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学术着作的入门书—读刘钊、冯克坚主编的《甲骨文常用字字典》

今年是甲骨文发现120周年。1月16日,中国文字博物馆与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中华书局联合举办的《甲骨文常用字字典》首发式暨纪念甲骨文发现120周年座谈会召开。中国文字博物馆坐落于河南省安阳市,这里正是甲骨文发现地、著名的殷墟遗址所在,而博物馆也是《甲骨文常用字字典》的作者方之一。本书主编为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教授,中国文字博物馆党委书记冯克坚研究员。出席该活动的有吉林大学副校长吴振武教授,清华大学中文系主任李守奎教授,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曹锦炎教授,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郑州大学黄锡全教授,河南大学王蕴智教授,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周忠兵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赵鹏副研究员等古文字界专家学者;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清华大学教授言恭达,中国书协理事、出版委员会副主任李世俊;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赵树栋等书法界专家;以及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语言文字编辑室主任秦淑华、中华书局上海公司编委会副主任郭时羽等出版方代表。首发式和座谈会分别由中国文字博物馆副馆长魏文萃,党委副书记、副馆长李宽生主持。

图片 1

《甲骨文常用字字典》,刘钊、冯克坚主编,中华书局2019年11月出版

甲骨文的研究与使用,现状与未来

基本信息: 主编:刘钊 冯克坚 出版社:中华书局 出版时间:2019年1月
版次:1 印刷时间:2019年1月 印次:1 ISBN:9787101135688 内容简介:
本书以刘钊教授《新甲骨文编》为主要依据,收录甲骨文中已释的常用字。字典以释字为单位,一个字头下,收录对应的多个甲骨文字形,并标明出处,同时指出该字头在书法书写中可以通用为哪些字,因而无论是学术检索,还是书法家参照字形,都便捷而可靠。
目录 编写说明 字形出处简称表 正文 笔画索引 拼音索引 后记

如郭沫若先生的《卜辞通纂》《殷契粹编》,胡厚宣先生的《甲骨学商史论丛》初集、二集、三集、四集等,都属于甲骨文学术着作,研究商史,这些学术着作是必读书。因为这些学术着作都有甲骨文的史料包含其中,所以掌握常见的甲骨文字便是必须的第一步。而以往的入门书是孙海波先生编纂的《甲骨文编》,此书的正编和附录共收了4672字。所收各字,均依原文摹录,凡无法临摹的字,皆不入录,以免谬误。每字之首冠以《说文》的篆文并注明此编的顺序数,以清眉目。每甲骨文字下都注明引书简称,如“甲”即指《殷墟文字甲编》。“铁”即指《铁云藏龟六册》,书末附有《引书简称表》。而这些引书,已经不好找到了,甚至像省一级的考古所和博物馆都未必收藏有。然而这些引书如今又基本收入《甲骨文合集》和《甲骨文合集补编》中。这就方便了今天的读者有时要查找甲骨文字的原形的便利。

会议上,学者们首先关注的,是甲骨文学术研究与大众使用的问题。事实上,学术与大众、专业与普及之间是否矛盾,如何调和二者、彼此促进,本身便是近年来学术界与出版界最关注的话题之一;而甲骨文作为一种“高冷”的学问,显然更具典型意义。吴振武教授在谈到这一问题时,举了个很有意义的案例:2022年我国将举办冬奥会,冬奥会筹办处设计在火炬上用四种最为古老的文字书写吉祥,其中之一即是甲骨文,因而特地找到吉林大学来请教写法。吴教授认为,古文字学界有责任与义务为社会提供准确的甲骨文字形与释读。李守奎教授谈到,甲骨文这一类象牙塔里的冷门绝学,以往都是少数学者从事精深的专业研究,似乎离大众很远,但近几年感觉到变化,大众文化消费的需求量巨大,喜欢甲骨文、喜欢古文字的老百姓很多,苦于太专精,难以走近,即如一个甲骨文字形,是否正确,一般人很难判断,需要专业的工具书给出答案。然而客观上存在的矛盾,是能者不为,能做判断的认为小儿科,不去做;为者不能,比如网上有些所谓甲骨文知识,无论材料的使用还是学理,多不可信。中华书局顾青总编辑也提出,当前甲骨文越来越热,从上到下都在支持关注。一旦关注,很多社会资源就会聚集;一旦聚集,就容易形成泥沙俱下的局面。这是某一个事业繁荣必然出现的情况,只有万众瞩目、关注投入,才能做到一定的高度,所以不能因噎废食,关键是对这个必然出现的情况,我们学术界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姿态。顾青说:“我认为,应该纠偏。防止非学术的捣乱给公众带来错误的认识。这种错误,可能难以避免,因为有许多学界不涉及更无法掌握的机构,在民间有广阔的渠道做各种各样的宣传,我们鞭长莫及,不在能力范围之内。但他们有意或无意提供的错误信息,对公众准确地继承文化是有危害的。所以无论是文字博物馆,还是古文字界学者和出版界,都有责任出来做一些正本清源的工作。”

责编:荼荼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和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先生今年二月中旬寄下中华书局元月刚刚出版的他与冯克坚先生主编的《甲骨文常用字字典》,该书得到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大数据、云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释研究”子课题“甲骨文已识字、有争议字和未识字综理表》的资助,比较《甲骨文编》,自有不少长处。

落实到具体问题上,普通大众的使用和书法界的需求,是最重要的两个方面。中国书法家协会篆书委员会委员、中国文字博物馆书画院院长刘颜涛谈了他对书法界现况的一些感受,认为最大的困难便是书法家对古文字的陌生与隔阂,虽然想要使用甲骨文书写,但连准确的字形都难以获得,创作自然更有难度。在座的其他书法界人士均有同感。曹锦炎教授感慨道:“书法是中国文化传承的一个重要内容,而甲骨文作为中国文字与书法的源头,自然也是文化传承的重中之重。近些年在书法界形成了甲骨文书法创作的热潮,可见这门学问的生命力与普及的需求,更需要专业研究者孜孜不倦的投入。”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近年学术界迎来了甲骨文研究的春天,社会上也掀起了学习甲骨文、书写甲骨文的热潮。中国文字博物馆向刘钊先生提出合作编纂一本适应当下需要的甲骨文字典的建议,刘钊先生应允并当作一项重要的工作来进行。这一计划便得到国家社科基金的赞助。另外,中华书局语言文字编辑室主任秦淑华女士和中华书局上海公司总经理余佐赞先生也一直关心本字典的编辑出版。责任编辑郭时羽女士认真敬业,一丝不苟,她在编辑过程中体现出来的专业能力与职业精神令人感佩。

学术性、艺术性、实用性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本字典的字形,主要出自刘钊先生主编的《新甲骨文编》,但改正了《新甲骨文编》中的一些错误,另增加了19个字头和10多个异体。该字典的编纂,充分考虑到了不同阶层的读者和使用者,因此既可作为专业研究者便于翻检的工具书,又可以作为初学者研究甲骨文学术着作的入门书。还可以作为甲骨文书法爱好者书写甲骨文时的案头必备书。尤其是字头下标明了“通用为”的信息,将一扫因甲骨文字头少,书写甲骨文字时常常找不到对应字的困惑和苦恼。

要解决这些问题,尤其是在古文字和书法界学科交叉应用方面,与会专家一致认为《甲骨文常用字字典》(下简称《字典》)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尝试。李守奎教授认为这部书在该领域做了一个样板,填补了空白,它是从高深的学问里走入大众文化,形式上通俗,内容上严谨。从专业角度而言,王蕴智教授指出本书所收字形均由原图截取,做翻转处理,从而使线条清晰,并经严格把关,这种处理是符合原字形的,不致产生讹误。顾青强调,《字典》每一个字形下均注明出处,有依据,从而为使用提供最坚实的基础,其价值也正体现在此。周忠兵教授和赵鹏副研究员都特别提及,《字典》虽以普及为定位,却也吸纳了最新的学术成果,如2018年第3期《考古》中的考字已被收入,赵鹏还特别注意到《字典》注重字型的选用,造字录入充分考录了甲骨文象形的特点,兼顾清晰与典型。这一点也得到在座书法家的赞同,书法创作对字型很敏感,两位主编均有深厚的书法造诣,选的字型都很美,兼顾方形与长形、正式与斜式,对书法创作很有实用性。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2019年是甲骨文发现120周年,出版《甲骨文常用字字典》既是对甲骨文研究春天的到来的一种欢迎,也是对甲骨文发现120周年的一种纪念。

赵树栋先生从上下结合、内外结合、古今结合等几方面对《字典》作了阐释,黄锡全教授表示,这本书的主编刘钊教授是甲骨文研究的顶尖人才,冯克坚书记是中国文字博物馆的领导,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本身擅长书法,中华书局是国内一流的出版机构,如此强强联手才打造出了这样的佳作。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甲骨文常用字字典》继承了原《甲骨文编》的许多优点。如所收各字,均依原文摹录。凡印本漫灭无法临摹的字,皆不入录,以免延误。凡一字而同版数见的,除字体特异者外,馀均版录一字,不再标注每版所见的字数。凡一版而各书重复互见的,仅录其一。有印本则录印本而不录摹本;如同系印本,则选较好者入录。每字之首,冠以《说文》的篆文,并注明此编的顺序数,以清眉目。凡一字而有数解的,兼有异说,于其字下注明,以备参考。凡一字而具数体的,用《说文》或体之例,于其字下注明“某或为某”。凡一字而有数用的,用互见之例,于其字下注明“用某为某”“某用为某”,以资区别。《甲骨文常用字字典》则在该字下方原括弧中注明“通用为某字或某些字”。卜辞中有关考证的重要辞例,选录其一二条,分别附注于所收各字之下。甲骨文字有可以按其偏旁隶定者,虽为说文所无,仍用徐铉新附之例,附于各部之后,注明“从某从某,说文所无”。每字之首,冠以隶定的字体。而《甲骨文常用字字典》并没有注明“说文所无”的字。我问刘钊先生,他说这些本来“说文所无”的字,乃成为卜辞中的常用字。或已成为有争议的字,或为尚未识之字,所以注明“通用为某字”,而未注明原为“说文所无”字。另外,甲骨文合书之字甚多,孙海波先生的《甲骨文编》和刘钊先生主编的《新甲骨文编》都设有“合文”一卷,附于“正编”之后。我问刘钊先生,为什么《甲骨文常用字字典》把“合文”砍掉了?他说,当时考虑《甲骨文常用字字典》多为甲骨文书法者所利用,也就没有附上“合文”一卷。其实,甲骨文“合文”也是“甲骨文常用字”的一部分,去掉“合文”,《甲骨文常用字字典》不能不说是其有所遗憾,许多上古历史爱好者和上古历史研究者,是把《甲骨文常用字字典》作为研究甲骨文着作的入门书而购入的。这只有重印此书时补上这一部分了。也只有这样,名实才完全吻合。二是,老的甲骨文学术着作的研究者手头有《甲骨文编》或《新甲骨文编》,而年轻的乐意研究甲骨文学术着作,手头没有《甲骨文编》或《新甲骨文编》的呢?遇到甲骨文合文而无把握确释的呢?所以甲骨文合文一定要附于《甲骨文常用字字典》之中。

在便利性方面,吴振武教授说,学界习惯于使用《说文解字》的顺序,但这对于非专业读者来说,显然是较难掌握的。这次《字典》采用音序,并提供拼音与笔画两种索引,充分考虑到了普通读者的需求。黄锡全教授指出,古文字领域的专业字书往往都是大部头,包括刘钊教授的《新甲骨文编》。其中的大量专业信息对普通读者来说并不需要,甚至反而增添了使用的困难。《字典》的开本、体量都恰到好处,可随身携带,体例又简洁明了,比如春节想写一副春联,一翻就能找到,对一般的读者来说使用便利,有助于普及。

最近新书 甲骨文常用字字典 发布时间:2019-02-22

《甲骨文编》把不能辨认的字,或其字虽经学人考释而尚未成为定论者,便依其偏旁所从分类,收入“附录上”。如郭沫若先生《卜辞通纂》391页第四十七片疑为“毁”的一字,说卜辞之
盖《说文》“掫”字之初文,字在卜辞当读为“戚”,又说
读为咎义亦畅适。但郭沫若先生疑为“毁”的一字尚未成为定论。故《甲骨文编》和《甲骨文常用字字典》皆未收入。《甲骨文编》附录上七0举《卜辞通纂》第426片卜辞从月从田的字,因与昃为对文,乃明字。又说字从月从田,像窗牖玲珑形,此象方窗,决为明字无疑。《甲骨文编》卷七·七未收入从月从田的“明”字,而《甲骨文合集》13442正和16057便收入从月从田互换的不同形体的“明”字,便是采纳了郭沫若先生《卜辞通纂》第四十七片从月从田的一字乃为明字无疑的意见。可见《甲骨文编》收入附录的有些字经专家多年的研究,已成为甲骨文中可识读的常用字。校改时从正编和附录中抽出来的字以及写定后所补收的新字,均列入“附录下”。这部分卜辞中所见的字形,或极少成为可识读的常用甲骨文字,甚至可以说,目前还没有。

言恭达教授在总结发言中,称《字典》是纪念甲骨文发现120周年最好的礼物,并从价值、态势、述求等几个方面作了分析。作为书法领域的资深专家,言教授担任过多次全国书法大赛的评委,他坦言目前甲骨文创作是书法艺术的短板。每次全国书展,行草总是占70%以上,篆书只占10%,甲骨文则更少,几十年来从未有获奖记录,大量写错字的作品直接被淘汰。其次,甲骨文可用字少也是一大困扰。甲骨文书写从民国时代的罗振玉就开始了,但受到很大的局限,毕竟甲骨文太古老,与当代需求有差距。而《字典》提供的通用字能够在专业允许的最大范围内,解决这一问题。第三,《字典》选取的甲骨文字形多为二三期的,比较精准,体现甲骨文的精彩之处,过去有些字书选择五期的甲骨,形态往往已偏金文,并不典型,更不用提那些摹写走样的了。第四,《字典》为每个汉字提供多个字形。以往的甲骨文书法创作,往往风格混杂,因为书家能找到的字形有限,选择余地小。现在有多种可靠的字形提供,就能从容挑选,寻求风格的统一协调。
言教授还指出,现在的甲骨文书法创作,或过于僵硬,或过于花哨,流于形式,应在保持古朴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加工,赋予精神,使之达到新的高度。

基本信息: 主编:刘钊 冯克坚 出版社:中华书局 出版时间:2019年1月
版次:1 印刷时间:2019年1月 印次:1 ISBN:9787101135688 内容简介:
本书以刘钊教授《新甲骨文编》为主要依据,收录甲骨文中已释的常用字。字典以释字为单位,一个字头下,收录对应的多个甲骨文字形,并标明出处,同时指出该字头在书法书写中可以通用为哪些字,因而无论是学术检索,还是书法家参照字形,都便捷而可靠。
目录 编写说明 字形出处简称表 正文 笔画索引 拼音索引 后记

《甲骨文常用字字典》最大的优点有两点:一是它收入了《甲骨文编》之后考古发现的甲骨文研究成果,如《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安阳殷墟殷代大墓及车马坑》、河南安阳市殷墟大司空村出土刻辞牛骨》、《济南大辛庄遗址出土商代甲骨文》、《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小屯南地甲骨》。《周原甲骨文》、《试论周公庙龟甲卜辞及其相关问题》、《论周公庙“薄姑”腹甲刻辞》。二是收入了早年发掘所获甲骨刻辞,但着录却在《甲骨文合集》和《甲骨文合集补编》之后,如《明义士收藏甲骨文字》、《甲骨续存补编》、《德瑞荷比所藏一些甲骨录》、《赫赫宗周——西周文化特展》、《怀特氏等收藏甲骨文集》、《殷墟甲骨辑佚》、《旅顺博物馆所藏甲骨》、《美国所藏甲骨录》、《殷墟卜辞后编》》》、《殷墟甲骨拾遗》、《英国所藏甲骨集》。

最后,刘钊教授和冯克坚书记作为主编,对与会专家表示感谢。刘钊教授认为:任何学问都负有向社会普及推广的责任,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也希望与社会各界进行多角度合作,这本《甲骨文常用字字典》的出版,就是成功的尝试。古文字学界历来多书法家,这是一种传统,研究古文字应当与书法界多交流,多结合,创作与学术研究结合起来,带动书法界前进。冯克坚书记说,刘钊教授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大数据、云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释研究”子项目“甲骨文已识字、有争议字和未识字综理表”与中国文字博物馆合作,《字典》是最基础的一个项目,是为后续开了一个好头。

责编:荼荼

至于胡厚宣先生1951年出版的《战后南北所见甲骨录》以及1954年出版的《战后京津新获甲骨集》,据王宇信先生告诉我,已收入《甲骨文合集》中,原只有摹本而没有拓本的,基本上都找到了拓本并收入《甲骨文合集》中。这样,《甲骨文常用字字典》若有重印的机会,则这两种着录可以删去。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甲骨文常用字字典》还有一个优点,是按释字的今音的汉语拼音字母排序,同一字头有多种读音者,甲骨文字形仅列于字头第一次出现书,这对于熟悉拼音的今中青年研究者,可直接按拼音便可找到要找的甲骨文字。原《甲骨文编》每卷收入的甲骨文字,是按照什么原则而收入不同的卷册中?《编辑凡例》中没有说明,只有按甲骨文相应的繁体字笔画在书末的《笔画索引》中去找到相应的甲骨文字。书末附有《拼音索引》,这方便了不熟悉拼音的老年读者。同一字头有多种读音的,甲骨文字形仅列于字头第一次出现处。同一字头下甲骨文字形较多者,一般以清晰和典型为首选,兼顾出现频率和书法书写的美观,不拘泥于数量。该书所收字头可作为声符的,所有该声符的未见于甲骨文的现代汉字都可通用,可通用字附于相对应的字头下用“通用为”表示,并在索引中用“[]”体现,按音序排列于相应位置。

《甲骨文常用字字典》的每一字头用繁体规范字型,相对应的简化字置于字头之后,用“()”体现。如果繁简体的对应关系、读音,与当下标准无法完全匹配,则以古文字实际情况为准。如该书30页的“丑”与“丑”。按当下的标准“丑”可作为“丑”的简化字;而在甲骨文中,两者的对应关系、读者与当下标准无法匹配,所以便以古文字实际情况为准,此两字并非同一字的繁简体。在甲骨文中完全是两个字。这样的例子在该书中不少,在此不一一列举。该书中有不少按字头来讲,平时不见的字,正确的读音主编一一标出,大大方便了读者和研究者。即使不懂拼音的读者或研究者,因为音近的字排列在一起,根据可识的其他常见字,也可知道本来不识的字的正确读音。总之,甲骨文常用字在该书中,主编按拼音和笔画两种方式检索,大大方便了读者和研究者,这也是该书最大的长处。如果不是主编如此每字标出读音,有些字大多数读者和研究者或根本不知道它的正确读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