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都和枕书一起买旧书

如果你喜欢收藏中国的古书,重视年代、版本、流变、传承与珍稀程度,那么日本的京都一定是你的福地。这里散落着大大小小上百家古书店,中国的古书在这里被称为“唐本”,在书店的大特价或者不起眼的角落里,散落着大量的珍贵“唐本”,它们可能并非出自哪位收藏大家之手,但无一例外都是不可多见的珍贵版本。

古旧书业在各国书业中虽都不占重要地位,但在书刊流通、调节书刊市场,特别是在解决图书馆和读者的特殊需求方面,却发挥着很大的作用。
国外对旧书报的处理方法各有不同。美国一般将要淘汰的旧书,拿到旧书专卖店站柜台降价销售,也可委托书店寄售,待收到书店售出旧书的通知后,付给一定的佣金.不少城市开有“书籍跳蚤市场”,读者可在那里交换所需书籍,也有许多人将旧书捐赠给慈善机构或其它一些机构。在日本,可按书的类别到固定的旧书摊或旧书市场去调换或出售,一般准有收获。在法国,旧报纸一般只能卖给废品收购站,然而在巴黎有一个闻名的旧报市场,吸引着众多的集报爱好者。顾客也可驻足阅读,不买也没关系,反正来去自由.在荷兰可将旧书拿到当地的旧书经销处处理,30年以上者,可委托给“当铺”按原价出售:50年以上者,可’交给书籍拍卖行拍卖;发行了100年的书籍,便可荣幸地送到国家书籍博物馆收藏,并获得高额酬金。
一些古旧书贸易发达的国家还成立了行业组织,如日本的“古书协会”、美国的“古旧书商协会”。还有两个国际组织,一个是现有巴西、加拿大、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奥地利、比利时、丹麦、芬兰、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挪威、瑞典、瑞士等17个国家的全国性古旧书商协会为会员的“国际古旧书商联合会”,另一个是成立于1906年,现有各国会员书店400家的“国际古旧书商协会”,每年6月在英国伦敦举办一次古旧书展.
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旧书集中地是威尔士小小的海奥威镇,它的人口仅1200余人,却集中了500万册左右的旧书。镇上有儿童旧书店、诗集书店、艺术书店,丁·杰佛里·亚斯宾书店的专业书店和大量的综合性书店.艺术书店不仅有旧书,还有旧的乐谱、唱片和磁带出售。在丁·杰佛里·亚斯宾的店里还有早期的《圣经》祈祷书,以及一些在别处找不到的书籍,并有800余种图书目录,定期寄往日本、新西兰等国,供读者选购。
通常,古旧书商的经营范围包括善本书、古书和旧书,以及过刊。专营善本书和古书的书店很少,旧书店大多办得各具特色,且各自有自己的读者群。这些书店的货源渠道很多,主渠道有来自私人藏书的拍卖和出售,这些书往往内容丰富、数量很多,其价格差距惊人。美国有些旧书书店专售一美元一本的旧书,然而在有些旧书店中,19世纪前出版的一部古书价高于上万美元或更多的屡见不鲜。
日本的古旧书业很发达,全国有4000余家,其中仅东京就有800多家,大阪200多家、京都100多家,书店规模各不相同,职员大多为5至30人之间,年销售约有1亿日元至4-5亿日元。但也有几家规模较大的古书店,大阪的中尾坚一郎先生是古书籍商中的头面人物,又是文字文化研究所理事长,中尾家世代相传经营古书。日本古籍商协会前任会长新田先生开设的雄松堂书店是日本数一数二的古书店.该店有61年历史,职工100多人,有3个分店,年销售3000万美元。该店吸收的员工都是大学毕业生,懂外语是进店的第一条件。东京的神田保叮是日本古书店最集币的一条街,古书店鳞次栉比展示着各种古今书籍。这条几百公尺长的街道上有130家古书店,书店各有特色,这里的许多经营者多半是世代相传的古书世家,他们对其经营的古书,包括版本、源流之类的专业学问了如指掌,连学者专家有时也到这里向他们请教一些书籍或版本的来龙去脉。至于整理或修补古旧书籍则更是技艺熟练,从而深受学者尊敬.
在美国华盛顿的威斯康星大道上,有一家名曰“昨日书店”的小巧旧书店,其特点是在市中心书店中出售的新书,仅几天,读者阅读后便转售给该店,成为二手货,价格即便宜一半。一般人待新书出售一周或10天后,再到“昨日书店”去买,阅后还可再出售给该店。在西部伯克利加州大学校门前,有一家教科书交换书店,这是学生们最欢迎的书店,楼上有一层供学生出售自己不用的图书,张贴广告或售书启事,购者可从启事上撕下有电话号码的小条,与卖主联系。另一层是学生希望交换图书的信息处,学生可随意贴条,提出交换要求及代价,此店甚受校方及图书馆和各国学生、学者的欢迎。
在加拿大首都握太华,近期出版了一份专刊旧消息的报纸,报名是《回顾》,创办人员是只有26岁的布恩。一天,朋友送给他一本旧剪报,里面有很多有趣的消息,于是引起他办一份使加拿大青年了解国家历史的报纸的念头.布恩在开办前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到各图书馆和展览馆,查阅保存当地报纸的缩微片后,终于印出了第一份《回顾》。该报登的旧闻甚至有本世纪初发生的事,内容包罗万象,有国内外的消息、体育、环境、艺术和宗教等,其中有些消息颇值得加拿大青年人反省,以及中老年人感怀。这种在旧书报刊中挖掘出版的旧闻,以现代的出版方式广为发行的方法,可称得上是旧书、旧报刊再利用的一绝。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1新萄京棋牌388游戏,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寺町通商业街佛教书籍专营店其中堂 图/新京报

2014年秋季,我有幸去京都大学文学部东洋史研究室交流,也因此有机会结识了《京都古书店风景》的作者苏枕书。
因为喜爱旧书,也喜欢买书,很早就在《万象》杂志和豆瓣上读过作者关于旧书店的文章。《京都古书店风景》的豆瓣条目一经出现,我就立刻标记为已
读,可惜一直到我出发去京都,也未能见到书正式上市。当我第一次在研究室见到枕书,例行的寒暄和互相介绍之后,就忍不住询问,《京都古书店风景》到底什么
时候才能问世,我好按图索骥,一一踏访。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快一年。
前几日刚一拿到书,就迫不及待地看完了,书中描写的书店,大多枕书都陪我一起去过。看书的过程,像重游故地一样,遇到好书的那种特有的兴奋感又再次袭来。
京都的旧书店,和东京不一样。东京的旧书店大多比较集中,有很多着名的古本街,书店鳞次栉比,如神田的神保町,东京大学所在的本乡,或者早稻田
大学附近的早稻田通等等。但是,京都的旧书店却比较分散,若无人指引,很容易摸不着头绪。虽然京都古书研究会出过《京都古本屋地图》,可以知道旧书店的所
在,但是对各个书店的特色,却无从了解。《京都古书店风景》正好弥补了这一缺陷。
和枕书真正的相识,是在每年定期在百万遍知恩寺举办的秋季古本祭上。古本祭除了书店会出摊卖书外,还举行拍卖会。虽说名为拍卖会,但是实际上所
拍之书往往比实际的价格低很多,可以说是大甩卖了。当时我刚到日本不久,第一次参加古本祭,对拍卖的流程也不了解,大概我贪婪地盯着拍品的样子引起了枕书
的注意,她过来问有你想要的书吗,我说有啊,指着案子上摆放的《白鸟库吉全集》和十几本《书道全集》。她说那我帮你拍吧。我当时还很狐疑,不知道能不能买
到,也担心价格太贵。没想到枕书三下五除二地就帮我顺利地都拿下了。去找卖家付钱,《白鸟库吉全集》3800日元,十八本《书道全集》1800日元,价格
低廉得让人咋舌。因为在古本祭的因缘,也因为对古书的共同兴趣。我和枕书一下子熟络起来,之后就常常相约一起逛书店。
我自己做中国古代史,也就是日本所说的东洋史,对经营相关领域的书店比较关注。枕书书中介绍的第一家书店,朋友书店,因为其离京都大学很近,是我们最经常去的一家。在图书馆、研究室看书看累了,信步走过去逛逛,逛完了再在附近找家店吃饭,别提多惬意。
朋友书店经营新书,也经营旧书。新书引进很快,可以第一时间了解东洋史学界的动态。又因为地缘之便,旧书的收藏也不容小觑。我就曾在朋友书店,
买到过平冈武夫旧藏,东方文化学院京都研究所影印的《拜经堂丛书》。平冈武夫为京都大学名誉教授,曾参与编纂十二卷本的《唐代研究指南》,为治唐史者不可
不参考的资料,京都大学东洋史研究室就有一套,上海古籍出版社也曾引进出版。平冈武夫年轻时也曾治经学,有《経书の成立》等着作,这套《拜经堂丛书》也许
就是他当年研究经学的见证。
另一家离京都大学很近,同样也家底深厚的书店就是临川书店。正如书中所说,临川书店没有门市,只有不定期的书市,能买到不少好的东洋史研究方面
的书籍。我就在书市上买到了道端良秀签赠羽田亨的《概说支那佛教史》。羽田亨的大名自不用多说,道端良秀也是一位优秀的中国佛教史研究学者,其研究视角更
是有自己的特色。书市上还买到了羽田亨的着作,如《西域文明史概论》,此书虽然很容易见到平凡社出版的收录在《东洋文库》的版本,但是得到原版还是很高
兴,私心暗暗期望这是临川书店从羽田亨家中收来的。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之前听辛德勇老师讲临川书店曾收购了宫崎市定的藏书,他就买到过有宫崎市定手批
的书籍。
除了去书市,还可以查看临川书店定期印行的目录,了解书店新入库的书,再通过网络订购。我就在临川书店购得了纪念京都帝国大学文学部创立三十周年影印的《史记》抄本。这部《史记》抄本,由小林写真制版所以原装卷轴装的形式珂罗版影印,那波利贞撰写解题,可谓至精至善。
那些经营与东洋史相关的书籍的旧书店,比如*****书店、中井书店、汇文堂,枕书在书中都有专门的文章。另外,枕书一笔带过的书店,如书砦梁山泊、
キクオ书店、京阪书房等等也有数量不少的重要东洋史研究着作。那些并非特别经营东洋史相关的书店,也不妨进去逛一逛,有时会有惊喜。书中提到其中堂是专营
佛教书籍的店,我在这家就买到了《龙谷大学图书馆善本目录》,其中收录的很多书影,只有在这部书里才找得到。
当然,浅薄如我,之前一直把这部《京都古书店风景》当作京都访书指南。但是拿到书,细细读过之后,更感慨书店店主与顾客之间的羁绊。顾客在店里
买书,看过不要的书再卖回给旧书店。想起我在汇文堂书店碰到年事已高的女店长,店长感慨说你来晚了几天,前几天一位来自中国的大买主把店面上所有的线装书
都买走了,不过我们家的线装书有不少也是我爸爸早年从中国的琉璃厂买的呀。书在不同的顾客之间流转,书店也有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故事。这才是旧书店的魅力
所在吧。

日本的这些古书店和国内的旧书摊大不相同,许多书店都有上百年的历史,无论生意好坏,老板秉持着对书籍的热爱,将书店作为家族产业一代一代的传下去,有些书店是从父辈开始经营,有些则是从祖辈就开始。日本自战国时代之后再没有经历兵祸,所以很多古籍图书保存完好,并且货源充足。

在这个古籍淘书客的天堂里,有一位叫李小龙的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在这里从一位游客成为一位熟客,进而再成为这里的淘书老饕,他把这两年淘书的经历汇聚成了一本访书记《书舶录:日本访书诗纪》。作者最为崇拜的杨守敬先生,在日本明治维新时期汉学、汉书欲被废除之际,从日本购回大量善本秘籍,从而弥补了中国因兵荒马乱导致珍贵书籍的遗失。杨守敬先生的珍贵藏书现被分别收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台北故宫博物院、上海图书馆、北大图书馆、湖北省博物馆等多处。如今时代不同,已没有杨先生那时挽救国家、拯救善本的大志,这本《书舶录:日本访书诗纪》就像在内容简介中所写的一样,“一可为此后游日访书者之指掌,二可了解日本(尤详于京都)书肆之概貌与风情,三亦不至演为纯粹之古籍介绍。每文依叶昌炽例得诗一首,以纪其事。”以闲情去寻古书,从中寻找书籍的乐趣。

在书中,作者时而以一件书籍的趣事研究引出一个书店,又时而通过一个书店引出一段往事。日本旧书店之多,也让搜寻者伤透了头脑,作者则是通过网络寻找到了“旧书店联盟日本古本屋”,按照网上的旧书店地图开始了自己的寻访之旅。在寻访的路途中有时无意间便可发现,久违的乐趣。比如谷书屋是作者到京都后最早的访书地之一,因为书店主营佛教典籍,所以去过一次之后便再未拜访过。但没想到的是,在一次书市上,作者竟然从他家淘到了搜寻多年未果的《菜根谭》,这可让作者喜出望外,原来那些被忽略的书店,偶尔去逛逛可能还会有意外的收获。

说起《菜根谭》,国人并不陌生,近几十年来此书已经成为了国内图书市场上的经典畅销书。在作者的记忆中,年少时偶遇《菜根谭》,一见便对其中的格言警句喜爱有加,但苦于没钱买书,只能在图书馆用笔抄写。而后一直计划购买收藏一本《菜根谭》,多年来此愿望一直未实现,究其原因,并不是没钱,而是市面上的各种版本杂乱不堪,难以让真正爱书之人出手收藏。这本书因为日本对其的推崇,导致中国经典的新热潮,再加上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经济的急速腾飞,很多企业家从此书中汲取营养,将此书的定位从修身养性变为企业管理。中国亦步亦趋,新的概念让这本经典焕发了新的活力,国人争相购买,畅销至今。但国内长期将此书视为通俗读物,出版方多以赚钱为目的,很少严肃整理校对此书。花花绿绿各种封面,书中错误频出,甚至让《菜根谭》这本书也变得庸俗了起来。

《菜根谭》作于明末,当时有过数刻,但是因为题材与晚明时期的清言小品不尽相同,所以未受到重视。直到乾隆年间才出现了天宁寺刻本,清代的刻本大多与寺院有关系,《菜根谭》在当时被当做佛家修行的普及本,所以作者能在京都专营佛教典籍的谷书屋找到。但此书从清代到民国一直都未被重视,反而在日本大受欢迎,从日本的江户时期一直流行至今。而国内据作者调查,从国图网站上检索,1949年至1988年,中国大陆从未出版过《菜根谭》,而1988年之后,《菜根谭》出版了将近500种之多。但众多版本均为清代版本,很少有地地道道的明代版本。

就差异来说,作者做了细致的对比,明本分前后两集,不分类,共计三百六十八条;清本则分为修省、应酬、评议、闲适、概论五类,共计三百六十八条;这么一看两种版本系统从数量上差不多,但是就内容上看,清本的前四类一百七十余条,明本上完全没有。仅概论部分一样,一半都是清代后来版本添加删改的。可以说,作者淘到的这个明代版本《菜根谭》更接近于此书作者最初的内容,也更能接近其本意。也因此可见清代版本,也就是我们现在市面上流传的大多数《菜根谭》图书,是多么的不靠谱。

作者在考察了众多《菜根谭》版本后发现。有的整理者是知道两种版本系统的优劣的,但是出于市场的考虑,虽然认为明本更接近原作面貌,但是清本一开始就是作为佛教对普通民众的普及书籍为由而出版的,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更方便阅读,就选择了这一版本。当然也有无良书商为了制造噱头,说清本实际上是日本流传甚广的分类编排集,这纯属胡说八道,只是为了贴附日本企业管理秘籍这一卖点,而枉顾真实内容的本来面貌。

在日本《菜根谭》一书于1822年由日本金泽藩的儒生林瑜校正刊行,之后出了各种注释讲解版本,但所依照的底本均为明版系统,可以说流传至今日本最为普及的版本就是明本。而中国自19世纪后看的都是清本,所以说当日本那边盛传《菜根谭》为修身养性之宝典,企业管理之圣经时,我们这边兴起的大热,看的却是一个有一大半不一样的“散装”《菜根谭》,这的确可以理解为何作者在少年时如此喜欢《菜根谭》一书,在深入了解后却迟迟不肯入手。

诸如此类的趣闻在作者的访书之旅中还有很多,比如发现了大诗人李白《静夜思》的“异文”,深入研究后发现,此异文或许可能是诗的原文,清代修《四库全书》时刻意修改了此诗,以致我们现在背诵这首耳熟能详的古诗时,背的都是清人修改过的版本。作者在这两年遍访书店,逛各种书市,以自己的爱好为向导,寻找巷间的乐趣。在小引部分有幅作者访书依据的京都古书店地图,而当你看过这本书后,其实可以拿着这本《书舶录:日本访书诗纪》为地图,在下次去京都这座古城时,以一种别样的方法感受它的“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