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顾彬相识于1996年夏天的黄山会议。他当时是波恩大学汉学系教授、主任,我执教于广东汕头大学、并已在北大哲学系攻读博士。黄山会议,两天会议、三天游览,中外学者百十人会聚。我与顾彬均好酒,而且是好中国白酒,因此投缘。顾彬的德国教授身份,在会议期间似乎特别受到中国学者的看重,因此会场之外他总被围绕着,成为黄山背景前的一道特别的风景。然而,每到晚餐的时候,我们俩会各自取了白酒,相对而坐,品酒漫叙。夏季的黄山多雨,晚雨中的黄山酒话,不仅有仲夏的氤氲情致,而且闲逸超尘。我和顾彬的友谊就是从黄山酒话开始的。

来到德国,和朋友们提起西德时期的首都波恩,人们总是用带点不屑的口吻说:那不是大城市,没法和柏林比。大家并不把波恩称作“首都”,而把它戏称为“首村”、“联邦小镇”。
1945年二战结束后,德国被盟军划分为四个占领区。1949年,美国、英国和法国三大西方占领区宣布成立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联邦德国),苏联占领区成立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民主德国)。
康拉德·阿登纳是联邦德国的第一任总理,他担任总理从1949年一直到1963年,对战后德国的经济和政治都发挥过重要影响。1949年5月23日,联邦议会在阿登纳的压力下,经过投票,确定波恩为刚刚成立的联邦共和国的“临时”首都。据说,投票结果是波恩比另一个竞争城市法兰克福只多了一票,而阿登纳的家乡就在波恩附近的乡下。波恩这顶“临时首都”的帽子,一戴就是40年,直到1989年两德合并,柏林被确定为统一后的首都,波恩才又恢复了往日简单、宁静的小城气氛。
翻阅旅游书,对于波恩的介绍都非常简略,大都要提到波恩作为临时首都的这段历史,另外必不可少的介绍内容就是贝多芬了。贝多芬1770年出生在波恩,从出生一直到22岁都在波恩生活,此后迁居音乐之都维也纳。贝多芬出生的故居紧靠市区中心,是小街巷内一座非常普通的民居,从1890年起这里就被改建为博物馆。如今,在市中心广场上,树立着贝多芬的雕像,与周边的波恩大教堂和古老的邮政厅一起,见证着这座小城的历史。
波恩现有人口31万。历史上的波恩始建于罗马帝国时期,中世纪这里是科隆大主教兼选帝侯的驻地。1818年波恩大学成立时,当年选帝侯的宫殿就成为大学的主楼,如今依旧在使用着,波恩大学的校徽标志就是这座主楼的形象。波恩大学现有3.6万名学生,我们熟悉的马克思、海涅都曾经在波恩大学求学。
波恩大学主楼的北门外就是市区的中心,走过短短的一段商业街,紧接着的就是市中心广场,波恩大教堂、老市政厅、贝多芬纪念雕像都在这里。波恩大教堂里面保存的地下祭祀祠堂最初建于公元3世纪下半叶,大教堂的建筑保留了11至13世纪的各种建筑风格,其中极为漂亮的罗马式内院,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老市政厅前曾是迎接国外政要的礼仪场所,许多政治人物都曾踏上过老市政厅的台阶。
在现代建筑形制的新市政厅的旁边,有一座建于1715年的公墓。公墓内,有许多历史名人安息在这里。我们熟悉的“歌曲之王”舒曼和他夫人就长眠在这座公墓中。如今,公墓中的许多个人或家族墓,都被列为重点文物,受到政府的保护。
波恩市中心确实不大,要想游览市区,走街串巷也用不了一天的时间。当然,波恩还有许多收藏丰富的博物馆,参观起来就费时间了。波恩在作为首都期间,沿着莱茵河不断向南部扩展,和城市南边的一些小城镇连在了一起。纵穿波恩的莱茵河,则为城市大增色彩。漫步莱茵河畔,但见坐满游人的游轮和装满货物的运输船穿梭于河道之中,七峰山连绵横卧于对岸,曾经作为国宾馆的建筑矗立在山巅,夜晚宾馆朦胧的灯光,让人依稀想见当年繁荣的景象。
虽然政府的主要机关已经搬到柏林,但还有几个部委继续留在波恩办公。过去政府机关的一些办公场所,联邦政府就无偿送给联合国等国际机构使用。这次资助我来访问的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DAAD),总部就设在波恩。
我在波恩的三天,恰值周末两天和一天假日(周一是圣灵降临节),看到和感受到的正是波恩休闲的一面。周六的市中心商场里人来人往,周日的教堂里满是前来做弥撒的教徒,莱茵河畔的自行车道十分忙碌,所看到的运动场地上都有运动着的人们,绿草地上更是散布者坐卧休闲的市民。如今的波恩,依旧是国际性的城市,而它的静谧、安宁,让人更愿意生活其中,享受其中。新萄京棋牌官网登录 1波恩大学的主楼新萄京棋牌官网登录 2市中心广场和贝多芬雕像新萄京棋牌官网登录 3贝多芬故居新萄京棋牌官网登录 4波恩大教堂新萄京棋牌官网登录 5舒曼和夫人的墓新萄京棋牌官网登录 6新萄京棋牌官网登录,莱茵河畔,山颠建筑是过去的国宾馆

你爱上波恩的10个美丽而曼妙的理由,其实,喜欢波恩不需要任何理由。

黄山会后的一年多,我们俩似乎没有联系。1998年夏,顾彬从香港来信,说他在香港访问,有兴趣来我供职的汕头大学访问。我所在的文学院盛情邀请他来访。我去汕头市中心的长途客站迎接顾彬。顾彬从车上下来,左额上有条血色未散的新鲜疤痕。他告诉我,日前在香港与一位中国大陆诗人去荒野游览,迷路后被树枝剐伤了。在汕头一周,我与顾彬对饮畅叙自不待言,但其间有两事应当交代。其一,某日出游,约定我去他下榻的宾馆接他,我迟到15分钟。我告诉他自行车掉链条了(事实如此!)。他故作真诚状问道:“链条是昨天掉的,还是今天掉的?”自此以后,我与顾彬约聚,再不敢“掉链条”了。其二,访问结束前夕,我俩去爬山,傍晚时分迷路在山谷间的一片密林中。当时,两人着装是短袖、短裤,没有手电筒和砍刀等任何装备——而且两人都没有手机。大概一小时后,我们突围出来,望见一轮皓月高挂晴空。当然,我们两人手脚多处被树枝划伤。此时,多位汕大同事在宴送顾彬教授的餐桌上等候一个半小时了。当晚,似乎没有喝白酒,因为我和顾彬惊魂未定,而且极度干渴——第二天才知,我们俩一人喝了两扎啤酒——每扎一公升。

教堂广场上的贝多芬雕塑

应顾彬邀请,2001和2010年,我两度到波恩大学短期工作。波恩的建城史,上溯到公元前一世纪末罗马帝国对该地的占领和建设。波恩的主教堂,是波恩的地标。它是一座修建于公元11—13世纪的罗马-哥特式教堂,曾经是科隆大教区的主教堂。它二战时遭到轰炸,战后修复。这座教堂封闭、刚硬和尖锐的设计风格,在建筑史文脉中主导了波恩的建筑风格。现在波恩城区的古典建筑,多为19世纪的产物。它们携带着19世纪新古典主义的浪漫气质(富有装饰热情),但是,线条的硬朗和细节的精致,是传统的德国风——令人想到莱布尼兹的哲学品格。众所周知,波恩的世界声誉,不是因为教堂和街景,而是因为它是贝多芬的故乡。1770年12月17日,贝多芬诞生于波恩市政厅附近的小巷波恩小道24-26号的一栋房子中。

波恩没有贝多芬?很难想象!贝多芬是波恩孕育的伟大的孩子。1894年,波恩政府为他在教堂广场修建了这座纪念碑

我2001年在波恩大学的教学工作,是讲授三门课程:《中国古典美学导论》《庄子导读》和《中国艺术赏析》。我与顾彬在波恩大学的合作,基本形式是他有空时,请我到酒店喝酒,在酒桌上我们讨论一些关于中国哲学和文学的具体问题。这期间,他在主持编写多卷本的《中国文学史》丛书,自己撰写《中国诗歌史——从起始到皇朝的终结》《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等著作。我们谈得最多的,是关于20世纪后半期中国文学创作问题。他对于中国当代作家的熟悉和了解,远胜于我。他在波恩接待过的中国作家,几乎囊括了20世纪后期中国作家老中青三代知名人物。他翻译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有数十部。可以说,中国当代文学进入西方,顾彬的工作是不可或缺的。但是,他与我一样对中国当代文学持有一定的批评态度。2007年,他在北京某高校的一个会议上称:中国现代文学是五粮液,中国当代文学是二锅头。顾彬对当代文学的批评数年间遭遇误解,遮蔽了他的肯定态度。比如,他对20世纪后期中国诗歌的推荐和赞赏,对于国内普通读者,都是“闻所未闻”的。这可能是跨文化交流中难以避免的而且令人遗憾的“阅读缺损”吧。

  • 贝多芬雕塑,不远处便是已成为博物馆的贝多芬故居。

2010年秋,我在波恩大学研究访问,没有教学任务。征得顾彬的同意,我独行40天,游历了包括法国、西班牙和瑞士在内的8个欧洲国家。我游历的最后一程是莱茵河。莱茵河是德国的母亲河,19世纪欧洲文人心向往之的浪漫之河。歌德和贝多芬是莱茵河之子。写作传世歌谣体名诗《罗莱蕾》的海涅也是莱茵河水养育的。2010年10月22日晨,我自波恩乘火车赴科布林兹,再转车抵达葡萄酒盛产地吕德施姆。当天在山野和小镇盘桓一日,饱游饫看,醉享莱茵葡萄酒乡风情。23日晨,登上游船,顺流北下。船初行时,河上大雾,两岸隐约显没,如梦如幻。行一二时,天气逐渐清朗,两岸景色幽岚,时见村舍依依,教堂处处,古堡耸峙。置身悠缓前行的船上,仿佛古画中游。圣戈雅南侧两公里处对岸的罗莱蕾悬崖,在19世纪被德国诗人渲染为一个浪漫悲情的山崖。如海涅诗所描绘,女妖罗莱蕾每天黄昏时分在悬崖顶上坐立梳妆,她如荷马《奥德赛》中的女巫塞壬一样,日复一日,引诱过往的船夫因忘情而坠水。

波恩的老市政厅

当天中午时分,我从圣戈雅下游船,乘渡船过河沿后山公路徒步2小时,到达悬崖山顶(当时不知道河边有一条直通悬崖顶的阶梯捷径)。意想不到的是,展现在眼前的山顶是一片辽阔的原野,是“阡陌交通、屋舍俨然”的另一天地。俯瞰悬崖下的河谷,映染着阳光和秋叶的金黄景色,妙丽诱人。将到夕阳西下时,我乘公交车下山,再登上开往科布林兹的末班游船。海涅的诗中写道:“天色晚,空气清冷,莱茵河静静地流,落日的光辉,照耀着山头(冯至译)。”诗与景谐,在游船上的我,似乎理解了诗中所写的“船夫狂想的痛苦”。不觉之间,游船驶向一片日落之后的天光水色,静穆纯粹,令人生无限崇敬之心。

这座洛可可式的建筑曾是波恩市的市政厅,今天,它是市长接待贵宾的地方。翻开波恩市的金色留言簿,能看到许多名人都留下了他们的笔迹。1949年至1990年间,波恩是分裂德国的西部即联邦德国的首都。

2010年10月24日,即我漫游欧洲8国40天返回波恩的当天,顾彬带我去游览10余公里外的龙山古堡,在古堡上我给他拍了一张感觉不错的照片。傍晚,我们俩来到古堡山下,在国王冬城镇上一家他熟悉的古老酒店,品尝酒家自酿的新鲜葡萄酒。我三天后回国。

老自来水厂里的联邦议院

第二次告别波恩快9年了。近8年来,因为顾彬受聘在北京工作,我与他每年会有两三次在一起喝酒。我总会想到在波恩的美好时光,怀念那个古老酒店——它建筑于1695年。这时,我的脑海中,也会闪现出在龙山古堡向东北眺望波恩城的苍茫绚烂景象。

位于莱茵河畔的“老自来水厂”曾有6年时间是联邦议院开会的地方。1992年德国迁都柏林后,这里成为当代史学家常常光顾的地方,游人也可以来这里参观。

我在波恩租住的客舍是在地名为石街的波恩大学国际学者宾馆。石街位处波恩中心城区的西北角边缘。这是波恩的一处高地,房舍周围是逶迤起伏的田野。我每天骑车往返于住地和城中心的波恩大学,沿途所见,持续出现的是令人惊异而又心怡的美妙建筑。然而,每天傍晚,我最惬意的享受,就是在夕阳和晚风中去田野上漫游。这是一种无人与语而独与天地默会的感觉。在田野天际的城市缩影和教堂的尖顶,则给予我一种深沉的眷顾——它们是我返回住所必见的景象。

波恩历史博物馆

近10年来,我时常回想我的德国之旅。切身的体验,与顾彬的交往,房舍市井,山野河流,对于我的人生和学问,是一种深沉的倾注,一种绵延不绝的回味和滋养。

波恩历史博物馆有着一个很接地气的名称“历史之家”(Haus der
Geschichte),每年接待85万参观者,堪称德国吸引参观者最多的博物馆。这个博物馆以6000多件实物和文献生动地展示着德国1945年以后的当代史。下图的这辆车就是联邦德国战后第一任总理阿登纳的公车。

(作者:肖鹰,系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昔日关税楼,今朝啤酒园

过去,这里是莱茵河上船只交纳过路费的地方,民间称之为“选帝侯关税楼”,高162.5米,是全北威州最高的楼。现在,这里是啤酒园。夏季,喝着啤酒,七峰山、莱茵河美景尽收眼底,无尽的享受。

德国之声

德国国际广播电台电视台“德国之声”的总部座落于邮政大楼旁。每天,来自60个国家的记者,以30种语言在这里制作多媒体新闻节目。有兴趣的可以登记参观德国之声哦。

波恩老城樱花

每年一到春季,波恩老城区会变成樱花的海洋。此时的Heerstraße大道成了世界上最美的街道之一。这些樱花树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种植的,为的是给老城区增添色彩。

珀伯多夫宫殿

当年,在这座巴罗克建筑里居住着科隆选帝侯,如今,它是波恩大学自然科学博物馆。旁边的植物园是全球同类中最古老、品种最齐全的。夏季,宫殿音乐会是古典音乐爱好者不可错过的去处。

龙岩山

龙岩山(Drachenfels)是莱茵地区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体力好的,可以徒步走上去,其他人则可以乘坐缆车。登上龙岩山顶,俯瞰莱茵河,体验一览众船小的感觉。

焰火之中莱茵河

5月第一个周末的夜晚,波恩一定会变成焰火的海洋。除了烟花映照的古堡和行船外,在音乐的伴奏下,波恩莱茵河两岸掩映在幻化多变的焰火里。当天莱茵公园会同时举办多台现代音乐演唱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