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的《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原诗是:“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朝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图片 1

云横秦岭

下面是小小的解说

别看韩愈这诗写得悲愤,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其实他被贬潮州,基本上是咎由自取,换作任何其他的皇帝,韩愈有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砍的,也就是唐宪宗仁慈,才把韩愈贬官了事。那么,韩愈到底干了啥事儿呢?很简单,韩愈在上书的时候毫无违和感地咒唐宪宗短命、不得好死(结果后代还有很多人说唐宪宗给韩愈贬官是昏君,真是醉了)。

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唐宪宗要到法门寺迎佛骨(佛祖释迦牟尼的指骨舍利)——迎佛骨的目的是祈福,最主要是希望自己长寿——结果,侍郎(副部长)韩愈上了一封《论佛骨表》,列举了历史上崇佛(其实已经到了佞佛的地步)的几个下场不好的皇帝(当然其实很多崇佛、下场很好的皇帝他没提),然后总结说,崇佛的皇帝都不得好死。

全天下都知道唐宪宗崇佛,韩愈竟然来了这么一句,这不是找死吗。唐宪宗是真的仁慈,最后只把韩愈贬为潮州刺史(相当于从副部长降为地委书记,降了半级),不过韩愈还是觉得很冤枉,就在韩湘来看望他、为他送行的时候写了这首诗。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我韩愈写了一封奏章给皇帝,一下子从天上跌落到谷底,你看,到晚上就要出发到被贬的地方潮州去了。当时的广东潮州是未开化的地方,偏僻得很,离首都长安有八千里之遥,真是悲剧啊!

“欲为圣朝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看到没?到了这儿,韩愈没半点认错哦。他心里一直觉得,就算是咒皇帝短命,那也是为了大唐,因为崇佛之事就是“弊事”。只要能为朝廷干点事儿,韩愈也不介意把残躯贡献出来,为了江山社稷努力——虽然当时的他其实也就五十出头,并不算太老。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这句是千古名句,后来的文人,被贬的、失意的、找不到前途方向的,都喜欢吟诵这句诗。秦岭腹地十分广阔,而韩愈要到广东潮州赴任了,这不,在首都长安的家就被云遮住了吗?当时又在下雪,雪深了,马也迈不开步子。真是一幅无可奈何的画面啊!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这是韩愈对侄孙韩湘说的话——乖侄孙啊,你也是为了我才大老远赶来的,那你就行行好,到时候我这把老骨头埋在广东潮州的时候,你来帮我料理后事吧!(唐代中原、关中地区一向视两广为“瘴疠之地”,因此韩愈说是“瘴江边”)

图片 2

雪拥蓝关

顺便提一下

这首诗是标准的七律,是格律诗的典范。诗名叫“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断句应该这样“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韩愈左迁的目的地不是蓝关,而是广东潮州。而事实上,在民间传说中,这位“侄孙湘”比韩愈的名气要大——他就是韩湘,也就是“八仙过海”故事里的韩湘子。

韩愈与兄嫂的儿子十二郎,一同在饥寒交迫中相依为命地长大,名为叔侄,情同兄弟。

韩愈最让人熟知的是他的七律《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他因谏迎佛骨事,触怒了唐宪宗。朝夕之间,他被贬潮州,而且是立马启程。他因忠获罪,还是非罪远谪,妻女还待随后赶来,他的感慨自然是五内俱焚。他写了这首堪称忠烈的诗。这首诗有杜甫一样的沉痛,更有他以文入诗、独到的坚贞。尤其是第三联,十四个字,情境阔大,真气淋漓,抵得一篇大文字。这样的句子,只有韩愈这样干得九重气象的大文人,才能写出来。末句说他必死他乡,他过命的小辈韩湘会埋他。韩湘就是之后传说中的八仙之一韩湘子。人中麟凤,也以类聚。

后来韩愈在潮州勤政爱民,并曾写下《祭鳄鱼文》(收录于《古文观止》中),神奇地赶走长久于潮州为害百姓的鳄鱼,潮州百姓对他敬爱崇仰,祭祀至今未息。

韩愈写过平淮西碑,他从国家统一的层面上,盛赞了平淮西的主持者、宰相裴度的历史功绩。后来前线战将、雪夜入蔡州的李愬家属不服,韩碑被磨掉了。李商隐因此写过名为《韩碑》的诗作,支持韩愈。李商隐的《韩碑》也是千古名篇。可见,文人的大小,文字的高下,最终是由见地决定的。

漫天大雪封锁住蓝关,连马儿也无法前进。

韩愈在唐宋八大家中排名第一,不只是按出生前后排列的第一,更是他的文字无愧第一。中国人历来看重文章华国、诗书传家。所谓的文章,不只是说文采,而是说见地、说思想和有关国事的策论。而韩愈正是这样的大文人,这样的好文字。韩愈多次科考落榜、多次过不了博学鸿词科这一关,可以认为,他的文字已经走过了时代。他之后来到了帝王的跟前,是他个人之幸,也是时代之幸。他握有伟大的文字,这样的文字足以让时代为他昂扬。

韩愈茫然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呀?”

少年时最早读到的是韩愈的
《山石》。记得读到“黄昏到寺蝙蝠飞”一句,心就被他震撼到了。

就在进退两难之际,忽见远处有人冒着严寒扫雪而来,韩愈又惊又喜,一看竟然是韩湘子。

《读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句》:“雄文旷世希,王者在京畿。石鼓凭歌赋,韩碑任谤诽。云横盘硬语,雪拥感寒晖。何事来萧寺,黄昏蝙蝠飞。”

一日,韩愈生气地要他钻研学问,小小的韩湘却回答:“我的志向与您不同啊!”

韩愈的文章,无人质疑,同样是文字的他的诗呢?历来的评价,多是看低了。韩愈写过一首“石鼓歌”。他在诗的伊始,说可惜李杜不在了,只能由他勉为其难,来称颂石鼓文了。他说先秦时期的石鼓文,是有关史迹、古文字和文学的伟大物证。可惜它的文辞,《诗经》没收入。原物甚至直到唐代,依然流落民间。他在诗里写出了“孔子西行不到秦”的名句。他很感慨地说,这么伟大的石鼓文,连孔子也给疏漏了。可以试想一下,这样的“石鼓歌”,李杜可能写出来吗?应该不能。李杜没这样的见地。再说,“石鼓歌”的文字,极其生猛奇谲,和石鼓文一样,凡大文人,总有一种天纵之姿。这一种天纵之姿,李杜也是没有的。

这首诗现今被收录于《唐诗三百首》之中,证实了事情的可信度。“左迁”,是贬官的意思。“蓝关”在现今的陕西蓝田县附近。

后来,韩愈因为谏阻唐宪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韩愈贬去潮州(广东)当刺史,限日动身。潮州当时开化较晚,距离京城又遥远,一路都是穷山恶水。韩愈仓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却遇到一场大雪,凛冽寒风之中,大雪积累了数尺深,连马儿都无法前行了,前后看不见道路;韩愈困在荒野中,又饥又冷,不禁绝望:“难道我今日要死在此处。”

图片 3

湘子微笑不语,搬了一个空酒瓮来到大厅,在里面注满清水,再用金盆盖住。过了一会儿,打开酒桶一看,竟成了一坛香味四溢的美酒。接着他又在地上聚起一个小土堆,转眼土中就钻出了嫩芽,继而长成一株翠绿的植物,并开出了一朵牡丹大小的碧绿花朵,色泽却比牡丹更为华丽好看。

是为了到这瘴疠笼罩的江边收我尸骨的吧?

早晨我写了一封奏章呈给高居在九重天的皇帝,

灞桥风雪图 明 吴伟

中唐诗人韩愈,其实身世十分孤苦。他在幼年时父母就早早过逝了,由长兄抚养。不幸的是长兄也在他十五岁时病死,只剩下长嫂郑氏带着孩子们清苦度日。

青山云水隔,此地是吾家;

手扳云霞液,宾晨唱落霞。

琴弹碧玉洞,炉炼白朱砂;

宝鼎存金虎,芝田养白鸦,

一瓢藏造化,三尺斩妖邪;

解造逡巡酒,能开顷刻花。

有人能学我,同共看仙葩。

我知道韩湘你大老远赶来这里迎接我,一定有用意。

韩愈自小孤苦,早在贫困中养成了重现实的性格,听完韩湘子所吟的诗只觉荒谬,便为难他:“依你所言,已有造化自然的本事了,那你就顷刻变出一壶酒,并让植物马上开花来证明给我看。”

韩愈回想起了那两句诗:“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他默然良久,长叹道:“既然世间一切都有定数,就让我为你补齐那花上的诗句吧。”写下了《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花朵上现出两行小小的金字:“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湘子开口便吟:

晚上就立刻被贬谪到八千里外的潮州城了。

当韩愈好不容易功名成就,可以过上安逸的生活时,十二郎却病死了,留下一个儿子韩湘。悲痛的韩愈将韩湘接过来,视如己出的抚养,想把侄孙教导成一个知书达礼,经世治国的人才。

哪敢为了珍惜自己衰朽的身躯而不直言劝谏。

韩湘子领着韩愈到了蓝关驿站,找到房舍借宿。晚间与韩愈煮酒谈论古今,告诉他修真学道之事,韩愈终于相信了仙道的真实!

“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韩愈不解。

都找不到自己家在何方了,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韩湘却自幼异于他人,他天资聪颖,偏不喜读书,也不像其他孩童爱穿花花绿绿的衣服,总是身着素色的衣裳,一个人沉静深思。

我一心只想为圣明天子清除弊端,

现在一片苍茫中只见白云笼罩着秦岭,

韩湘长到二十岁,有一次去洛阳探亲,在途中偶遇吕纯阳和锺离权两位仙人,他立即放弃一切跟着修仙去了。这个侄孙从此在韩愈眼前消失。

图片 4

湘子微笑问韩愈:“您还记得那花上所写之联吗?”

图片 5

韩愈又喜又怒,责问他:“你出门游历这么久,学问有长进了吗?现在作一首诗来表达你的志向吧!”

这一日韩愈生日,亲朋好友们纷纷来府致贺,寿筵席上好不热闹,只见韩湘子飘然而来。

失踪了二十年后,韩湘忽然又回到长安。

韩湘子笑盈盈的说:“天机不可泄漏,日后自会应验。”在座的宾客无不又惊又奇。酒席结束,韩湘子再度飘然离去。

湘子回答:“这里就是蓝关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