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网络文学规范中前行

对于文学圈这个小世界,大抵十来年前,像网络科幻的文字工作者,是不太可能进入的。按照很多世俗且守旧的眼光,文学圈是庙堂,网络科幻之类的文学是个江湖,两者身份有别。

7月20日,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委员会和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数字阅读工作委员会联合发出倡议,号召全国网络文学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持把社会效益和社会价值放在首位,坚持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持把创新精神贯穿于创作生产过程,坚持版权保护观念。

现在大概已经没人这么看了,网络科幻还有影视文学早就登堂入室,成为文学圈里与市场接轨最好的那一部分,他们的成就已被圈内外所认可。用省作协工作人员的话描述,网络科幻文学的叙事能力、对高潮点的把握,是传统文学需要学习的,新兴类型作家与传统作家带来冲击也带来关注,两者之间的隔膜和无形壁垒,是外界自己想象的东西,“作协开会的时候,网络作家和传统作家都是混在一块儿坐,根本不是你坐一块儿,我坐一堆儿。”

山西省在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传播网络正能量方面已经开始积极行动。2014年10月23日,山西网络文学院在省作协挂牌成立,18位网络作家“找到组织”,被聘为“山西网络文学院首批在线作家”。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作协主席杜学文表示,网络作家和传统作家都有责任通过自己的作品传播正能量,表现出中国人美好的理想、不懈的努力、艰苦的奋斗,带给人温暖和力量。在信息时代,必须发出我们的话语,壮大我们的声音。

刚刚揭晓的新一届赵树理文学奖,山西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无可争议地获奖。因为刘慈欣,科幻文学的天地里,山西籍,和世界级是画等号的,而这并不容易。

省作协构建网络作家“大家庭”

网络科幻山西作家群和你想的不一样

7月29日,省作协文学院办公室主任孔令剑接受采访时表示,据不完全统计,我省目前有网络作家110余位,知名度较高的有20余位,网络文学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势头。《余罪》就是近来涌现出的一部代表作品。《余罪》是由我省网络作家常舒欣创作的警匪题材小说。据了解,《余罪》创下了创世中文网连续两年冠军和百度风云榜小说榜前十的纪录,同名网剧5月23日上线,至7月初,两季播放总量突破20亿。

写科幻《三体》的刘慈欣获奖,写网络小说《余罪》的常书欣火得一塌糊涂,他们在各自类型文学界里如同大神一样存在,是文学圈里金字塔的塔尖,但山西进行这些类型文学创作的作家却并不太多,塔尖之下,是不算太厚的塔基。

常舒欣,笔名常书欣,是我省沁水人,山西网络文学院首批“在线作家”。谈及《余罪》为什么会火,常书欣说“《余罪》从表面上看是一部警匪题材的小说,但是如果去掉警匪这层皮,实际上写的是一个小人物的奋斗故事。主人公的侠义精神、奋斗历程都是吸引读者的亮点。此外,《余罪》更多关注人性,贴近现实生活这是玄幻、仙侠小说表现不了的。读者阅读这种表现现实的作品,更容易找到自己的影子,更有代入感。”

网络文学是指以网络为载体传播的文学作品,其与传统文学并不对立,网络文学更加开放,内容多样,形式不受限制。其作者完全来自五湖四海,不必科班出身,基本都是自我修炼的江湖散仙,自十几年前产生第一批网络职业作者以来,数百万网络作者一夜冒出,手机、平板电脑、电子阅读器等便携移动设备的普及,极大地丰富了网络文学阅读的场景,增加了网络文学阅读的时间,数字阅读率不断攀升,直接催生网络作家的井喷之势。

“除了常舒欣,在我们山西,还有很多优秀的网络作家和作品,比如汪洪(笔名竹宴)的《天后进化论》、李颖(笔名老草吃嫩牛)的《乐医》、孟超(笔名陈风笑)的《狂仙》等等。”孔令剑表示,山西网络文学院成立后,省作协通过开展采风、座谈、培训及奖励等方式,积极引导网络作家创作更多更好的作品,为我省网络文学行业健康发展,传播网络正能量贡献力量。

这两年,谁没看过两本网络小说啊,即便真没看过,但也肯定听人说过十遍八遍,网络文学这么火爆,你觉得山西的网络作家有多少?答案应该让你想不到。

传播正能量成网络作家共识

山西省作协创作研究部副主任王姝向记者介绍,“截止到2015年底,活跃于山西的网络作者逾百人,其中与网站签约的重点作者70人左右,山西省作协会员25人,中国作协会员1人,中国作协重点联系网络作家10人,参加鲁迅文学院首届网络高级研修班学习的两人。”山西网络文学院成立于2014年10月23日,首批吸纳孟超、谢荣鹏等18名会员,省作协副主席、山西文学院潞潞为首任院长。是继北上浙渝等地成立“网络作协”“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之后,在全国较早将网络作家纳入“组织”的文学机构。网络作家开始被纳入作协体系,跻身主流文学界,曾经的网络写手向网络作家身份的转变,还意味着山西本土文学对网络文化与作家的肯定,文学组织对网络文学的重视在加强。相比北京、广东、浙江等网络文学重镇,山西网络作家的数量不算庞大,但不乏像常书欣那样跻身网站一线的大神级作者。

网络文学如何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网络文学发展前景在哪里?——传播正能量、走精品化道路,已成网络作家共识。

谁都知道山西出了个世界级的作家刘慈欣,他摘得雨果奖对科幻文学界的影响力和带来的市场震荡效应,绝对不亚于莫言拿下诺贝尔奖。往往我们习惯于一个点或者局部上的突破,深刻归功于其背后一个群体一个面上的累积,便是所谓的厚积薄发,刘慈欣的巨大成功,似乎是个例外。知名的山西科幻文学评论人吴言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刘慈欣在很长时间是孤军奋战,山西没有什么其他的科幻作家一起来耕耘这块领域,据她所知目前还没有什么成规模的科幻文学创作组织机构、工作室,高校各类社团里也鲜见科幻创作的小团体。吴言是她在文学圈里的笔名,其人在银行上班,以写个人书评为主,没有时间精力去酝酿一部科幻小说,可能很多对科幻题材感兴趣的山西文学爱好者和吴言一样,满怀热情地关注,一篇篇作品持续追读研究,却与亲身创作不远不近地保持着些许距离。

汪洪,笔名竹宴,是我省作协签约作家,多部作品获出版社签约出版。汪洪认为:首先,网络作家应该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因为作者本人的“三观”其实决定了文章的导向。所以网络作家不断学习、不断改造自己的精神世界是非常必要的。其次,传播正能量是作家的本职。“我经常会拿一些生活中的案例放到文章里,实际上也是一种对于生活的隐喻和传导。谈不上教化众人,但让自己的读者受益应该是作家应尽的本分吧。”汪洪说。

吴言说她对刘慈欣的印象,是那种一看就很踏实的普通人,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艺术家气息,身上有较强的理工科痕迹,对很多事情有深刻理解,却鲜于口头表达。

常舒欣,接受采访时表示,网络文学作品自由开放的特性和直接面向市场的处境,决定了其在表达方式和写作角度上与传统文学有所不同,但在传播正能量,弘扬真善美上与传统文学并无不同。相比传统文学,网络文学题材更广泛、表达更自由。网络作家应该发挥自身优势,多创作精品,这是对社会的责任,也是自我进步不可或缺的条件。

刘慈欣毫无疑问是山西乃至中国科幻作家的领军人物,不过,当下在大刘身边的近距离,或者“晋距离”,他领的军,可能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军。

孟超,笔名陈风笑,是山西文学院第四批签约作家、山西网络文学院特聘副院长。孟超认为,网络文学目前处在一个“野蛮生长”的时代,网络文学作品娱乐功能突出,引导能力不足。不过,相信随着行业的发展、管理的完善、网络作家的成熟,网络文学的文化功能将逐渐凸显,毋庸置疑的是“精品化”“正能量”是网络文学的必由之路。

山西网络科幻文学,扎根现实接地气

正能量作品更易引起读者共鸣

写网络小说的作者,不可能年龄太大,因为网络小说的热点和爆点,是根植于网络阅读习惯的,同时也不可能年龄太小,不然缺了人生阅历,写出来的作品总少了什么味道。

对网络文学作品的评价,读者最有发言权。山西大学大四学生栾玉玲是网络文学迷。栾玉玲接受采访时说,现在的网络文学作品的定位有点像小时候看的动画片,热闹之余也能获取很多知识。此外,一些格调积极向上的作品更容易打动我,每当看到故事里的主人公,通过自己的努力收获成功,自己也会深受感染。

山西网络作家群体,形成了一支70后、80后、90后共同组成的年龄结构完整的创作队伍,与一般认识中网络文学创作低龄化不同,山西网络文学队伍中的中坚力量恰恰是以70后、80后作者为核心,包括陈风笑、常书欣、老草吃嫩牛、叨狼、纷舞妖姬、竹宴小生、银河九天等一批70后、80后优秀作者。在省作协从事创作研究工作的王姝认为,山西网络作家擅长写都市、官场类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例如陈风笑的《官仙》,常书欣的《余罪》,叨狼的《财色》《官门》。虽然为了迎合读者的“爽点”,这些作品都不同程度地利用外挂、穿越、开作弊器让主人公由弱变强,用超能力来解决问题,实现现实中达不到的目标。但是通篇铺陈开来,通过小人物的奋斗故事,白描出中国当下基层社会庞杂而又不可言说的社会现实和人情关系,投射出人间喜剧式的社会风情。抛去跌宕、悬念的故事情节框架,作者对现实历史的叙述,以普通人为第一视觉,更容易引起读者共鸣,足够丰富的细节则反映了这个剧烈变化的大时代的真实点滴。而这些成功之处,与他们生活阅历的积累和对现实人生的思考是分不开的。随着传统阅读人群进入网络文学,接地气、以人为本的现实题材必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省城市民王女士则更喜欢历史类网络文学作品。“我喜欢网络文学作品的叙事方式和语言风格,在描写具体的历史情景时,网络文学作品更‘亲民’,以一种网络语言向读者娓娓道出历史故事、人物,通俗易懂、幽默风趣,使原本陌生、模糊的历史人物在书中一个个变得鲜活起来。例如《明朝那些事》《大唐明月》《百年家书》都是很不错的作品。”王女士说。

一部《三体》天下知,国内外分析刘慈欣成功因素的文章,近两年真不少。评论人吴言觉得大刘写的是科幻作品,但作品里浓浓的现实感和历史味道,是他赢得读者青睐的成功因子。“大刘的文学天赋很好,因为他的阅读量远超常人,对人物的心理描写,对现实题材的把握都很到位,他注重将历史与现实结合起来写,能让读者看懂他要表达的观点。人们评价刘慈欣是科幻文学里的古典主义代表,体现的就是他的作品兼备文学性和思想性,用人们能理解的角度讲述一个庞大浩瀚的宇宙观点。能把一个科幻巨制写得紧接地气,不晦涩玄幻,是功力,亦是本色。

山西大学大四学生小何认为,尽管很多读者阅读网络文学作品是为了娱乐消遣,但这并不意味着网络文学作品可以颠倒黑白、扭曲人性、歪曲事实。只有关注人性、积极正义的作品,才能给读者带来良好的阅读体验。没有读者希望读完作品后变得消极沉沦、郁郁寡欢;因此,正能量作品更易引起读者共鸣。

想成为下一个网络科幻大神,从哪儿修炼

省作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杨占平从评论家的角度,提出网络作家要处理好四个关系:一要处理好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关系,在题材选择、创作方法上取长补短;二要处理好网络作家与网络自身的关系,做到与时俱进;三要处理好网络文学作品与读者的关系,力争提高品位,加大影响力,扩大读者群;四要处理好网络文学与价值观的关系,写作一定要有底线,只有具备一定品格的作品,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

网络作家大多数是草根出身、野蛮生长。因为门槛很低,误打误撞进入的人不少,真正能坚持下来的人寥寥。根据写作声望、收入和影响力,网络作家被分为很多个层级,其中最顶端和最底端的就是人们常说的“大神”和“扑街”。手机移动端上网络科幻作家数以亿计,能靠写稿谋生且活得不错的,不过万人左右,大神级别,也就几百人而已。

 

要想成为知名度高、影响力大、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丰硕的大神,对作家的知识积累、艺术领悟和生活经验都有一定的要求。必须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人文情怀,对社会人生的洞察能力,才能创作出思想内容与艺术形式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针对山西省网络文学作者的这一现状,省作协在2015年通过开办作家培训班、签约网络作家、召开网络作家研讨会等多种举措,在帮助网络作者学习把握文学创作规律、探索创作技巧和方法、增强艺术和社会责任感等方面都取得了良好效果。

与传统文学重文轻理不同,网络科幻小说,对文理两方面的要求均衡,想致力于写这些类型的年轻爱好者得注意——文科生文字表达是强项,就是理工知识的理论水平不足。理工生专业素质不错,文学修养可能又差点。把短板补齐了,文理兼修,不可或缺。

创作网络科幻文学,是不是奇思妙想最重要?是不是越天马行空、洒脱不羁越容易一举成名?省作协创研部负责人建议,要想达到一定的写作水准,除了多写多积累,没有捷径可走,靠艺术上的积累积淀,先有量才有质。“好的网络科幻作品,通常有很多回望历史,向经典致敬的感觉。不是所有的段子手,都能当好的网络科幻作家。”该负责人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