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火:由“写信必读”想到的

《广注写信必读目录》,铅印、4孔、32开、60页,由上海世界书局于1927年印行。作为一册专讲书信如何写的应用文范本,《广注写信必读目录》分类极为详尽,共分“家书”“贸易”“问候”“请托”“求恳”“短札”“闺阁”“庆慰”“尺牍碎锦”“契据”等十类。又在十类下面细分为“禀父”“谕孙”“久别”“新交”“问疾”“拜谒”等120个左右的小类。这是一册书信写作应用文大全。现摘录一两则,共享汉字文本书信曾有过的魅力。

如今你还会写信吗?为了唤醒人们对书信文化的认知,西安高新区党工委宣传部、高新区文明办携手西安青年美术馆特举办“尺牍传情——中国近现代书信文化展”。小小的尺牍书信,往往寄托了真挚的情感,通过纸张所承载的生活片段,我们可以还原一个时代的信息,感受故纸温暖。

图片 1

在“问候”大类“留别”小类里,编者举证:

图片 2

董其昌尺牍

蒲馨乍拂,荷气方来,风笛凄凄,遂成远别。弟,谬承雅爱。时挹清芬,仰叨广厦之帲幪;久扰郇厨,屡承廉泉之沾润。未酬高情,本欲秋凉返舍,情殊依依。倾接故里来书,立时敦道。事关紧要,弗克逗留。是以谨泐数行,以志别悰。区区寸心,幸垂原鉴。即请崇安。临池依切。

为了让大家让大家对书信文化有所细致的了解,专门聘请著名花艺师在很多展台布置了精细的插花盆景。
展馆地点是西安高新区永阳公园西北角青年美术馆,展出时间为2017年3月24日到4月15日,每周二到周日10点至17点,另外,展馆在3月29日下午2点半还有一场朗诵会,以上活动全部免费,对传统书信文化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前来参观。

民国以后,白话书信逐渐取代了文言尺牍的主流地位,一种风雅亦渐渐远去。然而,11月30日起在上图第一展厅开放的一纸飞鸿上图藏尺牍精品展却可以让人重新体味尺素风雅。作为上图的年度大展,展览共展出明清至当代尺牍原件117件(上图藏明清等尺牍原件达13万余通)《东方早报艺术评论》特刊发一组专稿,以呈现尺牍的发展与变化。

对于这般的汉语文言文文本,今天大约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断句的。即便当时(1927年),《广注写信必读目录》已经注意到了“今文学革新,白话盛行”。所以,编者用白话将其文言重写。重写的白话是:

图片 3

尺牍作为一种文体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文本形态之一,也是最具有社会性的文本创作形式。现今所存世的中国尺牍文献主要有考古实物、尺牍原件和帖与印本中的尺牍资料。

某某仁兄:菖蒲的香味方才吹过,那荷花的香气又已送来,风笛响了一声,我就和你分别了。承你爱我,时时得以面谈,又信在你的屋里,叨扰好久;屡次借我银钱,还没有报答你,这真是很对不起的。我本想秋天回去,不忍舍了你这情谊,今天接到家里来信,立刻催我回去,因为事关紧要,不能多留,所以就写了几行字的信,表时我的离情,区区的心意,请你原谅罢。

知名网络达人,严建设老师也即兴书写家书一封。

不过,编者重写的白话却少了些文言的雅意,包括文言里独有的那种抑扬顿挫。而且像“临池依切”这样本是套话的文本格式,在白话里似乎也不好找到对应的表达。

       
 随着高科技技术不断的应用于生活,碎片化、快餐化的文化格局与理念深入生活、愈来愈快的都市节奏改变生活,我们周遭的一切都以便捷、效率为判断依据。我们已习惯于QQ、微信、微博、短信、电子邮箱等现代信息交流方式,信息的传递已经不再困难,动动手指就可以完成万里之距的信息交换,往日尺牍书信在两地间经年累月的传递,被迅捷的以秒为单位的各种软件取代,那份对于来信的盼望与期许,也同样被迅捷的效率冲淡,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却日渐疏远。随着“朗读者”“中华诗词大会”“见字如面”等电视节目的流行,人们渐渐怀念起往日那种慢节奏的时光,书信中蕴含的温暖与亲情再一次散发出它独特而深远的生命力。“见字如面”四个字不知不觉地温热起来。

中国的尺牍文献源远流长,它是随着人类社会相互交往的社会需求和文字的出现而产生的书面交流形式。早在远古时代,当人们的口头交流不能满足人际交往的客观需要时,出现了具有记录信息意义的实物载体。民族学调查所发现的结绳、刻木等材料,可视之为人类早期信息传递的一种实物交互形式的孑遗。当文字的使用和人际跨域沟通日益频繁时,书面交流日益成为人们重要的沟通形式,并在相当长时期内成为信息传递的主要媒介。刘勰曾说:三代政暇,文翰颇疏;春秋聘繁,书介弥盛。(《文心雕龙书记》)此论虽未说明尺牍的源头,但指出了上古时期公文尺牍流行的时代特征。我们从《左传》中的《叔向使贻子产书》、《郑子家遗赵宣子书》、《子产遗范宣子书》中可得到见证。

古人交际,主要得益于面谈和信函往来。信函往往成了后人观照当时人们交往的证物。73卷(不含附编)的《苏轼文集》(中华书局,共六册),“尺牍”便有14卷。可见书信在苏轼文存里,是一份多么庞杂且重要的内容。书信不仅留下了可资后人研读的文本,而且还因这些书信主人的天资、学养,又给后人留下了另外一种样式的遗产:书法作品。日本人西林昭一编、日本二玄社印行的《宋元明尺牍名品选——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共六册)里,我们看到古人书信交际留下的书法佳构。苏轼的名帖如《久留帖》《令子帖》等就是以书信留存下来的。“苏黄米蔡”的书法作品,很大一部分也是以书信样式留存下来的。如黄庭坚的《远意帖》、米芾的《箧中帖》、蔡京的《节夫帖》、蔡襄的《虹县帖》等。另外,五四新文化运动以降的鲁迅、茅盾、俞平白等所留下的书信,除了它们的文学、史学、哲学价值外,这些书信所呈现的书法艺术,都具有很高的水平。这些笔纸书信,穿越时空,让我们倾听书信主人当时的心跳和脉动。而当下的电子书信,显然没有了这种在场感。

图片 4

中国尺牍的源头至今未能确考,但目前发现最早的书信实物是1976年在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四号秦墓出土的士卒黑夫与惊写给衷的家信。这两封写在木牍上的信,完整的一块长23.1厘米、宽3.4厘米、厚0.3厘米;另一块残缺的木牍长17.3厘米、宽2.6厘米、厚0.3厘米。据考证,这两件尺牍均写于秦始皇二十四年(公元前223年)。

现在说回《广注写信必读目录》。此书既是书信大全,搜罗的书信样式应有尽有。譬如借钱的书信。借钱一事,无论古今,都不是一件容易开口的事。不过,《广注写信必读目录》所提供的“借银”书信则写得很是淡定:

西安青年美术馆馆长吴颖欣向市民讲解传统书信文化

由此可见,在纸张尚未使用之前,古人写信采用竹片、木片为载体,竹片叫简、木片叫牍,或札,长约一尺,尺牍之称于是成为书信的代名词。尺牍一词首见于汉代,在《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评论孝女缇萦上书救父的故事时曾说:缇萦通尺牍,父得以后宁。这种以实物载体为状语形成的名词在我国通行了两千余年,衍生了一系列不同的别称,如尺素、尺书、尺翰、尺锦。在特定环境下,尺牍还有众多不同的誉称和代称。在叶新华所编《旧体书信用语简编》一书中收录了许多此类词语。按尺牍收受对象的不同,其书札之名,不一而足。其施之上者,曰奏记、曰上书、曰启、曰笺,自敌以下曰简、曰帖、曰教,其上下通用曰状。自汉以来,尺牍之作呈现从公牍向私人发展的趋势。私人互通书札和家书的增多表明尺牍的社会性功能得到了人们的认同,成为人际交往的工具之一。但秦汉时期见之于记载的尺牍文献只有少量名篇依附于史籍而得以传世。实物原件只有少量的考古发现,如在《居延新简》、《敦煌汉简》、《居延汉简甲乙编》和敦煌汉代县泉置遗址帛书中有简帛书信文献著录。直到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尺牍文体地位的确立,尺牍的文献价值也相应地在文献史上得到了人们的重视,之后尺牍的收录、编纂、刊刻才成为一种主动的文献整理行为,使之从私人领域扩展到公共空间。从《文选》的零散名篇到北宋的个人尺牍专集,从个人文集中的尺牍专类到同人师友的尺牍总集,从模刻历代前贤尺牍手迹的刻帖到历代尺牍选编,尺牍文献蔚为大观,名篇纷呈,在中国文学史、艺术史、社会史上,均占有独特的地位。

“梅传春意,雪兆丰年。遥想仁兄诗酒豪情,与复不浅。宁知数百里故人,穷愁潦倒,卒岁无资乎?爰不揣冒,赧颊陈情,请伏祈慨掷百金,以纡眉急。来岁蜗居脱业,即报高情。伫候好音,便询文禧,不一”。

         
小小的尺牍书信,往往寄托了真挚的情感,通过这些纸间所承载的生活片段,我们可以还原一个时代的信息,感受故纸温暖;该展览汇集了近现代的文化名人如舒同、荀慧生、赵树理、张奚若、李问渠、艾青、老舍、石鲁、赵望云、何海霞、王子云、陈忠实、贾平凹等人的书信百余通,比较全面地展示了近现代中国尺牍书信文化的面貌。我们希望本次展览不仅具备一定的学术标准和文化品格,具备公共美育的现实意义,希望借由展览展现西安高新管委会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对于坚持“文化自信”的遵循。

此信开头写喜景写好兆、再恭维收信人。接着陡然一转,直奔主题:请借文银百两以便过年。借钱,虽卑,但却不能过于卑;借钱,总不好开口,但却一定要开口。于是我们才看到了古人运用书信才可能有的委婉与直接。这大约比面对面会少一些尴尬吧。

图片 5

如今纸笔书信不可避免地衰落了,许多人连《广注写信必读目录》所举证的120种应用书信,恐怕听都没有听说过。如“慰下第”(即安慰落榜考生)、“慰火灾”等。再就是由于血亲姻亲以及师友等各种关系烦琐的称谓,以及老幼尊卑的称谓,当下恐怕已是稀罕之物了。如“令表兄(称他人)”“敝表弟”(自称),“尊纪(称他人)”“小价(自称)”等。当下,由于有了更多的交际方式,有了比笔纸快捷得多的通信方式,譬如电子邮箱、短信、微博、QQ、微信等,或许真的用不上以笔以纸写的书信了。事实上,我们已经告别了纸笔书信的时代。这当然谈不上进步与倒退,也谈不上革新与保守。有些伤感的是,由于没有了纸笔书信,文化的积淀或文化的传承,会不会由此减少一些因子?

这些书信大多都是很有名的,是许多大家留下的真迹。

自互联网始,特别是自电子邮件问世以来,原来以笔纸书写、以驿站邮政传送的书信,隐没在历史的后台。用笔用纸写成的书信,几近绝迹。以至于书信的格式、书信的私密、书信的高雅,以及书信的一般用语,已经陌生。纸笔的书信,即将成为或几近成为考古的对象。

         
展览中所呈现的关于尺牍书信历史的一般常识和书信写作的基本范式、称谓的规矩以及设置的尺牍书信写作的现场体验区域,都是寄希望于当下的人们在看过展览之后能够重拾纸笔,直抒胸臆。

     
古代书信所用的竹简或绢帛长约一尺,久而久之便用“尺牍”代称书信。古代文学中,书信的别称也作尺素、尺函、尺签、尺书、雁书、鸾笺、手札、简牍等。尺牍的历史非常悠久,汉代司马迁《史记》和南朝刘勰《文心雕龙》等都有尺牍的提法。尺牍是中国古代最广泛的应用文体,也是集文学、书法、音韵等多种信息于一体的艺术样式。

图片 6

展室所摆放的信件都非常珍贵。

         
在文学史上,有很多美妙的语句描述尺牍书信,如《古诗十九首》里:“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南朝乐府民歌里:“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唐代杜牧的“凭君莫射南来雁,恐有家书寄远人”,等等。历代的文学大家如王羲之、王献之父子,曹操、曹丕、曹植父子,庾信、陶弘景、王维、韩愈、苏轼、黄庭坚、王安石、曾巩、徐渭、袁宏道、袁枚以至于清末的曾国藩等历代先贤,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的他们所作的传世名作,在彼时大多就是尺牍书信。《报任安书》《遗大夫种书》《与子俨等疏》《曾文正公家书》
等尺牍书信名篇,举不胜举。

图片 7

现场聘请书信研究专家,现场为大家书写书信,也可以自己体验。

         
而在书法史上,最著名的如王羲之《姨母帖》《奉橘帖》《快雪时晴帖》《平安帖》,王献之《鸭头丸帖》《廿九日帖》《中秋帖》等传世书法杰作原本皆是尺牍书信。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文徵明、董其昌等历代书法大家的日常尺牍书信也成为后世书法史上享誉甚高的经典作品。

图片 8

看看这个像不像电影里的老先

       
 不仅如此,作为传统社会中日常最为重要的应用文体,历代基础教育中也特别重视关于尺牍书信写作的教育,在此门功课中,举凡格式、称谓、措辞等皆有一套成熟的范式可以学习。直到民国时期,尺牍类的文集和教材还很盛行;

       
到了近代,民国很多才子佳人从相识到相恋,从相恋到相濡以沫,从相濡以沫到相忘于江湖,都能从他们之间的尺牍书信中找到些许痕迹,鲁迅与许广平的往来书信被鲁迅谓之《两地书》,徐志摩与陆小曼的日记被梁实秋编为《爱眉小札》,所谓鸿雁传书、尺牍传情,应如是也;亦可以说,源远流长的中国古代文学艺术中的诸多信息是依靠尺牍书信这种文体形式流传后世的。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向我们介绍书信写作的要点

图片 12

我们的80后网友大格局也现场体验了一把,

图片 13

陕西新媒体达人汇助推本次“尺牍传情”文化传承活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