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光先生是著名的语言学家,而他的夫人张允和早期也曾从事过诗韵的研究,并出版过一本《诗歌新韵》,第一次印刷就有22000本,可见出版社对于这本书的重视。

《中华通韵》是中华诗词学会受教育部委托制定的。经过两年多的研究论证,确定了《中华通韵》
16韵方案。这16个韵部,是依据汉语拼音韵母表来的,也就是横着数的3个韵母确定为3个韵部,竖着数的12个韵母确定为12个韵部,又从韵母表的说明里提出“er”作为一个韵部,形成了《中华通韵》
16韵。现在处于结项鉴定后的试验阶段,也就是20所学校的教学试验,全国诗词作者依照《中华通韵》创作诗歌的试验。

  ◎从三国魏至今近一千八百年间各时期历史阶段之声韵发展史,为各时期汉语声韵发展之结晶,是各时期韵文学者对汉语声韵社会实践而付出辛勤科学探索之“求是”。

这本由上海教育出版社于1959年11月出版的小书,字数13.3万字,定价为0.50元。查周有光年谱可知,周有光于1957年从上海经济界被调往北京参加文字改革工作,1958年参与起草《汉语拼音方案》工作,并出版了由他主编的《汉语拼音词汇》,1959年又出版了《拼音字母基础知识》。而张允和在此期间积极参与对昆曲和历史文化的研究,曾得到曲家俞平伯和时任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长叶圣陶的肯定,于是张允和自称“大着胆子”往前走了。想必这本小书就是那一时期的研究成果。

一、 《中华通韵》是从历史韵书进化来的新韵书。

  ◎主张“声韵改革”者,只要看到当今半个世纪以来,以“汉语拼音方案”推广“普通话”和以秦似为首的声韵学者所编的《北京诗韵》之事实,就不会高谈“改革”什么声韵,阔论盲目寻找什么“统一声韵”。

从书中“凡例”可知,这是一本工具书。“凡例”第一条说明:“这是一本汉语分韵词汇,收字一万多个,收词三万多条,都是现代文学语言所通用的,可供诗歌韵文的写作者、歌唱者、朗读者和阅读者检查参考。”“凡例”中同时说明,“本书根据普通话标准语音,把现代汉语词汇分为22个韵类,每一韵类再按四声分为韵目,共计87个韵母(轻声和儿化不计)”,“采用汉语拼音方案为注音工具。末字同韵同调的词,在同一韵目之下按照拼音字母顺序(a,b,c……)排列”,“必要的地方,汉语拼音字母以外用旧的注音字母对照,或用国际音标说明”。

商周时期的“雅音” ,孔子讲学的“雅言” ,汉时用的“通语”
,其名称还能在一些文献里读到,内容已无从考证了。比较普遍的看法是南北朝以前,诗歌创作的用韵是约定俗成的,尚无成型的韵书。
隋唐时期,诗成为开科取士的重要内容,韵书就成了作诗的必备工具。于是,隋文帝仁寿元年颁发了颜之推、陆法言起草的《切韵》
193韵,同音字归在一起,以反切注音。唐仪凤二年长孙纳言注解《切韵》
,玄宗开元二十年颁行了孙愐在《切韵》基础上增修的《唐韵》195韵。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赐名颁行《大宋重修广韵》
206韵,宋仁宗景祐四年颁行《礼部韵略》
206韵,南宋理宗淳祐十二年距靖康二年125年,金朝河东南路绛州平水乡人刘渊编著的平水韵《壬子新刊礼部韵略》
106韵推出。元泰定元年秋周德清写成北曲曲韵专著《中原音韵》
19韵,最主要的是入派三声,取消了入声字。明太祖洪武八年颁行了宋濂等人编成的《洪武正韵》
76韵。清康熙五十年陈廷敬等奉敕编成《佩文韵府》
106韵,“佩文”是康熙的书斋名,这部韵书其实是平水韵的翻版。道光元年戈载编成《词林正韵》
19韵。1941年,国民政府教育部颁行了《中华新韵》
18韵。1965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部以此为蓝本,以《诗韵新编》为名予以多次刊印。1975年广西人民出版社推出《现代诗韵》
13部,与有韵无书的《十三辙》分韵相同。2002年中华诗词学会推出新疆师范大学教授星汉主编的《中华今韵》15韵,
2004年推出赵京战执笔的《中华新韵》
14韵。近年,湖北编辑出版了《诗词通韵》
13部21韵,盖国良编印了《中华韵典》 20韵。

  自本报第1331期学苑版刊发《“声韵改革”难以实行之我见》以来,引发了众多专家学者和广大诗歌爱好者对古体诗词声韵问题的讨论,他们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和观点。今再发一篇关于此话题的文章,希望更多的专家学者和诗歌爱好者能够参与讨论,发出声音,推动古体诗词声韵话题讨论进入更深的领域。

众所周知,中国诗词有新韵和旧韵之分,旧时没有汉语拼音,很多读音也与现代汉语拼音不同,因此当汉语拼音方案公布后,就迫切需要编辑新韵书用于说明和解释。因此当1958年由周有光参与的汉语拼音方案公布后,就有专家建议应该编一本新韵的书。事实上也有专家学者在准备,只是当时未能引起较大的重视,直到1965年才公布了由中华书局出版的《诗韵新编》,此后该书一版再版,沿用至今。《诗韵新编》一书的简介称:“《诗韵新编》是按照现代汉语规范化读音用韵而为旧体诗作者编写总结的一套‘新韵’,也就是倡导摈弃盲目守旧的观念,与时俱进的采用更加符合现代汉语发音习惯的‘宽松的押韵’即宽韵,采用这样的新韵将会让我们写诗填词的用韵范围更加广阔,无疑这是广大古典诗词爱好者的福音。”

图片 1

  何谓“声韵”?即“音韵”。指汉字字音中:声、韵、调的总称,为韵文(诗)所用韵之依据,故又称“诗韵”。

实际上有关新韵和旧韵的问题一直在业界存在着各种争议,如何解决其中的差异也是众说纷纭。“今不妨古,宽不碍严”是中华诗词学会制定新韵时的原则之一,但目前出版的权威的新韵工具书还是未能圆满地解决问题,甚至业界对新旧韵问题的讨论延伸到了对中国诗歌形式的改革。只是很多人在参与争议新韵旧韵问题时,似乎都没有提及张允和这本《诗歌新韵》。

分析以上情况有三点启示:一是隋开国20年,唐开国59年和114年,宋开国77年,元开国53年,明开国8年,清开国75年,分别确定了本朝的韵书。新中国成立快70年了,应该有一部由国家部门颁发的具有权威性的新韵书,这也是诗词界的愿望。二是在韵书分部上走着由多到少的路子。三是知古建新,在全面分析历代韵书和现行韵书的基础上,依据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新的语言体系:普通话、规范汉字和汉语拼音方案,制定一部新韵书,继承中华民族音韵传统,与新中国新的语言体系相适应。四是新旧并行,制定新韵书的目的不是取代旧韵书,而是将新韵的使用规范化,服务广大群众学习和创作诗词等韵文的需求,繁荣发展中华诗词事业,促进中华优秀语言文化的弘扬传播。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之后,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全国除西藏外,陆续成立了县、地、省、中央之诗词组织及相应刊物。这对中断半个世纪韵文传承之复兴,起着良好之开端的作用。

周有光和张允和一系列的著作中,也都未提及这本书,我是在购买张允和的旧书《书的故事》(译作)时偶然买到了这本《诗歌新韵》。遗憾的是两位先生已经仙逝,无法当面向他们请教了,但欣慰的是我在张家姐弟的好友赵景深的书中发现了一条线索。赵景深在早年致信已经去台湾的张家长女张元和时提及:“你的二妹允和在北京研习社。说来有趣,本来她是演旦的,近来忽发奇想,要演丑角了,在《守岁侍酒》里,她扮演书童,演得很活泼生动。二妹夫周有光是语文专家,前些天还到我们复旦中文系来做过一次报告。你二妹还编了一本《新诗韵》。”

图片 2

  二十一世纪初至今十余年间,对所谓“声韵”之争,大体上分三种倾向。一、积极“改革派”。主张:推荐上海古籍出版社《诗韵新编》为“新声新韵”、广东诗词学会编订岳麓书社《中华新韵府》为“过渡声韵”、《平水韵》为“旧声韵”。二、反对“改革派”。认为:《平水韵》勿须改革,否则损害传统诗词品质、割裂与消解历史文化、割断与海外之文化纽带等等理由。三、取消“声韵派”。提出:格律诗词讲求“声韵”,束缚学诗词者之自由,取消声韵是时代之进步。

查这封信写于1962年5月,当时赵景深正热心于昆曲事业,于是想到了在台湾的顾传玠、张元和夫妇,希望他们能为国家的昆曲事业再做贡献。此时的张允和也正在北京昆研社忙得不亦乐乎,可以说正是因为对昆曲的痴迷,使得张允和有心编了这本诗韵小书。而这本书向我们呈现了人人熟知的“最后的闺秀”张允和身上热衷于语言学研究的一面。

二、 《中华通韵》制定的主要依据。

  以上三种倾向,都离开声韵发展史,对“声韵”去奢谈“改革”、叫嚷“反对”、无知“取消”。中华民族是诗的王国,春秋时人假托尧时老人《击壤歌》、舜无名氏《卿云歌》,反映华夏五千年文明史。春秋时编成西周《诗》、战国《楚辞》、汉《赋》、三国《魏诗》,是口语声韵。三国魏李登《声类》(220年)起至今(2013年),历时1793年,经《声类》《切韵》《平水韵》《中原韵》《北京韵》五个历史阶段时期。

首先是有法可依。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明确规定“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普通话和规范汉字。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以《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拼写和注音工具。
”当代诗词的声韵应该是普通话声韵,对此,诗词界有着比较广泛的认识。
《中华通韵》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为依据,其韵部划分和各韵部韵字内容,应服从《汉语拼音方案》的法律地位。
《汉语拼音方案》的制定和颁发,无疑是我国文字工作具有革命性的创举。60多年来,我国由文盲大国变为文化大国,由南北不同音而凭借汉语拼音注音的普通话走遍天下,特别是汉语拼音输入法使汉字开始走向国外融入世界。汉语拼音,已是我们生活中须臾不可或缺的文化工具,已是当下不少诗人用新韵创作诗歌的自然依据。二是有理可依。这个理,就是研究制定汉语普通话韵的标准,就是以标准普通话读音即《新华字典》注音为读音所依据的音韵学的相关理论,以及国家通用语言普通话作为韵部划分标准的音韵学的相关理论。简而言之,
《汉语拼音方案》所具有的音韵学理依据,也就是《中华通韵》的音韵学理依据。三是有实践经验可依。中华诗词学会成立31年了,现有的3万多名个人会员中包括社会各阶层各行业人员,
260个团体会员中包括所有的省市自治区和港澳地区诗词学会,团结在中华诗词学会周围的上百万诗友,每年创作难以计数的诗词,积累了大量的创作包括用韵的经验。这些经验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对现行韵书的认知与使用经验,一方面对推行新韵近二十年的实际经验。

  一、《声类》时期,历魏黄初元年(220年)—隋开皇元年(581年),共361年。三国魏李登著《声类》十卷,分宫、商、角、徵(音止)、羽五声区别字音,尚未分立韵。是我国最早韵书,总结三国以前时期诗歌用韵,书已不传(见《隋书·经籍志》、新旧《唐书·艺文志》有著录);晋吕静著《韵集》五卷,仿李登《声类》,此书已不传;南朝梁永明间(483年-491年)沈约撰《四声韵谱》、南朝梁周颐作《四声切韵》(四声指平、上、去、入),两书皆佚,为隋《切韵》之萌生。

图片 3

  二、《切韵》时期,历隋开皇元年(581年)—南宋理宗壬子年(1252年),共671年。隋陆法言、刘臻等撰《切韵》。集吕静、沈约、周颐等共六家韵书,以反切的发声分音,收声分韵,故书名。一说:平声五十七、上声五十五、去声六十、入声三十四,共二百零六韵(另说:平声五十四、上声五十一、去声五十六、入声三十二,共一百九十三韵);唐孙俪天宝十载修订《切韵》,更名《唐韵》;北宋真宗时陈彭年等奉诏编《广韵》原为增广《切韵》而作,书成于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全称《大宋重修广韵》,收字共二万六千一百九十四字,今存完整;北宋邱雍等取《广韵》中重要字,备当时科考之用,因系《广韵》略本,故称《韵略》:北宋仁宗景祜四年(1037年)丁度等重修《韵略》。专备礼部科考之用,更名《礼部韵略》;北宋丁度等奉诏撰《集韵》。书成于英宗治平四年(1067年),比《广韵》增二万七千三百三十一字,共五万三千五百二十五字,韵部仍为二百零六韵。《广韵》《集韵》成书后,《切韵》随废。《集韵》与《广韵》互有得失,二书并行。

三、 《中华通韵》实行后的用韵原则。

  三、《平水韵》时期,历南宋理宗壬子年(1252年)-公元1957年,共705年。南宋理宗淳祜壬子年(1252年),宋刘渊《壬子新刊礼部韵略》、金王文郁《平水新刊礼部韵略》,由于汉语语音之相融、相同、相近而变化和发展,分併《切韵》近一半,前百零七韵今不存。后百零六韵,沿用至今;明洪武时乐韶凤等奉诏撰《洪武正韵》。虽据《中原音韵》为蓝本,把平、上、去各二十二韵,仍保留入声十韵,共七十六韵,比《平水韵》少三十韵,仍属《平水韵》范畴;清康熙时张玉书奉敕编《佩文韵府》。此书以元阴时夫《韵府群玉》、明凌稚隆《五车瑞韵》为底本,收字一万二百五十七字,仍百零六韵。从康熙十三年起至五十年止,历三十七年完成。

概要说来就是中华诗词学会一直倡导的八个字:倡今知古,新旧并行。所谓“通”
,通各类韵文体裁,通古今韵脉。所谓“今”
,普通话的汉语拼音注音。汉语拼音相对于传统的直音、读若、反切注音法来讲,无疑是具有革命性的举措。前三种注音方法交叉存在,拼音法实行以后,前三种就自然而然地不被采用了。所谓“旧”
,即作诗依《平水韵》 ,填词依《词林正韵》,作曲依《中原音韵》 。
《中华通韵》颁行以后,这些韵书还照样存在。在教学上,
《中华通韵》与汉语拼音教学衔接融合没有问题,只是多了一部分内容。在创作上,是用《中华通韵》还是用目前正在使用的某种韵书,全凭诗词创作者自愿。我的观点是,对一般诗词爱好者,习惯或愿意用什么韵就用什么韵,尊重个人选择。对诗词工作者,包括诗词教育者、诗词评论者,用新韵的应学习旧韵,称之为从新韵进去从旧韵出来;用旧韵的应学习新韵,称之为从旧韵进去从新韵出来。新旧韵贯通了,在工作指导和创作实践中,也就有了更多的主动权。

  四、《中原音韵》时期,历元泰定元年(1324年)-公元1957年,共633年。元泰定元年(1324年)周德清著《中原音韵》。此书为元代北曲用韵。《切韵》从隋开皇间(581年)至元泰定元年(1324年),历743年,北方汉语语音之入声字读音已消失,分别相融到平、上、去三声中去,所之周首倡“平分阴阳,入派三声”之说。每部字均按阴平、阳平、上、去四声排列,以入声字分派入平、上、去三声。韵部简化为十九韵目,变更《切韵》类、《平水韵》类韵书的体例,是20世纪中叶汉语普通话形成的重要资料;明清时民间《十三辙》。明清间以来北方戏曲和曲艺用韵的十三个韵部。其韵部是:中东(中冬)、江阳、衣期(一七)、姑苏、怀来、灰堆、人辰(壬辰)、言前(檐前)、梭波(梭拨)、麻沙(发花)、乜邪(迭雪)、遥迢(遥条)、由求(油球)。此曲韵同“汉语拼音方案”中“韵母表”横排序列相近。

  五、北京音韵时期,历1958年-2013年,共55年。1958年2月11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批准的1957年11月1日国务院全体会议第60次会议通过的“汉语拼音方案”中的“字母、声母、韵母”,就是现代汉语《北京音韵》之基础。《现代汉语词典》l960年《试印本》、1965年《试用本》、1978年12月《第一版》,这三版本定型为:以韵母表中每直排相似类型韵母分类,每按字母结合声母顺序,分四声列字。只要把《现代汉语词典》所列字,改为:以韵母表中每横排的韵母组合韵目,各韵母按字母结合声母顺序,各分平仄列韵字,就是现代汉语《北京音韵》(《北京诗韵》)。1975年秦似《现代诗韵》,十三部十七韵目;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诗韵新编》,十八韵目;1998年麦小舟《诗韵新编》,十八韵目;1999年尹贤《新韵》,十三部十八韵目;2000年王玉生《北京音韵》,十三部十七韵目,完全合现代汉语《北京音韵》等等。但前者之声韵定性与韵母,都偏离了“汉语拼音方案”。

  以上展示从三国魏至今近一千八百年间各时期历史阶段之声韵发展史,为各时期汉语声韵发展之结晶,是各时期韵文学者对汉语声韵社会实践而付出辛勤科学探索之“求是”。

  至此,笔者认为:六朝及前时期之诗歌鉴赏,可依“四声”。隋、唐、五代、北宋(辽)、南宋(金)理宗壬子(1252年)各诗词鉴赏,以《切韵》为据(查《辞源》列韵)。南宋壬子年(1252年)后、元、明、清、民国、新中国各诗词鉴赏,凭《平水韵》。公元2011年以后在一定时期之诗词鉴赏和用韵:可用《北京韵》之今韵;或用《北京韵》之古韵或《平水韵》。各取所需,不得混用,各自为之,互不相扰。

  纵观,凡事得“实事求是”。主张“声韵改革”者,只要看到当今半个世纪以来,以“汉语拼音方案”推广“普通话”和以秦似为首的声韵学者所编的《北京诗韵》之事实,就不会高谈“改革”什么声韵,阔论盲目寻找什么“统一声韵”。《平水韵》之忠实维护者,能了解《平水韵》在历史阶段条件下声韵发展中所产生,它必然为适应当今产生之《北京声韵》所代替,因为《平水韵》存在着历史时代之局限性,事物总是合应历史而产生,不适时代而终结,这是万物之规律,了解这一点,就不会兴师动众,大张旗鼓地“论战”。至于取消“声韵派”,他(她)们还不如幼儿园的小朋友,幼儿园的小朋友,每天受“园规束缚”,学“汉语拼音”、朗诵“唐诗”与“三字经”等。

  就此,以末段作“声韵当今若何”之结语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