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帖”批评助推网络文学精品化

近日,常在掌阅APP追小说的读者发现有一批叫作“北大点评团”的小组十分活跃,他们以严谨的学术态度点评掌阅中的连载小说,幽默生动的语言让不少读者一边追小说一边追读下面的评论,忙得不亦乐乎。同时,很多读者也产生了疑问,“北大点评团”真的来自北京大学吗?

近3亿读者,几百部网络小说等着改编成影视剧,不用说,中国的网络文学很火;中国的网络文学也很独特,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有如此庞大的作者群和读者群,如此蓬勃如此繁荣。

图片 1

对此,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作为“北大点评团”的带领者,邵燕君希望这个团队以学术为基点,打破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隔阂,为网络文学正名。受困于之前网络文学的无序发展,很多人一提网络文学就认为是低品质阅读。为了倡导高品质阅读,掌阅与北大网络文学研究论坛一拍即合,擦出了不一样的火花。

为什么网络文学在中国风景这边独好?网络文学何以有那么大的能量?传统文学界如何评价网络文学?2010年,带着对传统文学期刊生产机制的失望,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将目光转向网络文学:在北大开网络文学选修课,和学生们共同研究起网络文学;开设“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等。

首个对平台内全部签约作家的健康保障公益计划——文学心源计划启动

打破界限

今年,她出版了多本相关书籍:《网络时代的文学引渡》《网络文学经典解读》《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小说研究》《2015中国年度网络文学》。记者就中国网络文学的现状、评价等问题采访了邵燕君。

随着中国网络文学进入新的历史拐点,如何提升网络作家的文学地位、培育新生力量,让网络文学向精品化、高端化发展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9月16日,在掌阅承办的“多措并举,培养网络文学新生力量”主题论坛上,与会者们多角度探讨如何为网络文学基层创作群体提供保障以及设立新老作家之间互相学习的新机制。

让网络文学走上新台阶

不是通俗文学的网络版

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张苏在致辞中表示,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所以能讲好故事的创作者至关重要。网络文学二十年发展的背后是对挖掘优质内容不懈的坚持,优秀作品的出线,必须靠新生力量的培养,年轻作者的涌现则为这一切提供了最有力的保障。他认为,衡量一名优秀的网络文学作者,主要看三个方面,即价值观端正、作品艺术价值高,最后才是社会接受程度。网络文学新生力量需要培育、引导、鼓励,而这些都离不开与政府和企业的深入合作。

在邵燕君的指导下,由北大学子组成的“北大点评团”入驻掌阅APP,以用户的身份在掌阅撰写“学术帖”,在掌阅APP内进行作品点评工作,内容将在掌阅APP的“想法”部分呈现,其他用户可以边读书边在点评团用户点评的节点上选择性地点开查看。同时,“北大点评团”在掌阅开通机构号,通过汇总其对精品网络文学的长评帖和广大书友进行互动,并定期更新评论内容。

《中国科学报》:有人称中国的网络文学已成为世界奇观,你怎么看?

“中国网络文学的原创机制具有先进的媒介属性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如果这套生产机制成为中国核心的输出文化力,那么网络文学很可能撬动如今主流的畅销书体制,有可能会加速人类的畅销书文学生产从印刷文明时代向网络文学时代进步的进程。”
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看来,网络文学作品数量大、作家读者数量多是好事,证明网络文学青年作家的创作是活跃的,同时,数量大并不意味着质量就会低,而是酝酿着更多高质量的作品。

掌阅文化副总经理兼总编辑谢思鹏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双方合作的基调是网络文学进入重质正向发展的高速轨道,而它与传统文学泾渭分明的界限也开始模糊、消解。

邵燕君:网络文学发展不到20年,确实有一个飞速的爆发,从数量到种类取得了相当的成果,发展的速率都不是原来纸质文学可比的,这和网络媒介快、基数庞大有关。

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沈荣谈到,目前中国九成以上的网络文学作者面临生活困顿,青年作者普遍面临创作艰辛、保障低下、社会认同差这三大痛点。针对三大痛点,沈荣提出,希望社会各界能够提供一些培训的机会,对他们进行专业引导,让他们少走弯路;其次,提供基本生活保障,例如掌阅主导的“文学心源计划”,能够给一些作家提供大病保险等;最后,需要加大社会认同,帮助网络文学作家获得一些社会身份和社会尊重。

在谢思鹏看来,这种消解一方面意味着网络文学正朝着精品化的方向发展,会吸收传统文学思想性、文学性突出的优点;另一方面,整个网络文学产业被网络文学头部平台逐步带上一个比较成熟的产业链条,好作品的IP化成为潮流。在这种背景之下,掌阅开始思索如何借助这种融合趋势,让网络文学阅读走上一个新台阶,从而逐步改变人们对网络文学低品质阅读的印象。

网络文学成长起来也与商业机制的成功建立相关,形成了自成一统的生产—分享—评论机制以及vip付费阅读制度,这样,网络作家能养活自己,能知道谁在读有多少人在读,并能和读者交流互动。

掌阅科技联合创始人王良认为未来网络文学创作有两个趋势:一,未来会有更多传统领域的优秀创作者加入到网络文学行业中;二,网络文学的优秀作家的创作方式将更加注重精品化,细致化。从本质意义上来讲,网络文学已从原来的放养时代到现在的精耕细作时代。所以我们在未来需要不断地挖掘更多的内容创作者,为这些作者搭建整个平台,让他们拥有更多的生存空间和对未来的想象力。

谢思鹏觉得“北大点评团”机制的引入,对于网络精品化是一个很好的推力。“在文学批评方面,北大中文系已经做了多年的探索和研究,在文学史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我们很珍视像‘北大点评团’这样的精英团体参与到我们的业务中,这无疑是相当有意义的一种校企合作。”

我倾向于从媒介的角度来理解网络文学的概念,即网络文学是一种新媒介文学。网络文学主体是类型小说,很多人会从通俗文学和类型小说的角度来解读网络文学,当作通俗文学的网络版,但我认为,网络文学不是纸质文学下的通俗文学的网络版。

除了政府、企业和相关行业的扶持,新人作者的成长也离不开优秀作家的引领。一部分以掌阅签约大神作家天使奥斯卡为代表的老一代网络文学作家致力于发掘有才华、有天赋的年轻人,帮助青年网络文学作家创作更多优秀的作品,包括把握作品基调、设计内容爆点和小说结构等等。此外,天使奥斯卡还谈到,相比创作,青年创作者的身体和精神健康更重要,这些都离不开社会给这些青年作家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

打造“学术帖”

很明显,网络空间可以有各种形态的文学,不仅仅是通俗文学,只不过现在的网络文学以类型文学为主体。

针对如何培养网络文学新生力量,掌阅文学总编谢思鹏、掌阅签约大神作者极品妖孽、纵横文学副总裁邪月、咪咕阅读总编辑孙毅等行业从业者、作家纷纷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建议。大家都希望青年网络文学作者能够得到全社会更多的关爱,让他们在良好的环境里创作出更多正能量的、与众不同的作品。

滋养网络文学新生态

《中国科学报》:你说在文化输出上,美国有好莱坞、日本有动漫、韩国有电视剧,中国则有网络文学,这一判断的根据是什么,是一个预言吗?

最后,掌阅联合中国网络作家村与轻松筹正式启动网络文学领域首个对平台内全部签约作家的健康保障公益计划——文学心源计划,为有文学梦想且有困难的作者群体提供支持。

事实上,打破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界限有着相当大的难度,因为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批评两个系统有各自的封闭性和独立性。在邵燕君看来,只有依靠网络媒介和融合媒介成长起来的新人来实现网络时代的文学引渡,因为他们身上天然携带着不同的文化基因,是网络时代第一代原住民。北大网络文学研究论坛和掌阅进行的这个合作就是服务于这个出发点。

邵燕君:这个问题我们最近正在研究,我的学生吉云飞刚刚完成一篇文章,据他的研究,自2015年初起,中国网络小说在国外有了百万英文读者。他们采用的都是翻译—捐助—分享体系。

这种依靠学术的引渡带有自身的网络因子,如“北大点评团”以粉丝的身份入场,以“帖子”的方式进行批评。邵燕君认为,北大学子受过较完整的文学训练,有着开阔的文学史视野和逻辑论证方法,这些都将他们和一般粉丝区别开来,从而将网络文学批评带入了一个新的学术高度。

目前比较成熟的如2014年12月在北美建立的网站wuxiaworld,专门翻译中国网络小说,保守估计日访人数在60万以上,总点击量超过5亿,读者来自全球80多个国家,其中人数排在前五位的国家分别是美国、菲律宾、加拿大、印度尼西亚和英国,北美读者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该网站有两部翻译完毕的网络小说,以及正翻译的18部。除此外,现在类似的翻译网站有上百家之多,虽然大部分没有坚持翻译和更新,但仍然有几家做得较有规模。

邵燕君希望这种评论能符合网络文学特点,而不是类似写学术论文。她鼓励“北大点评团”把学术资源带进网络评论中,但一切需按照粉丝批评的规矩来。“‘北大点评团’在书评区是写帖子,但我希望能写得更有学术含量,甚至创造一种‘学术帖’,陪着那些慢更、苦更的网络文学作家,把那些有精品化甚至经典化追求的作品的好处说出来、说到位。”邵燕君说。

没有任何人策划的,就有这么庞大的读者群和关注度。所以,这不是预言,已成为现实。

谢思鹏非常认可这种“学术帖”的方式。他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好的落地形式。“学术帖”方式为网络文学营造了一个新的文化圈子,如掌阅的小说每本书有一个书圈,所有关于这本书的想法又同步在每本书的书圈里面,这些想法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到,读者看到互相的留言,会有很多灵感的火花生发出来,从而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在这个过程中,“北大点评团”也会作为一个独立学术组织存在,他们研究的内容除了涵盖掌阅平台的作品,也会把在其他网络平台的作品中的研讨经验分享同步出来,便于粉丝和行业人士共同探讨。

《中国科学报》:近3亿的庞大读者群,他们会不会在阅读网络文学后,继而阅读传统文学作品?

融合平台资源

邵燕君:很难。类型小说好看,这是传统文学没法相比的,如果网络文学不好看了,他们不会转向传统文学,更可能是不读小说了,去寻找其他娱乐了。

共促网络文学发展

所以说,网络文学不是传统文学的敌人,两者甚至是在一条船上。原先的文学期刊失去了很多读者,但网络文学读者不是从这里分出去的。网络文学的3亿读者是自己捞回来的,将他们捞回到读有文字的小说,在此之前他们不读文字了,只是玩游戏看影视剧等。

创新与碎片化成为“北大点评团”的评价标准,“北大点评团”成员吉云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试图构建一种古典的评论方式。凡是有触动点评者的地方,就即刻下笔,想到什么说什么,做一种碎片化的评论。

在架空的环境中讨论当下现实问题

抛开点评,吉云飞觉得“北大点评团”与掌阅的合作,实际上是融合双方的平台资源,对两方都有补偏救弊的作用。“首先,今天的网络文学评论不应该再局限于学院之内,批评家需要重新建立小说评论与作者、读者之间的亲密关系。要做到这一点,掌阅等平台是必不可少的中介。同时,网络文学的自我发展、自我更新需要学院的助力,我们提供的更深更广的文学视野对创作水平的提升和平台的发展也是重要资源。”

《中国科学报》:网络文学经常为人们诟病的是其质量问题,你怎么看?

邵燕君对此表示赞同,她希望未来双方会做得更加深入。“之前已经做过网络文学作家月关的线下研讨会,未来我们会举办更多深度的线下研讨会进行补充和配合。”

邵燕君:纸质文学有一个编辑生产制度,这个制度是一个精英挑选制度,也是纸质文明的特征。

谢思鹏也表示,接下来双方还会加强和扩大合作的项目及领域,包括线上的点评合作,还有线下以及一起和第三方的合作,共同推动网络文学精品化,为网络文学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可是,在纸质文明出现之前,艺术是如何筛选的?是大量的文学作品在民间口口相传,最后淘汰出精品留传下来。像唐诗,当时有旺盛的、大量的产品,只是慢慢发展后留下的都是精品。

不可否认的是,在小说网站推在前面的多是最大众读者、最商业化的,这些小说尽管比较套路化,但有最庞大的阅读人群。

只是网络文学内部还有另一套评价机制,比如有经验的大v,会推荐某一个类型里写得好的作品,这样就能看到网络文学的精品。

《中国科学报》:网络小说给人印象多半是回到过去或者虚拟一个世界,通常被认为肤浅、脱离现实。

邵燕君:我不同意这种观点。网络小说直指当下,探讨得颇有深度、广度且有变化,他们在过去架空的环境中去讨论当下非常严峻的现实问题,表现出人们最核心的焦虑,这和科幻在展现未来,却表达了今天的困惑是一样的。

比如他们一边在这儿写小说、看小说,一边在论坛讨论新《婚姻法》。谈到怎么保护财产时,小说里就讨论古代女子的嫁妆问题,怎么保护自己的财产。看着不搭,实际和现实生活中的许多事都对应上了。

《中国科学报》:似乎科幻小说这一类型在网络文学中没有得到发展?

邵燕君: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类型小说本是纸质文学中没被好好开发,却成为网络文学飞速成长的一个契机。

在这过程中,《今古传奇》《武侠》《啄木鸟》《科幻世界》等文学期刊很受欢迎,造就了武侠、侦探、科幻三种类型文学。然而到了网络时代,这三种类型在网络文学中都没得到相应的发展。或者说发生了变化,比如武侠变成玄幻,侦探小说变成玄疑、盗墓,科幻对接上的是奇幻。

原因就在于,有明确的作者和固定的读者群。另一方面,科幻比较硬,要求有创新的理念和思维。因此比较挑作者和读者。其实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小说在网络中接受度很高。

现在已有相对比较轻松的科幻小说出现。我也期待科幻能在网络上发展,成为小众精品。

捞回文学的种子

《中国科学报》:你研究网络文学的初衷,是因为对期刊文学甚至是当代文学失望,这种信心在网络文学中找回了吗?

邵燕君:我在意的是生产机制,对文学失望与否,不是看现在的成果,看是不是有活力、有创新性和持续性发展,并且可以把广大的文学力量凝聚起来的机制。如果这套机制出现问题,再繁荣我也不看好。

传统文学即文学期刊的机制,原先运行的非常好,有庞大的读者群和作者群,并且深入到乡镇,像莫言、余华等当代作家中不少是农民或者是小镇青年,这张网能把当年上帝随意抛撒的文学种子捞回来,这才是十亿大国的文学该有的活力。

显然现在文学期刊做不到了。而网络文学把任何想写作还有点文学梦想和天分的作者又捞上来,这是一个有未来发展的、有活力的文学现状。

《中国科学报》:网络作家是你的最爱,作为“学者粉丝”,在研究过程中如何确定自己的知识分子立场?

邵燕君:学者麦克卢汉说每次媒介变革,都会有可能引发文明的断裂。文化的守城者是精英集团,在媒介变革最初的时候,反感、拒斥意味着他们不参与。

新媒介带来新人,那怎么将积累了这么多年的文学传统作为经验参考和文化参考进入网络呢?他说要一批先知先觉的知识分子,主动地进入到新媒介中去,也就是说,需要我们这个文学传统里的人去做那边的事,“学者粉丝”的身份让我在网络文学的话语中得到认同,这样才有可能将文学传统引渡过去。

另一方面,我们做一些如年度选文、排行榜等,主要是从文学性出发,选一些作家及经典作品做点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做是想对传统文学界介绍网络文学。

《中国科学报》:这实际上是在推动网络文学的发展。

邵燕君:有这个意思在里面。网络文学读者粉丝的力量,有资本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但太缺乏学院的文化批评的力量,希望我们的介入多少起一些作用。

我们会更关注对网络文学类型发展有一些重要意义的作家,以及正在成长中的小众作者,也就是说希望给这些作者一个评价体系来评价他们。

事实上,这确实是精英意识,无论是从思想观念还是文学发展上,将精英意识通过类型文学落实到网络文学内部生产的机制和它的评价体系当中去,对于有文学追求的作者和读者群来说,至少有一个体系承认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希望推动网络文学的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