。一个地位低下的女人,她还能做什么,又怎么做呢?反过来想,那些在不平等的制度下,高高在上,享受着不公平的待遇,在一些人看来就是合理,而那些不甘心于这种不平等的待遇的人,如小说中的赵姨娘,她的反抗就是那样被人看不惯,受人指责?

她努力向正室一支靠拢。取悦贾母自不必题,更与宝玉一样对王夫人以母相称相待,只认王夫人的兄弟王子腾为舅舅,和宝玉亲厚……作为回报,她也获得了实权派的青睐,上得贾母喜爱,中得王夫人信任重用,下得宝玉欣赏亲近。

还说:谁家姑娘们拉扯奴才了?他们的好歹你们该知道,与我什么相干?

这样看来,说庶出身份是探春的一大心病、一大隐痛,大抵是不过分的。

红楼梦里的赵姨娘,这个最讨人厌的红楼人物

说来她亦无法,毕竟在大家族“风刀霜剑严相逼”的险恶环境里,她总得为自己争取生存空间——不止为自己目前在贾府争取有尊严、有地位的生活,更要为自己的后半生未雨绸缪。她最后的归属和最终的出路,是嫁一户好人家,而正如凤姐所说,攀亲时,男方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还是庶出,多有为庶出便不要的,如此,庶女的终身大事便没有保障。探春的终身大事掌握在贾母贾政王夫人等掌权者而非赵姨娘的手中,为自己终身计,她不得不尽力取悦掌权者们,换取她们对自己的接纳和喜爱,以求她们将来在许亲时,不至于为自己觅个不堪的归属。

首先她应该很有姿色!要不然怎么会入了贾政和贾母的法眼堂而皇之的入驻贾府?

第三她应该很有心机,很有忍耐力,不然大观园中王夫人及其众人对其百般不屑刁难,相比尤二姐的下场,赵姨娘没有一点心机,没有相对的忍耐力恐怕早就魂消魄散了吧?

为什么曹雪芹在小说中写这样的一个女人,人见人恨的一个女人,确实令人不得其解。有论者试图从曹雪芹的人生经历来分析,认为曹雪芹在生活中曾经受过像赵姨娘这样的人加害过,所以恨之入骨,才把她写进小说中,何况在小说第二十五回甲戌本有侧批说:可怕可畏,可警可长存戒之。这样的分析似乎有一定的道理,或许说得也通。但是,曹雪芹写作,还不至于到那样没有理智的地步。从曹雪芹写作的思想来看,他倡导平等,在男权统治的年代,他反对压迫、反对宗法制度、等级制度等等,能否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呢?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赵姨娘这个人物非常可疑。首先赵姨娘的身份合理性,很不充分,她缺乏充足的身份合理性。也就是说,像赵姨娘这样的女人,她怎么可能成为贾政之妾呢?贾府对于男主子的妻子或者

红楼梦赵姨娘的角色分析

红楼梦赵姨娘为什么和谁都要争?

贾政宿于赵姨娘处俩人说话那节:贾政说看中了俩女孩子,一个给宝玉,一个给贾环,她的丫鬟小雀竟然跑到宝玉处,可见赵姨娘身边颇多奸细。

赵姨娘是不幸的,她和谁都要争,这是一种反抗。

她和谁都要争,尽管四处碰壁,但是她争不过的不是这些人,是那个时代的宗法制度,她失败了。她不要周姨娘那样的贤惠明礼的名声,她也不想像尤二姐那样,为贞节贤良的美名而甘受压榨。她在贾母的眼中,也只是一个烂了舌头的混账老婆!在贾家上下人的眼中,她只是一个半个主子的奴才!个个看她都不顺眼,有事,不管是不是她干的,首先都赖到她身上。平儿说得对,墙倒众人推,这就是她的悲剧和不幸!

在当时妻妾制度和宗法制度下,她过得确实不容易,用她的话说是我在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这确实是她的处境,也是像她这样的身份和地位的人的处境。但她们不像她那样,敢于反抗。同样是妾的身份和地位,周姨娘和尤二姐,都是吞声忍气,最后葬送了自己的生命。还有香菱,也是被活活折磨死了。应该说,在《红楼梦》里的侍妾和丫嬛中,她是一个富于反抗的人。尽管,赵姨娘的手段有些阴暗和龌龊,但是以她在贾府的地位和处境,以她的能力与见识,她也只能这样。不满于自己的处境,于是处处反抗,她和谁都要争。

赵姨娘听到这些话心寒不?冷不?有旁人不管怎样也就罢了,自己最亲的儿女这样,估计赵姨娘的心都碎成玻璃渣子啦!

赵姨娘是贾政的偏房,一生都在不甘心中度过,其实在职场中谁又何尝不是职场中的偏房?又何尝不是在不甘心中度过?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以努力自强自诩的心灵鸡汤。

探春则是明里与赵姨娘划清了界限,以获得王夫人和大家的认可!

对于赵姨娘,平儿说了这样的一句话:罢了,好奶奶们,墙倒众人推,那赵姨奶奶原有些到三不着两,有了事就赖他,你们素日那眼里没人,心里利害,我这几年难道还不知道。二奶奶若是略差一点儿的,早被你们这些奶奶治倒了。平儿不轻易说话,说话办事,她则持公心,对于那些管家婆说赵姨娘的遭遇是墙倒众人推,尽管她有这样那样的不是,我认为,这是公论。自从《红楼梦》问世以来,对赵姨娘的看法,多数是往一边倒了,难道不是墙倒众人推?我想说的还是那句老话:考察《红楼梦》人物,还得放在那个时代和环境下来考察和分析,才能得出较为公允的评价。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了不少的女性,那些他极推崇的女儿就不用说了,对《红楼梦》中一些已婚的女人,有的就不怎么有好感,但写作上还是比较客观,没有表现出很明显的个人倾向。但赵姨娘是一个特例。书中把赵姨娘写得那样倒三不着两,几乎体无完肤,诸恶俱备,一善俱无。与《红楼梦》中其他女人相比,她的形象是那样不堪入目。从《红楼梦》产生以后,论者对她都是一片的骂声,她一直以来都是活在论者的口水里和骂声中。大家骂她,恨不得把她骂死才大快朵颐。清人姚燮就是这些骂者中的一个代表,她骂赵姨娘:天下之最呆、最恶、最无能、最不懂者,无过赵氏。不但在清代,就是现在的读者或论者,对她的骂也不比前人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