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尖民族歌舞剧圆你一个“西藏梦”

图片 1

2015年8月5日,由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出品,北京圣频伽文化倾力打造的藏歌乐舞&mdash.歌舞剧《圆梦》将于2015年10月13日在国家大剧院首演,并由此开启一系列的国内外巡回演出。

图片 2

图片 3

圆梦;歌舞剧;乐舞;首演;音乐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张悦

图片均为藏歌乐舞《圆梦》的演出剧照。 资料图片

图片 4

歌舞剧《圆梦》剧照

近日,民族原创歌舞剧藏歌乐舞《圆梦》全国巡演发布会在北京举行。藏歌乐舞《圆梦》根据真实人物和事件改编,以一名援藏记者的真实经历,展现了在严酷的自然环境里,建藏援藏工作者为发展、建设西藏执著奉献的情怀和心路历程。同时,也展现了原生态的藏族文化内涵。

毛如柏

“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的“老西藏”精神,几代建藏援藏工作者相继传承。在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也是青藏铁路开通9周年之际,由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出品、圣频伽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制作的藏歌乐舞系列之歌舞剧《圆梦》于10月13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该剧以青藏铁路通车为背景,运用西藏音乐舞蹈元素,讲述了一名援藏记者在暴风雪中被藏族同胞所救,随后他帮助这位同胞家中患病的藏女四处求医,终于在青藏铁路通车后,带着她前往内地治愈重病的故事。这部剧无论是从故事本身、表现的艺术形式,还是舞者,都追求西藏特色的还原。不仅邀请了在《中国好舞蹈》中一战成名的藏族男孩白玛次仁担任《圆梦》中主要角色,还邀请了21位来自西藏当地民间舞团的舞者,最大程度地展现了西藏舞蹈的艺术特点。

藏歌乐舞《圆梦》去年10月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首演,获得各界好评。今年,时值青藏铁路全线贯通10周年、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之际,该歌舞剧将于8月3日在北京世纪剧院开启巡演序幕。随后,将奔赴南京、武汉、郑州、太原、重庆等城市举行50场巡回演出。歌舞剧主创团队表示,要让这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民族歌舞之作,为全国观众带去一个真实的西藏。

图片 5

剧中的人物和情节均取材于真人真事。圣频伽文化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圆梦》的制作人张源介绍,当初接受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的邀请创作一部西藏题材的作品时,他找到了长期从事西藏题材报道的新华社北京分社摄影记者唐召明,唐给他讲了自己经历的和他知道的十几个发生在西藏的故事。“都很感人,我选择了其中的两个,组成了《圆梦》中的故事。”张源说,“一个平凡的记者的真实经历,很打动人。虽然故事简洁平实,没有波澜壮阔,人物也朴实无华,但这正是所有建藏援藏工作者的真实写照。”

怀念西藏真实岁月,向建藏援藏工作者致敬

音乐监制 杨戈芳

《圆梦》的导演贾新民,在创作之初跟唐召明有过很多次的交流,看了他拍摄的关于西藏的大量照片,凭此捕捉到了他内心深处对西藏的情感。“他进藏的次数很惊人。一提到西藏,他总是很激动,眼睛放光。”

青藏铁路的建设凝结了几代人的梦想,它深深镌刻入半世纪建藏历程的画卷中。《圆梦》以“火车进拉萨”为背景,真实记录了青藏铁路开通过程中建藏援藏工作者的心路历程。全剧以真人真事为蓝本,共分四幕,讲述一名援藏记者在暴风雪中为藏族同胞所救,死里逃生,随后他帮助患有重病的藏女四处求医,终于在青藏铁路通车后,带着藏女前往内地治愈重病的感人故事。虽然故事简洁平实,但这正是所有建藏援藏工作者们的真实写照。以生命换友谊,以生命换生命,以生命换未来。这就是援藏者们对西藏的贡献,这就是“老西藏”精神。

2015年8月5日,由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出品,北京圣频伽文化倾力打造的藏歌乐舞—歌舞剧《圆梦》在北京西藏大厦举行全球首演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出品方、制作方以及来自文化演出界和媒体界的百余位嘉宾,共同见证了这部力作的精彩亮相,同时也见证了西藏音乐舞蹈和西方交响艺术自此走上国际化合作道路的极具里程碑意义的开始。

为创作《圆梦》,主创团队数次进藏采风,感受到了西藏音乐和舞蹈的魅力,最终将弦子、锅庄、堆谐、囊玛等藏族歌舞搬上了舞台,它们的表演者,是来自西藏班戈县的21名原生态演员。班戈县,就是剧中原型——身上长了一颗巨大肿瘤的西藏病女生活的地方。“西藏是歌舞的海洋,每个村的歌舞可能都不一样,为了力求准确,所以我们选择去班戈县挑选原生态演员参加演出。”张源解释。

《圆梦》以小人物大事件的手法,讲述了青藏铁路全线贯通10年以来,西藏自治区在经济、民生、文化等各个方面所取得的辉煌成就。歌舞剧汇集了西藏文化中的宗教、艺术、传说、礼仪、服饰等内容,一如亲临西藏般的观剧体验,使得《圆梦》就似青藏铁路一样,成为贯通东西、互通文化、和谐共进的一座桥梁。

诚意之作筑就圆梦之旅

贾新民回忆,今年6月份,他们奔赴海拔近5000米的班戈县选演员时,原本计划挑选5个男演员和5个女演员来北京训练演出。但看到21名年轻的藏族牧民在那么高的海拔上,一连跳了十几支舞蹈,在寒冷的天气里跳得满头大汗,用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他,有几个甚至还流了眼泪,贾新民没有和张源及舞蹈编导殷梅商量,就决定把他们全带回北京参加演出。在张源看来,这些原生态演员,“他们血液里流淌的文化,他们祖先流传下来的舞蹈,不是我们通过技术能复制出来的,这种精神的沉淀和灵魂的力量,已经超越了艺术的范畴”。

歌舞剧出品方与制作方希望,《圆梦》能够让那些到过西藏的人勾起回忆,怀念西藏的美丽和在那里的美好时光;向那些建藏援藏的工作者致敬,为了那段火热激情的岁月;也给那些因为种种原因无法亲临西藏的人,一个实现“眼望西藏”的机会。

2015年是西藏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也是青藏铁路开通九周年。藏歌乐舞—歌舞剧《圆梦》正是以“火车进拉萨”为背景,以传统藏元素融合国际化表现手法,真实纪录青藏铁路开通过程中建藏援藏工作者的心路历程,深度呈现藏族文化内涵的歌舞剧作品。据悉将于今秋十月亮相于国家大剧院。主创团队中,“藏汉和声第一人”罗念一老先生担任音乐顾问,好莱坞王牌作曲大师克劳斯•巴德尔特操刀作曲,纽约市立大学皇后学院戏剧舞蹈系终身教授殷梅倾力创作舞蹈。据制作方北京圣频伽文化透露,打造这样的国际团队是为了实现传统与现代的全新融合,在东西方文化间缔造一种革命性的创新尝试,并力主实现西藏民族艺术在世界范围传播的无限可能。

编舞殷梅曾获得美国国家福伯莱特学者大奖,致力于探索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现代意识和舞蹈艺术的交融。作为《圆梦》的舞蹈编导和艺术监督,在这部剧中,她将现代舞和藏族舞蹈在台上融合,来自西藏的原生态演员和北京的专业现代舞演员,轮番上台表演,共同讲述整个故事。比如,表现藏族人民日常生活和唱歌跳舞场景的,就是原生态演员上场,讲述摄影记者遇到藏羚羊兴奋地拍摄、遭遇暴风雪并最终被藏族群众救助的情节时,则用现代舞演绎。“我们在编创过程中充分发挥原生态演员自身的律动规律,他们的动作我们一个都不变,我们汉族的现代舞演员,也不破坏他们的规律,就这样把这场舞蹈组合起来。”贾新民表示。

还原西藏特色,展现西藏“非遗”文化

为了寻找到真正代表原生态的藏乐元素,制作方圣频伽文化心怀对这片土地的深深敬意和对“老西藏”精神的探求,自2015年4月开始,带领作曲家、音乐创作团队及编舞导演团队数次往返于西藏拉萨、藏北班戈县等地实地采风。主创团队走访当地藏戏团与歌舞团、采集音乐原始样本、拜访当地艺术家、进行演员选角。通过查阅大量资料,制作方根据进藏工作者的真实经历最终确定了歌舞剧《圆梦》的脚本。故事讲述了一名深入西藏腹地采访的摄影记者在暴风雪中为藏胞所救,死里逃生;随后他又帮助患有重病的藏女四处求医,终于在青藏铁路通车后,前往内地治愈重病的感人故事。藏民在风雪中救了他,他又尽全力帮助了藏民,这构成一种奇妙的因果关系,也是一段感人至深的圆梦之旅。

由于生病的藏女的原型是脖子下长了一颗巨大的肿瘤,因为演员在台上要舞动,所以在舞台上呈现这一病症很有难度。“我们就用了红头巾,让演员在头上裹着,在胸前系个蝴蝶结。在剧中,再用情节、舞蹈等来表现这一信息,就把这个困难解决了。”贾新民表示。

位于祖国西南边陲的西藏,被誉为“离天最近的地方”。这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充满着灵性、活力和梦想,也让无数旅游者向往。8月3日,《圆梦》将从北京启程,让许多城市的观众能在家门口的剧院里,饱览这片雪域高原的风貌。跟随着剧情的不断推进,极具藏族风情的传统庆典、被称为“高原精灵”的藏羚羊群、殿宇嵯峨的布达拉宫,足以让观众目不暇接。剧中,当记者在风雪中跌倒迷路,一尊西藏传说中的度母飘然而至,指引藏族老阿妈救下记者的场景,利用了纱幕、投影技术,让度母穿越来到舞台中,亦真亦幻。这些巧妙的设计,让观众在瞬间身临其境地感受到西藏的神圣、纯净。

青藏铁路的建设融汇了几代人的梦想,它深深镌刻入半世纪建藏历程的画卷中。而对于制作方来说,这又是一个神圣的创作之梦,让珍贵的西藏歌舞艺术为世界更广阔领域所认知。该剧制作人、圣频伽文化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张源说:“我们以推广,传播中国民族文化为宗旨,通过挖掘、抢救极具中国民族性及区域性的音乐和舞蹈,依靠完整保留艺术形式的原生性,辅以国际顶尖标准的精工制作及创新性的舞台呈现形式,将文化核心形态转化为优势,实现中国传统文化的世界范围内的传播。”采风过程中,极具生命力的藏族歌舞和淳朴的风土人情令圣频伽团队深受感染。张源先生表示,“我们本着严谨的创作态度,希望能为西藏珍贵历史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传播贡献力量。”

《圆梦》有一个国际化的制作团队。张源邀请了好莱坞最大牌的作曲家之一——德国作曲家克劳斯·巴德尔特为这部歌舞剧作曲。“著名的《匈牙利舞曲》是谁写的?是德国作曲家勃拉姆斯。”在张源看来,这种跨国界和民族的创作完全可以尝试。他选择克劳斯,“是基于他的作曲技术和职业精神及态度。德国人对工作很严谨、一丝不苟,在创作过程中,他跟我和我们的音乐监制频繁地邮件往来,探讨创作、征求我们的意见。他自己也很虚心,称自己在西藏音乐面前是一个学生。”张源还表示,因为要将《圆梦》做成一部贴近市场的作品,克劳斯的音乐也符合他想达到的风格,“旋律和声都很好听”。

除此之外,主创团队通过数次实地考察,抢救了大量极具西藏地域和民族特色的音乐、舞蹈艺术,在完整保留其艺术形式的原生性的同时,着力呈现了锅庄、弦子、囊玛、堆谐等西藏主要音乐舞蹈形式。

图片 6

为了找到真正代表原生态的藏歌乐舞元素,从去年4月开始,《圆梦》创作团队分5组5批次往返于拉萨和班戈县采风。创作团队努力将这些濒临消失的“非遗”歌舞融入创作中,并决定选拔班戈县的21名班戈舞者作为《圆梦》的部分演员,以最大限度地展现西藏乐舞的本土特色。

音乐监督杨戈芳、舞蹈编导殷梅及班戈县舞蹈演员

“中国作品要想‘走出去’、在国外市场站住脚,就要追求本土特色。我们邀请来21位班戈舞者,最大限度地展现西藏本土乐舞的文化特点。相信好的作品会让中外观众都喜欢。”《圆梦》导演贾新明说。

东西交融谱写音乐经典

大胆尝试国际合作,实现“民族音乐,世界表达”

真正的艺术不应是脱离大众的阳春白雪,而应根据市场需求为考量。在《圆梦》创作之初,制作方圣频伽文化就在考虑: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民族作品,大众喜爱的艺术是什么,如何为民族注入正能量。“一个博大的民族文化是具有包容性的,那么这部西藏作品该如何实现原生态和国际化的有效融合与传播。我们走的既不是学术也不是娱乐路线,而是贴近市场的艺术路线。”经过大量的比对,制作人最终把作曲的重要角色锁定在德国作曲家克劳斯•巴德尔特(Klaus
Badelt)身上。他的名字也许对国人有点陌生,但提到他创作的电影音乐,可以说无人不晓。从《珍珠港》到《加勒比海盗》,这位居住在洛杉矶的德国人在好莱坞的电影国度里,建立起了自己的音乐王国。克劳斯与中国更有着不解之缘。他曾为创作中国音乐在云南的少数民族村落待了五个月,同时也是参与北京奥运会闭幕式音乐创作的唯一西方作曲家。

与追求西藏传统文化相并行的是,《圆梦》的音乐创作融入了与传统西藏音乐看似不甚相关的交响乐。舞蹈也是鲜明的民族特色与现代感并存。担任《圆梦》作曲的是曾经为《珍珠港》、《加勒比海盗》等众多知名电影创作音乐的德国作曲家克劳斯·巴德尔特。而舞蹈编导则由擅长后现代舞的纽约市立大学皇后学院戏剧舞蹈系主任殷梅担任。

前不久,克劳斯受制作方之邀赴藏采风,并在制作方的极力促成下,与该剧的音乐顾问,83岁高龄的“藏汉和声第一人”罗念一老先生进行了数次深度对话。老人的传奇经历让克劳斯感到惊讶——当年一个16岁的青葱少年随着18军进藏,一待就是46年,创作了《洗衣歌》等传唱至今的经典歌曲,同时他还采集了大量的珍贵录音,其中包括田间山歌、村民聚会甚至孩子们上学唱过的民间小调,如今这些美妙的声音多已失传。克劳斯几乎一秒一秒的仔细分析解构这些录音资料,细心地向罗老讨教其来源并学习其系统。通过这些重要的“大师课”中,克劳斯被西藏博大精深的音乐体系深深震撼,积累了丰富的素材,触发了无穷的灵感,目前已基本完成音乐创作。“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探寻这些音乐背后的历史,这也是为何要向罗老请教的原因。我是以一种保留原生态元素的态度去最大限度还原和展示这些声音。希望这次创作的音乐不仅仅是带有异国情调,而是十足原创性的音乐。”

为了创作《圆梦》的音乐,克劳斯·巴德尔特远赴西藏采风,并虚心求教于83岁高龄的被誉为“藏汉和声第一人”的罗念一老先生。克劳斯·巴德尔特认为,西藏音乐如此美妙,如果不更多地为世界所知,甚是可惜。

在克劳斯看来,西藏音乐充满着独特的乐观希望。“西藏音乐与我所接触到的其他民族音乐稍有不同,比如京剧或秦腔,刚开始并不容易入耳,后来才慢慢觉得好听。而西藏音乐则不需要生长在那里,只要你听到就可以立刻欣赏到它的美和情感,我每每听上去都感到快乐的能量,就连悲伤的音乐都充满着乐观的希望。这音乐直捣灵魂深处。”克劳斯表示,“如此美妙的音乐,不更多地为世界所知甚是可惜。事实上,对世界其他地方的听众来说,中国音乐还是个谜,中国的音乐已经在世界舞台外待太久,我会用一种很独特的方式把我认为有价值的音乐拿到全世界的人面前来。如果能用西方最好的和声和乐队,就会在我们采集的原始作品上面融入更多的色彩。”

“希望这次创作的音乐不仅仅带有异国情调,而且是十足原创性的音乐。”他说。事实上,对世界上其他地方的许多听众来说,中国音乐还是个谜。中国的音乐已经在世界舞台外待得太久,他会用一种很独特的方式,把有价值的音乐拿到全世界面前。

制作方特别邀请到国际著名的英国皇家爱乐乐团完成音乐灌录,而这也与克劳斯最初的意图不谋而合。这支拥有70年历史的老牌名团首次演绎中国西藏作品,无疑成为一大期待点。不仅在艺术水准上充分体现了全剧立意的恢宏与深远,又将放眼国际化的传播深意镌刻其中。

除此之外,来自拥有70年历史的老牌名团英国皇家爱乐乐团(RPO)、伦敦大都会交响乐团(LMO)的音乐家们和美国好莱坞的录音工程师们,共同完成了《圆梦》交响乐部分的录制及合成。这是历史上中国歌舞剧作品,首次由世界顶级团队跨国协作完成录制。这不仅在艺术水准上充分体现了全剧立意的恢宏与深远,又将放眼国际化的传播深意镌刻其中。

图片 7

在发布会上,《圆梦》总制作人、北京圣频伽文化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张源表示,《圆梦》一个最大的突破是创造性地把西方严密的复调技术和音乐动机(音乐术语,其为主题或乐曲发展的胚芽)发展手法运用到西藏音乐中,将西方音乐曲式融合进中国传统套曲中,并探索、完善、演进出一套应用于西藏音乐的交响乐和声系统。“这种音乐处理方式,能够将民族音乐元素无限放大,循环使用。这对于弘扬民族音乐,将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张源说。

来自藏北班戈县的舞蹈演员

由于市场喜好多种多样,《圆梦》被制作成歌舞剧和交响乐两个版本。“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交响乐比较难啃,适合西方观众,歌舞剧比较写实,适合中国观众。”张源表示,民族性不是障碍而是优势。只有以自信和包容的文化姿态进行创作,才能真正使作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多元化舞蹈描绘写意藏韵

在西藏,音乐与歌舞是不分家的,因此制作方采用了歌舞剧的形势,希望可以最大限度地展现西藏地区独有的文化特点。为全面保留藏歌、藏舞的原貌,剧中将真实呈现弦子、堆谐、囊玛、锅庄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该剧的舞蹈编导由国际著名的华人舞蹈家殷梅女士担纲,她一直致力

于探索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现代意识的交融,富有想像力、开创性,成功运用中国精神引导方法和空间布局原理发展出自己的一套舞蹈风格。此次结缘“藏歌乐舞”,对于她来说是一种修行,“西藏是我特别向往的一个地方,我希望找到蕴含在三千年文化中的节奏与生命力,去完成一种原生态的回归。这对我来说就是一次升华,能够让我在艺术和与修行的这条路上更进一步。”

此外,《圆梦》的舞台呈现也别具新意,导演贾新民表示将会用写意与写实结合的方式呈现西藏壮美的风土人情,而舞蹈与音乐相互对话相得益彰,原生态歌舞、现代舞与西方交响乐的融合势必会为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视听感受。

藏歌乐舞—歌舞剧《圆梦》将于2015年10月13日在国家大剧院首演,并由此开启一系列的国内外巡回演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