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的“浙江现象”

1月18日,记者从浙江省作协获悉,浙江省正式启动第二届网络文学双年奖,并发布了第一期榜单,《云胡不喜》、《小药妻》等17部网络小说上榜。

3889.5万!这是网络作家阿耐的《欢乐颂》,在某知名阅读平台上的最新点击量。虽然荧屏上的故事已经落幕半月之久,但是在网络小说的世界里,其近一月点击量近乎翻倍,《欢乐颂》的“神奇”还在持续。

5月初,《如懿传》剧组发布微博,宣布电视剧在浙江横店正式杀青。这意味着,又一部浙产影视剧精品力作很快将与观众见面。

网络文学双年奖设立于2015年,由浙江省网络作协、宁波市文联、中共慈溪市委宣传部联合主办,以独立性、权威性、社会效益第一为评奖标准,是覆盖华语网络文学界的专业奖项,每两年举办一次。目前,该奖已被列入《中共浙江省委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实施意见》中。

很少有一部小说,可以在社会激起如此般涟漪。正如很少有人,可以在试图走近真实的作者时,“认”出“藏”在生活里的阿耐。平静中书写才华的她依旧保持着神秘,而其身上的“浙江元素”,却再次让浙江网络文学,走向了读者关注的台前。

淘尽黄沙始见真金

首期发布的17部作品中,涵盖了言情、玄幻、历史等多个类型。从关注题材来看,网络文学逐渐向现实生活、传统文化中汲取滋养,比如作品《清洁工马淑珍的故事》讲述了小人物面对困境痛苦挣扎、奋力抗争的积极精神风貌,比如作品《小药妻》关注核雕等传统手艺;从内容创新来看,网络文学呈跨界融合趋势,网络写手“愤怒的香蕉”入围作品从玄幻、都市、异术超能、历史架空四个类别领域,探讨了一个社会学命题——人一旦打破底线,就会失去做人的资格。

之所以说再次,因为在近年浙江网络文学已经制造了太多的惊喜。仅从改编为热门影视剧的作品看,浙江网络文坛已涌现了《欢乐颂》、《盗墓笔记》、《仙剑奇侠传》、《步步惊心》、《甄嬛传》、《芈月传》等多部经典网络文学作品。同时,这里更是云集了南派三叔、流潋紫、天蚕土豆、烽火戏诸侯、管平潮、曹三公子、沧月、桐华、蒋胜男等一众被称为业界“大神”的知名网络作家,共同构成了中国网络文学的“浙江现象”。

《如懿传》由浙江网络作家流潋紫创作并编剧,讲述了清朝乾隆年间皇后如懿跌宕起伏的女性励志传奇。该剧辗转北京、余姚、苏州、横店等多地拍摄。“杭州有苏小小、苏轼;但如懿曾在西湖边断发,是很悲伤的爱情故事,我很想写写这位传奇皇后的人生。”流潋紫说。

浙江是中国网络文学重镇,随着浙江省在国内率先建立起省、市、县三级网络作协工作联动机制,集聚了天蚕土豆、烽火戏诸侯、流潋紫、蒋胜男等国内知名网络作家,网络文学已成为浙江繁荣发展“文化+互联网”的新力量。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曾有人说,中国现代文学史,半壁江山在浙江。而在网络文学领域,浙江也正呈现着相似的繁荣,不论从优秀作家数量,还是文学作品质量,以及所产生的影响力来看,浙江的气质正与网络文学重镇的目标,愈发相符。

流潋紫本名吴雪岚。2005年,还在读大学的流潋紫开始在网上连载《后宫·甄嬛传》。即使是一部网络文学作品,也不可轻浮,要承载历史文化的厚重。“古人怎么穿衣、行走、居住,有怎样的礼仪?我们都要把这些变成故事情节。另外,中国诗词文化博大精深,这些在我的小说和电视剧中都有体现。网络文学每年都有不少作品,优秀的、有特色的作品才会留下来,这样才能百花齐放。”流潋紫说。

十年繁华造网络文坛“浙江现象”

创作繁荣显重镇风范
从《甄嬛传》《步步惊心》《盗墓笔记》,再到《欢乐颂》《芈月传》和最新的《如懿传》,以流潋紫、南派三叔、桐华、蒋胜男、阿耐、沧月、天蚕土豆等人为代表的浙江新生代网络作家,创作了一大批文学精品,频频被拍成影视作品,掀起了一股影视精品的“浙江潮”。

一件文艺风的长版白衬衫,配以深色格纹裤装,拥有精致面庞的王巧琳出现在记者面前时,更像一位邻家姑娘。89年出生的她,在网络文学领域颇,已是颇有名气的年轻作家,单是签约出版的作品,便已近十部,近200万字。

不仅是文学领域,美术、戏剧领域同样百花齐放,产生了一部又一部思想精深、艺术精深、制作精良,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作品。它们讲述着动人的故事,反映出浙江日益强大的文化软实力。

对于自己的作家生涯,王巧琳说还是源于小时候的第一次投稿,57元的稿费让那时喜欢编写小故事的初三女生爱上了写作。此后十年,从《眼泪成塔夜微凉》、《心上刺青》,到《丝丝心动》、《你的心是无法登陆的岛》,从传统纸质途径到网络平台,王巧琳用一部部颇具口碑的青春言情小说,让自己的“粉丝”越来越多,也让她的作家之路愈加宽阔。

“精耕细作、扎根文学,蓬勃发展,生命力旺盛。”流潋紫为当下的浙江网络文学下了一个精确的注脚。十余年来,她的个人成长故事,似乎也是我省网络文学繁荣发展的缩影。

她很外向,喜欢与朋友看电影、玩桌游、旅行,甚至打麻将,在外人看来生活丰富潇洒。然而在写作的世界里,正向都市类小说转型的王巧琳,每天都会创作甚至经常通宵。坐在记者对面的她,眼中的“血丝”隐约可见。她说,自己会一直写下去,希望能通过文字带来温暖,为社会带来积极能量。

目前,浙江已初步成为全国网络文学大咖云集的重镇。据初步统计,在主流网络文学网站如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榕树下等7家网站上,注册的浙江作者有11万人,较活跃的有1000多人。其中,涌现了各种风格的作家代表,可谓“百花齐放”:南派三叔的“盗墓”类、流潋紫的“古代言情”类、蒋胜男的“女性历史”类、沧月的“女性玄幻”类、管平潮的“仙侠”类。他们出色的创作,使浙江的网络文学在全国处于领跑地位。

对于整个浙江网络文学而言,王巧琳的成长故事,似乎也是该省网络文学作家群体的发展缩影。过去十年,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浙江网络文学作家群迅速走向繁荣,成为中国网络文学在这一阶段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百花齐放”,成为了描述这场“故事”的最好形容词。

在他们带动下,浙江的网络文学正日益朝“精品化”发展。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评选的2016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中,浙江省网络作协副主席管平潮作品《血歌行:学府风雷》、会员“疯丢子”作品《百年家书》、“爱潜水的乌贼”作品《一世之尊》入选。

十年前,彼时只有24岁的浙江小伙徐磊(南派三叔),开始在网络上进行文学创作,因为自小对古墓类感兴趣,他写出了系列小说《盗墓笔记》。从开始在“贴吧”发布,到首发于专业文学网站,《盗墓笔记》一发不可收拾,其出版后销量超1200万册,成为网络小说“神话”之一。

而浙江网络文学繁荣发展的深层原因,是政府的扶持、重视及坚持创新带来的不竭动力。浙江省作家协会类型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夏烈认为,这种创新既包含浙江网络作家对作品的创新,也包含了组织架构的创新。2014年,浙江率先成立全国首个网络作家协会,构建省、市、县三级网络作协组织架构,实施“网络文学引导工程”,探索网络文学正确引导、科学管理、健康发展的路子。

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主席曹启文告诉记者:“近30年浙江人以敢为天下先的气魄,将民营经济和互联网经济打造得风生水起、独步天下,反映在文化上,与市场经济和互联网产业息息相关的网络文学也应运而生。浙江传统就出才子才女,这是浙江作家的文化基因。在崇尚创新的环境和氛围里,传统基因和创新土壤相结合,以南派三叔等一批草根型的网络作家拔节而起,走在了中国网络文学界的前列,也就顺理成章。”

文艺浙军推陈出新

如其所说,从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到近年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桐华的《步步惊心》、流潋紫的《甄嬛传》、蒋胜男的《芈月传》、阿耐的《欢乐颂》,浙江籍网络作家的这些作品,不仅在市场上影响巨大,也赢得了国内专家的赞誉。以《芈月传》为例,在由中国作家协会、浙江省作家协会、浙江文艺出版社等联合主办的“蒋胜男《芈月传》研讨会”上,有专家便称“其将网络文学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百舸逐流千帆竞,争舞潮头意气豪。近年来,不仅仅是在文学领域,浙江文艺精品在多个领域推陈出新、独出机杼、锐意探索,讲述着动人故事。

此外,一季度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布了“2015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作品名单。在名单包括的21部作品中,浙江籍网络作家作品占据了4部。分别是蒋胜男的《芈月传》、郭羽和刘波的《网络英雄传Ⅰ——艾尔斯巨岩之约》,沧月的《忘川》,以及笑谈天涯的《古瓷迷云》。

文学精品文以载道,文以化人。《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编纂工程、《浙江文丛》,钩沉优秀传统文化;麦家的长篇小说《解密》在60多个国家上市,被全球700家图书馆收藏。

不仅如此,在优秀作品频出的同时,浙江网络作家群体规模也在不断壮大。记者从浙江网络作家协会了解到,目前该协会拥有省级会员193人,而放眼浙江省、市、县三级网络作家协会,这一数字达到900余人。

一批带有时代气息的优秀美术作品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百年追梦”浙江美术创作精品工程,41位艺术家历时两年多,创作30幅鸿幅巨制,追溯浙江百年沧桑巨变;潘天寿诞辰120周年纪念大展、“公望富春”名画回故乡特展等一批优秀艺术展描绘之江发展变迁。

曹启文也介绍了浙江网络作家群体的主要特点——“大神”多、全类型、年轻化、女性多。“浙江网络作家中‘大神’作家很多,如天蚕土豆、烽火戏诸侯、南派三叔、管平潮、桐华、沧月、流潋紫、蒋胜男等。同时浙江网络作家几乎覆盖了今天网络文学的主要类型,在这些类型中他们往往是领衔者和代表者。这一群体还呈现出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80后’、‘90后’成为主力军。此外女性作家多也是浙江的一大特色。”

优秀戏剧作品闪亮登场。越剧《屈原》,舞剧《王羲之》、《遇见大运河》,音乐组曲《东海之歌》等创作,艺术门类齐全,突破机制束缚,守正出新;以玉环的“海岛好医生”吴棣梅为原型创作的越剧《我的姨娘我的娘》,根据屠呦呦的事迹改编的歌剧《呦呦鹿鸣》等,都在传播源自浙江的好声音。

他表示:“浙江目前已与北京、上海、四川、广东、江苏等省市一起,成为了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最繁荣的地区之一。”

如今,正是浙江文艺群星闪耀时。 

也是在上月的“蒋胜男《芈月传》研讨会”上,包括网络文学评论家马季、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研究员肖惊鸿在内的多位专家在谈到浙江网络文学发展时直言,优秀作品频出证明了浙江网络作家,或者浙江网络文学写作藏龙卧虎,这一现象值得研究。

为什么是浙江?创新成关键

“浙江现象”引人关注背后,当下有不少人将浙江网络文学的走红称为“异军突起”,然而在浙江业界人士看来,除去互联网与文化底蕴等环境因素外,坚持创新才是浙江网络文学繁荣背后的更深层原因。

浙江省作家协会类型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夏烈认为,这种创新既包含浙江网络作家对作品的创新,又包括浙江率先成立网络作家协会、发挥协会作用的组织架构创新。

他表示:“浙江的网络作家们是类型写作时代‘技术流’的佼佼者,他们擅于寻找到类型小说内部的叙事技巧和创新空间,比如对一级类型下的二级子类型的开拓,比如用充分的类型融合使故事更丰富诱人等。在把握一个类型的技术诀窍、通过修改和融合发展出有新意的类型方向,在顺应受众的同时又包含自己的企图心和语言趣味等关键环节,浙江网络作家做得得心应手。”

浙江网络作家的创新,也得到了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评论家吴义勤的点赞,他此前称:“浙江青年作家整体团队的结构力量已经在文坛上崛起,这不仅仅是传统的东西,而且体现出了创新的活力和生生不息的文学力量,一直说浙江是一个文学大省,这是实至名归。”

至于夏烈所说的组织架构创新,则集中体现于浙江省、市、县三级网络作家协会的成立和作用发挥上。

2014年1月,在浙江省作协党组书记臧军的直接倡导下,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成立,成为中国首个网络作家协会。而近两年,在浙江省网络作协指导下,该省杭州市、宁波市、衢州市、金华市、温州市和慈溪市、衢江区、龙游县又先后成立了网络作家协会,浙江逐步建立起省、市、县(区)三级网络作协工作联动机制,将网络作协的工作手臂向基层延伸,在活动、培训等方面也形成了资源共享平台。

对于协会的作用,去年加入浙江省网络作协,笔名“疯丢子”的杭州女孩祝敏绮感受颇深。

26岁的祝敏绮已有10年写作经历,外表时尚靓丽、性格活泼的她,因为擅长科幻和战争历史题材,被业界誉为“冷门奇才”。凭借《战起1938》、《同学两亿岁》、《颤抖吧,ET!》等优秀作品,她被不少人视作为“90后”明星作家。去年其作品《战起1938》成功入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目录。

祝敏绮告诉记者:“网络作协让我们有了‘家’的归属感,有了更多交流、采风的机会。去年我参加了省网络作协‘网络作家’体验营活动,去了‘江南红村’、浙南红色根据地,在认识许多朋友的同时,也为正在写的正面抗战作品《百年家书》积累了灵感与素材。”

“更重要的是,网络作协的存在带动浙江形成了尊重、重视网络作家的社会风气,与很多外地朋友交流中能够明显感到,相比于很多省市浙江网络作家更有创作的动力和信心。”祝敏绮说。

“立足创新,着眼服务是浙江网络作协的工作重心。”曹启文表示:“用全新的眼光看待他们,用全新的政策和方法团结、吸引、引导他们。这两个‘全新’,就是我们协会的工作指针和根本遵循。”

他说,尤其在用全新的政策和方法团结、吸引和引导网络作家方面,需要协会立足创新,探索一条符合网络文学规律、针对网络作家特点、适应新兴文学形态组织的科学的、规范的、有活力的、可持续的协会活动方式和运作机制。“协会成立后就把工作重点放在工作机制的探索与创新上,在组织建设、评奖评论、活动载体、平台打造和履行服务等方面,都做出了探索。”

在曹启文看来,浙江省网络作协的发展壮大也离不开浙江作协党组的重视。据了解,浙江省作协党组书记臧军曾亲自远赴天蚕土豆的四川老家,帮助天蚕土豆入户杭州,也曾自己开着私家车冒雨看望网络作家发飙的蜗牛,每次网络作协活动,也都能看到臧军的身影。去年,浙江省作协还为两名网络作家评作家系列的职称,用实际行动团结帮助网络作家。

未来:打造中国网文重镇

如今,行驶在快车道上的浙江网络文学,为社会带来的已绝非仅限于文学领域的单一成就,而成为影响社会风气、文化乃至产业经济的重要因素。该背景下,今年浙江也提出了打造中国网文重镇的目标。

对于网文发展带来的积极影响,曹启文说:“它以更加接地气的形式,让文学进入了百姓生活。同时不论是小说文本,还是改编为影视剧、动漫游戏等形式,网络文学丰富老百姓精神文化生活的同时,也推动着中国故事、中国文化走出去,如《步步惊心》《甄嬛传》等输出到美国、日本等国家。网络文学的繁荣也带动着影视、文创、游戏等多个新兴产业的迅猛发展。”

杭州市文联主席应雪林则指出,目前浙江网络作家代表人物的产业转化价值居全国第二位,说明网络文学正大幅带动浙江“文化+”的发展。“网络文学是众多网络文艺形式的‘母体’,好的网络文学作品,就可以改编成影视剧、游戏、动漫、文创产品等,也带动着出版业的发展。”

此外,记者从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了解到,今年该协会在提出深化引导机制、切实履行服务的同时,也将打造中国网络文学重镇作为了主要任务。

曹启文介绍,浙江打造网文重镇的第一步,就是浙江省、杭州市联手将杭州打造为“中国网络文学之都。“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副主席李敬泽曾表示,杭州有望成为‘中国网络文学之都’。中国作协副主席、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多次来杭州调研,给予很大期望,而杭州也具有网络作家基础,创新创业政策环境和浓厚氛围等有利条件。”

据了解,目前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浙江省作协(省网络作协)、杭州市文联(市网络作协)已达成共识,通过三级联动尤其是省市合力,研究总体方案,将杭州建设成为网络文学人才聚集、作品助推、评论研究、作家培训、产业延伸、版权交易上的“中国网络文学之都”。

值得强调的是,在打造网文重镇的路上,浙江并未一味强调速度与成绩。在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环境尚不完善的当下,“稳健走、走踏实”正在成为浙江网络文学的前进方式。

不可否认,目前网络文学发展中确存在着系列问题。身为作家的祝敏绮告诉记者:“由于网络文学的低门槛性,优秀作品还是少数,整体作品质量还不高。同时商业化、利益化也在侵蚀着网络作家的创作。有的小说完全就是为游戏而准备,有的作家小说连载出来,看到收益不好就匆匆收尾,这样的例子常有。”

“作品海量,鱼龙混杂;写手众多,高手寥寥;商业模式,看重名利”。曹启文如是概括目前网络文学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他指出,网络文学网站的作品生成、编辑、发布和作者签约、推荐、上升、盈利等机制,无疑是网络文学的主要运作机制,但市场的缺陷或者说是市场规则的不健全,也存在唯点击率唯市场化现象,这是导致网络文学一些乱象产生的原因。

他表示:“盲目追求速度和外在的规模效益,有可能会偏离文化发展内在规律,助长浮躁和喧嚣,欲速不达。现在该到了让网络文学转型升级的时候了。在政府强力监管的同时,要积极培育网络文学类的公益性社会组织,鼓励其积极介入,充分利用网络作家协会的信息、人才、组织的资源,发挥专业性、权威性和公益性的作用,可以弥补政府管理的专业不足和企业自管的公正不足,这是趋势。”

对于浙江网络文学的未来,曹启文最后也表达了他的信心。“浙江网络文学蕴藏着很大的潜力,而且从网络文学基础、浙江创新创业环境、市场化程度、政府政策支持等方面看,浙江网络文学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发展机遇,前景是可以预期的。我相信,浙江网络文学会迎来一个繁花似锦的景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