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选教材的《木兰诗》 究竟有多少争议

图片 1

前几天,迪士尼公司出品的电影《花木兰》的预告片在网上引起不小的争论,不只是因为主演刘亦菲在电影中的扮相,还有诸多历史背景都饱受质疑,比如花木兰的家竟在福建的土楼,而且同花木兰作战的敌人也成了匈奴人,更有一些妆容是隋唐风格。

图片 2

《花木兰代父从军》,晚清画家钱慧安绘

图片 3

文|赵九九

中古时代民歌中的女英雄木兰(应是姓木名兰,但后世被认为是姓花名木兰)代父从军的故事,在中国家喻户晓,其源出于《乐府诗集》卷二十五——但这里有两首《木兰诗》,前一首为“古辞”,就是人们熟知的以“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开始的那首北朝民歌;后一首是唐代浙江西道观察使兼御史中丞韦元甫(?-771)续作的,读者一向比较少,其实也很值得玩味,兹全引如下——

这个从大洋彼岸舶来的中国故事已经完全变了样,这让很多人开始好奇,我们的女英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花木兰的故事家喻户晓,《木兰诗》自民国至今一直被选入中学语文教材,凡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基本都会对这首“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的词句耳熟能详。然而,倒背如流不代表着就能辨其雄雌,关于这首扑朔迷离的诗,实际有着各种不明确以及纷争。

木兰抱杼叹,借问复为谁?欲闻所戚戚,感激强其颜。

花木兰的故事可谓是家喻户晓,这个故事之所以在今天流传如此之广,跟一首诗的存在密不可分,那首诗就是《木兰诗》。

如果你是1933年以前上的中学,不知有没有,那么中学教科书《基本教科书国文》对《木兰诗》的题解是这样的:“这是不知作者名氏的民间故事诗,相传为北朝时所作,中间‘万里赴戎机’几句似乎经过文人的润饰”;如果你是1961年以前上的中学,那么语文教科书说:“木兰诗——选自宋代郭茂倩所编的《乐府诗集》,这是有名的叙事诗,木兰,相传是我国古代一个代父从军的女英雄”;如果你是1978年以前上的中学,语文教科书会说《木兰诗》“选自宋朝郭茂倩所编的《乐府诗集》,这是南北朝时北方的一首民歌”;如果你是2001年前上的中学,那么人教版教科书会说《木兰诗》“选自宋代郭茂倩所编的《乐府诗集》卷二五,这是南北朝时北方的一首乐府民歌”,随后的语文教材,如初中语文新人教版七年级下册等都基本延续了这一说法。我们习以为常,似乎有些观点一入教材,就成了定论。而实际上,关于《木兰诗》,除了是最早著录在《乐府诗集》无争议外,其他,诸如后人的修饰与诗的作者的问题,该诗是南北朝哪个政权时期的诗,内容反映的是南北朝时期的情况还是隋唐时期的情况,该诗是不是北方的故事南方的诗,是不是叙事诗,木兰是传说人物还是确有其人等等,历来都是聚讼纷纷,莫衷一是。

老父隶兵籍,气力日衰耗。岂足万里行,有子复尚少。

《木兰诗》出自北宋郭茂倩编撰的《乐府诗集》,是汉魏时期北朝的民歌,属于在民间的文学作品。

首先,《木兰诗》的作者不明确。正如民国时期语文教材提到的那样,不知作者是何人,因而很多教材对这一问题都避而不谈,只言《木兰诗》选自宋代郭茂倩编的《乐府诗集》,注意,南宋郭茂倩编了《乐府诗集》,他在这个集子中收录了《木兰诗》,他并非作者。早在宋代,关于《木兰诗》的作者就充满了争议,宋初编的《文苑英华》题为唐代的韦元甫所作,其他宋代著作也多认为是唐人所作,如《古文苑》题为《木兰诗》,以为“唐人诗”,宋代程大昌《演繁露》据诗中“可汗大点兵”语,认为木兰不是隋朝的就是唐朝的人,“生世非隋即唐”,南宋严羽《沧浪诗话》则认为“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之类,像李白,不会是汉魏人的诗歌,“已似太白,必非汉魏人诗”。此后,历代都有人认为《木兰诗》是隋唐时期的人所作,但宋代黄庭坚则考证指出,此诗并非唐代韦元甫所作,而是韦元甫在民间听来之后,自己传唱,后人便以为是韦元甫他自己所写。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木兰诗》原先可能是一首鲜卑歌,后来流传到了江南,被译为汉语,曾入梁代乐府,后又散落民间,而到唐代为韦元甫重新发现,并拟作了一首《木兰歌》,以至于到了宋代,大家以为韦元甫的《木兰歌》就是《木兰诗》,实际上唐代的韦元甫只是《木兰诗》的搜集发现者之一。

胡沙没马足,朔风裂人肤。老父旧羸疾,何以强自扶。

诗中给我们描绘出了一位代父从军,英勇无畏的女英雄形象,而且在这首诗中,我们很清晰地看出当时具体的历史背景:暮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其次,作品的时代不明确。关于《木兰诗》产生的年代,郭茂倩《乐府诗集》在题解中说“按歌辞有《木兰》一曲,不知起于何代也”。古代学者的判断,有汉魏说,三国说,西晋说,齐梁说,北朝说,隋唐说等等。到了近代,学者们从历史、地理、文学、语言、民族等多个角度出发,最终形成了两大派。

木兰代父去,秣马备戎行。易却纨绮裳,洗却铅粉妆。

图片 4

一是支持隋唐说的学者:姚大荣发表《木兰从军时地表征》一文,他从可汗、天子、胡骑、黄河、燕山、黑山等这些隋唐时期才出现的词语入手,认为“木兰为隋末唐初人”,徐中舒在《木兰歌再考》、《木兰歌再考补编》等文指出《木兰诗》是作于初唐盛唐之间,齐天举则考证兵帖、大儿、爷娘、啾啾、戎机、铁衣、磨、战袍这八条词语是隋唐以后才出现的,判定“《木兰诗》是唐代作品”,历史学家唐长孺也对军帖、点兵、十二转、火伴等词语进行了详细的考证,指出“这些语辞在唐代普遍行用”,从而也归《木兰诗》为唐代所作,王增文《木兰诗产生的时代本事和作者考辨》提到“贴花黄”这一风俗是北朝末年才出现的,而到唐代则盛行等等。

驰马赴军幕,慷慨携干将。朝屯雪山下,暮宿青海傍。

在公元429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曾经与北方柔然进行过大规模的会战,在当时的史书中有明确记载,《北史·蠕蠕传》中说道:车驾出东道,向黑山,北度燕然山,南北三千里。这里的“蠕蠕”指的就是“柔然”。

一是支持北朝说的学者:张为麟在《木兰时代辨疑》肯定《木兰诗》是作于陈以前的,陆侃如据此又进一步加以考证,认为《木兰诗》必产生于梁以前,余冠英从历史、地理等条件及《古今乐录》的著录出发也判定《木兰诗》是北朝作品,并指出最有可能产生在后魏,罗根泽开始是在《木兰诗作于唐代考》一文中论“策勋十二转”是唐时勋官制度,从而认为《木兰诗》是唐代作品,但后来又承认“以至于我自己……也都错了”,转而又从府兵制、明堂制、勋官制等方面和地区关系等角度提出了新证据,从而把产生时代“确定在西魏”。另外,胡适、袁行沛等著名学者也都赞成《木兰诗》产生于北朝,隋唐人只不过是对其有所修饰,所以诗中才会有隋唐时期的词语存在罢了。

夜袭燕支虏,更携于阗羌。将军得胜归,士卒还故乡。

史书中的黑山跟燕然山正是《木兰诗》中的黑山跟燕山,黑山即今天的呼和浩特地区的杀虎山,燕然山就是当年的燕山,即今天蒙古国境内的杭爱山,当年东汉大将军窦宪大破北匈奴后,曾经在燕然山立碑记功,成语勒石燕然就是这么来的。

再次,木兰其人不明确。“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从这第一人称的叙述口吻来看,《木兰诗》应当是木兰本人所述。古代学者一般认为这首诗反映的内容应该是真实的,对于木兰是否确有其人,则很少有人去进行考证。曹熙在1982年发表《木兰诗新考》一文,结合1980年出土的鲜卑石室祝文,认为木兰应确有其人。

父母见木兰。喜极成悲伤。木兰能承父母颜,却卸巾鞲理丝簧。

所以当时花木兰替父从军与之进行战斗的敌人是柔然,并不是匈奴。

木兰的故乡在何方呢?武汉黄陂时常举办木兰旅游文化节,而河南商丘也有木兰文化节,此外安徽毫州,陕西万花山,河北完县,山东任城等也都说自己才是木兰的故乡,近代学者有根据诗中提到买马的风俗以及木兰的行军路线,推断木兰的故乡或在中原或在北地,各地政府也各执一词,参与到了这场争论中,因涉及旅游经济发展的问题,使这个问题变得更为复杂。木兰姓什么呢?在诗歌中木兰并无姓氏,元代侯有造《孝烈将军祠像辩正记》提到“将军魏氏,本处子,名木兰”,认为木兰姓魏;清同治十年《黄陂县志》有《木兰古传》一篇,该志说“木兰将军,黄郡西陵人也,姓朱”认为木兰姓朱;而最早提出木兰姓花的是明代徐渭的《雌木兰代父从军》,徐渭推测木兰名字的由来大概是源于木兰花,因而冠木兰以花姓,随后根据《木兰诗》改编的文艺作品多承袭徐渭的说法。

昔为烈士雄,今复娇子容。亲戚持酒贺,父母始知生女与男同。

图片 5

再有,《木兰诗》的内容也多有争论,争论的焦点是《木兰诗》涉及的地名及府兵制度。“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余冠英《乐府诗选》认为燕山就是指燕然山,而黑山指今内蒙古杀虎山,林庚在《木兰辞中的燕山和黑山》一文中提出,黑山和燕然山南北相距约八百公里,如果“暮宿黑山头”就不可能会“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因而燕山应该是指蓟北的燕山,黑山是指燕山附近昌平的天寿山,两者离得不远,这样这句诗就能说通了,另外,还有说法认为太行山古代也称燕山等等。

门前旧军都,十年共崎岖。本结兄弟交,死战誓不渝。

所以可以看出,花木兰其实活动在北魏年间,她的家乡是在北方,因为在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全盛时期,北魏军队也不过做到了突破刘义隆手下大将王玄谟的防线,到达长江流域。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反映的应是府兵制,有学者曾分析《木兰诗》说“同行十二年”,有如此长时间对少数民族柔然的作战,根据历史记载,只有北魏,然而北魏时期却还没有府兵制,府兵制是北魏灭亡后,到了西魏大统年间才正式建立得,这一制度,一般说法,又历北周、隋至唐初期而日趋完备,唐太宗时期达到鼎盛,到了唐玄宗天宝年间最终停废,历时约二百年。这种兵役制度的特点就是兵农结合,即平时为农,战时为兵,而且府兵参战要自备武器和马匹。但《木兰诗》究竟反映的是北朝时期的府兵制还是隋唐时期的府兵制呢?目前见到的材料,北朝时期的府兵制,府兵只需要自备一把弓刀即可,其他装备由政府资助,唐代的府兵制则说需要十个人结成一伙,这一伙人需要自备六匹马,而近来又有学者考证,唐代其实根本就没有实行过府兵制。因而关于《木兰诗》府兵制的问题也有待做出进一步的探讨。

今也见木兰,言声虽是颜貌殊。惊愕不敢前,叹重徒嘻吁。

长江距离福建还有很远的距离,所以在电影《花木兰》的预告片中,将花木兰的家乡设定在福建客家是非常荒谬的。

可见,这首入选教材的《木兰诗》含有诸多可思考的问题,倘若将这些问题抛开,只欣赏《木兰诗》文本本身,也未必不可。但我们也应知道,有些问题避而不谈不代表它们不存在。只有一个“定论”,确实方便我们集中分析文本,但也会因此而限制了我们的视野。

世有臣子心,能如木兰节。忠孝两不渝,千古之名焉可灭!

花木兰的家乡相传有四个地方,分别是谯郡、宋州、黄州和商丘,千百年来人们议论不休,莫衷一是。

近来“国学热”,时有教育家提出要在中学开设一门国学课,实际上,如果我们在讲解文本的时候,拓展相关的知识背景,如《木兰诗》产生时代的风尚,府兵制的演变,这本身不就是一门国学课吗?我的看法,语文课堂应该包含国学课,而实不必另外再开一门课程。

韦诗的主要情节同《木兰诗》古辞大抵相同,而最后归结为忠孝双全,同原作结尾(“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所表达的女性自豪感有较大差距。古代文人写起诗来,总是忘不了强调忠孝两全一类的主流意识形态,而民间文学作品虽然价值取向大抵与主流一致,但一般不以此来“曲终奏雅”,而更多生活的情趣。以干枯的直说取代原先生动的隐喻,也显得落入第二义。韦元甫只是一位业余水平的诗人。

但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学者根据元代《孝烈将军像辨正记》碑的碑文和《木兰辞》中的内容进行整合分析,一直认为花木兰的家乡应该在今天的虞城,孝烈将军正是唐代追封给花木兰的封号。

赵九九,北京师范大学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生,现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文学院教师,研究方向为先秦文学与文献。

从《木兰诗》古辞以及韦元甫的续作看去,它们都可以纳入边塞诗这种类型里去。古辞中木兰的故乡应在黄河以南,她从军出征的路线,是一路向北挺进。诗中有云——

图片 6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章黄国学”微信公众号。

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

除了家乡,花木兰身上还有诸多疑点,那就是她的姓氏,我们很久以来都有个误解,认为花木兰是姓花名木兰,其实历史上的花木兰很可能并不姓花!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

最早能证明这种质疑的是在魏晋南北朝的南朝陈国的一名僧人的著述中的话,那位僧人叫做智匠,在他编撰的《古今乐录》中有这么一句话:木兰不知名。

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

这本书记载的就是关于当时乐府音乐和民歌的书籍,正好是这首诗成作的时代,因此有一种推测就是花木兰可能只是是姓作木兰,名字不可考。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在《辞海》中查阅“木兰”这个词,有这么一种解释:木兰姓氏或作花,或作朱,也作木,均无确证。也就是说花木兰可能只是一种谣传,可能她只是姓木兰,名字不可考,所以后人将她的变姓附在前面,成了花木兰。

敌人就在“燕山”一带,诗中称为“胡骑”,表明那是游牧民族的骑兵。

图片 7

这些关键词告诉读者,只有了解当时立足于中原的后魏和稍后的东、西魏(以及北齐、北周)同长城以北游牧民族之间的矛盾和斗争,才能明白这首民歌的历史背景,认识它的伟大价值。

这种结论在后来的诸多文献中都有出现过,比如在传为花木兰家乡黄州黄陂县中,有一本清康熙年间的《黄陂县志》中说道:木兰,本县朱氏女……假男子代父从军,……其家犹在木兰山下。

后魏及其稍后的政权是由鲜卑族主导的,按南朝几个汉族政权的见地看去,他们就是“胡”,所以有时骂他们是“索虏”;但中原大部分人口还是汉族,占据主导地位的鲜卑族则努力实行汉化,他们也以炎黄子孙自居(《北史·魏本纪》:“魏之先出自黄帝轩辕氏,黄帝子曰昌意,昌意之少子受封北国,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以华夏正统自居,而称长城以北的还在过游牧生活的其他民族为“胡”。

并且在隋朝时期,黄州的黄陂县境内就叫做木兰县,木兰县有木兰山、将军冢和忠烈庙。在明代学者焦竑所作的《焦氏笔乘》中也有这么一句话:木兰,朱氏女子,代父从征。

中古时代的华夏与胡人之分大抵不在种族而在文化,在生活方式:凡主要从事农耕,信仰周公、孔子以来正统思想的,就是中华;而居无定所过游牧生活不讲传统文化的,则是夷狄胡人。

除了木兰的姓氏为朱姓外,还有一中说法是姓任,在《新唐书》和《全唐书》中都有一条这样的记载:少女木兰,姓任。

这时的中原政权亦即后魏和稍后的东、西魏以及北齐、北周,一向要在两条战线上作战:既要对付南朝(关系不好的时候骂他们是“岛夷”),也要对付北面的柔然(骂的时候称为“蠕蠕”)等游牧民族。现在人们往往只重视当时南北朝之间的对立纷争,而不十分关心北与更北的对立纷争,而如果不把眼光放大,就不容易理解当年的历史进程,也读不透《木兰诗》——这首诗里的“胡骑”就指更其在北的游牧民族入侵中原的骑兵,木兰代父从军就是去同这样的入侵之敌作战。

史书称她在国家危急之时,她散尽家财,招募了数千义勇保家卫国。著名边塞诗人岑参曾经为她写过诗,赞美她道:甲士千群若障云,一身出能定三年。

陈寅恪先生在《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之第三章专论“外族盛衰之连环性及外患与内政之关系”,他深刻地指出:“观察唐代中国与某甲外族之关系,其范围不可限于某甲外族,必须通览诸外族相互之关系,然后三百年间中国与四夷更叠盛衰之故始得明瞭,当时唐室对外之措施亦可略知其意。盖中国与其所接触诸外族之盛衰兴废,常为多数外族间之连环性,而非中国与某甲外族之单独性也。”(《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321页。个别文字据手稿略有改订,详见《唐代政治史略稿手写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第228页)如

图片 8

果站在南朝的见地上说话,北魏是一外族(鲜卑)的政权,而这一外族又同其他外族(如柔然等等)发生关系,这里正有着“外族盛衰之连环性”,而只有将《木兰诗》置于此种连环性中去考察,始可有深入的了解。

还有一种说法是姓韩,在元末天下大乱之际,蜀中有一位女子名叫韩娥,曾经组织义军起义,守护了一方百姓,起义军攻下成都后,她参加了明玉珍部王起岩率领的红巾军。

《木兰诗》古辞里提到黑山和燕山,这里的燕山实际应指燕然山,而非今河北省境内的燕山,只是为了诗歌的语言之美(与“黄河”搭配)才省称为“燕山”。历史上后魏与柔然的冲突发生过很多次,小规模的战争指不胜屈;而在黑山以北一带举行决定性的大会战是在神?二年(429),《魏书》卷一百三《蠕蠕传》载——

为了纪念这为巾帼英雄,他的家乡阆中人民就把这位女英雄也称为木兰。

神?元年八月,(柔然领导人)大檀遣子将骑万余人入塞,杀略边人而走,附国高车追击破之。自广宁还,追之不及。

百姓为她建有木兰祠,还有个小镇也起名叫做木兰镇,久而久之人们便把韩娥的故事和花木兰的故事混为一谈,于是就有了木兰姓韩一说。

二年四月,世祖(拓跋焘)练兵于南郊,将袭大檀。公卿大臣皆不愿行,术士张渊、徐辩以天文说止世祖,世祖从(崔)浩计而行。会江南使还,称刘义隆欲犯河南,谓行人曰:“汝疾还告魏主,归我河南地,即当罢兵,不然尽我将士之力。”世祖闻而大笑,告公卿曰:“龟龞小竖,自救不暇,何能为也。就使能来,若不先灭蠕蠕,便是坐待寇至,腹背受敌,非上策也。吾行决矣!”于是车驾出东道向黑山,平阳王长孙翰从西道向大娥山,同会贼庭。五月,次于沙漠南,舍辎重轻袭之。至栗水,大檀众西奔。弟匹黎先典东落,将赴大檀,遇翰军,翰纵骑击之,杀其大人数百。大檀闻之震怖,将其族党,焚烧庐舍,绝迹西走,莫知所至。……世祖缘栗水西行,过汉将窦宪故垒。六月,车驾次于菟园水,去平城三千七百余里。分军搜讨,东至瀚海,西接张掖水,北渡燕然山,东西五千余里,南北三千里。

图片 9

《北史》卷九十八《蠕蠕传》所载略同。名为黑山的山非止一处,这里的黑山当在今日包头之西北,而燕然山则为今蒙古境内的杭爱山脉。汉代大将窦宪北击匈奴,曾经打到过这一带,班固奉命撰写的《封燕然山铭》(《文选》卷五十六,或谓应称为《燕然山铭》,详见辛德勇《发现燕然山铭》一书,中华书局2018年版),是历史上有数的名篇。

虽然花木兰可能并不姓花,但是这并妨碍她成为我们的民族英雄,她的身上凝结着中国人最崇高忠孝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热血儿女为了保卫家园奋起抗争。

黄河——黑山——燕(然)山,木兰行军作战的路线如此,这里使用了两座山名作为北魏与柔然战斗的地名关键词,当时的受众听起来一定是很熟悉很亲切的。

对于历史上木兰可能并不姓花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看的呢,欢迎在文章下方留言,我们一起交流讨论!

北朝的诗人和民间歌手反映战争,从来不谈如何与南朝打仗,而只涉及同北方胡人之间的矛盾和斗争。与此相应的南朝诗人写边塞诗,也不谈在江淮一带发生的南北朝之间的战争,而越过整个中原,去描写想象中的边塞之战,打垮入侵的游牧民族敌人。

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南北朝虽然对立,但还是炎黄子孙一家人,早晚是要统一的,所以有些官员在南北之间有所逃亡流动,往往继续当官,思想上没有多少障碍,顶多有些乡关之思(典型人物如庾信);而同柔然等外族的斗争性质就大大不同了,这里的民族感情表现为一种爱国主义,《木兰诗》的意义亦在于此。

韦元甫续作的《木兰诗》就此诗之古辞加以敷衍发挥,其中使用“雪山”、“青海”一类唐代边塞诗常用的关键词,又强调忠君爱国的主旋律,同古辞的精神是一脉相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