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记 | 梦幻泡影海棠社

图片 1

问:《红楼梦》中,贾宝玉的才华与十二金钗相比,是不是排第十三位?

图片 2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图片 3

作者

这两年迷上了《红楼梦》。记得大学的时候有个男生说他喜欢《红楼梦》,读了好几遍,我却没什么感觉。那时《红楼梦》在我看来就是一部单纯的爱情小说,虽然读过一两遍,但只拣那宝玉和黛玉的爱情片断看,也搞不懂这两人到底是咋回事。而且那时没耐心,一看到诗词就跳过去,所以一直没能领略它的好。

《红楼梦》宝玉与金陵十二钗正册这十二个人相比,宝玉的诗词水平不是排名第十三名,应该排名第六岁。

杨树

而今再读《红楼梦》,我相信当年曹雪芹家里确有过这么一群才情横溢的姐姐妹妹,也就是所谓的闺阁诗人,只是她们的诗文没有刻印流传下来,不过幸而曹雪芹用一部书记录下了这一群闺秀的音容笑貌,还有她们的诗词作品。

黛玉,宝钗,湘云,妙玉,元春,探春写诗的水平比较高。李纨,迎春,惜春虽然也会作诗,但是水平有限。王熙凤不会写诗,巧姐还是一个孩子,没有参与过大观园里的活动。秦可卿在大观园诗社成立之前死了,诗词水平如何不详。

太过美好的事情往往都是可疑的。

记得有谁说过,四大名著中,《红楼梦》是最中国的,因为里面保留着一个诗词的世界。曾经我爱看《红楼梦》中一些故事性强的章节,如凤姐捉弄贾瑞、宝玉挨打、王熙凤治理宁国府、探春理家、尤三姐自刎、尤二姐被凤姐折磨致死、夏金桂泼醋大闹……而今这些故事一则因为太熟悉,二则因为太悲凉,看着太堵心,反而往往略过不看,倒是单爱流连那诗词歌赋猜灯谜的片断。

宝玉的诗词水平在黛玉,宝钗,湘云和妙玉之后,探春等人之前。

海棠诗社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春天里的梦,毫无瑕疵,但也不像是真的。

大观园试才那一段,贾政命宝玉跟随在左右,给各景点命名题词。有人说贾政是个无趣之人,假正经。我觉得说这话的人是不懂父母心。你看贾政门下那一班清客个个捧着宝玉,故意用自己的平庸诗句来衬托宝玉的才情,那才是真正懂贾政的人。贾政就是一个传统文人,传统的家长,口头上很严厉,动辄“畜牲”“孽障”,明明觉得宝玉说得有点道理还是要呵斥打压他,那只是在外人面前谦虚,其实心里也为宝玉此番试才显露出的才情感到得意。这是字里行间能读出来的。当然,这一章还让我们领略了中国园林的景致和意境,就像贾政所说,没有题词匾额,园林也就没了意境,“任有花柳山水,也断不能生色。”于是我们一路追随贾政一干人,欣赏风景的同时也领略了那些题词题诗,真真是一趟文化之旅。

每次大观园诗社活动,宝玉都落第的原因如下。

那一年贾政点了学差,宝玉成了没有笼头的马。虚度光阴,只是把岁月空添,时间久了,还是一样无聊。

至于那些诗社就不用说了,海棠诗社,单这个名字就自有一种雅趣,跟黛玉、宝钗、探春等一帮姐妹在一起吟诗,是贾宝玉(也是曹雪芹)最快乐的时光了。每次在这样的场合,他总是用了欣赏的眼光,欣赏她们的才情,甘愿认输认罚,纵被戏弄嘲笑也开心。

第一,宝玉的确不如黛钗湘三个姑娘。

宝玉打发无聊日子的方式就是无事忙,相对而言,探春就有创意多了:广撒英雄帖,大张旗鼓组建大观园诗社。

所以,吟诗作赋的场合,是《红楼梦》里最快乐的时光。黛玉、宝钗且不说,就是那元春,身为皇妃难得省亲一回,也要贾宝玉和姐妹们作诗,自己还亲自一一为大观园定名,事后还跟家里的姊妹兄弟交换猜灯谜,回宫后自编大观园题咏,这是何等的雅兴!还有那香菱,身世可怜可悯,她一生中最开心最光彩的时刻,无疑就是那跟黛玉学诗、跟湘云论诗的短暂的大观园里的日子……

宝玉的诗词水平在男子中已经是出类拔萃了。他十二三岁时写的四时即事诗,被许多人拿出去传抄,各处称颂。还有一些人把宝玉的诗写在扇子上,墙壁上,不时吟哦赏赞。更有人来找宝玉【寻诗觅字,倩画求题的】。

起个诗社既雅致又新鲜,又赶上贾芸送来了两盆白海棠。一切都很完美。

还有宝钗为湘云精心安排的螃蟹宴,众人喝了黄酒吃了蟹,然后提笔诌诗,酒酣耳热之际,就连宝钗都一改往日的矜持端凝写出了诙谐的螃蟹咏,何等豪迈!八十回末,赏中秋一节虽不免凄清彻骨,暗示着繁华将散,然黛玉和湘云在水边联句,你一句我一句,直到夜深时分仍不减兴致,如醉如痴,直把俗世烦恼抛却在九霄云外。而就在这一回,一向给人冷傲印象的妙玉,居然也兴致颇浓,翩然而至,将黛玉湘云请入庵中喝茶,又把她们的诗句抄写下来补上结尾。谁说妙玉倨傲?她也有非常温暖热情的时刻,当遇到可以相交的诗友之时。

强中更有强中手,《红楼梦》里的女孩子比宝玉诗词水平高的大有人在,宝玉相形见绌。

于是,大家一呼百应,每个人都觉得这件事早就该做了。

诗歌是《红楼梦》的灵魂,12支曲子暗示每个人的命运,黛玉的葬花诗等诗稿就是她的泪,她的魂魄,“冷月葬诗魂”,道出了闺阁才女的命运,她们才情敏捷,内心纤细,也因此更脆弱更容易被世俗糟践。

海棠诗社里的黛玉,宝钗,湘云都是高手,所以与她们比宝玉差一些。

宝钗黛玉探春宝玉是主力,李纨毛遂自荐做了社长,迎春惜春为副;各自起了别号,越发雅了,于是议定于每月初二、十六两日开社。

宝玉的生日,袭人晴雯等身边丫鬟凑份子为他庆贺,还请来了黛玉宝钗探春……那一晚她们在宝玉身边划拳、抽签、行酒令,有人抽到牡丹,有人抽到芙蓉,有人抽到杏花,有人抽到梅花,纵然有那“开到荼靡花事了”的警示,纵然一部《红楼梦》里处处是谶语,但对于宝玉(曹雪芹)来说,跟这帮姐姐妹妹一起共度的好时光,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是一辈子都要唏嘘回味和沉醉的。“吟成豆蔻才犹艳,睡足荼蘼梦也香。”不要醒,不要醒,就在这诗词歌赋的梦里过一生。

第二,迎春,惜春和李纨都不写。

所有人都相信,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以海棠诗社第一社为例,迎春,惜春,李纨都没有写诗。迎春出题限韵,惜春誊录监场。李纨评诗。

照这个势头,每月两次的诗会就够半部《红楼梦》了。

大家商定诗社若有活动,她们三个可以写诗,也可以不写。若遇见容易些的题目、韵脚,她们便作一首。

事实上,如果不是史湘云的加入,海棠诗社能不能起第二社都是个问题。

至于宝玉每次写诗都落第,有的是因为宝玉的确差一些,有的是因为只能牺牲宝玉。女儿是尊贵的,不能让女儿落第,只能委屈了宝玉。

图片 4

实际上,宝玉的诗词水平比李纨,迎春和惜春要高。

没有大观园就没有海棠诗社,或者说没有诗社的大观园肯定是不完美的。

第三,宝玉有意放水。

鲜花一般的少男少女们流连于泉石之间,醉飞饮盏,无疑就是天上人间了。

宝玉喜欢和女儿在一起,对女孩子宝玉宁可委屈自己,也要让女儿高兴。

但让姊妹们入园居住,为的却是不辜负那个园子——这是贾元春最初的想法。

大观园起诗社,宝玉志不在写诗,只在乎和女孩相处的氛围。

贾元春深知自己游幸过之后,谨小慎微的贾政一定会把大观园“封存”起来。

例如,庐雪庵联诗,【宝玉正看宝钗、宝琴、黛玉三人共战湘云,十分有趣,哪里还顾得联诗】。宝玉看见大家联诗就很高兴了,根本没想与她们一争高下。宝玉这是放水。

家里那几个姐妹能诗会赋,不是可以为大观园增色吗?

庐雪庵联诗的姑娘还有宝琴,邢岫烟,李纹,李绮。切不谈她们的诗词水平如何,单说她们是不是金陵十二钗正册里的金钗。

为了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宝玉并纨迎探惜及黛玉宝钗选定二月二十二日正式入住。

第五回里明确说明金陵十二钗正册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妙玉,贾元春,贾探春,贾迎春,贾惜春,王熙凤,巧姐,李纨和秦可卿。

加上后来的湘云宝琴及纹绮岫,这些天下第一等的异样女子,就像一群六翼天使,随成为大观园里的最佳景致。

宝琴,邢岫烟,李纹,李绮不属于正册人物。因此宝玉在金陵十二钗中排名第十三不成立。

荣宁二府皆是“三间兽头大门”,大观园却是五间正门,因为大观园是专为贵妃省亲建的。

@润杨阆苑 恭候您多时了!欢迎关注转发!欢迎留言探讨!

政治功能决定了这样一个美轮美奂的园子从一开始就缺失了某些烟火气息——大观园原本就不是给人居住的。

谢邀:

从这个角度看,园子肯定比那些人更重要。

十二金钗中文才比较好的有:

皇贵妃亲历的地方,其本身便已经具备了象征意义,海棠诗社只是借助了这个特定的场所,才有了不同的内涵。

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贾探春、妙玉。

大观园可以起诗社吗?我们相信那就是元春的意思。因为有了海棠诗社,才真的不辜负那个园子。

在诗社吟诗联句中,贾宝玉一般总会”落第”,这实是宝玉怜香惜玉有故意为之之嫌。自己垫底让姑娘们居上,这就是宝玉细心爱护姊妹之处。

图片 5

反之,在政老爷单独试才之时,如大观园试才题对额,宝玉却能大展奇才。

惜春画笔下的大观园跟刘姥姥说的“年画儿”是同一个东西吗?

还有姽婳词长歌篇,杜撰芙蓉诔等,都能彰显宝玉之才能不比几个才女差。

让惜春画大观园正是刘姥姥挑的头。

只论文学才能,比贾宝玉强的有四人,即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妙玉。

在刘姥姥看来,人生最大的愿景就是能到年画里走一趟;而她的理想在大观园里变成了现实——这里的景致比那画上还强十倍。

和贾宝玉水平相仿的有两人,即贾元春、贾探春。

为了让村里人“死了也得好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大观园画出来,让他们也见识一番。

不如贾宝玉的有六人,李纨、迎春、惜春、他们在诗社是不作诗的。王熙凤略识几个字,巧姐也不以文采见长,秦可卿文学素养也不高。

贾母还特意交待惜春,要把人画上去——没有人的园子就是个“画样”。

所以只论文学素养,贾宝玉是上中等。

但是海棠诗社的风雅无论如何都不是一支画笔能够胜任的。

但这里没有考虑其它才能,如管理能力,王熙凤、薛宝钗、贾探春、林黛玉出色。

但我们知道惜春的画始终未能完工。

贾宝玉仍居中。

让我们觉得大观园多少有点像刘姥姥口里那些年画一样——它们并非是现实中的真实存在。

至于迎春善棋,惜春善画,水平一般。

又或者,如此美好的场景大概只能用语言文字表达吧?

元春、林黛玉、妙玉善琴。

比园子更真实的是诗社,但轰轰烈烈的诗社实际只举办了四次活动。

所以贾宝玉和十二金钗相比,不是最差的。

最后一次只剩下了黛玉和湘云两个人——那一次她们中秋夜在凹晶馆联诗,其情绪之悲凉也预示着诗社即将成为绝唱。

宝玉的诗词有十多首:有凤来议、蘅芷清芬、、怡红快绿、参禅易偈、寄生草参禅、镜子、
四时即事、种菊、螃蟹咏、访妙玉乞红梅、芺蓉女心诔、紫菱洲歌。歌曲:《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当如此美好的场景变成回忆时,只是让你我多了一些唏嘘感慨。

他的诗词歌赋应该排在黛玉丶宝钗之后。每首都怀念着人事而非,尤其巜芙蓉女诔》深刻的怀念感人至深。

此景、此人、此情,当这一切风流云散之后,它们未必能像童话故事那样有一个圆满的大结局。

贾宝玉的才华与十二金钗相比,是不是排第十三位?这个问题不够严谨,因为才华有很多种,文学才华、艺术才华、管理才华、手工才华等,如果要进行比较,只能在同一类别里比。即便是文学才华,也是有类别的,比如黛玉长于诗,宝玉则长于赋。

公主和王子最后都过上了幸福生活,但童话里也有坏人,真正让我们记住的永远都是悲伤。

探春发起的海棠社,说明了是诗社,“定要起诗社,咱们都是诗翁了”。十二钗中只有七钗参加了诗社,而这七钗中,又只有宝钗、黛玉、湘云长于诗。贾府四春的才华主要体现在艺术修养上,琴棋书画各占一样。李纨没有突出的才华,因为她是“无才便是德”的代表。七钗之外,王熙凤和秦可卿的才华在管理,妙玉的诗才也很高,得到了黛玉的认可,“可见我们天天是舍近而求远.现有这样诗仙在此,却天天去纸上谈兵”。巧姐还小,看不出才华方向。

图片 6

因此,探春这海棠社,实质上是为钗黛湘三人而设,其他人都是陪衬和工作人员。有人说宝玉是故意谦让垫底,更是无稽之谈,诗以言志,诗歌通常用来表达诗人的思想、志向和抱负,而宝玉恰恰是既无思想也无志向抱负之人。他没有黛玉的悲愁,也没有湘云的向往,更没有宝钗的志向,他有的只是附庸风雅。因此,他的诗词里,除了风花雪月就一无所有了。

刚起社时,黛玉的态度是——你们别叫我,我可不敢。

但不能因此就否认宝玉的才华,因为宝玉的才华不在诗上,他最擅长的是写赋,诗词歌赋的赋。最能代表宝玉文学才华的是《芙蓉女儿诔》,这就是一篇赋。

相对而言,宝钗的态度就有建设性多了。

赋兼具诗歌和散文的特点,它比诗歌自由,不必受格律的限制,也比诗歌适合发挥,因为可以像散文一样天马行空,这非常符合宝玉的特点。另外,自从曹植的《洛神赋》诞生,便开创了赋的新时代,极尽抒情之能,有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词藻华丽、婉转多情。

尽管黛玉日后很享受有诗社的日子,但这事搁她头上一定办不成。

宝玉的《芙蓉女儿诔》便是对《洛神赋》的仿写,也是他最得意的作品,既得意于引经据典,倾尽平生所学,又得意于对晴雯的升华,把晴雯升华成与洛神媲美的芙蓉花神,更得意于他与晴雯所化的芙蓉花神之间的情意绵绵。这正是他高度自恋的表现,非常符合他此时此刻的心境:世间之高贵公子,舍我其谁?

诗歌似乎比眼泪更适合表达黛玉的旷世才情。

这种赋的缺点是没有真情实感,从词藻到句式,再到对经典的引用,都流于形式。这也符合当时的宝玉,在“安富尊荣”中混沌度日的他,处在贾府这个缺乏人情味的大家族中,对情感的感受力很弱,所见所闻的都是华丽的表象。因此,能写出这样一篇赋来,对宝玉来说,已是很具才华了,就像国破之前的李煜,其词只有旖旎柔情,直到经历国破,才能写出有深重情感的词来。

真的作起诗来,黛玉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平时都不怎么学习,还老考第一。

也正是因为经历了家败,曾经只能写出旖旎柔情的《芙蓉女儿诔》的宝玉,成为了能写出具有复杂情感的《红楼梦》的曹雪芹。

当别人都在绞尽脑汁遣词造句时,黛玉总是显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贾宝玉的才华与”十二钗”比当然不是第十三。

她要的就是一挥而就的优越感。

首先看看这”金陵十二钗”都有谁:

凤姐曾讥讽过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必定要哼哼唧唧装出蚊子的样子才觉得是个美人。

薛宝钗、林黛玉、贾元春、贾探春、史湘云、妙玉、贾迎春、贾惜春、王熙凤、贾巧姐、李纨、秦可卿。

黛玉自然是个美人,问题在于她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这让她的“美”在一定程度上打了折扣。

题主这里比的是才华

黛玉教香菱学诗,却难得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性情文人的形象。

才华的意思是:表现出来的才能,一般指能力,另一说文采。这里应该是取文采。

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为师。

文采大概包括:诗、词、酒令等等这些。

这大约就是黛玉说过的唯一一句“实话”。

那就分析一下:

它是否让你想起了凤姐那句“便是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的“大话”呢?

贾巧姐:还是个几岁的小女孩,有文采也没显现出来呢!

宝钗为什么不直接教授香菱学诗?

王熙凤:这位”四大家族”王家的小姐充男孩教养,善于理家,但是她不识几个字。在文采方面并无突岀之处。

论诗才,她跟黛玉不相上下,她们最多只是风格相异。

秦可卿:她也善理家,家族的未来有足够的忧患意识。她有什么才华?小说里没写,只能认为文采一般。

相对来说,宝钗的含蓄浑厚更适合传授,毕竟黛玉的风流别致主要得益于天赋。

李纨:国子监祭酒的女儿,书香门弟。她善评论,自己文采一般。

比这个更重要的是,黛玉在教授香菱时所传递的某些价值也正是整部《红楼梦》所要表达的。

贾元春:她是妃子,地位高,善琴。可她省亲时的诗作很一般。文采平平。

黛玉的“诗论”,或者说是艺术观一定就是作者的艺术主张。

贾迎春:爱棋(不一定是高手),诗作一般且沒有其他作品,文采平平。

而一本正经教人学习八股文的写作技巧,只能出现在“续书”里。

贾惜春:善画,懒于诗词,文采平平。

艺术作品中什么是最重要的?

贾宝玉的才华同她们几个比,一定比她们高很多!

就一首诗而言,不过是起承转合罢了,要紧的就是中间两副对子而已。


但是有了好句子,可以不管对杖;意趣真了,词句便不必刻意修饰;如果真有了才情,是否表露出来都已经不重要了。

贾探春:善书法。但小说明写探春的诗,难与薛宝钗、林黛玉抗衡。但贾府姐妹们她的文采最佳。

真正明白作者的痴情之后,书也不是一定要看的。

史湘云:薛宝钗说她是个”诗疯子”,毎日:杜工部之沉郁,韦苏州之淡雅,温八叉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有文釆!

图片 7

妙玉:她出场很少,结诗社没有她。但是,大观园联句林黛玉和史湘云都承认她是”诗仙”,有文采!

诗社由探春发起的其中一个意义在于,它与日后探春在荣国府进行的兴利除弊改革一脉相承。

薛宝钗、林黛玉:《红楼梦》中最优秀的两个女子。一个冠军《螃蟹咏》,一个夺魁《菊花题》。

我们甚至相信,如果探春是个男儿,贾府衰落的时间会延后。

一个”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一个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都有文采。

最需要诗社的肯定是史湘云,第一社偏偏就把她忘了。


宝玉探春他们拥有的已经足够多,办诗社只是为他们的生活额外增添一些色彩。

贾宝玉在结诗社是总是”落弟”。

湘云一定程度上也是寄人篱下,她的日常生活被消磨在无形的压抑中,诗社却可以让她正常呼吸。

一则因为他对姐妹们爱护不争。

贾芸那两盆白海棠似乎就是为诗社准备的。

二则因为诗社有时规矩严,限制诗的种类和韵脚。宝玉属于不受束缚那一类人,所以诗作不佳。

作为大观园园林工程主管,贾芸只是一个小人物。

宝玉这种文采飞扬的人需要有灵感时出作品比如《红豆曲》、《姽婳词》、《芙蓉女儿诔》是佳作!

他是为大观园撑起一片荫凉的人,他也极有可能就是贾府衰落后宝玉他们的最后拯救者。

有束缚时,比如元妃省亲的应景诗,没灵感,作品一般。但总体是文采好!

整体而言,贾府一直沉浸在一种萎靡、衰败的氛围中。

《红楼梦》中如”十二钗”加贾宝玉,排位大概这样:

海棠诗社像一股清流,让我们看见了一群少男少女内心深处最活泼不羁的一面。

一类:薛宝钗、林黛玉、妙玉、史湘云、贾宝玉

海棠诗社的意义还在于——当日的诗社有多浪漫,大厦倾倒之时,这些小仙女们日后回想起大观园的日子就有多悲凉。

二类:贾探春、李纨、贾元春

图片 8

三类:贾迎春、贾惜春

没有诗社,我们就很难真正看清大观园里那些人——湘云性情之美好几乎全在诗社中了。

(王熙凤、秦可卿、贾巧姐)沒排名

一听说他们起了社,她就急的了不得;直呼,只要让她入社,扫地焚香也情愿。

呵呵,肯定不会排到第十三位的。至少巧姐怎么也排不到宝玉前面吧?还有秦氏,从来没写过诗词,甚至没有介绍她是否认字。再有就是王熙凤,到后文才自学认了几个字,能看得懂潘又安写给司棋的情书。要说诗词歌赋,她只有一句“一夜北风紧”,就能超越宝玉吗?

第二社便是湘云做东。

十二钗中,钗、黛、湘,都算是一流诗人。探春比她们略逊一筹,但比迎惜二春要强一些。李纨可与迎惜为伍,只是评判鉴赏水平略胜,而写作水平比不上探春。

湘云是自愿认罚做这个东道——喜欢大说大笑的她也觉得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趣味,她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实际处境。

宝玉呢,常常被评为“压尾”。但是了压尾,往往是迎、惜、纨没有作品的时候。所以宝玉应该也胜过这三位,大概与探春水平接近。

然后就被宝钗泼了冷水:你手上有几串钱,就敢做这个东的?

元春只有两首作品,并且因为地位特殊,作品中无人评判。看这水平,不会比探春更高,不会比迎春三人更差。也与宝玉接近。

接着给她出主意,请老太太在园里赏桂花吃螃蟹,大家顺便作诗。

再有就是妙玉,虽然只有一首诗,却博得湘黛的一致称赏,至少也在探春附近。

更要紧的是宝钗不显山不露水地为湘云提供了全部赞助——肥螃蟹和好酒。

这样一来,大致可以评出顺序了:钗黛湘是第一梯队,元、探、宝玉、妙玉为第二梯队,李纨、迎春、惜春是第三梯队,王熙凤、秦氏、巧姐根本不入梯队。

比赞助更重要的是,宝钗还对诗社的定位进行了校准——不要过于新巧!这样的诗社才有可能长久。

宝玉的排名,应该在第四到第七之间。

这跟宝钗的人生趣味其实是一致的——对我们来说,什么最重要?贞静第一,针线其次,识字作诗则可有可无。

大家好,我是国风,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第二社的诗意显然被那几蒌极肥极大的螃蟹冲淡了。

题主真的读过红楼梦吗?怎么会问出这么可笑的问题?既然问题涉及到12金钗的才华,那么我们就来先剖析一下12金钗文化构成。

诗倒还是好诗,黛玉为湘云点赞,李纨激赏黛玉,探春夸了宝钗,宝钗又夸回探春,湘云再回赞黛玉,最后以李纨夸奖湘云作结。

首先,一流文彩人士有六人,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妙玉,贾元春,贾探春。这六个人都是可以出口成章,才思敏锐的高手。

第一社宝钗夺魁,这一社黛玉完胜。

然后就是识文断字的五人,李纨,迎春,惜春,巧姐,秦可卿,还有完全没有文化的一人王熙凤!

第二社原本已经是巅峰了,“四根水葱儿”的加入让诗社凭空又出现了一次高潮。

在贾探春开的海棠社,林黛玉开的桃花社中。贾宝玉数次落地,就像林黛玉嘲讽他的:罢罢罢,可再不敢提作诗了。做一次罚一次,没得怪羞的!但是忽略了一个问题,无论海棠社还是桃花社。真正参与到比赛中的,只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贾探春,以及副册中几人。宝玉和这些绝顶高手比赛,比一次输一次也是有情可原的。

第三社人最多,又是即景五言联句,其热闹的情景让所有人都觉得如此美好的日子可以永远延续。

大观园是试才提诗。以及《姽婳词》《芙蓉女儿诔》。都是宝玉数次显才。也深得众人称赞。说明宝玉本身不弱,只不过对手太强,所以显得弱了。

香菱学诗肯定不单是一个青春励志故事。

那么现在回到这个问题中,宝玉的才学挤身于金陵十二钗,到底能排到什么地位上呢?我个人觉得,除了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妙玉,宝玉的水平应该和贾探春贾元春并驾齐驱,不分先后。至于剩下的六钗,应完全排在宝玉之后!再怎么排,宝玉也不至于排到13位。

香菱是书中第一个出场的重要人物,作者在她身上似乎也寄托了更多的东西。

当然不是排第13位,如果认真排列起来,贾宝玉的诗才应该是跟钗黛并列的,否则怎配得上她二位?

从锦衣玉食到莫名堕入社会最底层。这样的人生大反转,书中香菱是唯一的,但现实生活中那些衣着光鲜者,又何尝没有深夜痛哭过呢?

《红楼梦》中贾宝玉的诗才重点表现的地方有两回,第一回是在书中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贾政因为闻得塾掌称赞宝玉专能对对联,所以让宝玉也参与了。在这一回中,我们可以看到多处杂志贾政对贾宝玉的赞许,我们知道很多时候贾政对宝玉都是一副冷冷相对的样子,似乎他这个一向严肃的爹对宝玉总是非打即骂,但是在题对这一回,对宝玉提出来的对子,贾证多次表示点头微笑,拈髯寻思,整部书里面我们看到贾政对宝玉有微笑的地方基本上就在这一回,这是对宝玉诗才最高的认可。

从幼年父母的百般宠爱,到长大后的种种磨难。面对香菱,我们的心只是一次次抽紧:她原不该承受这一切的!

另外一回表现宝玉诗情的,是在晴雯死后宝玉写的《芙蓉女儿诔》,相信每一位读者读那篇祭文都会印象深刻,整个就是一部叙事长诗,情景交融,痛断心扉,也打动了诸多读者的心。

香菱对诗有多痴情,我们的心就有多刺痛。

这两点我们可以看出宝玉是有足够的才情的,他一点都不比别人差。

图片 9

但是在大观园的几场作诗比赛中,我们看到的是林黛玉和薛宝钗之间的一争高下,后来还有史湘云的加入,再加上后面的妙玉,作者就是在这里借此展示这些女性们的才华,这时候宝玉的光芒就褪去了,他是万花丛中的一片绿叶,衬托着她们,最好你们每个人写的都好,最好林妹妹写的最好,我不要跟你们比,我愿意做那最差的一位,随便你玩怎么排队,他都无所谓,他不在乎,他是在乎的是林妹妹有没有夺魁的感受?不想林妹妹受委屈,李纨评说出海棠诗“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李纨给出了判定,宝钗的咏海棠诗超过了黛玉,宝玉这时候说的是:“我那首原不好了,这评的最公。”又笑道:“只是蘅潇二首,还要斟酌。”他就是要为林妹妹挣个头名,可是李纨不给他这个机会:“原是依我评论,不与你们相干,再有多说者必罚。”

黛玉香菱之间毫无芥蒂,香菱学诗时,黛玉还罕有地为我们呈现了她张扬的一面。

这里其实既展现了宝玉的才情同时又展现了李纨的才情。试想,一个人自己的诗作不好的时候,怎敢随便点评别人的诗?所以,不管宝玉也好,李纨也罢,他们都有了不起的诗才的,只不过李纨的身份让她不会与其他人争,宝玉的心思让他不愿意与姐妹们争罢了。

这其实与大家商议起诗社时黛玉的“谦虚”是一致的——没有人相信黛玉是一个谦虚的人。

怎么可能!在我看来宝玉的文采一点也不次于黛钗!不要因为黛钗总是褒贬宝玉的诗就被曹公误导了,下意识地觉得宝玉文采低她们一等。事实上,宝玉文采隽秀不落俗套,是深得作诗三昧的。只因他所爱者女儿,故从不在这上面与她们一争高下,曹公所谓有“传诗之意”者,只着落于宝、黛、钗而已,又岂能使宝玉之才零落于众钗之后乎!?

她自视甚高,“小性”的她并不认为自己一个大学生可以跟几个小学生同班上课。

谢邀,所谓十二钗,,十二钗判词,其实判的是一个人,即真事隐,也就是真正的主人,贾宝玉排行二,二与爱同音(湘云:爱哥哥),论辈份,为贾府第三代,老祖宗贾母之孙,即贾宝玉影子就是清爱新觉罗第三代主人,他的为人作者暗喻为:一从,二令,三人,木,一从:从为两人,意思是说此人为双面人,阴阳人,耍两面派,二令,三人,木,本人也解过不赘言,本书:假作真时真亦假,谈情说爱,闺阁闲事表面现象,不可当真,真隐其中。本人浅析,勿认真。

凹晶馆联诗时黛玉的谦卑也是真实的。若论诗才,在妙玉面前,她与宝钗、湘云都十分平庸。

我们相信妙玉只是把黛玉谈恋爱的时间都用在了写诗上——就天赋而言,她们都算是天纵英才。

这首先跟她们的出身有关。

父亲林如海是前科探花,作为林黛玉的家庭教师,贾雨村也是有大才情大抱负的。

但林黛玉得贾雨村指点只是一年而已,她的轻灵飘逸也很难说有多少来自贾雨村。

黛玉无疑就是美的化身。

她的风流婉转,她的一腔痴情都成为了永远根植于我们灵魂深处的记忆;她的才华与诗情与她自身共同构成了那个可触可感的林妹妹。

这一切,除了前世的印迹,作为灵魂伴侣贾宝玉的触发,肯定是她才情过人的重要原因——拥有爱情的人才会真正才华横溢。

说到底,黛玉、宝钗、湘云乃至妙玉、香菱她们,都配得上更美好的事物。

她们的生命慢慢枯萎在大观园的树影之下,也只是让我们为所有美好事物的逝去心生悲凉罢了。

《红楼梦》呈现的是一切美好事物的毁灭过程。

相传佛陀会带领弟子们制作“坛城沙画”,为众生演绎世界的真相。

在今天藏区的特定日子里,数十位喇嘛依然会花费数月时间,用五彩矿砂描绘出一幅精妙绝伦的佛国净土,然后又在瞬间将它摧毁——

他们就是通过这种特殊的方式让我们看见世界的真相。

到了最后,大观园里的人一个个或死或散了,诗社当然也散了,然后连那个园子也湮灭了……

毁掉一个园子只是让人心疼,精神生活的毁灭却有助于我们看见真相;

如果机缘巧合,我们甚至有机会走进圣灵世界,就像身披袈裟的贾宝玉一样。

图片 10

为灵魂找到家园,走进圣灵世界,要看各自的造化。

而大观园中吟诗作对的精神生活却可以成为每一个人的追求目标——诗意地栖居不一定借助诗社,更不必有大观园。

论诗才,跟家里几个姐妹比起来,宝玉倒是平常。

跟那几个姐妹比起来,妙玉才是真正的才华横溢。

妙玉原本就是大家闺秀,模样跟才华一样出众,不得已才入了佛门的。

她的修行生活大部分我们只能靠想象,持颂佛经肯定是她的日常功课,除此以外,出类拔萃的诗歌才华对她而言有什么更多意义吗?

至少在贾政眼里,会不会作诗并没有那么重要。

当他从义学那里得知宝玉擅长此道时,他只是有点好奇——这至少好过那些精致的淘气。

但更多的时候还是愤怒,如果宝玉能在正经功课上多下功夫,下场取个功名不是更完美吗?

元春省亲,除了述说亲情,她在家里的主要活动就是在大观园主持了一次诗会。

钗黛的才华是元春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姐妹们一起吟诗作对的美好日子正是这位皇贵妃真正需要的吧。

在老祖宗那里,浅近的灯谜更符合她的志趣。

在诗人们大展诗情时,老祖宗觉得为什么不做灯谜呢?

她知道笛子怎样吹奏效果更好,但她永远无法真正走进艺术的殿堂。

才子佳人吟诗作对大多酸腐而卖弄,在贾母看来,那些半桶子读书人并不特别值得羡慕。

连字都不识的老祖宗享受的才是真正的“诗意人生”。她大半辈子沉浸在享乐中,她的日子踏实而悠长,事实上也值得我们每个人羡慕。

图片 11

一夜北风紧——就是王熙凤的“大风歌”,那一个惊艳的“紧”字为接下来的咏叹提供了无限可能性。

它既有刘邦般的帝王气象,又是属于“春风又绿”式的妙手偶得。

如果没有这一句“代表作”,同样不识字的王熙凤只是一个尤氏面前那个又酸又辣的泼妇。

诗社可以成就凤姐,但拯救诗社可以依靠凤姐吗?

为头一社就不齐全,李纨探春曾当面向凤姐求救——她们觉得是缺了一个铁面无私的御史。

宝琴她们几个加入后,有过一次芦雪广即景联诗,算是极热闹的一社。

但接下来这样的热闹没有延续,一定还有什么更深层的原因吧。

在诗社散了一年多之后,史湘云开始反思,诗社不发达可能跟它成立于秋天有关,她主张将海棠诗社更名桃花诗社。

春天万物萌动,桃花璀璨,这该是一个好的开始吧?

但诗社注定就是个短命的故事,就像那两盆易逝的白海棠一样。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诗社会如此短命,短暂到甚至没有人觉察到它的消失。

所有的东西都会经历成住坏空这样的历程,相对于其它季节,春天尤其显得短暂——只是那些美好的事物更容易让人感慨罢了。

三代单传的宁国府看不出有任何延续下去的机会,贾琏没有儿子、贾珠早逝,宝玉出家,总是跟贾环混在一起的贾兰将来会把贾府带到哪里?……

某种更强大的东西及时阻止了这个“恐怖片”的“第二季”——贾府的一败涂地让所有的不堪戛然而止,就像是一个噩梦突然终结于窗边的一缕晨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