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保国:读《红楼梦》说王夫人

贾宝玉是荣国府的继承人,也是贾府的老祖宗贾母的心肝宝贝,他的婚配自然是头等大事。贾母会给他选谁呢?林黛玉还是薛宝钗?

《红楼梦》塑造了众多的人物形象,他们各自具有自己独特而鲜明的个性特征。对于宝玉、黛玉和晴雯这样表里如一、爱恨分明的人物作者给予了高度的赞美和同情,歌颂了人性的真善美,而对于像王夫人、王熙凤这样争权夺利、虚伪狠毒的人物也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批判。其中王夫人就是一位值得探讨的一个人物,她的身上能体现很多作者想要表达的信息。我们都知道王熙凤精明干练、能说会道且心狠手辣,是《红楼梦》荣府里说一不二、人见人怕的主儿。贾母说她是一个破落户,是她的开心果。王熙凤和丈夫贾琏一个主内一个主外,把一个庞大的荣府上上下下打理得井井有条。有贾母的地方必有王熙凤,有王熙凤的地方必然有欢笑,仿佛她就是主角,其他人只有大家都笑了的配角份了。其实不是这样的,王熙凤在说话办事的时候要循着两个人的心思,一位是贾母不必多说,另一位就是她的姑妈,也是她的婶娘王夫人。王夫人在《红楼梦》中出场的次数并不多,只是每天到贾母处请请安,和薛姨妈说说话什么的,好像什么事也不闻不问。她每天都烧香拜佛念《金刚咒》,给人一种慈眉善目、清静无为、惜老怜贫菩萨心肠的样子。其实在王夫人清静无为的表象之下,她的内心其实是被巨大的恐惧折磨煎熬着的,她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荣府里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她在和邢夫人、赵姨娘等人的明争暗斗中要保住自己的地位,保住自己的等级次序,她不能犯错,不能让别人抓住自己的把柄。贾母作为贾府最高的统治者,对于有伤风化的女子最不能容忍,骂尤二姐为贱骨头,看不起赵姨娘这样的人,而对于贾琏被捉奸大闹寿辰宴却劝凤姐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可见贾母对于女子的三从四德是多么的看重。而王夫人对于那种男女私情表面上是深恶痛绝不能容忍,其实不牵扯到自己的切身利益也是无所谓的。而宝玉却最喜欢在姐妹女行中厮混,这也给其他人制造了捕风捉影造谣中伤的机会,这也是王夫人最为担心的。在《红楼梦》第三十回中,金钏正在给午睡中的王夫人捶腿,这时正好宝玉进来,金钏说: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去罢,我只守着你。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大家注意这里,前面那些对话,王夫人并不在意,甚至贾环和彩云在东小院幽会也事不关己,但是宝玉的一句我只守着你便勃然大怒,大骂跟随自己十来年的丫鬟为下作小娼妇,并且撵了出去,毫无人情可言,而对于宝玉却没有责备一字。在王夫人看来,不是宝玉不好,而是别人不好。而金钏儿跟随王夫人十多年,对于王夫人的喜怒爱好、性格品行应该十分的了解才是,为何当着王夫人的面说那些话呢?在金钏儿看来这样的话平常也是当着王夫人的面说过的,并不是当着宝玉第一次说这样的话。那王夫人为何这么生气呢?其实是宝玉的那句我只守着你戳痛了王夫人的伤疤痛点。大家知道贾政是惧怕王夫人的,王夫人对于贾政应该和王熙凤对贾琏是一样的,稍微改个样就不自在的。而赵姨娘对贾政是百依百顺温柔体贴,这也是她能在贾府里生存下来的原因,在贾政看来这样的女人真实,更有女人味儿,贾政的心其实已经给了赵姨娘,这也是王夫人妒忌愤恨而又无可奈何的。她也怕自己唯一的寄托宝玉被赵姨娘这样的小娼妇夺走。整个的荣府除了宝玉这个亲生儿子还有她什么呢?可见王夫人的内心是多么的孤独和恐惧了。以凤姐和赵姨娘作为代表的下一阶层激烈争斗的同时,作为上一阶层权利代表的王夫人和邢夫人也是明枪暗箭,暗流涌动的。贾母作为最高统治者是看重贾政和王夫人的,对贾赦是偏心的,是不喜欢邢夫人的。其实在曹雪芹看来,贾赦和贾政都是一丘之貉,都是纨绔子弟,酒色之徒,王夫人和邢夫人也并无二质,都是一样的愚昧无知,贪婪无度,只不过贾政和王夫人善于伪装,符合贾母的标准罢了。邢夫人为贾赦讨贾母身边的鸳鸯做姨太太时,被刚烈如火的鸳鸯大闹一场,弄得满府皆知,自己还被贾母训斥了一顿,弄得灰头土脸,羞愧难当,心头的羞耻之火无处发泄。当邢夫人在大观园把傻大姐拿着的秀春囊没收后,不是采取息事宁人、不了了之的做法,而是在家左思右想,准备拿这秀春囊大做文章。她和陪房王善保家的自以为得计,拿着秀春囊找王夫人兴师问罪,把球提给王夫人,等着看王夫人和凤姐的笑话。王夫人深知其中的厉害,如果处理不好被人抓到把柄,自己不仅颜面扫地,而且自己这面的人都将受到牵连,从而失去威信和地位,那将万劫不复,非同小可。所以才有了后来抄检大观园的丑剧上演。抄检大观园是王夫人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一手策划实施的,并没让贾母知晓,这是王夫人的一大败笔。她瞒着贾母,明显超越了权限,虽然最后以王善保的外孙女司棋被捉,牵扯到了迎春,最后挨了邢夫人的几个嘴巴子而结束,但是恶劣的影响已经无法挽回。难怪探春悲愤地说: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假设王夫人把这件事告诉了贾母,贾母的做法肯定不是这样子的,以她的阅历和智慧肯定能够圆满的处理好这件事。从这件事上来看,王夫人只是从自身的利益出发,时时刻刻想着的是自己,而不是整个家族,她目光短浅、心胸狭隘、不顾大局自私自利的形象一目了然。晴雯原来是贾母的丫鬟,也是《红楼梦》里重要的人物之一。贾母对晴雯的评价是这样的,晴雯那丫头我看她甚好,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将来只她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贾母不仅对晴雯很满意,而且要给宝玉以后使唤的,这也是贾母独具慧眼。在怡红院中,能够辖治住宝玉的只有晴雯,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就是很好的证明,而眼里只有宝玉的袭人每次规劝宝玉都被生生地抢白回去,只能借机当着王夫人的面诉苦邀功罢了。王夫人对于晴雯是没有什么印象的,只是凭那些婆子的嘴先入为主。王夫人断人的标准和贾母完全不同,她看不惯模样长得俊俏,言语伶俐的,在她眼里那是狐媚子,是为了给男人看的,是专门勾引男人的。晴雯给王夫人的第一印象是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就此认为晴雯轻狂、轻薄。这是多么愚蠢浅薄啊!晴雯骂小丫头她是看不惯的,且看她是如何大骂晴雯的,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我且放着你,自然明儿揭你的皮!这就该打嘴!你难道是死人,要你们做什么!去!站在这里,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的妆扮!这位诗书簪缨之族出身的名门小姐和赵姨娘、春燕她娘又有什么区别呢?当晴雯说出我原是跟老太太的人当挡箭牌时,王夫人说既是老太太给宝玉的,我明儿回了老太太,再撵你。可是她并没有回明老太太,而是自作主张把晴雯撵了出去,等到晴雯死了,才趁着贾母喜欢告诉了她,并且说晴雯得了女儿痨来欺骗贾母。这都说明了王夫人的虚伪和狡诈。贾母虽然是一家之主,是老祖宗,事事都要向她请示,可是真正的执行者却是王夫人和凤姐。她们可以欺上瞒下、为所欲为的。贾母就是明知道她们在欺骗自己,面对既成的事实也要顾全大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先要点头称是,再说出自己的不同意见,在内心中对于王夫人也是十分忌惮的。宝玉和黛玉的恋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上下都是心知肚明的了。在贾母看来或明或暗的支持这两个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恋情,而王夫人却是坚决地反对,明里暗里积极处合金玉良缘。因为在王夫人看来,黛玉长得模样俊俏,和晴雯一样的狐媚子,必定勾引男人、心术不正。在打听晴雯的时候王夫人转头问王熙凤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这里提到了黛玉就说明她对于黛玉是耿耿于怀的。王夫人在回明贾母关于晴雯的时候,欺骗贾母说晴雯是得了女儿痨的,也影射黛玉的咳疾。其实在林黛玉一进荣府的时候,王夫人对黛玉的第一印象就是反感厌恶的。她曾郑重地地告诫黛玉,我不放心的最是一件: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今日因庙里还愿去了,尚未回来,晚间你看见便知了。你只以后不要睬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的。这是王夫人和林黛玉仅有的一次面对面的谈话,王夫人对于黛玉的防范从她一进荣府就已经开始了,黛玉当然明白话中的意思。薛宝琴刚来荣府的时候,贾母对她表现得特别的喜欢,硬逼着王夫人认作干女儿。宝钗刚来的时候贾母却没有这么热情,为什么呢?在贾母眼里,宝钗不是不端庄,不是不优秀,不是不可以成为贾家的媳妇,而是锐敏地感觉到王夫人肯定要把宝钗说给宝玉。那样王夫人、薛姨妈、王熙凤和薛宝钗就可能形成利益集团,而对整个贾府的未来构成威胁,这其实是贾母最为担心害怕的,也是她反对金玉良缘的原因所在。王夫人和王熙凤的所作所为贾母是冷眼旁观、了如指掌,表面上的谈笑风生掩饰不了对她们的防范和恐惧。而薛宝钗是进京待选的主儿,志在千里,小小年纪就权势熏心,必不能屈人之下。一个王熙凤已经把整个荣国府弄得怨声载道,再加上一个薛宝钗那将会致贾府于何种危险境地。贾母防范宝钗同王夫人防范黛玉一样都是不希望未来权利旁落。薛姨妈和王夫人是亲姊妹,是王夫人的帮手和耳目,也是王夫人的影子。薛姨妈从一进入荣府就积极配合王夫人参与权利和未来地位的争夺。在《红楼梦》第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慈姨妈爱语慰痴颦中,宝玉对黛玉的爱情已经明明白白了。既然不能说服宝玉打消对黛玉的感情,就从黛玉入手,让她知难而退,这个任务王夫人当然就交给了薛姨妈。看薛姨妈和宝钗是怎样表演的:薛姨妈一开始用月下老人千里姻缘一线牵来说明姻缘的命中注定,说明媒人的重要性,暗含宝黛私定终身是注定不被认可的。然后是宝钗当着黛玉在母亲怀里撒娇,拨动黛玉内心最脆弱的部分,引诱黛玉认薛姨妈为娘。宝钗却说认不得的,含沙射影地要黛玉嫁给她哥哥,让黛玉细想去。这里拉拢诱惑的成分居多。薛姨妈又说前儿老太太因要把你妹妹说给宝玉,偏生又有了人家,不然倒是一门好亲。这句话一语双关,一个意思是说,老太太相中的是薛宝琴而不是你林黛玉,另一个意思是说虽然宝琴有了人家,可是宝钗却没有人家呢,正好说给宝玉,你林黛玉就死了心吧。又说我想宝琴虽有了人家,我虽没人可给,难道一句话也不说。若要外头说去,老太太断不中意。不如竟把你林妹妹定与他,岂不四角俱全?这番话说的是气定神闲,脸不红不白。明明摆着薛宝钗在那里,却说没人可给,明明摆着要说把宝钗说给贾宝玉,却说人家林黛玉,人家黛玉父母俱亡,寄人篱下,还说什么四角俱全,真是虚伪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当紫鹃跑来笑道姨太太既有这主意,为什么不和太太说去?只这一句话就彻底揭穿了薛姨妈的伪装,恼羞成怒又不好发作,只能恶狠狠地笑着说想必催着你姑娘出了阁,你也要早些寻一个小女婿去了。把自己的窘迫掩饰过去。最后又说我一出这主意,老太太必喜欢的。薛姨妈最后和贾母说了吗?肯定没有说。而我一出这主意,老太太必喜欢的。这句话倒是真的,贾母何尝不希望有个人出来挑明宝玉和黛玉的爱情,自己好了却一件心事呢。在大观园这样封闭的地方,在王夫人一手遮天的荣府,处处都是王夫人的人,怎么可能有人敢当月老给贾母提宝黛的婚事呢?况且王夫人才是宝玉的亲娘,贾母是祖母,又远了一层。所以宝玉和黛玉的爱情必定是一场悲剧。整个贾府矛盾重重,在一派歌舞升平、欢声笑语的背后处处暗藏着争斗、杀机,不仅有内部的尔虞我诈,更有外部势力的虎视眈眈,稍不注意就可能大厦呼啦啦倒下,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而王夫人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加速了这座看似充满荣华富贵大厦的倾倒速度!王保国,男,1972年1月出生,汉族,聊城市东昌府区道口铺街道办事处陈化屯人,现为东昌府区道口铺街道办事处高马小学教师。

林黛玉是贾母的亲外孙女,她当然喜欢,可是林黛玉身体娇弱,贾母不能不有所顾虑。那薛宝钗呢?其实贾母也不喜欢死气沉沉的薛宝钗,我觉得并不仅仅像有些研究者认为的是因为贾母和王夫人两大势力的暗涌,要不然无法解释贾母对王夫人的另一个亲戚薛宝琴的喜爱——那是真正的喜爱!

当四十九回天真美丽、才华横溢的薛宝琴来了,几乎所有人都立刻喜欢上了她,贾母见了更是立刻逼着王夫人认了干女儿,要亲自养活。而且把珍贵的“凫靥裘”送给宝琴,还特地让丫头传话给宝钗“别管紧了琴姑娘,她还小呢,让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什么东西只管要去,别多心。”

宝钗的反应是,“忙起身答应了,又推宝琴笑道:
‘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福气!你倒去罢,仔细我们委屈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

前面一句话是开玩笑的,最后那句“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就很突兀,看得出宝姐姐从宝琴的得宠立刻联想到贾母对自己的不喜爱。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就更让人意想不到了。

大观园里赏雪,宝琴雪下折梅,好一幅仇十洲的《艳雪图》!贾母喜欢得不行,甚至向薛姨妈问起了宝琴的生辰八字。这是要求婚的节奏了!同为薛家小姐,宝姐姐在贾府这么久,贾母都对她不感兴趣,宝琴一来就热切提亲!

当然,我们都知道宝琴早已许配给梅翰林之子了,宝琴嫁给宝玉是不可能的。

有人认为贾母一直处于两种选择的煎熬当中。但是从向宝琴求亲未果这件事看来,可以断定,贾母心目中的孙媳人选不是黛玉,不是宝钗。黛玉身体孱弱,将来肯定无法胜任操持贾府家庭内务的大任。作为封建大家族的家长,贾母只能忍痛舍弃黛玉。但是说到宝钗,大家都认为她是很能干,宝二奶奶的位子肯定游刃有余。既然贾母不得不舍弃黛玉,那宝钗是个很好的人选。可是贾母却两次否定了这个选择,第一次是在清虚观,第二次则是通过向宝琴求亲否定了宝钗!

贾府喜欢宝钗的人很多,但是,贾母不喜欢宝钗,她们根本是两类人!

贾母虽然年纪大,但爱热闹,既洞明世事,又懂得享受人生的乐趣,进退有度;而薛宝钗年纪轻轻,就抱朴守拙,才十五六岁,就像五六十岁的人一样心如止水。

那么,贾母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

让我们数一数贾母喜欢的女孩(女人),有黛玉、王熙凤、探春、宝琴、秦可卿、鸳鸯、晴雯……这些女孩(女人)个性不同:黛玉敏感多情、凤姐泼辣诙谐、探春大气自信、宝琴阳光可爱、秦可卿温柔细密、鸳鸯心细志坚、晴雯心灵手巧……但她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聪明美丽,能说会道,好强能干,一个个都活泼泼的,充满生气——贾母自己年轻时肯定也是这样!

这就和老成、隐忍的薛宝钗完全不同。

经历过贾府盛世的贾母虽然读书不多,但眼界开阔、聪明睿智,诙谐有趣,对生活充满热情。她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都有,却收放自如,情理和谐。她年纪虽大,却依旧赏雪赏梅;她懂得隔着水音听音乐;她知道赏月要在山上;她知道怎样听笛才雅致;她懂得保养,俗务尽交给晚辈,却不失权威;她高高在上,说话行事却最接地气,她可以和王公贵妇交往,也能和平民村媪聊天……一句话,尘世的快乐她深得其中三昧!

而薛宝钗,既克制欲,也克制情。“寿怡红群芳开夜宴”那一回中她抽到的花名签就是“任是无情也动人”。她有钱、有闲、有才华,却生生活成了一个无趣的人,天天不是教导黛玉“作诗写字等事,原不是你我分内之事”,就是教导宝玉关注“仕途经济学问”。金钏羞愤投井,她为安慰内疚的王夫人竟然说金钏自杀不过表明她是个糊涂人而已;救了她哥哥命的柳湘莲伤心出家,她却毫不在意。史湘云当她是亲姐姐,她却一声招呼不打说走就走了。宝玉挨了老子的打后,她可以手托棒疮药丸穿过整个大观园亲自送到怡红院,因为贾母会高兴;而贾琏同样挨老子的打,她却装傻说不知道,因为同情贾琏对她没有好处。她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善于揣摩他人意图,细心体贴,一番话就能让高傲的黛玉对她感激涕零,但是她对别人从不付出真心真情。

所以,虽然不能选择心爱的外孙女林黛玉作孙媳妇,但活得有滋有味的贾母也不愿选择冷漠寡欲的宝钗。从个人说,是三观境界不同;从大局说,贾母深味走向没落的贾府最不缺的就是暮气沉沉的灵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