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呼吁:呵护宝贵原创力,正版化之路任重道远

“2017年,国内网络文学行业因盗版带来的损失约74.4亿元,为近4年来的最低值,而在2016年,这一数字为79.8亿元,国内网络文学版权保护向好发展。”近日,艾瑞咨询在京发布《2018年中国泛娱乐版权保护研究报告》(下称报告),对包括网络文学在内的泛娱乐领域近年来的版权保护状况进行了回顾和梳理,艾瑞咨询分析师熊辉表示,虽然网络文学因盗版带来的损失依然很大,但考虑到近年来行业规模的高速增长,国内网络文学的盗版增长势头已得到初步遏制。

图片 1

“90后”网络作家“会说话的肘子”,凭借《大王饶命》高居《2018猫片·胡润原创文学IP潜力价值榜》榜首,成为2018年网络文学行业的一匹黑马。但最近,他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不仅他每天更新的作品都被他人上传到多个名为“笔趣阁”的APP中,就连他刚刚发布的新书《第一序列》的预告都被侵权盗版者拿来盈利。然而,当他和签约平台起点中文网去维权时,才发现这些APP的发布者信息绝大多数均属伪造或者是套用的他人信息,这给维权带来很大困难。据了解,起点中文网目前已先行将这几款软件投诉下架,同时也进行进一步调查。

网络文学行业版权秩序的不断好转,既离不开我国相关部门持续加大打击网络侵权盗版所作的努力,也与从业者的自身努力密切相关。多年来,阅文集团等企业积极探索网络文学正版化,努力推动行业自律,逐渐成为行业正版化的主力军。报告同时也指出,与网络视频和数字音乐相比,由于文件存储介质所占空间较小、网络文学作品更容易获得且侵权成本低等原因,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仍任重道远。净化网络文学市场环境,既需要政府相关部门不断加强侵权盗版打击力度,也需要全产业链各方协同合作,合力共同推进行业正版化。

近年来,网络文化产业正版化日益受重视。图为根据热门网文改编的电视剧《扶摇》剧照。(阅文集团供图)

事实上,“会说话的肘子”的遭遇并非个例。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包括阅文集团旗下的起点中文网、中文在线等在内的几乎所有网络文学平台的热门作品都被他人非法发布到网络上,盗版速度堪比正版发布。这种近乎“秒传”的盗版速度,极大地损害了作者、网络文学平台的合法权益。据艾瑞咨询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虽然2014年至2017年网络文学盗版带来损失的增长率逐年下降,并于2017年达到了近4年来盗版损失的最低值,但整个行业一年仍有70亿余元的损失。如何更有效地抵制网络侵权盗版,在实现止损的同时又维护自身品牌形象,成为摆在网络文学行业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打击盗版成效显著

近年来,通过政府对盗版的持续化打击、多家龙头企业的综合维权以及行业沟通交流机制的建立,国内版权保护环境逐步改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我国创新指数跃居全球第22位,是唯一进入25强的中等收入经济体。然而,在泛娱乐领域尤其是网络文化产业,付费阅读正版化之路仍任重道远。

盗版损失年逾70亿

在我国网络文学行业发展初期,盗版问题较为严重,从业者及读者版权保护意识不足。自2010年起,网络文学进入了打击盗版转型期。在这一阶段,国家在政策法规等多个层面不断加大网络版权保护力度,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秩序日渐好转,无论是市场规模、付费用户数量,还是付费阅读收入,都呈现稳步上升态势。值得一提的是,这一良好态势在2017年表现最为突出。

前不久网络红人“谷阿莫”《×分钟看完××电影》系列影片遭被告涉嫌侵权,引发网友对剪辑影片是否侵犯著作权展开热议;近年来网文领域“秒盗”现象也屡禁不止,不少网文“大神”更新的章节上传后一两分钟就被盗取;更尴尬的是,有些案件的判罚金额甚至不足以涵盖维权成本。专家指出,对版权保护的重视和投入,是产业蓬勃发展的基石,也有助于为来之不易的创意护航。

“会说话的肘子”为了摸清楚自己作品被盗版的情况,特意下载了“笔趣阁”等多个APP,他发现自己的作品被侵权的程度远超他的想象,通过这些侵权盗版APP或者网站阅读其作品的读者数量众多,很难用经济损失来衡量。有同样苦恼的还有阅文集团云起书院作家“锦凰”。在她看来,侵权盗版给原创作者带来的伤害不只是经济损失,更重要的是对作者个人形象和品牌的损害。“不少侵权盗版网站或者APP,会在盗版作品中添加不良内容或者广告等链接,这容易让读者把作品、作者同这些不良内容联系在一起,直接影响作者的品牌,这种对个人品牌的伤害往往很难弥补。”“锦凰”无奈地表示。

报告统计,2017年,我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到127.6亿元,同比增长32.1%。在用户付费收入方面,2014年至2017年,用户付费为行业贡献的收入平缓增长,并于2017年突破100亿元大关。此外,网络文学移动APP无论是月度总使用次数还是月度总有效使用时间,都处于稳步增长的态势,尤其是2017年下半年,增长幅度明显加大。

移动端盗版势头得到有效遏制,但新技术、新“玩法”仍在不断出现

事实上,侵权盗版不仅给作者带来伤害,给平台造成的冲击则更大。据艾瑞咨询发布的上述统计报告显示,我国的网络文学用户付费商业模式源于2003年的起点中文网,与海外最早开展数字音乐和数字电影付费模式的时间几乎同步。然而,近20年过去,我国网络文学行业付费商业模式的发展普及与海外数字音乐和数字电影的差距却在不断拉大。虽然在行政主管部门和行业的共同努力下,网络文学行业的盗版现象正在逐年好转,尤其2014年至2017年,我国网络文学因盗版带来的损失增长率逐年下降,但盗版带来的损失仍然比较严重,整个行业一年仍有逾70亿元的损失,网络文学一年本应有的行业收入中有一大半会因为盗版而流失掉。

“根据艾瑞咨询历年来对网络文学盗版损失的核算,2017年移动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呈现出显著的下降趋势,随着有关部门对移动端盗版网络文学APP进一步的集中打击,移动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将继续下滑。”熊辉表示。

近年来,在政府层面打击和行业正版企业的共同努力下,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降至四年来最低值,但对比数字音乐和网络视频领域,情况仍不容乐观。“我们每年诉讼100多家盗版文学网站,还要向各大搜索引擎发放数十万封盗版链接的投诉信。”一位业内顶尖网络文学集团负责人如是说。据艾瑞咨询最新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网络文学整体盗版损失高达74.4亿元,占同期市场规模的58.3%,远高于数字音乐的5.9%和网络视频的14.3%。2017年移动端市场的盗版势头得到了较为有效的遏制,但在PC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仍有小幅缓慢增长。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络文学平台高级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从阅文集团、掌阅文学、中文在线等主流平台发布的年度相关数据来看,如果不是侵权盗版,他们的市场表现要远好于现在。“如今,网络文学平台的收入结构越来越多样化,版权授权和多元运营等给平台带来不小的收入,但付费阅读仍是各大平台现阶段最主要的盈利渠道。一些网站或APP以近乎零成本盗版热门作品,将很多付费或潜在付费用户引流到这些盗版平台,给正版平台的用户和收益增长带来了极大地负面影响。”该负责人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对侵权盗版的有效打击直接带动了网络文学作者收入的增长。根据阅文集团2017年全年业绩公告,其内容成本由2016年的8.39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12.80亿元。除了与出版社、专业机构针对具体的图书作品签订版权许可使用协议,授权阅文集团等网络文学平台在一定的期限和范围内按照约定的方式使用相关版权外,这些成本主要用于网络文学作者的收入分成。“这些数据的增长可以从侧面印证网络文学作者收入在增长。”熊辉认为。

回溯看,早年常见的
BBS、贴吧、论坛、网盘、文档分享、P2P下载等诸多模式已不新鲜;近年来,一批专业化、规模化、集团化的盗版网络文学站点,利用自身特性形成完整的灰色产业链。有的黑客通过技术手段或干脆“人工手打”,在最短时间内获取正规网络文学站点不断更新的正版内容,再以搜索引擎、浏览器主页为推广途径,吸引用户阅读,大量用户通过搜索引擎直接进入盗版站点,从而获取网络流量;甚至内嵌广告,赚取广告收入;搜索引擎、广告联盟与盗版网文网站按一定比例共享灰色收益。据著作权领域律师介绍,有些中小型盗版网站规避风险的手法十分隐蔽,如将服务器架设在海外、频繁更改域名……还有一些移动App以类似“转码”形式提供作品,甚至标示章节内容的“来源网址”,给人以其仅仅为转码技术服务提供者的假象。

侵权问题不容忽视

行业贡献不可忽视

有专家分析,比起数字音乐和网络视频等,网文储存介质占用空间要小得多,盗版乃至迁移成本相对低廉。此外,诸如同人作品侵权认定、商品化权益保护等纠纷频发,权利人寻求精准的法律适用难度也在不断增长。

近年来,相关主管部门通过“剑网行动”等专项行动,加大了对网络侵权盗版的打击力度,版权环境较前些年有了大幅改善。然而,同在线视频和网络音乐行业相比,网络文学行业要全面肃清网络盗版,还需多方共同努力。

多年来,我国政府一直是打击盗版的主导力量,相关部门通过完善法律法规、开展“剑网行动”等专项行动,有效地推动了网络文学行业的正版化进程。此外,相关从业者也在不断加强行业自律,主动抵制盗版。

文化原创力可持续发展,“付费阅读”才能面向未来

对此,阅文集团高级法律顾问朱睿龙深有感触。他告诉本报记者,如今,体系化、规模化的侵权盗版已经形成黑色利益链条,更有甚者,有的侵权盗版网站成了盗版界的所谓“品牌”。“‘笔趣阁’是早年最大流量的网络文学盗版网站之一,后来被有关部门依法关停。然而,近年来,许多新开设的盗版网站和APP,为吸引盗版用户的快速关注,仍然称自己为‘笔趣阁’。从2017年至今,经阅文集团投诉而下架的与该名称相关的侵权盗版软件就达近百款。”朱睿龙非常无奈地表示。中文在线和纵横中文网等平台同样备受“笔趣阁”现象的困扰。中文在线集团法律服务中心总经理闫芳告诉本报记者,近年来,中文在线针对这些网站和APP持续开展维权工作,最近中文在线已针对其中一款“笔趣阁”的开发者提起民事诉讼,还针对名为“新笔趣阁”的APP进行了刑事举报,然而,打掉一个“笔趣阁”,又出现新的,如同“打地鼠”一般。

近几年,以阅文集团、腾讯等为代表的企业积极开展、组织和参加互联网行业正版化行动,努力探索版权保护路径,寻求建立行业共识,成绩斐然。以阅文集团为例,阅文集团高级法律顾问朱睿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为推进行业正版化、维护创作者权益,阅文集团率先形成了一套版权管理规范体系,并通过坚持不懈的正版宣传和维权实践,努力净化版权环境。首先,阅文集团持续强化监测处置工作,尤其是对重点平台、重点作品进行监测处置,提高企业维权效率。2016年与2017年,每年监测处理的侵权链接均高达80万条左右,监测范围涉及10余个平台。其次,注重案件宣传,推动行业版权保护意识的提升。自成立以来,阅文集团对自主发起或参与协助的诸多案件进行了大力宣传,扩大案件影响力,期望借此推动网络文学行业经营者及广大用户版权保护意识的提升。再次,积极发起、参与维权联盟,提升企业自主维权实力。2016年1月,阅文集团发起成立“正版联盟”,团结广大作者群体,共同抵制盗版;2016年9月,阅文集团又参与了由33家单位共同发起的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并签订自律公约,与业内同仁集思广益,共同推进行业正版化。

长期以来,互联网上存在大量文学“免费午餐”,不花钱阅读习惯似乎已成为常态。相比网络音乐、网络视频等行业,网络文学行业的用户“付费阅读”共识提升较为缓慢。有的用户甚至打着知识共享的旗号,主动去搜索侵权免费资源。对此《盗墓笔记》作者南派三叔曾感慨:网文盗版是唯一一个窃贼比失主还理直气壮的领域。

网络文学盗版网站或者APP为何屡禁不止?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产业发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业虎分析,首先,文字作品的文件存储介质占用空间小,基本上没有服务器带宽的压力,由于侵权成本较低,一批盗版站点和APP被打掉后会有新的出现。其次,盗版行为正向隐蔽化、地下化方向发展。在盗版技术的隐蔽化方面,主要体现在网络文学作品盗链、聚合转码类盗版APP的出现,使得对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和追责更加困难;同时,越来越多侵权盗版者将服务器等设置于境外,以逃避国内维权与监管。再次,权利人诉讼的判赔额较低、维权周期较长、取证较为困难等,也让不少侵权者有恃无恐。

对此,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副主任索来军表示,从网络视频、网络音乐正版化进程可以看出,内容产业版权环境的改善,政府固然要发挥应有的作用,但行业同样也要加强自律,不断提升自我保护意识,主动进行维权。对于网络文学行业来说,同样如此。

对此,作家、上海市网络作家协会会长陈村说,知识分享不是盗用著作权的挡箭牌,反盗版不仅仅是保护某一位作家或一家网站的利益,更是在保护可贵的创意本身。“知识分享不等于支持盗版。自由共享当然是文明的进步,但必须在法律规范的框架下进行。如果一味求免费,侵权泛滥成灾,最终侵蚀的是文化原创力本身。”

此外,朱睿龙还表示,一些盗版APP之所以不停出现在各大应用市场,首先,各类应用市场并未承担开发者运营资质的审查义务,让侵权盗版者钻了审核漏洞的空子;其次,这些侵权盗版APP发布者的身份信息大多是伪造、甚至套用他人的,很难追究到真正的侵权主体;再次,权利人监测时发现盗版软件即便通过投诉、通知等最快速度的方式处理下架,但受限于平台的处理和反馈周期,仍会导致在投诉期间侵权软件持续处于侵权状态,损害继续扩大。“另外,电脑端的盗版网站基本上均未依法备案,也没有运营主体信息,更没有依法办理经营网络文学的相关资质证照。”朱睿龙说。

持续推进尚待合力

庆幸的是,越来越多企业行动起来,坚决抵制侵权盗版行为的同时丰富正版内容,努力肩负起推进行业正版化的社会责任。以阅文集团为例,近年来不断加大盗版监测处置力度,2017年下架侵权链接数高达近百万条,下架聚合类盗版网文App近千个。此前,阅文还牵头发起成立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发布《自律公约》,联盟成员包含业内33家企业。阅文集团还将正版内容推向海外市场,在东南亚、欧美地区授权大量网文作品的数字出版、实体书出版,并于去年上线海外门户“起点国际”,推动海外网络文学的正版化进程。

多方合力加大保护

在多方的合力下,网络文学盗版情况得到了初步遏制。然而,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网络文学版权保护工作还将面临各种新的挑战,合力推动行业正版化,还需持之以恒。

在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看来,网络文学行业逐渐摆脱野蛮生长,进入深耕细作阶段。网络文学、影视剧、视频、游戏、动漫等行业间的共营共生,决定了任何领域的侵权盗版都将对其他行业产生影响,而没有足够的稿酬支持,创作难以持续,好的IP就容易被扼杀在摇篮里,文化价值更无法展现。出版人聂震宁认为,数字版权保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未来我国文创产业加强版权保护力度的同时,国家、政府及相关行业中反盗版举措应并重并举,加强打击的连贯性和持续性,最终形成用户付费意识高,行业自律精神强的理想版权环境。

针对屡禁不止的网络文学侵权盗版,我国相关部门通过出台相关政策法规、完善法律、开展“剑网行动”等措施加大打击侵权盗版力度。与此同时,行业从业者也纷纷积极维权,希望持续推动网络文学正版化。

“通过将盗版损失占同期市场规模的比例进行比较后,我们发现,网络文学的盗版损失占到了市场规模的58.3%,远高于数字音乐的的5.9%和网络视频的14.3%。对于市场规模本就较小的网络文学而言,盗版带来的行业危害和威胁无疑是严重的。”熊辉表示,此外,再加上新型盗版方式的产生、网络文学周边衍生品领域盗版加剧、文字作品侵权案件的判赔额较低等,对网络文学版权的保护仍任重道远。

以阅文集团为例,朱睿龙介绍,阅文集团一直对侵权盗版持“零容忍”态度,通过发函投诉、民事诉讼、行政举报等多种方式向侵权盗版者“亮剑”。比如,2015年,阅文集团发起成立“正版联盟”,联合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打击侵权盗版。2016年,集团深度参与以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为重点的“剑网2016专项行动”。2016年9月,在国家版权局的指导下,阅文集团参与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与业内同仁共同发布《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自律公约》。2017年全年,阅文集团针对各类网络文学盗版侵权内容,自主建立监控处置机制,帮助有关部门下架侵权盗版链接70余万条。2018年,阅文集团进一步完善监测处置机制,加大监测处置力度,帮助相关部门全年下架侵权盗版链接800余万条,处置侵权盗版APP及各类盗版衍生品2300余款。

那么,网络文学版权保护未来之路又该怎么走呢?对此,报告认为,首先,政府相关部门应继续加大网络侵权盗版的打击力度,进一步提高侵权成本,加大判赔力度;其次,要推动相关规章制度落地,进一步落实文学作品侵权盗版网络服务商“黑名单”与网络文学作品重点监管“白名单”制度等。

中文在线在推动网络文学正版化方面同样不遗余力。闫芳介绍,中文在线自2005年起就开展反盗版工作,如今形成了技术保护、司法保护、行政保护、社会保护四位一体的版权保护体系。“技术保护层面,我们采取数字化版权保护技术,比如通过数字指纹、人工智能等实施全网监测;在行动机制上,我们采取‘先授权后传播’模式传播正版内容,同时,通过民事诉讼、行政举报、反盗版联盟等多种形式全方位保护网络原创文学及其著作权。”闫芳介绍。

此外,索来军还建议,除政府层面加强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力度外,企业和行业同样可以有所作为。比如,探索多种手段,实现立体化维权;利用技术手段,防止直接侵权盗版行为;在政策指导下注重版权预警机制以及有针对性地高效率发起投诉等。“政企合力下,相信网络文学版权环境将会更加健康。”索来军认为。

有了政府相关部门的有效行动,有了行业从业者的积极推动,“会说话的肘子”和“锦凰”虽然为当前作品被侵权的现状感到痛心,却也看到了网络文学正版化的希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