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痞子蔡,你会是我的轻舞飞扬吗?”

网络文学20年:非主流“转正”

图片 1

1998年,蔡智恒29岁,这个躲在计算机屏幕后的台湾博士生,因为在学校BBS上连载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吸引了素不相识的千万网友。痞子蔡与轻舞飞扬,也成为当时最热门的“网络人物”。

日前,由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和上海市作家协会等机构评选出“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优秀作品”,《第一次的亲密接触》高居第二,它也是创作年代最早的网络文学作品。
1998年3月,是改变水利工程在读博士生蔡智恒人生轨迹的年月。他用两个多月的时间,在BBS上连载了自己的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小说中的人物“轻舞飞扬”“帅的不明显”“痞子蔡”因此成为华文世界读者最早记住的网络文学人物。蔡智恒,这位曾经作文考试不合格的理科生在不经意间,开启了一个文学流派——网络文学。

如果问身边的70后、80后,相信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第一次亲密接触》这部作品。痞子蔡的恋情感染了一代人。这篇由蔡智恒所著、被人们奉为网络文学起点的小说,在1999年全面掀起了网络文学的热潮。自此,发现了其中商机的投资人、投资方,搭着这列网络文学的快车,众多网络书屋、文学网站纷纷崛起。从黄金书屋、榕树下,到如今无比庞大的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等,它们伴随着国内互联网的发展和普及,网罗了近2亿的读者。

图片 2

20年弹指一挥,世殊时异,这像是一个缩影:曾经非主流的网络文学,现在则得到越来越多主流声音的讨论和认可,得以“转正”。

而最近发布的《2012-2013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称,电子书的收入达到31亿元,是上一年的4.43倍。如此庞大的受众群体和产业规模,依靠的是众多网络作家内容的提供,仅盛大文学旗下网络作家就达160万人之多,规模较小一些的文学网站作家也有十余万之多。如此火爆的供求关系,催生了网络写手这一职业群体的壮大。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大众的文学

网络写手看上去轻松愉快的工作方式可能很多人很向往,但记者对一些网络写手的调查显示,其实这些网络写手并不快乐,收入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图片 3

在蔡智恒连载《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前的3个多月,也就是1997 年 12 月 25
日,美籍华人朱威廉在以 1240
万美元的价格卖掉自己的广告公司之后,创立了一个名为榕树下的个人主页,倡导“文学是大众的文学”。

我一天生活就是宅在家里,睡醒了就写,一个月可能也不出门一次。网络写手飞雪流年(化名)告诉记者,跟网站签了约,每天都要更新,一天要更6000字,不更新或字数不够就算违约。有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灵感都没有,可还是得硬着头皮写。原来要好的几个大学同学基本上也不联系了,亲戚也就是偶尔通个电话,面儿也见不着。谈到作品的更新上,飞雪流年就一脸无奈。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作者蔡智恒

互联网在1997年的中国还是一个完全新生的事物。当年成立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在当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国内仅有不到30万台计算机接入国际互联网。当时最火爆的网站是清华内部的校园BBS水木清华榕树下设立了一个投稿链接,用户点击这个链接,就能够通过电子邮件投稿。这在当时是创举,这也让网站一天的独立IP访问就突破了10万,这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

创业故事:一年最多写了400万字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文学评论家张颐武曾为这部小说的纸质版写序,题目是:让时间去说。他说:“之所以叫《让时间去说》,就是觉得网络文学一定会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一个大的发展。《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可以说是中文网络文学正式的一个起点。”

每天上百篇的投稿,超过6位数的访问量,榕树下在当时成了一代文学青年的梦想寄托。在众人的期待下,朱威廉也不能再把榕树下当成兴趣来运营了。1999年8月,上海榕树下计算机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调查显示,各路网络作者近年来在起点中文网改版和VIP计划等刺激下,迸发出了惊人的创作热情,一批作者也成为玄幻等各类小说网络写手明星,而网名为唐家三少的80后作者是这些明星中最夺目的光之子。

网络文学自从诞生之起,就依赖互联网的技术革新。1998年,互联网进入中国的第四年,BBS、Email方兴未艾,中国网民数量刚刚迈过百万。巧合的是,如今叱咤风云的几家网络巨头,搜狐、新浪、网易、腾讯……不约而同选择在那一年呱呱落地。1998年,被认为互联网内容门户之年,一种新的文学形态,也在互联网的沃土里萌芽。

此后,网络文学一发而不可收拾。
1999年,红袖添香网站成立;2000年,幻剑书盟成立;2002年,起点中文网成立;2003年,晋江文学城成立;2006年,起点中文网分裂,17K小说网成立;2008年,纵横中文网成立……

光之子的名号来自唐家三少创作的第一部网络小说《光之子》,同时,也是对他每月30万字的创作速度最为贴切的形容词。如今,以5年3300万元收入,荣登中国作家富豪榜网络作家之王。

相比于高高在上的传统文学,网络文学为每个人打开了一扇文学的窗户,榕树下、起点中文网等一批网络文学网站不断创立,篇幅长、连载式的海量内容吸粉无数。

20年来,网络引来了壮观的作者队伍,他们带着各式各样的梦想,书写出各式各样的故事,网络文学生机勃勃。

成为网络写手之前,唐家三少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年轻人。本名张威的他1998年进入央视做央视国际网站,开始接触网络与网络文学。两年后,他跳到一家IT公司,结果遭遇泡沫经济浪潮,只能辗转在其他行业之间。而一直追逐各种网络小说的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喜欢的网络小说都有一些通病:更新慢、时不时还断更(停止更新),但这些网络小说有趣的人物、奇异的故事深深地吸引了他。2004年2月,23岁的他决定变成一个网络小说作家。

创作于2000年的《悟空传》,在17年之后被搬上银幕

自由生长

此后,《光之子》的诞生到蹿红,让唐家三少这一笔名彻彻底底地在网上火了。不断的创作给他带来了好评,也带来了财富。2006年,他正式决定要以网络写作为职业。最多的一年,我写了400万字,最强的时候可以以每分钟140字的速度坚持一个小时,基本一下来手就软了。张威说。随之而来最为显著的就是稿费的提升,千字70元一直涨到了200多元,渐渐的,他成了网络作家中收入颇高的一员。而2011年他的稿费是前些年的总和,去年他的新书简体版卖出了300万册,并创下了单年出版25本的纪录。

玄幻小说《悟空传》最先在新浪网“金庸客栈”上面连载发表,成为网络文学20年来的情怀之作。

榕树下成立之后,很多文学青年前来投奔。有一次,朱威廉面试了一位扎着着两个辫子的很朴素的女生,女孩原本在宁波一家银行工作,但却不喜欢自己的工作,朝九晚五之外,在网上写作。女孩名叫励捷,网络上名叫安妮宝贝;

我记得有一次发烧40度,那天是30岁生日,晚上烧退了我还写了6000字。唐家三少的成功离不开对网络文学的热爱和努力,以他自己的话来说:因为如果一天没写东西的话,会觉得浑身哪都不舒服。

从上世纪90年代到2004年左右,网络文学雏形初现。以《悟空传》为标志,玄幻、仙侠、言情、历史等题材风靡一时。有一大批无名的作者,在几乎没有收入的情况下,为网络文学开天辟地。

模仿风靡一时的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写出了一本《无数次亲密接触》的陈万宁,也找到朱威廉,他说,“自己做期货亏了,身无分文,要找份工作好好做。”陈万宁就是宁财神;

运营模式:版权也是收入组成部分

令人眼前一亮的同时,网络文学也一度遭遇低谷。抄袭猖獗、版权保护薄弱、质量参差不齐、付费模式不成熟等,成为网络文学最突出的问题。当时最大的文学网站“榕树下”的创始人朱威廉曾这样感叹:“各种能尝试的商业化手段都尝试过了,就是不赚钱。”

同样是受到了痞子蔡的刺激而写出了《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的路金波在朱威廉的邀请下加入。

记者采访北京一家文学网站负责电子出版的柳经理了解到,电子出版是大多数网络作家的主要收入来源。拿一部普通的网络小说来讲,前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字是提供给读者免费阅读的,等小说的点击率到达一定的高度,便会被网站转到VIP区,之后的内容,读者则需支付千字2分到6分的金额来阅读。这部分连载收入通常由网络写手和网站分成,具体的分成比例为50%甚至到100%。

唐家三少是中国最赚钱的网络作家之一

在最辉煌的时期,榕树下聚集了韩寒、慕容雪村、安妮宝贝、郭敬明、宁财神、李寻欢、今何在、蔡骏等知名作者。这里为第一代网络作家提供了自由生长的园地。

此外,文学网站为了依靠作品更新吸引读者,同时鼓励作者尽可能快、多地更新作品,还会设置专门的全勤奖。

80后的张威,98年开始工作,见证了网络文学的商业化之路。2004年,在观察了许久之后,张威决定自己写网络小说,他的另外一个名字更为网友所熟知:唐家三少。那时,依靠台湾繁体书出版的一些微薄收入,网络写手一本书大约可以赚近一千元,直到网文找到了类似游戏的付费方式。唐家三少总结说:“大概从1998年到2004年,是网络文学发展比较缓慢的一个阶段。早期的网络作家大都是纯兴趣写作,也没有什么收入。从2005年开始算第二个阶段,标志性事件是盛大集团收购起点中文网,把它的付费渠道给了起点中文网。网络文学从此进入一个爆发性的飞速增长的年代”。

在互联网早期,能够上网的多是受过训练的“精英人士”,而榕树下的作者,其文字的生产模式也接近传统作者。大多数人的写作主题依然严肃。

除以上几种收入方式以外,打赏则是网络作家赚取更多外快的方法。对于自己喜欢的作者,读者可以直接通过网站功能给予作者奖励,金额或多或少。记者甚至看到过读者一次性给予作者2000元的记录。据柳经理介绍,有的读者最高给过十多万元。

从那以后一直到2015年,随着支付宝、微信等付费方式的创新,网络版权得到了很大程度的保护,作家通过网络打赏获得稿酬,有偿阅读机制形成。越来越多的网络写手从业余变为职业,网络文学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随着上网人群不断增大,网络文学的受众也日渐发生变化。起点中文网成立后,网络文学放弃依附传统出版行业,开始商业化尝试。2003年,起点中文网首次尝试付费阅读制度,千字3分,作者与网站根据合同分成。

此外,一些知名网络作者的电子书往往能实体出版,版权收入也是他们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

《甄嬛传》等一批网络文学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

之后,付费阅读成为大多数网络文学网站的主要商业模式,唐家三少、南派三叔……这些耳熟能详的网络作家“富豪”相继诞生,网络文学也进入了造神时代。

就行业来看,以业内巨头起点中文网为例,网站曾宣称已有10位年薪过百万的网络作家,近百名作家收入也已经达到10万。但根据业内人士反映,这部分人相对于巨大的网络作家群体来讲,只能算是九牛一毛。网络写手的前景以及钱景又在哪里呢?

从2015开始,IP风潮席卷影视圈,网络文学成为最重要的资源储备“仓库”。《甄嬛传》《步步惊心》《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琅琊榜》《何以笙箫默》……一部部网络文学被搬上银屏,口碑票房双丰收。

造神时代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网络作家飞雪流年曾表示自己现在不像个网络作家,而更像个码字民工。在记者接触过的许多网络写手中,有这种看法的人不在少数。

《芈月传》是2016年热播电视剧,无论是电视收视率还是网络点击量,《芈月传》都是当年翘楚。这部热播剧,改编自网络作家蒋胜男的同名作品。

2014年3月22日,南派三叔在微博宣布自己患抑郁症的消息,引发思考。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眼下文化创意产业在飞速发展,网络作家在创作优秀作品的同时,应关注作品版权的拓展。网络小说《斗罗大陆》漫画横空出世,《斗破苍穹》的游戏改编由搜狐畅游进行。逐渐的,影视、游戏、动漫等诸多产业发现了网络文学这块沃土,它们的介入进一步增加了网络文学产业的增值空间,依靠作品在相关产业的版权拓展,由2亿读者逐步扩展到更大的受众层面,才是网络作家们发展的方向。

随着一部部网络文学被搬上荧幕,有关现实题材的作品却越来越少,古装、鬼怪、虚幻、穿越等类型的网络文学逐渐占据主流。商业化,为网络文学披上“金钱外衣”,光鲜亮丽的背后,盗版、抄袭乱象却层出不穷,网络作家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引发版权纠纷的案例数不胜数。蒋胜男也深受其扰,她呼吁,必须要保护原创,才能促进网络文学健康发展。

据了解,自2007年1月出版《盗墓笔记·七星鲁王宫》之后,南派三叔基本上保持着每年3本的速度持续写作。而这速度,在网络文学圈里并不算快。

20年来,中国网络文学彰显了蓬勃的生命力,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文学力量。如何推出更多雅俗共赏的大众文艺精品,是正在走向成熟的网络文学必须承担的历史使命。

为了网站的活跃,以及有足够的原创内容,大多数网络文学网站要求每日更新。无论是成名已久的“大神”,还是刚刚入行的新手,无一例外,要每日更新自己的内容。网络作家唐家三少曾有一项世界吉尼斯纪录——保持日更86个月——差不多7年多的时间。即便在妻子重病期间,也没有中断更新。

造神时代的严苛商业规则,一面推动了海量的产出和源源不断地释放出巨大的效益,一面也让网络文学进一步承受着“泥沙俱下”的批评——这是榕树下时代之后,网络文学的普遍印象。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网络文学作者已逾1300万人,网络文学用户多达3.52亿,每天新诞生1.5亿字的数量级。

“‘量大质不优’是网络文学最大的软肋。作品的整体质量不高,精品力作偏少,同质化、类型化作品很多,现象级、风格化的作品则是凤毛麟角,有独特艺术个性的网络作家更是屈指可数;

‘急功近利’是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一大短板。网络文学创作者、网文IP的运营者和投资者,尤其需要摆脱唯利是图的狭隘阈限。网络盗版侵权是网络文学屡禁不止的问题。”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欧阳友权历数的“三宗罪”是大家对网络文学的普遍看法。

毫无门槛、泥沙俱下——这也是网络文学长期游离主流文学界的原因。

追捧和“转正”

但是,网络文学作者和作品受到资本的追捧却已是不争的事实。
2016年十大畅销书作家中有六名为网络文学作家,十大网络文学作家平均网络文学相关收入为人民币3230万元,几乎是线下出版作家平均收入1730万元的两倍。

预计到2020年,网络文学作品将增加到2240万部,市场规模将达到134亿元。

另一方面,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共有114部网络小说售出影视版权,2015年开拍或播出的网络文学改编影视剧超过30部,2016年播出量上升至55部。根据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剧网络授权费,从2012年《甄嬛传》每集不到300万元,到2017年《择天记》每集900万元,5年间涨了3倍。

网络文学也在去掉“非主流”的标签,和传统文学的界限正在变得模糊。2014年6月,安妮宝贝宣布改笔名为庆山,成为一名职业作家。成长于网络的她,在200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去年底,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成立,三个月后,它联合多家机构评选出“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优秀作品”。

“主流化是今天网络文学的新常态。20年中,他完成了从边缘草根到主流中心的时代角色位移。也因此,今天网络文学的精品化诉求、现实题材增量、作家主体塑造和责任感、使命感,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起来。”夏烈,曾发起了国内首个关于网络与类型文学文学大奖的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学院教授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棋牌388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