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弟子忆民国第一女词人沈祖棻 | 有斜阳处有春愁

图片 1

2019年是沈祖棻先生诞辰110周年,中华书局出版了《沈祖棻诗学词学手稿二种》,作为对这位20世纪首屈一指的女词人、学者的纪念。

作者:巩本栋

《沈祖棻诗学词学手稿二种》,中华书局出版

今天,我们和大家分享沈祖棻先生弟子在96岁时对老师的回忆。

程千帆、沈祖棻先生所用印章

《沈祖棻诗学词学手稿二种》,系汇编外祖母沈祖棻先生两种遗稿而成。其中诗学手稿为《七绝诗论》,词学手稿为手钞大鹤山人校本《清真集》。二稿俱首次影印面世,前此未作整理,盖均非完稿之故。

图片 2

沈祖棻先生是现当代著名的女词人、诗人和学者。她的词,以深婉典丽之笔,书写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的动荡、灾难和知识分子的颠沛流离、忧生忧世,“风格高华,声韵沉咽,韦、冯遗响,如在人间”,被比作现代的李清照。她的新诗,力图“用情丝和思绪系上灵活的笔尖,去做灯光,照亮每个灵魂的暗隅”,如微波涟漪,动人心扉。她的古近体诗,则将平生行事,皆付之于吟咏,旧瓶新酒,“深衷浅语”,才情妍妙,文藻秀杰。

《七绝诗论》为手写清稿,线装,由外祖父程千帆先生题签,计82页164面,按线装书筒页惯例,中缝手写页码,其中74、75页码重复,但内容连贯无误,当是编码时偶有疏忽。稿件绝大部分为毛笔书写,偶以钢笔书写,间有修改痕迹,圈画清晰工整,又时见程千帆先生修改及批注。全书体例完整,详简稍有不均。目录下题“文学史专题之一”,目录详列“渊源第一”“家数第二”“特质第三”“格律第四”“制作第五”“类别第六”等六项。“渊源第一”16页,对七绝的五种起源进行论述;“家数第二”28页,阐释七绝诗的文学发展、各朝作家、兴盛情况,特别是对三唐、两宋时段逐一分析;“特质第三”4页(蓝色墨水书写),从文学手段、内容、形式、情感、表现方法五个方面评议七绝诗的艺术特征;“格律第四”7页,以句法、押韵二种分类,此章节下千帆先生钢笔批语尤多;“制作第五”29页,“于篇章字句之转折句勒处,分为二十四格,各举名篇,作为楷式,以便初阶”,“二十四格”体例效仿传统诗学,详列为:今昔比较、旧时、记忆、自从、正是、惟有、最是、似、不及、犹、亦、又、欲、更、纵、却、无端、莫、诘问、不知、重复呼应、句中作对、末句转折、一气直下,每格之下列诗歌数首,惜无详解;“类别第六”则阙如。

沈祖棻

然而,作为学者的沈祖棻,虽曾为我们留下过深入浅出、曾引领一时风尚的《唐人七绝诗浅释》和《宋词赏析》等著作,但这毕竟都是讲稿和授课笔记,且未能全部完成,在我们赞赏它的同时,终不免时兴“千古文章未尽才”之叹。

《七绝诗论》的部分内容于《唐人七绝诗浅释·引言》中有所体现。相较而言,《七绝诗论》所呈现的视野更加开阔,打破了断代文学的局限,对宋人七绝亦着笔墨。沈先生1934年入读金陵大学国学研究班,胡小石先生于是年春天曾经教授《唐人七绝诗论》,对七绝诗“勾勒字”颇多论述,计分十六格(据吴白匋先生笔记,见《胡小石论文集续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沈先生或曾聆听讲席,其“二十四格”与胡先生所述相同者近十种,举例则选诗各有侧重,足见师承有自而别具新意。全书实以在古典诗学的传统之上建构起当代古典文学研究的理论框架为旨归。此次影印,复原了沈先生对于七绝诗歌研究的整体构想。

图片 3

《沈祖棻诗学词学手稿二种》

手钞大鹤山人校本《清真集》,恭楷钞录于南京太平路石爱文印所制蓝格十行笺纸之上,字迹秀美工整,一丝不苟。此稿于郑校之外,录汪东、黄侃二先生原批近50处,均称为“旭初师云”“季刚师云”。汪、黄一派对周邦彦词颇为推重,辛亥革命后,二公同寓沪上,时常相与谈诗论词,清真词既为二人所爱,1912年且有《和清真词》,则二人共批《清真词》当亦于此时。1985年,齐鲁书社出版汪东《梦秋词》,后附周本淳校录《郑校〈清真词〉批语》,云据沈祖棻、程千帆所藏;然不知此本今在何处。相较《梦秋词》所附,手钞本将二师原评归于各词题下、句下、注下,更能保留原评风貌,使读者的接受更为清晰,前辈学人砥砺相知、学术传承,于此可见。惜未能录全,仅卷上60首,至《蝶恋花》“酒熟微红生眼尾”(未完)止。另保存错页7纸(此次未予影印)。时间久远,历经世乱,草稿始终未弃,足见珍重。

文 | 仲伟

张春晓 主编 中华书局

手稿又一可贵处,是钞录了汪楚宝先生的四条案语,分别位于《六丑·蔷薇谢后作》《菩萨蛮》“银河宛转三千曲”、《宴桃源》《月中行》题下。汪楚宝,汪东同父异母弟,汪凤瀛先生第四子。1933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土木工程系,是著名的建筑学家,长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虽然他留存的案语不多,却足证吴门汪氏之家学传统。钞录中偶见缺字。如《齐天乐》“荆江留滞最久”下“旭初师云汉曰□江……”,“江”字前缺一“荆”字。《水龙吟·梨花》“樊川照日”下“旭初师云:……有大梨如五升瓶,落地则□”,“则”字后缺一“破”字。《蝶恋花》“蠢蠢黄金初脱后”集注后录:“旭初师云吴□《答李曜诗》‘韶光今已输先手’”……“吴”字后缺一“圆”字。现据《梦秋词》附录《郑校〈清真词〉批语》说明于此。

2017年2月24日,成都人民南路三段15号,小院鲁村。

图一

外祖母于1977年因交通事故遽尔离世。这两部手稿,均字迹工整、保存完好,当有完成后付梓之想;然而天不假年,我们终无法得见全貌了。两部手稿尘封于箧笥久矣,为纪念沈祖棻先生110周年诞辰,经中华书局编辑郭时羽女士大力促成,得以影印行世,虽非完稿,亦可见一时文脉流传、薪火相承。

96岁的刘国武,一如既往地坐在长条书桌前,细心翻看一本厚重的大书。诗词记忆、师友书信,都在里面精致装裱着。

那么,除此之外,沈祖棻先生是否还有学术著作存世呢?回答是肯定的。近由郭时羽策划、张春晓主编的《沈祖棻诗学词学手稿二种》的出版,就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沈先生似乎缺少学术专著的遗憾。

出版事宜确定之时,我正应浙江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邀请,进行为期半年的驻访。在绿树葱笼的之江校区与师友相与鉴赏,共探渊源,先人笔墨晨夕相对,尤觉思慕怀想之情有所依止。

铅笔标注的页码,翻到101页,是老师沈先生的一首诗词《鹧鸪天》,“尽日疏帘不上钩,凤奁鸾镜一时收。最新眉样终成故,似梦欢痕竟化愁。”

知能并重的传统

(本文作者系《沈祖棻诗学词学手稿二种》主编,沈祖棻外孙女,也是沈先生著名长诗《早早诗》的主人公。)

展开剩余93%

知能并重是中国古代学术的传统,故研治诗学者多能诗,而能诗者亦往往于诗学多有会心。从研究的角度来说,创作实践越丰富,越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理解他人的作品也就会越深刻。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央大学和金陵大学,聚集了一大批能诗擅文、学问渊博的教授,像王伯沆、汪东、吴梅、胡翔冬、汪辟疆、胡小石等先生,他们多出身于晚清民初的士大夫家庭,国学基础既厚,旧体诗词亦好,主张知能并重,课余组织诗社、词社,每春和景明或秋高气爽时节,常率弟子登豁蒙楼、游玄武湖、踏访牛首等名胜古迹,饮酒赋诗。风流俊赏,一时传为美谈。

这是沈先生的手稿,娟秀、工整,字迹下浮着几片淡淡的叶子。民国才女的灵秀,跃然纸上。

七绝诗的创作最见人才情。清王夫之说:“才与无才,情与无情,唯此体可以验之。”沈先生早年就读中央大学,选修汪东先生的词学课程时,便以一首习作《浣溪沙》称名于词坛。词曰:“芳草年年记胜游,江山依旧豁吟眸,鼓鼙声里思悠悠。三月莺花谁作赋,一天风絮独登楼,有斜阳处有春愁。”汪先生评道:“后半佳绝,遂近少游。”尤其末句“有斜阳处有春愁”,委婉深刻地反映了“九一八事变”后的民族危机,识者激赏,至有“沈斜阳”之称。此后沈先生更专力于词的创作,取得了杰出的成就。1949年后,她又转而倾力于古典诗歌的创作。我们曾对现存四百多首沈先生的古近体诗歌做过统计,惊讶地发现,其中七绝诗的数量竟占了近三分之二,充分显示出其创作的才华。

沈祖棻,民国第一女词人,被朱光潜先生誉为“当代李清照”。抗战时期,沈祖棻与丈夫程千帆漂泊四川达8年之久,沈祖棻在四川留下许多传世佳作,最著名的《涉江词》中有170首作于成都。

1934年春,胡小石先生为金陵大学国学研究班开设“唐人七绝诗论”课程,讲授的重点就是从作法入手,对唐人七绝诗抒发今昔之感的多种类型,进行归纳分析,所论甚精。老辈学者的风范也影响了他们的学生。胡先生在课堂上的精彩讲授,在沈先生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沈先生对七绝诗创作情有独钟,并撰为《七绝诗论》,若就其学术渊源来看,无疑出于胡小石先生。

沈祖棻还在成都组建“正声诗词社”,名噪一时,王淡芳、王文才、刘国武、刘彦邦、宋元谊等先后入社,传统诗词遂斐然可观。出版的《风雨同声集》一度洛阳纸贵,章士钊曾有诗云:大邦盈数合氤氲,门下门生尽有文。新得芙蓉开别派,同声风雨已堪闻。

作为诗人而兼学者的沈先生,与胡先生一样,也对七绝诗的作法特别重视。《手稿》中设有《格律》《制作》两章,即详述七绝之作法,示初学者以轨则。尤其是《制作》一章,在全书中所占篇帙最大,归纳七绝勾勒之法24种,与胡先生的研究一脉相承,而又踵事增华,多所拓展。可以说,胡先生和沈先生研究七绝诗的著作,都是“诗人”的学术著作。他们丰富的诗歌创作经验,增加了其研究的深度。

烽火连天

流露着诗人慧心的《七绝诗论》

容不下什么柔情蜜意

《七绝诗论》是一部分体诗歌研究的专著。全书计六章,依次为:渊源、家数、特质、格律、制作和类别。除最后一章不知何故缺略外,其他五章皆内容完整。第一章讨论七绝诗的渊源,辨析诸说,平正通达。第二章论述七绝诗发展史上的代表作家作品和风格流派,梳理七绝诗发展演变的历史进程,准确精到。第三章综论七绝诗的艺术特征,卓有识见。第四章缕述七绝诗的句法和声律,细致入微。第五章则详论七绝诗创作中的转折勾勒之法,更是多有心得。至于第六章《类别》,以意推测,当是从题材和主题角度对七绝诗所作的论述,惜已缺略。可以说,这是一部体例完备,材料翔实,论述缜密,充满着诗人慧心的七绝诗研究专著。

1936年春天,南京。程千帆与沈祖棻,满怀爱情的憧憬漫步在公园。

胡先生讲授唐人七绝,认为七绝创作的最重要的方法,是通过时间上的差别即今昔对比来抒发情感。“为划清时间之界域,每用相对性之文字说明之,称为‘勾勒字’”。依这些勾勒字的不同,胡先生把它们分成16格,即16种方法。其中有一种是没有勾勒字的,这就是“无勾勒字可寻,而意在言外,耐人思索”的一类,也就是说实际上只有15格。在“无勾勒字可寻”的一类作品中,胡先生列举了柳宗元的《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诗曰:“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驻木兰舟。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花不自由。”却没有讲它究竟怎样“意在言外,耐人思索”。十分巧合的是,多年后,先师程千帆先生回忆起胡先生对自己的教诲时说道:“有一天,我到胡小石先生家去,胡先生正在读唐诗,读的是柳宗元《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讲着讲着,拿着书唱起来,念了一遍又一遍,总有五六遍,把书一摔,说:‘你们走吧,我什么都告诉你们了。’我印象非常深。胡先生晚年在南大教《唐人七绝诗论》,他为什么讲得那么好,就是用自己的心灵去感触唐人的心,心与心相通,是一种精神上的交流。”从程先生的回忆可知,胡先生确实认为这是一首“意在言外,耐人思索”的好诗,而理解这首诗的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自己的心灵去贴近古人的心灵。

当年在金陵大学,沈祖棻是富家女,修身玉立,清秀白皙。程千帆是湖南才子,诗文出众,才情尽洒。

诗人思想情感的抒发,在实际创作中自然并不限于今昔之感的对比,勾勒之法的运用也不限于时间意义的表达。沈先生认为:“文无常法,而以有法为常。”七绝诗“以短韵取远致,兴惊波于尺水,亦自有其法”。这个法就在其“篇章字句之转折勾勒处”。七绝诗篇幅短小,即首即尾,要追求以少胜多、含蓄不尽的艺术效果,关键在于立意,而所立之意的表达则多靠转折字句领起和突出,故沈先生拈出“转折”字词,示学者以法。同是谈勾勒,较胡先生所论,更着眼诗意的转折,也就更通达、深入,最是经验之谈。这些字词有“如今”“唯有”“最是”“不及”“犹”“又”“欲”“更”“却”“无端”“不知”等等。像上述柳宗元的那首诗,沈先生就把它归于“欲”字格下,认为以“欲”字勾勒,诗意的转折重在末句。诗前两句扣题,是诗人想象曹某经过象县的情景,后两句是酬答见寄。柳宗元此时贬居潇湘汇流之处的永州,既承友人远道以诗相寄,诗人就想着应该在潇湘之上采些花赠给友人,以表谢答。然诗意至此却一转:想去采花,但可惜没这个自由呀。这里当然并非真的是说连采相赠都做不到,而是暗用《楚辞·湘夫人》“登白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的诗句,谓难以与友人相见,抒发的是其长期贬谪、抑郁不平的心情。诗“以采起兴,寄托自己的政治感情,他描写的是一件小事情,而反映的是一个大问题,又写得委婉曲折,沉厚深刻,不露锋芒,和他当时具体的身份、环境恰相符合,可以说纯用兴体”。沈先生在讲课时的这个分析,补充说明了诗中对比兴寄托手法的巧妙运用,也补充解释了这首诗为何“意在言外,耐人思索”的道理。既点出诗意转折之所在,又能以诗人之慧心去体会作品,给人的启发也就多。

一段美好爱情,成同学善意调侃的对象。“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沈祖棻在“过尽”的芸芸众生中,一眼在“千帆”中看中了意中人。

以词为生命

他们的新婚,是在安徽屯溪一间小旅馆仓促举行的,简单的婚房,没有太多的仪式。烽火连天的岁月,容不下什么柔情蜜意。

抄校典籍,是古人的用功之法。《手稿》中又收录了沈先生《手钞大鹤山人校清真集》,并录有汪东、黄季刚和汪楚宝批语,让我们见证了这种历来读书人的用功之法。

南京被日机疯狂轰炸后,沈祖棻与程千帆匆忙避难。昨夜西风波乍急,故园霜叶辞枝。沈祖棻不得不作别新婚的丈夫,独自一人先行入川。

沈先生出生于晚清苏州的一个士大夫家庭,是家里的长孙女,颇受能诗文、擅书法的祖父的喜爱。在传统文化的熏陶下,她自幼就喜爱古典文学和儒家思想文化,进入中央大学中文系读书,受教于汪东、吴梅、黄季刚等先生之后,更显示出其在文学创作上的才能。汪东先生一生虽游走于政治与学术之间,然在词学、书法绘画、文字音韵训诂等方面,仍多有成就,尤其是其词作,师法周邦彦,颇为世人称道,汪先生自己也最为看重。他曾与沈先生谈道:“观堂虽极推美成,然晚岁始知其妙,我则异于是,服膺清真数十年如一日,且平生志业,每托之于倚声,求知后世,则吾词庶乎可也。”

1938年秋,重庆巴县界石场,一位漂亮优雅的少妇在场镇租房住下,有着新娘子的气息,却含几分哀愁,“孤烛影成双,驿庭秋夜长。”

沈先生既以词受知于汪东,尤以词为生命。曾自言:“受业向爱文学,甚于生命。曩在界石避警,每挟词稿与俱。一日,偶自问,设人与词稿分在二地,而二处必有一处遭劫,则宁愿人亡乎?词亡乎?初犹不能决,继则毅然愿人亡而词留也。”其情至真至切,读之令人泪洒衣襟!

分别一年后,夫妻俩重聚巴县,旋即又踏上流离之路。沈祖棻先后执教于成都金陵大学、华西协合大学,程千帆则在乐山武汉大学、四川大学任教。直到1946年8月,他们才踏上回乡之路。

沈先生又曾与程先生论古今第一流诗人,“无不具有至崇高之人格,至伟大之胸怀,至纯洁之灵魂,至深挚之感情,眷怀家国,感慨兴亡,关心胞与,忘怀得丧,俯仰古今,流连光景,悲世事之无常,叹人生之多艰,识生死之大,深哀乐之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夫然后有伟大之作品。其作品即其人格、心灵、情感之反映及表现,是为文学之本。”由此我们体会,沈先生所以视词作重于生命,是因为其蕴含着一种对国家和民族的前途与命运的忧患意识和责任感,承载着其对中国优秀传统思想文化的始终不渝的眷恋和热爱。接续文脉,传承薪火,无论其《七绝诗论》,还是手抄郑文焯校《清真词》,皆当以此视之。

四川8年,沈祖棻的诗词成就斐然,最著名的《涉江词》收词389首,其中314首皆作于四川,170首作于成都。

胡小石先生曾说过:“盖凡艺术价值之高下,不在数量而在质量。就本体言,譬如参天之松与在谷之兰,各有其美。就工力而言,又如狮子搏象,固用全力,搏兔亦何尝不用全力耶?”学术研究也不例外。我们惋惜,惋惜以沈先生的才学,竟未能给后人留下她本应留下的学术著作;然我们又赞叹,赞叹其现存数量不多的学术著作,无一不是精品。

程千帆在亲笔撰写的《沈祖棻小传》中回忆:“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六年,祖棻先后在成都金陵大学和华西大学任教。在这一时期的词中,她忠实地写出了当时政治社会生活的某些侧面。这四年是她创作最丰富的时期。”

本文图片均选自《沈祖棻诗学词学手稿二种》

家国情怀

《光明日报》

为守土将士浴血奋战而长歌当哭

[ 责编:李丹凝 ]

诗有史,词亦有史。所谓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

1932年,23岁的沈祖棻以一首《浣溪纱》成名。“芳草年年记胜游,江山依旧豁吟眸。鼓鼙声里思悠悠。三月莺花谁作赋?一天风絮独登楼。有斜阳处有春愁。”

沈祖棻将“九一八”事变后国人对山河破碎的忧患,传递得浓密婉转,令中央文学院院长汪东拍案叫绝,更令沈祖棻由此赢得“沈斜阳”别号。

家学渊源,天赋异禀。沈祖棻生于世代书香之家。曾祖父沈炳垣是清咸丰内阁大学士、咸丰皇帝的老师;祖父沈守谦精于书法,与画家吴昌硕、词人朱孝臧为友。沈祖棻的出类拔萃,得益于家庭熏陶的古典文学研究和旧体诗词的写作。

沈祖棻的许多词,保持着家国同悲、满怀期望、字字回肠的风格。“阑干四面下重帘,不断愁来路。将病留春共住。更山楼、风翻暗雨。归期休卜,过了清明,韶华迟暮。”汪东先生谓“此下字字沉顿,尤为凄咽”。

1944年,衡阳陷落,守土将士誓以身殉,喊出“来生见”的壮语,沈祖棻听闻“长歌当哭”,便作《一萼红》,乱笳鸣,叹衡阳去雁,惊认晚烽明。伊洛愁新,潇洒泪满,孤戍还失严城。忍凝想,残旗折戟,践巷陌,胡陭自纵横。浴血雄心,断肠芳字,相见来生……”

汪东感叹,“声韵沉咽,韦冯遗响,如在人间。一千年无此作矣。”

前方将士浴血抗战,后方依旧有“歌舞当长安”的现象。沈祖棻常为不满,在三首《浣溪纱》中感慨万千,“莫向西川问杜鹃,繁华争说小长安,涨波脂水自年年。筝笛高楼春酒暖,兵戈远塞铁衣寒,樽前空唱念家山。”

姿势皇后

词作批判“祗恨鲜卑学语未能工”

抗战爆发后,民生动荡,东部与中部高校相继被迫西迁。中央大学(医学院及农学院的畜牧兽医系)、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齐鲁大学、燕京大学相继抵达蓉,一时间,华西坝上师生骤增至5000多名,校舍和设备被发挥到极致。同时,中西文化在这里得以交融汇聚。

电信路37号,华西医院院史陈列馆,多项档案,记录了当时华西坝的西俗之盛。

目睹华西坝上香车宝马,轻歌曼舞,陈寅恪曾写下《咏成都华西坝》一诗,讽刺坝上弥漫的绮靡之风。“酒醉不妨胡舞乱,花羞翻讶汉妆红。谁知万国同欢地,却在山河破碎中。”

而最新奇的是“姿势皇后”选拔,沈祖棻填词《虞美人》给予批判:东庠西序诸少年,飞毂穿驰道。广场比赛约同来,试看此回姿势最谁佳?酒楼歌榭消长夜,休日还多暇。文书针线尽休攻,祗恨鲜卑学语未能工。

程千帆笺注:“当时成都有西人主办之教会大学五所,其四所在华西坝。学生习于西俗,虽在国难深重之际,诸女生犹每年进行姿势比赛,优者为姿势皇后。至于荒嬉学业,崇拜欧美,以能操外语为荣者,滔滔皆是,故词云尔。北齐时,有士大夫教子学鲜卑语以服事公卿,见颜氏家训教子篇。”

姿势皇后的来历,是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新生入学,记载健康档案,看该生是否有体态、姿势等缺陷需要矫正等。通过训练和评选,激励同学们随时随地保持坐姿、立姿和行姿端正。身处战乱困境之中,这种“娱乐化”的评选,不免受到种种责难。

诗成绝唱

沈先生成都弟子仅一人健在

1943年,“正声诗词社”组建,成都学子王文才、刘国武、王淡芳、刘彦邦、宋元谊等人入社。特聘沈先生、程千帆、高石斋、刘君惠教授为指导。“正声”取李白的“正声何微茫,哀怨起骚人”,主张“文言白话,原无严界,期于描写真切,表达纯真,即为能事。”

沈先生不惮其烦地修改、圈点,坏的则批示疵病,社员深得其悟,不久学子们的传统诗词斐然可观。首期编印的《风雨同声集》,引起社会人士重视。1944年—1946年,在《西南日报》上发表40余期专栏,清明雅正的风格,影响深远。

沈先生东归之后,多与成都友人、弟子书信感怀。宋元谊,是沈先生得意门生,比刘国武早入社。“宋元谊诗讲对仗,苦心思维,曾按沈先生的要求写了几首诗赠我。”刘国武说,沈先生曾赞宋元谊“学有渊源,才情富丽,尤工属对,其为词,反遇可对可不对,则必对之而后快。”有意将她作为汪吴词学的传人,不料,却在动乱年代不幸身亡。

沈先生与刘彦邦原有通信,尔后三年无音讯,后得知下放农村放牛,乃诗吟道:“年少翩翩问字初,樊南文采更谁如?老来心力归牛背,挂角犹能读汉书。”一首赠刘国武的,“铅华扫尽笔纵横,少作惊人已老成。闻道别来新制少,可教政绩掩诗名。”刘国武一字不苟,抄录在他的“大书”中。其他如王文才、王淡芳都与老师有诗词往来。

轻语岁月,淡看流年。沈先生的五大成都弟子,健在的仅刘国武。这位96岁老人,感叹老友离去,还有个小小愿望,“再给我四年,活到百岁。”

晚年佳作

《早早诗》寄给成都学生共赏

十年动乱,沈祖棻面对一切逆境,处之泰然,默默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柔弱的外表下,内心是坚强的。“十年双鬓白,四壁一灯昏。漫说形容改,乡音亦不存。”

沈祖棻晚年写出了著名的长篇诗作《早早诗》,被誉为“中国古典诗歌史上空前未有的佳作”。

张氏外孙女,前年尚襁褓。八月离母腹,小字为早早。生辰梅正开,学名唤春晓。一岁满地走,两岁嘴舌巧。娇小自玲珑,刚健复窈窕。长眉新月弯,美目寒星昭……诗中通过一系列典型的细节描写,把早早的顽皮可爱写得活灵活现。作家舒芜认为,“《早早》一篇用童心的灯火照亮了苦难和屈辱的灵魂的暗隅,这才是它的‘深衷’所在”。

早早,学名春晓,是沈祖棻的外孙女,当时只两岁。程千帆还专门抄录此诗,寄给刘国武。九页信纸、九百余言,刘国武专门装裱在他的“传家宝”大书里。“沈先生夫妇是很浪漫的,过生日都要写成诗词寄给成都的学生。”

1977年6月27日,沈祖棻遭遇车祸身亡,中国词坛一代巨星就此陨落。

“红缓带,绿题笺。深恩薄怨总相怜。难偿憔悴梅边泪,永抱遗编泣断弦。”沈祖棻去世后,程千帆给刘国武来信,让成都的四大弟子王淡芳、王文才、刘国武、刘彦邦,将沈先生的旧体诗作用毛笔誊清,以纪念出版。

一生为学、诗词写照。程千帆在妻子墓碑上书写了八个大字:“灵芬奇采,炳耀千秋”。

图片 4

沈祖棻、程千帆和女儿

图片 5

沈祖棻赠给刘国武的诗作《鹧鸪天》

图片 6

程千帆寄给刘国武的《早早诗》

图片 7

刘国武翻看他的“大书”

本文原载于2017年3月1日《华西都市报》

记者 仲伟,摄影 杨涛

部分资料来自华西医院院史陈列馆

未刊手稿首次影印面世,全彩还原书法墨迹

图片 8

编者:张春晓主编 海盐县史志办公室编

装帧:布脊精装

开本:16开

定价:158元

页码:236

本书影印沈祖棻先生《七绝诗论》手稿,以及手抄大鹤山人校本《清真集》一卷,前有张春晓所撰序言。

《七绝诗论》原系中国文学史课程讲义,比《唐人七绝诗浅释》视野更加开阔,不局限于断代文学,将宋诗亦纳入探讨范围,构建起关于七绝一体的总体研究框架。现存稿件篇幅已接近成书,有完整目录,经核对,仅最后一节未及撰写,倒数第二节缺部分详解,而分类、举例皆已具备,距完稿当仅一步之遥。此稿誊写工整,有少量圈改痕迹,勾画亦清晰严谨。封面为程千帆先生题写,稿中有部分程先生蓝笔圈点批校。

手抄大鹤山人校本《清真集》,恭楷钞录于南京太平路石爱文印所制蓝格十行笺纸上,字迹秀美工整,一丝不苟。此稿于郑校之外,尚录汪东、黄侃二先生原批近五十处,且有汪东之弟汪楚宝案语数条,极为难得。史料价值之外,此份手稿可谓沈祖棻先生书法面貌的最佳体现,典型晋唐小楷风格,娴雅静美,赏心悦目。

传统思想现代化 古典内容时尚化 古代趣味雅致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