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作为正室,王夫人比邢夫人善良

1

都说王夫人是伪善之人,表面上念佛吃斋,背地里却做着害死金钏儿、晴雯、赶走芳官等令人不齿的坏事。然而,身为原本不该当家作主的二房媳妇,却何其有幸得婆婆欢心,与婆婆、侄女一同掌管贾府家务事,她怎能不小心翼翼、处处在意,唯恐一个不小心,就被大嫂邢夫人给扳倒。况且,还要应对受到夫君独宠的赵姨娘,以免被替代。还要提防唯一的儿子走错了路、失去性命再次遭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痛经历。所以,为了自己也为了儿子,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使手段也在所难免。然而,换个角度来看王夫人,就能意外的发现,她比邢夫人有心,也善良得多。

年少时,不曾掂过“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分量,及至岁月递减,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是多么正确又如此永恒不变的真理。即使搁在性格人品完全相反的探春,及其亲生母亲赵姨娘与弟弟贾环身上,也百分百精准。

赵姨娘在贾府中风评很差,上层里的王夫人和凤姐动辄喝骂,贾母也没给过她好脸色,骂过一句“烂了舌头的混帐老婆”,李纨和宝钗等人则心疼探春,因为赵姨娘每生事端,使得探春在王夫人跟前受连累,甚至神经大条的史湘云都提醒过宝琴“若太太不在屋里,你别进去,那屋里人多心坏,都是要害咱们的”。丫头堆里,麝月要去太太屋里收那对联珠瓶,因为担心赵姨娘那伙人使黑心弄坏了。赵姨娘像宫斗剧里的小反派或者童话故事里的恶毒继母,坏得有点挂相,有人敲打,有人提防,但智商和情商又跟不上野心,心机口齿都不够用,如平儿所说“赵姨奶奶原有点倒三不倒两”,说话做事都莫名其妙。

1、同是养母,一个善待如亲女,一个是处处嫌弃。

身为庶出,探春自懂事起,便不留余力地奢望凭借自己的努力,脱离庶出的悲惨命运之轨道。而她也确确实实做到了,然而,代价就是永远的疏离亲生母亲赵姨娘及一母同胞的弟弟贾环。人心都是肉长的,我相信,即便亲生母亲再不堪,探春的内心深处,还是对赵姨娘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但她必须斩断这份情意,坚定不移的拥护嫡母王夫人。否则,想要妥妥的立足于贾府,成为备受尊重的三小姐,便成了难以实现的幻梦。

这样一个俗人却有着出色的女儿,贾探春在林黛玉的眼睛里是美的——“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探春长在贾母身边,是贾母觉得外貌谈吐可以跟林黛玉、薛宝钗、薛宝琴比肩的姑娘,深得王夫人信任,派她临时管理大观园,连王熙凤也要敬她三分。

众所周知,荣国府的大房媳妇贾赦之妻邢夫人是续弦,为贾赦之子贾琏、女儿迎春的养母。而二房媳妇贾政之妻王夫人是正室,贾政的妾室赵姨娘生下的女儿探春,自出生后便认王夫人为母亲,交其抚养。虽然从礼制上讲,王夫人是探春母亲,但从血缘上,王夫人是探春养母。同样是养母,王夫人对探春是极好的,这是公认的。即使赵姨娘百般刁难、惹是生非,也没影响王夫人对探春的善待和信任,后来请了探春并宝钗帮助李纨代管荣国府。

现实生活是残酷的,探春只能选择做一个理性的女孩子,将骨肉都抛弃,以此踏上改变原生家族命运的旅程。也正是因为有着对家族命运的担忧,探春愤然应对抄检大观园这一行为,她不只是率院中丫鬟开门秉烛而待,并正言斥责此举有伤贾府风范,同时公开表示可以搜检自己的东西,却不能搜检丫鬟的,后来,嚣张的王善保家的犯上搜检探春身上,探春大怒,打了她一巴掌,并斥责她专管生事,王善保家的吃了这一巴掌还不老实,嘀嘀咕咕的表示不满,探春又让丫鬟与她还嘴,寸步不让。

这对母女,一个形象始终是“蝎蝎螫螫的”“讪讪的”,在王夫人那边处处“陪笑”,在女儿和下人面前抱怨和撒泼时也透着蠢,一个舒朗开阔,才自精明志自高。看似毫无共同之处,但她们都是活得很努力的人,同样为了摆脱出身、撕下身上的标签而痛苦挣扎。

就连凤姐也说:倒只剩了三姑娘一个,心里嘴里都也来得,又是咱家的正人,太太又疼他,虽然脸上淡淡的,皆因是赵姨娘那老东西闹的,心里却是和宝玉一样呢。

每次想到探春突然出手给了王善保家的一巴掌,就不由得为这刺玫瑰叫好。更令人钦佩的是,她还一针见血地指出贾府的败落根源:“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最重要的是,探春不仅敢做,也敢于担负起后果:“我但凡有气性,早一头碰死了!不然岂许奴才来我身上翻贼赃了。明儿一早,我先回过老太太太太,然后过去给大娘陪礼,该怎么,我就领。”

2

但看邢夫人,她对贾琏凤姐是相当不满,之所以不满,皆因贾琏凤姐只一味奉承贾母、王夫人,她自己无利可得。所以,逮住机会就给这对小夫妻难堪。而迎春,更得不到这位隔着肚皮的养母关心,不仅迎春的奶娘赌博被抓后被贾母下令打了四十板子,让邢夫人觉得很丢人,跑到迎春这里,狠狠的将迎春训斥一顿,连带着抱怨贾琏凤姐这对夫妻只顾自己,也不关心一下迎春这个妹妹,训斥一下已经给迎春带来了心伤,然后又拿贾琏凤姐这把刀往迎春心上再额外捅一下。这样的邢夫人,怎比得过王夫人?即便对人人厌恶的贾环,王夫人也是有心照顾一下的,所以让贾环在自己房里抄经,只是贾环太不懂事,偏生作死烫坏了宝玉的脸。若贾环也能学一学探春,该忍的忍下去,王夫人会给贾环更多照顾。

之后,探春来到李纨处,遇见了尤氏时也敢怨怼:“你别装老实了。除了朝廷治罪,没有砍头的,你不必畏头畏尾。实告诉你罢,我昨日把王善保家那老婆子打了,我还顶着个罪呢。不过背地里说我些闲话,难道他还打我一顿不成。”可见,探春是唯一敢于反抗权威的一个人,也是唯一一个不惧强权的人。

赵姨娘是家生女儿出身,能成为贾政的妾,并且生了一儿一女,这里面应该有她的资质、能力和运气在。想想宝玉房里出色的大丫鬟袭人和晴雯,人生的顶级配置也无非是成为赵姨娘。贾政的另一个妾周姨娘没有子嗣,毫无存在感,出场只是给贾母“打帘子、立靠背、铺褥子”,王熙凤过生日和赵姨娘一起掏份子钱,尤氏念她们是“苦瓠子”退回来了。像平儿和香菱这样摊上善妒的正房太太的更难有前途,尤二姐的遭遇也说明,能生下儿子并且顺利抚养长大是不易的。所以在人生的前半段赛程,赵姨娘算是个“赢家”。

即便邢夫人自己的侄女邢岫烟投奔她来了,她也有本事将其塞给迎春,看到凤姐很是照顾邢岫烟,又极其刻薄地克扣贾府给邢岫烟的零花钱,这样便不需要邢夫人自己掏钱来扶持邢岫烟的父母了。遇到这样的亲人,想想都心寒。若不是那样好性情的邢岫烟,不知把邢夫人闹腾成什么样子呢。

要知道,探春是庶出,稍有不慎,就可能一句话便回到“解放前”,不仅多年的辛苦经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还会影响自己、亲生母亲赵姨娘及弟弟贾环的命运走向。甚至,她的命运也有可能比赵姨娘还惨。所以,每每回顾探春在抄检大观园中的行止,就想喊一句:“太他妈的爽了”。

可她依然身份尴尬,迎来的是另一种欲进不能欲退不愿的苦楚。姨娘属于半个主子,半个奴才,心里煎熬却要表现得甘于低人一等的地位——不是人人都有娇杏似的侥幸,遇上贾雨村的正房死了扶正。

迎春出嫁之后回娘家,也只在王夫人凤姐这里哭诉自己的凄惨遭遇,就连宝玉都知道惦记着迎春,却没见邢夫人给予半点关心。而探春自小一直到出嫁,王夫人始终尽到了一个养母的责任,即便王夫人内心阴险,做了很多只为自己切身利益着想的事情,但总的来说,探春是非常幸运的,她用自己的懂事,换来了王夫人的厚爱。

然而,探春虽是庶出,却得到了贾母、王夫人及凤姐等人的喜爱与赞赏,家里的丫鬟婆子也都对她很是尊重。因此,这太爽中还是夹杂着一点点别样的滋味。所以,更爽的是赵姨娘和贾环做过的两件事情。

赵姨娘喜欢听婆子们奉承“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大似你?”产生一种美好的幻觉,而芳官一句“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几”,就一针见血揭了她的老底,让赵姨娘气得发怔,情绪失控要打人。

2、对待儿媳妇,一个冷淡,一个是找茬专业户。

作为人见人厌的妾室赵姨娘,她再怎么愚钝,也深知贾府的贾母、王夫人、凤姐及宝玉这几个人是不能得罪的,他们的住处也不是任由她撒泼、耍疯的地方。可赵姨娘愣是听了马道婆的挑唆,暗中使坏整治凤姐和宝玉。站在凤姐和宝玉的切身利益上来讲,赵姨娘是个可恶的坏女人,但如果从赵姨娘自身的利益思考,赵姨娘的所作所为也算正常的,只是方法过于恶毒和不得人心罢了。

探春最怕人提的事实,则是她的生母是赵姨娘。任她怎么优秀,庶出的标签牢牢贴着,王熙凤跟平儿聊起探春不错时要跟一句“只可惜她命薄,没托生在太太肚里”,下人兴儿向尤三姐介绍玫瑰花三姑娘时,也感慨“可惜不是太太养的,老鸹窝里出凤凰”。而赵姨娘屡屡提起“我肠子里爬出来的”,更是让探春郁闷:“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生怕人不知道,故意的表白表白。”

《红楼梦》描述的不只是大观园里一群青春期孩子的故事,也写尽了自古以来就冲突不断、难以相处的婆媳之间的关系。比如贾母跟邢夫人和王夫人,尤氏与秦可卿,邢夫人与凤姐,王夫人与李纨。

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赵姨娘居然为了一包茉莉粉,雄赳赳气昂昂地跑到宝玉的“皇宫”大闹一场,而且闹得鸡飞狗跳,连袭人也无法摆平了。谁人不知,宝玉可是贾府的凤凰,以贾母为中心,所有人都围着宝玉转悠,女孩子们挤破脑袋也要靠近宝玉,进了怡红院工作,便是死也不愿意出去。除了宝玉的奶妈子及赖嬷嬷这种级别的婆子,偶尔说一说宝玉,谁不哄着他?至于钗黛湘和宝玉发脾气,那是小儿女之间的情感沟通方式,另当别论。

赵姨娘生了一儿一女,比周姨娘多了依靠。她的人生关键词就是“熬”,“在这个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些年”,希望熬到探春出嫁能顾着点儿娘家,希望贾环早早长大,成家立业,得个一官半职。贾环是贾政家中的第二继承人。“把他两个(宝玉凤姐)绝了,这家私怕不是我环儿的”,她就熬出了头。这也不是不可能,宝玉的哥哥贾珠就早早死去了。

贾母虽然不喜欢邢夫人,但表面功夫还是做得很到位,尤氏与秦可卿的婆媳关系还是蛮好的,却因为贾珍与秦可卿一事被尤氏知道,遂在秦可卿丧葬一事上,尤氏假借生病为由,避开了。而邢夫人对待自己的儿媳妇凤姐,却是处处找茬。

所以,赵姨娘竟然狗胆包天了,连贾环和彩云都觉得不必因为一包茉莉粉去闹芳官,当然,贾环是不敢,但赵姨娘就是不肯放过这样的机会。被贾环的一句话戳了心,又恰逢藕官的干娘夏婆子的挑拨离间,越发起劲儿的赵姨娘,一头冲进怡红院:可巧宝玉往黛玉那里去了,芳官正和袭人等吃饭,见赵姨娘来了,忙都起身让:“姨奶奶吃饭。什么事情这么忙?“赵姨娘也不答话,走上来,便将粉照芳官脸上摔来,手指着芳官骂道:“小娼妇养的,你是我们家银子钱买了来学戏的,不过娼妇粉头之流,我家里下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贵些。你都会‘看人下菜碟儿’!宝玉要给东西,你拦在头里,莫不是要了你的了?拿这个哄他,你只当他不认得呢。好不好,他们是手足,都是一样的主子,那里有你小看他的?”

听到马道婆的暗示,赵姨娘决定请她做法害王熙凤和贾宝玉,而这种巫蛊之术居然真的灵验。宝玉被魇住之时,赵姨娘不知避嫌,蠢到在贾母跟前说,“老太太也不必过于悲痛,哥儿已是不重用了,不如把哥儿的衣服穿好,让他早些回去也免些受苦,只管舍不得他,这口气不断,他在那世里也受罪不安生。”被啐了一脸。

贾母生日时,尤氏到园中叫当时的管家婆子,管家婆子不在,尤氏的丫鬟就让分菜果的婆子去传,这两个女人不去,并和尤氏的丫鬟吵了嘴。丫鬟回去告诉了尤氏,尤氏听了很生气。尤氏又把这事告诉周瑞家的,周瑞家的立即汇报给凤姐。凤姐听了,命林子孝家的带人将这两个婆子捆绑起来,先关在马圈,然后交给尤氏处理。凤姐之所以这样做,一是她向来如此管理下人;二是给尤氏面子。

大多数人觉得赵姨娘是无理取闹,然而,若是放下对她的成见,再来听一听她骂芳官的话,实在也蛮有道理的。那个年代,戏子是非常卑贱的,确实比不得贾府的下三等奴才高贵。而且,当时贾环也是找宝玉要蔷薇硝,宝玉也碍于情面想着给他一星半点儿,但芳官却拦了下来,这也无妨,毕竟从芳官的角度来讲,这是蕊官的情分。然而,千不该万不该,拿着茉莉粉当做蔷薇硝给贾环,如果判罪的话,这是“欺君之罪”。再怎么说,贾环是正经八本的少主子,将来极有可能和宝玉共同担负贾府永续富贵荣华的重任。而芳官不过一个戏子出身的小丫鬟,如此欺辱少主子,以王夫人的脾气,势必一巴掌呼上去,再撵出去。

赵姨娘有她自己积极进取的方式,就是死死盯住下一颗要走的棋,以为贾府能永远风光富贵,可惜政治上风云变幻,这盘棋没下完棋盘便被人掀翻。无论宝玉在与不在,贾府都败落了。

只见这两个婆子的女儿,哭着求林子孝家的开恩放人,林子孝家的给出了个主意:“你姐姐现给了那边大太太的陪房费大娘的儿子,你过去求你姐姐,叫亲家娘和太太一说,什么不完了的?”随后,邢夫人就在次日晚间,当着众人赔笑和凤姐求情说:“我昨日晚上听见二奶奶生气,打发周管家的奶奶儿捆了两个老婆,可也不知犯了什么罪?论理我不该讨情,我想老太太好日子,发狠的还要舍钱舍米,周贫济老,咱们先倒挫磨起老奴才来了?就不看我的脸,权且看老太太,暂且竟放了他们罢。”说毕,上车去了。这一番话很厉害,婆婆当着大家的面叫儿媳妇为二奶奶,并求情,给好强的凤姐难堪。所以,凤姐听了这话,又羞又气,脸都紫胀了。

所以,“那里有你小看他的”这话完全正确。不过,赵姨娘确实不知情,贾环要的就是芳官的蔷薇硝。若是贾母、王夫人要,若是凤姐、宝玉要,甚至邢夫人来要,芳官都得恭恭敬敬地送到。可以说,生而下贱,却又不能顺从某些“社会”规则,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地位而做出非礼之事,也难怪赵姨娘嘴上心里都不服。

3

在贾赦看上鸳鸯,让邢夫人去说媒时,凤姐很冷静的给邢夫人分析了情况,让她不要去,这凤姐是好心,她太了解贾母是离不开鸳鸯的,也定不会放鸳鸯走的。可还是被不知好歹的邢夫人给训了一顿。

虽然姿态不雅,然而,客观的来讲,这也是赵姨娘对贾府权力中心的一次反扑。和探春一巴掌打在王善保家的脸上这一行为,本质上没有半点区别。所以,探春骨子里的强硬,实际上是继承了赵姨娘的,只不过,放在探春身上是优点,放在赵姨娘身上,便是愚昧无知的表现了。为何同样是反抗,探春被视为胭脂队里的英雄,赵姨娘却成了天大的笑话?很简单,这就是我们最熟悉的势利眼,造成了这样天壤之别的结果。

比起生母来探春的起点高了许多,读过书的人拥有更大的格局,对自身的处境和贾府的权力斗争也琢磨得更透,“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像乌眼鸡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还有一次,贾赦赏给贾琏的秋桐,向邢夫人哭诉:“二爷二奶要撵我回去,我没了安身之处,太太好歹开个恩。”这邢夫人先把凤姐数落了一阵,又将贾琏骂了一通。哪儿有婆婆因为一个闹得不像话的妾室,跑去训斥正室的?你看贾母,从来都给王夫人极大的面子,即使她不喜欢邢夫人,而宠爱凤姐,也不会为了凤姐而不给邢夫人这个做婆婆的颜面。所以,邢夫人实在没有个做婆婆的样儿,也难怪凤姐只是表面上敬着她。

包括贾环烫伤宝玉、向父亲贾政状告宝玉.强.奸.金钏儿,又何尝不是类似探春的反抗行为?唯一不同之处,是外在或形式上使用的方法不一样罢了。所以,探春再怎么厌烦亲生母亲赵姨娘及亲弟弟贾环,其内心深处,也必然有着一丝一缕的牵挂和惦念。好歹是进了一家门的一家人,你身上有我的影子,我身上有你的特质,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可能摆脱掉或涂抹掉。

探春是有眼光的,人生要向上走,需要与赵姨娘撇清关系,向王夫人靠近。贾赦欲纳鸳鸯做妾时,贾母的心理防御机制开启,觉得儿子媳妇想支走鸳鸯是个阴谋,“弄开了他,好摆弄我”,连王夫人都被怀疑和殃及,在场的人都噤若寒蝉。探春分析了形势,“想王夫人虽有委屈,如何敢辩,薛姨妈现是亲妹妹,自然也不好辩,宝钗也不便为姨母辩,李纨、凤姐、宝玉一发不敢辩”。她便走进来,陪笑向贾母道:“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的事,小婶子如何知道?”这一次挺身而出仗义执言,王夫人自然感觉贴心,多了几分信任,在场的其他人也会佩服三姑娘有胆识。

再来看王夫人,虽然与李纨这个寡居的儿媳妇,不是很亲密,但也仅仅是冷淡而已,不会刻薄或者找茬给李纨母子难堪。而且,凤姐生病休养期间,王夫人也给了李纨权力、并探春和宝钗协助李纨,让她们代管荣国府。

原创不易,感谢你的点赞、打赏与转发!

大观园里成立海棠诗社,贾探春是第一个发起人,这一举动客观上拉近了她和贾宝玉以及众姐妹的关系。虽然探春不是作诗最好的那个人,但她是个好的组织者。善于给别人搭台展示才华的人,是受欢迎的。

3、抄检大观园,邢夫人才是罪魁祸首。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点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感恩遇见!

贾母的陪房赖嬷嬷的孙子当了官请客,是一场社交应酬,只有探春当成外出考察,留心跟赖家女儿打听当家理财的事儿。她发现“那么个园子,除他们戴的花,吃的笋菜鱼虾之外,一年还有人包了去,年终足有二百两银子剩。从那日我才知道,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联想到自己家的园子也可以有些进项,为当家立事做准备。

很多人都把抄检大观园的罪名安在了王夫人身上,认为王夫人是始作俑者。但实际上,细细读来,就会发现,王夫人是被邢夫人给当枪使唤了一回儿。

更多红楼梦系列文章请点击:

有领导支持、同辈敬服,加上个人能力,探春在王熙凤生病时得到了暂时管理大观园的资格。面对这个机会,探春要扫除一切障碍,开展改革,证明自己。

抄检大观园源于绣春囊这种见不得人的荷包,傻大姐不知是何物,捡去了还当是两个妖精在打架把玩着,恰巧被邢夫人撞见,她悄悄藏了去,又找王夫人治罪,王夫人恼羞成怒,认为这是凤姐的东西,直接给病中的凤姐一个天大的难堪。这样就正好遂了邢夫人的心愿,然后,王善保家的又得了邢夫人的旨意,以为由此挟制得了王夫人和凤姐,并顺势治一治那些她看不惯的丫鬟,因此屁颠屁颠的提出抄检大观园的主意,而王夫人和凤姐都想着暗中查访即可,就像平儿丢了虾须镯一样,只是暗暗调查,并不声张才好,这才是大家的风范及处事方法,但王善保家的话一出口,王夫人与凤姐骑虎难下,不得不进行抄检大观园的行止。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4

邢夫人之所以如此,就是为了给王夫人和凤姐沉痛一击。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邢夫人与王善保家的万万没想到,抄检大观园出事的竟然是迎春的丫鬟司棋,迎春是邢夫人女儿,司棋是王善保家的外孙女。这脸打得,实在是太响亮了。这叫什么?这就是现世报。

探春理家之后,面对的第一个难题就来自她的生身母亲。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按照规矩,贾家只得赏赐二十两银子。赵姨娘认为这是自己扬眉吐气的大好机会,有了“被拉扯”的期待,“你如今现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如今你舅舅死了,你多给了二三十两银子,难道太太就不依你?”

终上所述,虽然只是不多的片段和事例,却也足够说明作为正室,王夫人比邢夫人善良得多,所以,王夫人的结局比邢夫人的好。虽然女儿元春死了,儿子宝玉出家了,但还有李纨贾兰这对母子,还有探春及贾环。贾环不是卖巧姐之人,卖巧姐的是奸兄狠舅,舅舅是王仁无疑,而贾环并非巧姐的哥哥,而是巧姐的叔叔。所以,虽然贾环很坏,但绝对没有做出卖巧姐这件事情。失去一个女儿两个儿子的王夫人,日后有可能着重培养贾环,因为贾政还在,王夫人是要以贾政为首的。

探春正是新官上任,想要在太太面前露脸,不让下人小看,必须秉公办事,而且新领导立威,难免要动一些有脸面的人来“作筏子”,王熙凤和宝玉晓得这其中的微妙,自觉配合,平儿也放低身段处处维护探春的权威,唯有赵姨娘智慧不够,以为有了权力就可以任性。李纨的一句劝说“姨娘别生气,也怨不得姑娘,他满心里要拉扯,口里怎么说的出来”,或许戳中了探春的心,更让她急于撇清:“谁家姑娘们拉扯奴才了?”“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这对母女的沟通方式有些奇怪,双方都擅长撂狠话、揭伤疤,沉浸在自己的苦楚中,看不到对方,“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赵姨娘哭诉自己连袭人都不如,觉得闺女是个白眼狼,对丫鬟都比自己好。探春则觉得受伤和失望:受伤在于好不容易得到一展身手的机会,亲妈却来拆台打脸;失望在于赵姨娘眼皮太浅,只能看到二十两银子这样的小事。

原创不易,感谢你的点赞、打赏与转发!

假如探春有足够的实力,未必不愿意帮衬赵姨娘和贾环,只是眼下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先经营好自己。探春的能力增强本身就是赵姨娘的倚仗,不在于是否多给几两银子丧葬费,而是别人在针对赵姨娘时,会考虑到她是探春的生母。彩云偷玫瑰露给贾环时,平儿就顾及探春的颜面,打算低调处理,宝玉也主动把错误揽到自己身上。宝钗日常对贾环的呵护,送礼物也不曾落下他们母子,未必没有探春的面子在。

红楼幻梦之林黛玉

在南安太妃到访的那一次,贾母请出了她最得意的人物:琴、钗、黛还有探春,而迎春和惜春不在此列。因为母女在探春的成长前景上未能达成共识,赵姨娘并没有感到骄傲,倒是邢夫人抱怨起迎春不争气来,因为她觉得迎春的生母比赵姨娘强多了。

红楼幻梦之薛宝钗

5

红楼幻梦之王熙凤

探春的争气,或许也有赵姨娘的基因在,就连她的带刺扎手,也可能是遗传了赵姨娘的爆脾气。两人对外界的“看不起”同样敏感,对于被欺负都会表现出抗争的姿态。赵姨娘打过芳官两个耳刮子,探春给了王善保家的一个耳光,不过效果完全不同。

红楼幻梦之贾探春

芳官给了贾环茉莉粉谎称是蔷薇硝,不是多大的事,赵姨娘解读为芳官不把她娘儿两个放在眼里,要“趁着抓住了理,骂那些浪娼妇们一顿,也是好的”,为了宣泄自己的压抑而闹事。结果芳官不是省油的灯,说话刻薄,一帮小戏子上来帮忙打架,晴雯等人在一旁看笑话。这回探春过来沉着地支开她,让她逃离这个尴尬难堪的场面。

红楼幻梦之宝黛爱情

或许是因为庶出的缘故,探春对地位尊卑和“体统”分得格外清楚,她劝赵姨娘时说的是:“那些小丫头子们原是玩意儿,喜欢呢,和他玩玩笑笑;不喜欢,可以不理他就是了。他不好了,如同猫儿狗儿抓咬了一下子,可恕就恕;不恕时,也只该叫管家媳妇们,说给他去责罚。何苦自不尊重,大吆小喝,也失了体统。”这是温和的劝解,也是对姨娘“身份”的肯定。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1)

对下人的“僭越”,探春要表现得格外强硬,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背后的阴谋。查抄大观园时,探春不许翻丫鬟的东西,说要翻就翻她,王善保家的拉起探春的衣襟一掀,自以为在活跃气氛:“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没想到结结实实挨了一个耳光,“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探春也想到了王善保家的背后的势力,自己先说“明儿一早,先回过老太太、太太,再过去给大娘赔礼。该怎么着,我去领!”这一个耳光给探春立了威,邢夫人也不得不把王善保家的打了一顿,今后贾府上上下下都得对探春忌惮。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2)

探春把自己和周围人当做利益共同体,查我的丫头就是侮辱我。迎春被下人欺负,她唇亡齿寒,警惕地怀疑到当家奶奶王熙凤身上——“还是有谁主使他如此,先把二姐姐制伏了,然后就要治我和四姑娘了?”平儿听了连忙陪笑解释,说“我们奶奶如何担得起”。探春在提升自己的路上走得艰难,缺爱的人没有多余的爱给别人,但她在自保的同时,间接呵护了丫鬟和姐妹,体现了担当感,也就获得了周围人的拥护和敬重。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3)

探春的人生宣言是:“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可惜探春不是贾环,不过努力的人总值得更好的生活,得贵婿远嫁,千里东风一梦遥,在那个时代虽算不幸,也比其他姐妹好得多。等到探春的下一代,庶出的标签或许也可以撕下来,过得更舒展些吧。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1)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2)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3)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1)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2)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3)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1)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1)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3)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尘锁红楼:红楼悲情女子之晴雯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王熙凤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林黛玉

尘锁红楼:这件事,林黛玉骗过所有人

尘锁红楼:贾瑞为何没有得到祥瑞之命?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瞧不起赵姨娘,说明你比她还蠢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