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我对网络文学没有生疏感

图片 1

昨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的重要活动之一,“传统作家与网络作家对话”活动第二场在佑圣寺十月文学院举行。由于83岁的著名作家王蒙到场,这场关于网络文学的对谈显得格外有趣味。

8月25日,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北京市人民政府指导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组委会和《中国作家》杂志社共同承办的“网络文学VS传统文学六家谈”第二场活动在北京十月文学院举行,著名作家、原文化部部长、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王蒙,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邱华栋,青年作家大头马与网络作家管平潮、乱世狂刀、疯丢子围绕“网络文学路在何方”主题展开讨论。

此次对话代表传统文学的是王蒙、邱华栋、大头马,代表网络文学的是管平潮、乱世狂刀、疯丢子。他们的年龄跨度从“30后”到“90后”,由于年龄的差异,他们对网络文学的参与和体会各不相同,因此在对谈开始时,主持人便让几位作家都讲一讲,自己是什么时候接触网络文学的。

回顾网络文学20年

“我对网络文学没有生疏感。”作为文化部原部长、著名的当代作家,王蒙一开嗓就亮明了态度。他透露,虽然网络文学的兴起是近些年的事,但网络文学经常涉及的题材,如武侠、玄幻等,他在年轻时就十分喜欢阅读此类小说,包括郑证因的《鹰爪王》、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白羽的《十二金钱镖》等。他坦言自己对当代的网络文学了解不多,但是相信现在的网络小说也一定很好看。

对于网络文学20年来的发展,王蒙坦言了解有限,但他一直认为网络是文学的一个很好的平台。他表示,虽然网络文学算是新生事物,但其中涉及的武侠、仙侠等创作题材他并不陌生,因为在年轻时他就喜欢阅读此类作品。“1949年以后很多的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侦探小说,故事特别吸引人,在各种报纸上连载,包括神怪小说数量也非常大,所以我并不陌生,我都看过。”当时印象特别深刻的有郑证因的《鹰爪王》、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白羽的《十二金钱镖》等。

著名作家、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邱华栋表示,中国的网络文学发展经历了两个时段,第一波出现在2000年前后,当时他最深刻的感觉是,有许多在传统媒体从业的同事去了网站工作,一批网络小说开始涌现,他自己也开始尝试在网上连载长篇小说。到了2008年之后,中国的网络文学迎来了又一次迅猛发展的态势,而且延续至今。“我认为,网络文学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通俗文学,它释放了中国数百万写作者的热情,这个群体庞大,他们写作更加多元,而且有更多非常专业的作者加入,比如工程师、药剂师、大学教授,让网络文学有了更多魅力。”

邱华栋则回顾和梳理了网络文学发展的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出现为标志,第二阶段则是奥运会以后,不管是传统文学还是网络文学,写作上都出现了一种雅俗共赏的融合趋势。他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做红》为例,这部作品其实也是一部侦破类型小说。邱华栋认为,网络文学更重要的意义是释放了中国数百万写作者的热情,工程师、药剂师、大学教授等不同职业者的加入也让网络写作更加多元。

网络文学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被贴上了“快餐文化”的标签。王蒙对此说不太赞成,他认为,网络文学相比较传统文学有很大的优势。“传统文学有一套很复杂的审稿制度,有了错字还罚钱,网络文学贴上去就行,很宽泛。可是所有的作者,都是希望写得越来越好。”王蒙还提到,网络小说也让作家们认识到,拘泥传统的写作方式是行不通的。“一上来就两页心理描写、风景描写肯定是不行的。”他认为目前好的作品还是不够多,特别是科幻、侦探等类型,还应有更多好作品涌现。

管平潮则回忆了《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出现对他们这一代网络作者的冲击,“他居然能够这样写,居然还有这么一种活泼的文学。”于是从那时候就开始看网络小说。另一位网络作家疯丢子说,那个时候小说的门类太多,脑洞被打开了就怎么也收不住,于是自己也变成了写作者中的一员。

近年来许多热播影视剧是由网络文学IP转化而来,但此类IP剧也往往会引发网友吐槽。谈及这一话题,在座的网络文学作家都十分有表达欲。著有《仙剑奇侠传》等仙侠小说的管平潮认为,文学转影视剧是一个辩证的过程,影视剧不能完全照搬小说,但有些影视剧把小说“瞎改掉了”,把原著的一些精彩的反而改没了。他不点名地拿最近热播的一部IP剧举例:“这个小说第一篇章就很吸引人,开头吸引人也应该是电视剧的规律,但是这个剧却把原著很好的开头改掉了,导致前两集都在慢悠悠地讲故事,我就感到匪夷所思。”擅长玄幻小说的网络作家乱世狂刀也希望影视公司的改编能够更加尊重原著。

作家是各式各样的,文学也是

作家大头马表示,大部分影视公司对网络文学只是收割的状态,只是看到网络文学作品有大量粉丝,可以移植过来就着急上马拍摄。“这种现状很不好,这两年也有验证,许多直接拿大IP过来拍的,反而导致既不叫座也不叫好,所以现在影视行业也在变化调整。”“90后”网络作家疯丢子用自己作品被改编的经历来举例,表示自己在改编上起初是甩手掌柜,但自己的一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后“亲妈都认不出来”,反而火了,让她觉得“人生观都改变了”。她并表示:“什么时候影视公司能跟作者能做到1+1大于2,才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王蒙指出,除了网站的签约作家、大神级作家,网络上还有数百万业余作家,他说自己很多亲友的孙子辈也有写网络文学的,最后也出了书,但是都属于那种并不畅销的类型,点击率也不算高。

对于这个话题,王蒙进行了总结发言:“我觉得毕飞宇说得特别逗,他说,改编就像自己的女儿嫁出去了,有点伤感,也别瞎掺和了,也别太关心,太关心就不合适了。他说得真好!”

他认为,网络文学的好处和坏处都在于更自由的“审稿”机制,所以它很宽泛,但是每一个写作者都是希望自己写得好,而不是越写越烂。

所以王蒙强调,作家是各式各样的,你只要能写得好,没什么是不可以的,他回忆有一次参加科学院院士会议,所有人都说很喜欢看小说,“结果我一问喜欢读什么,他们都说是金庸。”王蒙说,如果作家能写成金庸那样,值得热烈祝贺,但如果写得不好,不管用什么平台都不行,“中国写得好的作品还是不够多,太不够了。”

今年85岁的王蒙仍然精力旺盛,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平时每天坚持游泳、走路、爬格子、追剧、看电影,年轻人的爱好一样不落。他透露,自己最近刚刚完成一本爱情小说《生死恋》。王蒙说,自己创作时,从来不是“我选材,而是材选我。好事不糟践,坏事更不糟践。好的经验可以写,坏的经验也可以写,所以题材每天都在环绕你。”

网络作家呼吁影视改编尊重原著

谈到网络小说的影视化,王蒙认为只要有好戏看就好,如果网络文学能改编成好看的影视作品,他也十分支持。“以前我觉得自己老了不爱看电影了,但最近特别爱看电影,很多电影完全超出我的想象——《布达佩斯大饭店》《飞越疯人院》《忧郁的星期天》太好了。”

管平潮则谨慎地向影视行业提出建议,“要相信那些能从千军万马里杀出来的网络小说一定有它的独到之处,但是经常被改得面目全非。”因此,他代表网络作家呼吁,希望改编可以尽量尊重原著。

大头马也指出,国外类型小说进入影视工业是非常成熟的,但是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还很短暂,影视工业依然在作坊阶段,所以这就导致了大量劣质影视作品的出现,大部分影视公司以盈利为导向,对网络文学进行收割,他们只是看到了网络文学的“注意力经济”,把粉丝直接转换为流量,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既不叫好也不叫座。

疯丢子则回顾了自己的作品被改编的“心路历程”。她说自己有两部作品被改编,其中一部改得“连亲妈都认不出”,却得到不错的反响;另一部比较尊重原著,反而挨骂了。因此她反思说,影视公司不是为作者而拍的,而是为了市场,为了收视率和观众,“如果哪一天作者可以和影视公司达成一致,并且能够融合成1+1>2的效果,对于我们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